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抢马

章节字数:3932  更新时间:21-02-06 10: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塔塔听到李明月的喝止声,立刻停下手,道:“小姐,为什么不打了,他们都把我们的马抢走了”

    李明月道:“没必要打了”

    塔塔一看两匹马都不见了踪影,看来是这玉衡这伙人趁打斗的时候,就已经让人骑着马离开了。

    塔塔愤恨的指着玉衡,道:“卑鄙小人、强盗,我和你们没完”

    海棠赶紧道:“还不快帮两位姑娘拿着行李,还得需走上一天的路呢,别累着两位姑娘”

    两个黑衣人,走上前,拿起了她们的行李。

    李明月道:“如此就多谢玉公子了”

    玉衡笑着道:“好说好说”

    塔塔扶着李明月,对玉衡道:“假惺惺”

    罗隐靠近海棠道:“这就是你说的美人计,怎么感觉有点嫌弃我们大人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嫌弃大人的女子呢,不一般啊”

    海棠道:“可能这就是欲擒故纵吧”

    归海道:“不许嘀咕,赶紧赶路”

    海棠和罗隐赶紧点头称是。

    前方有人探路,后面有人压阵,玉衡身旁一左一右还跟着归海和海棠,队伍看似松散,实则将玉衡实行了全方位的保护。

    这绝对不是齐国公一个区区的侍卫所拥有的待遇,李明月想起日前,爷爷给自己的信件中所说的朝堂之上的大事,隐约中对玉衡的身份,有了一个猜测。

    就是不知是元字辈的,还是孙子辈的。

    几人一下午走了近二十里路,晚间在一溪边安营休息。

    小溪中有鱼,塔塔兴奋的去逮鱼。

    “姑娘,口渴了吧”,元衡将水袋递给李明月。

    李明月接过水袋,稍稍撩起头纱,小口的喝了几口水,就将水袋还给了元衡。

    “多谢”

    元衡接过水袋,并未离开,而是坐在李明月身边,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唤我明真即可”

    元衡一听这名字,怕是道号吧,姑娘家不想把真名字告诉自己这个陌生男子,可以理解。

    塔塔抓了两条活鱼,高兴的上了岸,一看元衡坐在李明月身边,小脸立刻就垮了下来,这撵人的心思,就差刻在脸上了。

    元衡识相的告辞离开。

    塔塔迅速的生火做饭,不一会芳香四溢的鱼汤就咕嘟嘟的开了锅,塔塔乘了一碗奶白色的鱼汤,端给李明月。

    李明月尝了一口,味道非常鲜美,夸赞塔塔做的好。

    罗隐见海棠直直的盯着那两位道姑,就道:“海棠,你看啥呢,还不赶紧做饭,没看见大人频频往那边看呢,这鱼汤味也太香了吧,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海棠摸着下巴,道:“不应该啊,美人把美味的鱼汤送过来,才是正常的套路啊”

    罗隐道:“你还惦记上人家的鱼汤啦,一看那个塔塔那个样,就是个能吃的主,放心吧,一口汤都不会留给你的”

    果然,直到海棠啃完手里没啥盐味的烤鱼,那美味的鱼汤也没送过来,而是被塔塔喝的一干二净。

    玉衡吃着烤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海棠万分羞愧,虽然我是万里挑一的女侍卫,英姿飒爽,身手利落,忠心耿耿,但我真的不会做饭啊,真是太对不起太子妃了。

    太子妃回去要是看主子瘦了一圈,肯定会心疼死的。

    夜间,塔塔又将帷幔拉上。

    罗隐疑惑的问道:“她们为什么带着帷幔啊,不嫌麻烦吗,出门在外就要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啊,这叫洒脱啊”

    “估计是怕你们这群臭男人,偷窥她家小姐的容颜吧”

    “至于吗,不就一张脸吗”

    海棠叹了一口气道:“有些人的脸是爹妈给予的,而有些人的脸是神仙赐予的”

    “你这形容的也太夸张了,搞得我都想去看看了”

    “千万别去看”,海棠立刻阻止道。

    “为什么?”

    “我怕你会疯狂的爱上那张脸”

    “嘁,吹吧你就”

    元衡躺着听着海棠和罗隐的话,想起刚才明真喝水时,露出的那一点点洁白的下巴,看着就还算平常吧。

    美,属于个人的看法,有人觉得胖为美,有人觉得瘦为美,有人喜欢眼睛大的,有人喜欢鼻梁秀气的,有人喜欢丰满的嘴唇,有人喜欢薄嘴唇。

    明真大约长在了海棠的审美点上了,所以她才会觉得惊为天人,可不是这个审美的人看明真也就平平常常了。

    号称长安第一美人的长孙无垢,长得确实比寻常女子好看一些,但她刁蛮无礼,任性张扬的个性真不讨人喜欢,真不知道长安城的公子们为什么这么追捧她。

    这次的巴蜀之行,惊险无比,折了好几个人,才拿到了巴蜀都督私开煤矿,疯狂敛财的证据,如今带着证据回京,一路之上都不太平,这也是为什么海棠会突然出现的两位道姑如此警惕,可是对方真是会想用美人计对付自己吗?不觉得胜算太低了吗,暗夜追杀才应该是他们的路数啊。

    玉衡又想到今日的马匹被狙一事,怕是以后的路会更加的凶险,派去搬救兵的两人,什么时候能带援军过来支援呢,我得想个办法彻底摆脱这次追杀。

    玉衡左思右想到半夜,正要入睡的时候,突然听到帷幔那边传出了声音。

    归海要起来查看,玉衡暗暗给归海使了一个手势,示意先按兵不动。

    黑衣侍卫们接到归海的讯息,都放松了呼吸,假装正在睡觉,实则暗中警惕,心里一个声音道:”美人计,这是要开始了吗,莫非今晚会看到什么香艳画面?”

    然而,并没有人要用美人计。

    塔塔躺在李明月身边,左思右想的不放心,身边围着一群野男人,实在太危险了,万一哪个坏蛋见色起意,冲撞了小姐,可怎么办哦。

    塔塔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半夜见这边的人都入睡了,就叫醒了李明月,道:“小姐,我们趁他们睡着了,赶紧跑吧”

    李明月内心好笑,谁睡着了?都醒着呢,塔塔一说话,有几个还呼吸加重了好几分,但李明月面上不显,配合着塔塔道:“好吧,我们悄悄的走”

    塔塔睡觉前就收拾好了行李,此时连帷幔都不要了,拉着李明月小心蹑手蹑脚的脱离了黑衣人的拱卫圈子。

    待离开了这圈子后,塔塔蹲下身去,李明月轻轻的伏在塔塔的后背上,塔塔趁着月光,一路疾驰,朝长安的方向而去。

    两人离开后,归海道:“主子,追不追?”

    玉衡道:“不必了,出门在外的两个女子,害怕我们也正常,随他们去吧”

    罗隐调侃海棠,道:“这就你说的美人计?”

    海棠道:“这简直太不合理了,竟然还有女子怕我们主子,在长安时,主子每次露面,哪次不是万众瞩目,长安城里那些个适婚女子就没一个不惦记主子的”

    罗隐道:“你就在那瞎合计吧,还没有一个不惦记主子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塔塔背着李明月走到天亮,终于到了一个镇子,两人在一个早餐点上,吃了一顿饱饱的早餐。

    然后去车马行租了一辆马车,车夫姓朱,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实巴交的汉子,李明月观察之后,这人无任何武功,就是一个长年干这行的人,并且每年都会去长安三四次,是个熟悉道路的。

    塔塔给了定金之后,老朱架上马车,几人立刻出发。

    塔塔上了马车之后,躺在车厢中,昨晚体力消耗过多,躺下没多久就沉沉的睡去了,不一会还打起了小呼噜。

    马车行至晌午,李明月忽听后面传来一阵马蹄声,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这队骑马的人,行至马车前,勒住马绳,围着马车就停了下来。

    车夫老朱以为遇到了强盗,吓得直哆嗦。

    “诸位好汉,我们,我们这是小本生意”

    玉衡闻言笑出了声。

    李明月只得道:“不必害怕,是我认识的人”

    李明月撩开马车上的帘子,对着玉衡道:“玉公子,还请恕小女不告而别之罪,实因小女思家心切,才会如此着急的匆匆上路”

    玉衡道:“明真姑娘,既然如此心急,不如加入我的马队,快则三天,慢则五天就能见到长安城的城门了”

    “多谢玉公子体贴,我自小身子骨弱,不能在马背上颠簸太久,怕是会引起旧疾,耽误了行程可就不好了”

    这明目张胆的谎言,李明月是吃准了玉衡不会找大夫给自己望闻问切了。

    “那如此,就不打扰明真姑娘了,告辞”,玉衡双手抱拳,李明月在马车内欠了欠身。

    玉衡带着手下的黑衣侍卫们打马离去。

    老朱见这帮人离开,松了一口道:“那位公子身上的气势惊人,一看就不是寻常百姓,定是达官贵人啊”

    李明月放下帘子,怕是达官贵人看到也会下跪的吧。

    李明月一直关注着朝廷动态,大致知道这批人的来路。

    整件事情的起因,是巴蜀的主簿敲了登闻鼓,告了巴蜀都督的御状,参巴蜀都督马祥私开煤矿,贪污腐败,草菅人命,当即在朝廷引起轩然大波。

    这马祥是楚王的老部下,楚王当即在朝堂中指责主簿和马祥有私仇,为报私仇,恶意构陷马祥。

    皇帝问主簿是否和马祥有私仇。

    “我们二人的确有私仇,二十年前马祥杀了我的亲弟”

    楚王道:“你的亲弟不守法纪,马祥按国法处置他,你不该心生怨恨”

    “皇上,我的弟弟奉公守法,从未触犯过法律,那马祥看我弟妹貌美,起了觊觎之心,恶意陷害我的弟弟,我弟弟被处死后,他就将我弟妹强入府中,强行占有了去,我弟妹忍辱负重,潜伏在都督府中,这才发现了马祥的不法行为,弟妹冒死将信息传递给我,我九死一生,一路躲过马祥的重重追杀,才能得见陛下一面”

    皇帝道:“你那弟妹手里可有证据?”

    “弟妹她只是偶然间看到马祥和部下在商议如何开采煤矿,并无证据,弟妹她刚将消息传递给我,当夜就在马祥府中暴毙,皇上,如果不是事实,那马祥为何杀了弟妹灭口”

    楚王暴怒道:“都是臆测,你那弟妹许是得了什么急症,或是这根本就是你们联手做的局,恶意陷害马祥,你手中无任何人证物证,就敢敲登闻鼓,污蔑一方都督,我看你是为了报你亲弟之仇,得了失心疯了吧”

    主簿冷笑一声道:“哼,楚王为何如此心急,听闻王爷讨伐南诏时,那马祥是您的老部下,世人都知道他是您的人,私开煤矿,获利巨多,这朝中若是无人,那马祥自己却没有那个胆子吧”,主簿暗中影射楚王是马祥的保护伞。

    楚王脾气暴躁,听到这就想在朝堂之上动手殴打主簿,被皇帝喝止,“朝堂之上,成何体统”

    主簿见朝堂之上无人相信自己,悲戚的道:“苍天不公,恶人当道,今日我以我血荐轩辕,以死明志,恳求皇上去巴蜀调查真相”,说罢触柱而亡。

    禁军去探了主簿的鼻息,已经毫无声息,竟然就这么死了。

    太子一脉当即发难,皇帝又素来深恨贪官污吏,当即派了两队人马去探查。一队为太子的嫡子临淄王,一队为皇帝的小儿子晋王。两人虽是叔侄,其实年龄相仿,如今都到了入仕的年龄,皇帝派两人去,有考教历练的意思。

    李明月想,看如今的架势,是找到了证据啊,只是不知自己遇到的人是晋王还是临淄王?曾听祖父言,这二人年纪相仿,一人雅正端方,一人却肆意洒脱。

    只是这上来就抢马的行为,怎么看也和雅正端方没关系,莫非是晋王?晋王上有太子,楚王,梁王,鄂王等这些哥哥们,下有临淄王这么大的侄儿,真可谓是生存艰难啊,怪不得他宁可做个抢马的强盗,也要迅速的赶回长安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