正文  第二十章 湖底

章节字数:2412  更新时间:09-03-31 0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湖底地下堡中,司徒空率先开路,众人沿着缀满宝石的地道一路向里前进。长长的地廊幽暗不明,让人一眼看不到尽头。约莫在地道中走了一刻钟的时间长廊方尽,眼前的景色豁然开阔。

    一座华丽的殿堂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不同于陆家堡中的任何一项建筑物,这殿堂足足有两丈多高,空旷的大殿上什么都没有,只立着两排圆形的汉白玉大柱支撑。

    “这里是……主殿?”

    立着的两排高耸的汉白玉石柱上有精细的打磨出的浮雕图腾。沿着石柱向上是豪华的吊顶,祥云的图案被雕刻的像是悬浮于空中,一片片,一朵朵。顺着顶壁看向四周,是四面色彩华美的壁画,历经一百多年,这壁画上的颜色仍就光鲜亮丽的像是刚画上去的样子。

    “这……怎么让我有一种不小心进入豪华陵寝的感觉。”韩榕挨到寒月的身侧小小声说道,边说还边抱着双臂摸搓。

    “被韩神医这么一说在下也有点这种感觉了……”司徒空假装害怕的缩到寒月身边,完了还摇手扇扇扇子。

    另一边薛凌璧站在墙面壁画前一幅一幅细细的看着。每一幅彩色壁画上都有相同的两个身影,草原上,船舫中,城墙上,朝堂里……或站、或立、或坐、或卧……从相识到相知到携手互许……

    “原来……如此……”欧阳清看着墙上一幅幅的壁画霍然明白:“所以以陆君如此经天纬地的才能,却甘愿只做一朝丞相的家臣……”

    薛凌璧半晌没有吭声,良久幽幽一叹,对众人道:“我们快走吧,寻人要紧。”

    “走左边。”司徒空拿着罗盘熟门熟路的指到。

    地下堡的另一头,一声暴戾的尖吼:“娃娃脸!你什么时候给我下的药!?”

    “你这孩子真是太不懂得尊老爱幼了,我家寒月臭丫头都没你这么嚣张。这鬼地方有没有什么鸟宝藏还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既然找不到就给我乖乖的老老实实的出去。少在这里拿着炸药吓唬我们。”南宫千在手中上下抛着从黑衣人身上搜来的火药教训道。

    陆延看见黑衣人在南宫千手中吃瘪,大胆上前挑衅道:“让我来看看这位扬言要炸平我们陆家堡的大人物究竟是哪棵葱瓣?”说着就上前去撩黑衣人的蒙面巾。

    “岳老板?!”陆延惊讶。

    “哼!”

    陆延气结:“你怎么会知道宝藏的秘密?!我没有告诉过你。”陆延请他帮忙做掉刘三的时候只说过两个月后归还三万五千两。

    还没等陆延思索完,岳老板就开口道:“哼!我需要你来告诉我?我问你,这陆家堡有宝藏的秘密你是从何得知的?”

    “这是……什么?!难道是你?!”思来想去他得知自家堡里有宝藏的秘密竟是从这赌坊老板口中传出。

    “只有如此智慧,你怎么也会是陆君的传人?”岳老板口中的鄙夷之气尽现。

    “岳老板,请你口气放尊重点。”陆廷维护弟弟出声喝道。

    “哈哈哈哈……”

    “陆堡主误会了,这人不是我们赌坊的老板。”突然冒出的声音令受困时还大笑的岳老板停了下来,震惊的盯着来人的方向。

    原本在地下堡中转了半个时辰,好不容易寻到南宫千五人的寒月等人正兀自高兴,听了这话都不由得一愣,看向说这话的大胡子。

    大胡子顶着众人的视线走上前去,对着赌坊老板道:“仅管这半年来你事事处处都很小心,瞒过了众人的眼睛,但我就是知道你不是岳老板。阁下究竟是谁?岳老板他在哪里?”

    那黑衣人神色怪异的看着大胡子半晌,突然笑道:“哈,你说他去哪里了?我既然敢明目张胆的顶着他的名号过活,那他自然是——已经,不、在、了。”

    大胡子缓缓闭上眼睛,良久复才张开道:“你是谁?”

    “我告诉你,其实我是……砰!”那人不知何时解开了禁制,一掌打向大胡子的胸口,向前窜开,趁人不备往外逃去。

    跑了一个跳梁小丑对于有些人来说只是件无关紧要的事。他们更关注于与亲人属下相逢,并且在这暗无尽头的地下堡中找到了出路。

    “……陆家堡来的是两位管事……人呢?”欧阳清借着火把的亮光在众人间查看了一遍,确实少了两位管事的影子。

    司徒空略一思索,忽然脸色大变道:“糟了,我们快点出去,离开这里!”

    当一群人跑回主殿的时候,主殿与长廊的接口之间多出了一道石门。

    “混蛋!他们竟然偷墙上的晶石。”司徒空气愤的执着扇子的手一手就拍在了殿中的石柱上。“咔嚓”一声像是什么机关被启动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中显得格外清晰。司徒空一愣,立刻俯下身来查看石柱的变化。

    “这些是……寒月你快来看。”司徒空拽过萧寒月,指着石柱上浮雕中间的一道道刻痕道:“你看这些刻痕,是不是很眼熟?”

    主殿当中一共二十根汉玉石柱,每根柱子上都有不同部位的道道刻痕,左边十根是剑的划痕,右边十根是刀的痕迹。这些痕迹都被很巧妙的隐藏在浮雕的图腾中,形成了一幅整体的图案,不仔细分辨根本很难察觉。

    “难道这些石柱上刻着的就是《销魂剑法》和《夺魄刀法》?”答案非常明显,“可是刻在这里有什么用?莫非是启动什么东西的机关?”难道是那扇石门?

    欧阳清摸着石柱上的刻痕道:“有这个可能。不如我们试试?”

    众人一律点头赞同,现在被困死在了这里,其他地方也再没有出口,大家都别无选择,只希望这石柱上的机关能开启那道通向外界的石门。

    “还有一个问题。”韩榕道:“我们只有销魂剑,没有夺魄刀。”

    “这容易。”司徒空站起身把扇子往怀里一塞,他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柄白布裹着的长刀。他取下裹在刀身上的白布,众人一眼就认出了那把刀——夺魄刀。和寒月手中的销魂剑一样外壳材质,乍看之下就像是柄木质玩具。

    司徒空笑意盈盈的把夺魄刀交到陆堡主手中:“十式夺魄刀法陆堡主应该使得全吧。”

    站在陆廷身后的陆延看到司徒空突然变出的夺魄刀,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夺魄刀!怎么会在你手上?!”

    司徒空却一脸轻松的说道:“在下下过预告函说要偷的,岂能食言。”

    “你!”陆延还来不及跟司徒空呛声,就有一人以飞快的速度从右方的一条通道中冲了出来,挟持了在他看来众人当中个子最矮小,又最没有攻击性的女娃萧寒月。此人正是刚才打伤大胡子趁机逃跑的黑衣人,假岳老板。

    “快把门打开让我出去!否则我就杀了他!”黑衣人右手握成爪掐在寒月的脖子上,而他的左手似是糟了暗器无力的垂在一边,黑色的血液汩汩流出。看来他是不认得路胡乱逃跑,中了陆家堡中的有毒机关暗器。

    薛凌璧危险的眯起了眼:“放开她!”

    “快点开门让我出去!不然我现在就动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