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章天水城

章节字数:4791  更新时间:21-02-07 10: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车行至晚上,在一避风口处停下来。

    老朱道:“两位道姑师傅,今夜就在此处歇息吧”

    塔塔抱怨这荒郊野岭的,条件真差啊。

    “此处是进长安城的最后一处野外歇脚点,此后就全是城镇了”

    “下一个歇脚点就是天水城了,那里热闹的很,明日晌午就能到了”

    老朱一边卸下马车,一边说着各处的热闹,这时见一个车队走了过去。

    老朱见李明月望着车队上的旗帜,对李明月道:“这是天水城首富段家的车队,听闻那段家老太爷要过寿,这应该是他家的生辰贺礼”

    “这送贺礼的车队,怎么不在白天赶路,却在晚上赶路呢”

    “我听车行的人说,段老太爷过寿,声势浩大,已经有强盗盯上了这批贺礼,段家怕是遇到这伙人,所以才选择在晚上赶路的吧”

    塔塔是个爱走热闹的性子,就问老朱,“这生辰贺礼很贵重吗?竟然都招来了强盗”

    “段老太爷简直就是个传奇,他本身是个渔村的小村民,父母去世后,叔叔霸占了他的家业,他一怒之下就划船离开了渔村,几年之后竟然穿金戴银的回来了”

    塔塔的好奇心大增,忙问他干了什么,怎么就穿金戴银了。

    “他啊,划着小船没走远,遇到风浪就翻了船,幸亏遇到过路船,把他救了,救了之后,他就留在船上做事,攒了几年钱,就买了自己的船搞运输,生意越做是越大啊,朋友呢也是越来越多,加上他乐善好施,为人慈善,这几年哪里有旱灾有水患,段老太爷都会捐出大笔银钱啊,真是个好人啊,段老爷最命好的是,他生的那几个儿子,个顶个的都是经商奇才啊,非但不败坏家业,还都把自己的那摊产业搞得有声有色的,这不段老太爷六十大寿,儿子们为了尽孝心,从天南海北的搜罗了贵重礼物,一个车队一个车队往天水城运啊,这不就招来强盗了吗”

    车夫老朱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前方传来喊打喊杀声。

    车夫老朱哎呦一声,道:“不好了,强盗来了,快躲起来啊”

    三人立刻躲到了旁边的一棵巨树后面,不一会就见段家的车队里倒歪斜的从冲了出来,后面跟着蒙面的劫匪,这群劫匪很是凶悍,见人就砍。

    段家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节节败退,眼看着就要被全歼灭的时候,后面冲出来一队穿着黑色劲装的人马,将劫匪杀退。

    老朱一看领头的人正是中午遇到的贵公子,立刻对李明月道:“道姑师傅,是你认识的人啊”

    玉衡听到声音,看到树后面的三人,道:“出来吧,劫匪已经走了”

    李明月只好从树后面走出来,玉衡笑着道:“明真姑娘,我们真是有缘分啊,这两天可是见了好几面了”

    李明月没吭声。

    这次跟着段家车队的人,是段家的小儿子,段元宝,刚才差点死在劫匪的刀下,如今换过神来,立刻来到玉衡身边,那是感激涕零啊,一口一个恩公叫的香甜啊。

    李明月忽然听到破风声,从自己的左侧传来,李明月的头微不可见的向后轻移了一寸,一支箭穿过李明月的帷帽,将李明月的帷帽打掉。

    段元宝嗷的一嗓子,喊道:“有强盗啊有强盗啊”

    此时李明月已经被玉衡拉扯在身下,随着冷箭越来越多,暗夜中双方视线都不好,所有人立刻都反应了过来,除了刚开始段元宝喊出了声,其余人都静悄悄的压低了呼吸,迅速的找好了掩体。

    玉衡和李明月恰好躺在段家货车旁边,真是个有利位置啊。

    可是,两人离得太近了,玉衡的鼻子在稍微低那么一寸,两人的鼻子就碰上了呀。

    李明月趁玉衡不注意,一把将玉衡推开,冷箭立刻齐发,玉衡第一时间拉开李明月,李明月刚才躺着的地方立刻扎进了十几支弓箭。

    玉衡抓住李明月的手,食指放在嘴唇上比了一个无声的嘘。形势险峻,李明月不敢再动弹。

    双方在夜里,无声对峙,树林中传来布谷鸟的鸣叫声,更显此刻的宁静。

    不一会,对面扔过来一支火把,看来是想接着火把的光线寻人了。

    归海朝罗隐使了一个手势,罗隐点头明白,在火把再一次亮起的时候,归海出来吸引敌人的注意,罗隐趁机朝扔火把的方向而去。

    扔火把确实可以找人,但同时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罗隐很快就解决掉了扔火把的人,并抢夺了弓箭,朝敌人的方向射去。敌人那方立刻大乱。

    归海道:“就现在!”

    玉衡拉着李明月上了最近的马,挥手扬鞭冲出了包围圈。

    一夜狂奔,在看到天水城的大门时,终于停了下来。

    塔塔从海棠的马背上下来,气冲冲的来到玉衡的马前,抬起手,道:“小姐,我扶你下来吧”

    李明月回头看玉衡,玉衡冷不丁的看到李明月的脸,楞了一下,但迅速的镇定了下来,并伸出右手的大拇指擦了擦李明月的脸。

    玉衡见李明月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立刻道:“上面有泥”,上面是真的有泥啊,为什么这个叫塔塔的侍女像看登徒子似得瞪着自己。

    在马背上颠簸了一夜的段天宝,下了马干呕了一阵,稍微整理了一下妆容,过来向自己的恩公道歉加感恩。

    “恩公,前面就是天水城了,断没有强盗敢进来了,恩公们不如来段府做客,也好让我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段天宝说完话,再抬头时,就看见了站在玉衡身边的李明月,登时说不出话来,这是什么仙人之姿啊,因为昨日的奔波,李明月的前额散落了几根头发,稍显凌乱,但这给冷清的仙人增添了烟火气,九天的玄女下了凡啊。

    塔塔瞪着段天宝道:“你看什么看,小心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玉衡一个错身挡住了段天宝的视线,段天宝立刻抱歉道:“原来是恩公的家眷,天宝适才真是太唐突了,还请恩公原谅”

    塔塔刚想解释,才不是什么劳什子的家眷呢,李明月拉住塔塔,制止了塔塔,靠玉衡躲些是非也好。

    玉衡见李明月制止了塔塔,就明白了李明月的意思,这是把自己当成护花使者了。

    “没事,我在长安城就听说了段老爷的善名,今日竟然凑巧遇到段老爷五十整寿,焉有不去拜访的道理啊”

    “如此太好了”

    一行人打马进了天水城,一路上段元宝努力的避开看向李明月的眼神,可是越是这样越是刻意啊,显得特别显眼。

    海棠和罗隐嘀咕,道:“看见美人的威力了吧,段天宝这傻小子已经着迷了”

    罗隐不屑的道:“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见到几分有姿色的女子就被迷得昏头转向的,这要是去了长安城不得被迷晕了”

    海棠佩服的对罗隐道:“罗隐啊罗隐,我现在是真佩服你了,你是真不近女色啊,还是你不行啊”

    罗隐脑门青筋暴露道:“海棠,虽然你是个侍卫,但毕竟是个女子,还是保持点女人味吧,要不然真嫁不出去啊”

    海棠道:“嫁不出去就找你啊,反正你眼瞎,哈哈哈”

    罗隐要抬手抽海棠,归海回头瞪了二人一眼,两人立刻低头不说话了。

    一行人进了段府,见这段府果真富贵,院子中富丽堂皇,花彩缤纷,细乐声暄,院子里的小厮见段天宝回来了,立刻跑回堂内,大喊着道:“小少爷回来了,小少爷活着回来了”

    不一会,就见一个满身金光闪闪的胖老头,健步如飞的从堂内飞奔而来,抱着段天宝就哇哇的哭啊。

    “小宝啊,我的乖儿子耶,你可回来了,可吓死老爹我了”

    段天宝略显尴尬的道:“爹爹爹,我这不没事吗,多亏恩公搭救啊”

    段老爷这才看到玉衡,道:“这位恩公,真是太俊美了,公子成婚没,我还有几个待字闺中的女儿,你要不要看看,相中哪个带走哪个”

    段天宝赶紧打断自己的爹,道:“恩公成婚了,后面跟着的就是他夫人”

    段老爷看见李明月,眼睛立刻亮了,道:“我那几个女儿确实比不过夫人啊,夫人贵姓啊”

    玉衡道:“我姓玉”

    “原来是玉夫人啊,快进屋请上座啊”

    转眼间,李明月从玉衡的家眷变成了玉夫人,李明月能怎么办,只能紧紧的跟在玉衡身后,但心里着实有些后悔了,我来这段府到底要干嘛,这段府的人看着都不怎么正常。

    几人进入正堂之后,酒菜茶水瓜果陆续的上来了,貌美的歌姬唱歌跳舞的好不热闹。

    就是屏风后面挤着一堆女孩,对着玉衡切切私语的,让人反感;还有对面的段天宝,喝一口酒看一眼李明月,喝一口酒看一眼李明月,最后竟然摇摇晃晃的来到玉衡面前,大着舌头道:“玉公子,你看我府上的歌姬漂亮吧”

    玉衡道:“还可以”,歌姬姿色不错,舞姿不错,歌喉不错,确实是花了大价钱培养的。

    段天宝高兴的道:“那就太好了,我把府中的歌姬全给你,你能不能把玉夫人让给我啊”

    “你说什么?”

    段天宝喝的都迷糊了,见玉衡不高兴,只以为给的少了,接着道:“要不我再给你十万贯钱,这可是我全部的私房钱了”

    李明月听到段天宝的话,心中冷笑,要不是玉衡在身边,恐怕会当场杀了段天宝。

    玉衡将手中的酒杯扔在地上,黑衣侍卫们立刻抽刀进了正堂,归海直接将刀架在了段天宝的脖子上,段天宝的酒登时醒了大半。

    歌姬们吓得惊声尖叫,段老爷直接跪下了道:“好汉饶了我儿性命啊”

    段天宝想起刚才的混账话,直接抽了自己一嘴巴,道:“恩公饶命啊,刚才醉酒之下,我胡言乱语的,恩公千万不要记在心上啊”

    “是啊,我这小儿子喝了酒,就爱胡说八道,他没有坏心的”

    玉衡冷哼道:“我在长安城听说段老爷名声,一时好奇,才进府来,没想到这就是你们父子的待客之道,莫非是做生意久了就真以为万事可成生意了,不知道你的项上人头值几万贯啊”

    段老爷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冷汗直流,这人气场好强大,举手投足间一种上位者的贵气,必不是寻常江湖客啊,这要捅大篓子啦。

    当即磕头认错,哀声高饶。

    玉衡懒得再搭理段家父子,领着李明月离开段家,一行人住进了天水城的酒楼。

    下午时候,段天宝酒彻底醒了之后,想起自己干的蠢事,恨不得当场撞死。

    段天宝打听到玉衡下榻的酒楼,带着贵重礼物前来赔罪。

    侍卫们直接拦住段天宝,道:“段公子回去吧,我家大人是不会见你的”

    段天宝一听大人二字,果然是当官的,还是长安城的官啊,这回可捅了篓子了。

    段天宝回家和段老爷商议。

    “恩公竟然是长安的大人,儿子这次我可是惹了大祸了”

    段老爷叹了一口气道:“如今知道当官有多重要了吧,士农工商,商历来就是最低贱的,别看我们如今坐拥金山银山,吃着山珍海味,那当官的只要一句话,咱们就什么都没了”

    “那我们现如今可如何是好啊”

    “儿子,别怕,你顶多就是酒后无状,言语过失,冲撞了他,我就不信这世界上有不爱钱财的人”

    “爹,那玉公子看着不像是个缺钱的人啊”

    “那就把咱家的镇宅之宝拿出来,送给他”

    段天宝一挑眉道:“父亲说的该不是那尊金佛吧,如此也太贵重了吧”

    段老爷道:“你懂什么,要是舍得金佛就能搭上这长安的贵人,那绝对是物超所值啊,以后我们段家的生意何愁进不了长安啊”

    段天宝质疑道:“那玉公子不见的有这么大本领吧,也许只是个小官啊”

    “浅薄,如今我们段家还缺这点身外之物吗,舍得一点身外之物,就能结个善缘,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买卖吗”

    段天宝闻言道:“父亲,多谢父亲教诲,儿子明白了”

    段天宝指挥着奴仆,马车上拉着金佛,再一次去了酒楼。

    侍卫们再一次拒绝了段天宝,段天宝是个脸皮厚的,当场就跪在酒楼中央,大声道:“玉公子,恩公,天宝不懂事,酒后无状冲撞了玉公子,天宝特来请罪,恳请玉公子见一面,若不然,天宝就跪死在这里”

    天水城的人,大多都认得这个段家的小公子,如今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竟跪在堂下请罪啊,随着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侍卫们怕引起骚乱,进屋就去请示玉衡。

    玉衡喝了一口茶,道:“这位段公子倒是挺有意思的”

    海棠道:“主子,我看这段天宝着实可恨,公然在酒楼下跪,引起百姓围观,这是要利用舆论,逼主子就范啊”

    “罢了,让他进来吧”

    段天宝进屋之后,扑通一声,跪下了,膝盖痛的啊,让段天宝直咬牙。

    玉衡笑了一声,道:“好了,起来吧”

    段天宝见玉衡笑了,知道这是气消了,立刻起来一口一个恩公叫着,然后就让仆人把小金佛抬了上来。

    小金佛把屋子都弄亮了几分,段天宝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一来感谢恩公昨夜救命之恩,二来求恩公原谅我酒后胡说八道之罪”

    玉衡抬起手来道:“罢了,这些事不必再提,这金佛你也拿回家去,我们急着赶回长安,带着它不方便”

    段天宝道:“恩公若是觉得不方便的话,可将地址留下,我亲自护送到府上”

    “收受贿赂可是重罪啊”,玉衡轻飘飘的道了一句。

    段天宝道:“怎么会和那沾上边,明明就是救命之恩的谢礼”

    玉衡抬手制止了段天宝,道:“不必再说了,礼物拿回去,你就记得有救命之恩即可”

    段天宝还要再说,玉衡道:“再纠缠的话,就让侍卫把你扔出去了”

    第二日,天一亮,玉衡带着人离开酒楼,段天宝正在城门口等着,见玉衡出来,立刻迎了上去,道:“恩公,我准备了一些路上的干粮,恩公不可再推辞了”

    玉衡让人收了干粮,和段天宝告辞离开。

    段天宝目送玉衡离开,最后视线就放在了唯一的一辆马车之上,美人啊,可惜不是我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