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报仇

章节字数:2644  更新时间:21-02-03 13: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七月的长安,天气闷热的像个大蒸笼,到了晚间终于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之后,暴雨终至。

    天黑压压的一片,暴风骤雨中,挂满了白色丧幡的镇北侯府,像一座鬼府。

    突然一声凄厉的的哭声从后院传来。

    “娘!”

    下人们听到哭声,忍不住驻足落泪,前面的灵堂还未撤去,如今又要添新的丧事,镇北侯府怎么才能把今年过去哟。

    李明月穿着一身孝服,从世子夫人的卧室冲了出来,直奔镇北侯的院子而去。

    下人们拦截不成,眼睁睁的看着李明月冲进了镇北侯的院子。

    李玄龄面无表情,坐在书桌上的椅子上,听着堂下跪着的人一字一字的血泪控诉。

    那人风霜满面,伤痕累累,腹部一处最重的刀伤,已经化脓溃疡,散发着腐败的味道。

    “侯爷,世子爷领着我们在三关口和契丹人血战三月,诛杀契丹三十万大军,活捉契丹王,俘虏五万契丹兵,世子爷整顿兵马,要返回关内,谁知那一日晚间,我们吃了饭菜之后,竟然头痛欲裂,不知怎的那契丹王竟然挣脱绑绳,和那五万契丹兵一起杀的我们措手不及,我们拼了命的和契丹王的人拼杀,可我们头痛的连兵器都拿不起来,虽说后来我们诛灭了契丹王,可我们损失惨重,只剩下几千人活口,哪曾想这时竟有人向我们放冷箭,世子爷少将军和二爷竟都被害死了”

    说到这里,悲愤交加,哇的吐出一口鲜血,一头栽倒在地。

    李玄龄快步走到这人身边,摸着他的脉搏,却感觉指下脉搏若有若无,已有灯尽油枯之像。

    李玄龄对管家道:“快去叫大夫”

    那人握住李玄龄的手道:“侯爷,不必麻烦了,我活不成了,世子爷对我恩同再造,我从尸坑中爬出来,就是要告诉侯爷,那仇人是谁,侯爷您一定要为世子爷报仇雪恨”

    “是谁?”

    那人的气息已经细若游丝,他憋着最后一口气,道:“是监军长孙晟,我躺在尸坑亲眼见他和放冷箭的黑衣人说,”全杀了”,是他,是长孙晟害了世子爷!”,说完最后一句话,气息就断了。

    管家摸着那人的脉搏,道:“侯爷,断气了”

    李玄龄站起身来,脑袋发黑,脚下一晃,差点没摔倒。

    管家扶着李玄龄回到椅子上,道:“侯爷,您多日未尽饭食,身体怕是要熬不住的”

    李玄龄推开管家,双手死死的握着椅子的扶手,青筋外露,咬牙切齿的道:“是赵范,他是要灭我李家的门啊”

    赵范是当今皇帝的名讳。

    管家一听皇帝的名讳,就道:“许是长孙晟,为了抢夺功劳,才自作主张”

    李玄龄的喉间发出嗤笑声。

    管家一听李玄龄恐怖的笑声,感觉到毛骨悚然,小心翼翼的问道:“侯爷,因何发笑”

    李玄龄道:“那长孙晟是齐国公世子,太子的妻弟,一贯以皇帝马首是瞻,就凭他自己可不敢对我镇北侯府做出此等事,背后必有人指使,镇北军为皇帝东征西讨,攻城略地,战功赫赫,功高震主,早就是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我儿本打算打败契丹之后,就交出兵权,换得一家平安,不曾想他竟一刻也等不得啊,赵范啊赵范,我不杀你,我死不瞑目”,说罢怒急攻心,吐出一口鲜血。

    李明月在门口将事情的经过都听了个全,此时见爷爷吐血,就推门而入,跪在书桌前,道:“爷爷,我要杀了皇帝,为爹爹,哥哥和叔叔报仇”

    李玄龄道:“你一个小女孩,怎么去杀皇帝”

    李明月忍着眼中的泪水,道:“父亲和哥哥都说我有练武的天分,爷爷你教我武功,我去砍了皇帝的狗头”

    李玄龄不屑的道:“就凭你,你能避开皇宫的重重守卫吗,你能躲过朝廷的千军万马吗,还不滚回去你屋里,你娘平时就教会你不自量力了吗”

    李明月愤怒的道:“那凭谁?我们李家还剩下谁啦,凭你这个快半截入土的老头子?还是二婶肚子里的那个遗腹子?”

    李玄龄道:“你!”

    李明月狠狠的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道:“别说我娘了,我娘刚刚咽气了,我是来给爷爷报丧的”,说罢头嗑在地上,呜呜呜的哭。

    心早就被亲人的死讯麻痹的李玄龄,此时听到儿媳妇儿的死讯,心中难起波澜。

    李玄龄扶起李明月,李明月抱住自己的爷爷,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

    爷孙二人,心里想着,这世上我竟然只有这一个亲人了。

    李明月忽然听爷爷道:“站住”

    李明月止住哭声,顺着爷爷的视线,看向门口的管家。

    管家听到李玄龄的声音,后背僵了一下,缓缓回过头,道:“侯爷,有何吩咐”

    李玄龄道:“将桌子上的糕点拿来,给明月吃”

    李明月刚想说自己没有胃口,不想吃东西,李玄龄掐了李明月一下,李明月道:“管家爷爷,把糕点拿过来吧,我有点饿了”

    管家道:“侯爷,这位将军的尸体,还在这里,恐会影响小姐的食欲啊,不如先让下人把他的尸体抬出去”

    李玄龄道:“不必,这位将军是镇北军的好汉,我要让明月好好记住这位将军的容貌”

    李明月道:“恩,明月不怕,我吃完糕点,就将这位将军的容貌画下来,放在祖祠,日日诵经超度将军”

    李玄龄扶着李明月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道:“明月好胆量”

    管家看着这一老一小,老的头发凌乱,形容枯槁,小的瘦弱不堪,都不堪一击。

    “是,侯爷”

    管家双手托着糕点盘,恭敬的走到两人面前,低头弯腰将糕点端到李明月胸前。

    李明月拿起一块糕点,放在嘴里,一口糕点还没有开始咀嚼。

    李玄龄的匕首已经插在了管家的胸膛,管家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前的匕首,道:“侯爷,你”

    李玄龄快速的拔出匕首,又连捅了三刀,道:“我早就知道你是皇帝的人,今天你知道的太多了,留不得你了”

    管家手中的托盘掉在地上,啪的一声摔的四分五裂,糕点咕噜噜的滚在血泊中,染成了鲜红色。

    李明月被事情的突发进展惊呆了。

    李玄龄回到书桌后的椅子上坐下,拿出一条白布擦拭着匕首上的鲜血。

    “怎么,这就害怕了,刚才不是喊的很大声吗”

    李明月几口咽掉自己口腔中的糕点,道:“我没有怕”

    李玄龄看都没看李明月,专心的擦匕首。

    李明月见爷爷不相信自己,走到李玄龄的跟前,一把抢过李玄龄手里的匕首,举着匕首来到管家的尸体前。

    一刀一刀的捅在管家的尸体上,道:“狗皇帝,我一定会杀了你”

    直到管家的血溅了李明月一身。

    李玄龄才喝止住李明月,道:“行了”

    李明月将带血的匕首扔到李玄龄的书桌上。

    然后跪在李玄龄面前,道:“求爷爷交我报仇的本领”

    “我只会教人带兵打仗,精忠报国,却不会教人如何报仇,不过我有一师妹却深谙此道,现如今她正在昆仑山修行,你拿着我的信物,去找她,说明缘由,她必会教你,马奴知道她的住处,明日一早,马奴会带着你离开长安城”

    李明月道:“可是我娘她刚过世,还没有。。。”

    李玄龄拿起匕首,打断李明月,道:“明日不走,这辈子就别想离开开长安城!”

    报仇事大,娘,您也是被皇帝害死的,娘,您泉下有知就原谅女儿的不孝了,待我学成归来,必为你们报仇。

    “我明日就走”

    第二日天还未亮,李明月就脱下华服,换上平民衣服,又将脸涂得黢黑,跟着马奴,从镇北侯府的后门离开。

    李明月回头望着挂满了白色丧幡的侯府,抹了抹眼里的泪水,在心中暗暗发誓,等我再回到此地,就是仇人覆灭的时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