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归家

章节字数:4133  更新时间:21-02-09 15: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明月回到镇北侯府,先是去给镇北侯李玄龄请安,李玄龄见到李明月自然是高兴的。

    二婶带着她的儿子李明德和李玄龄、李明月吃了一个简单的团圆饭。

    吃过饭之后,二婶就带着李明德离开了。

    李明月望着李明德的身影道:“明德应该十岁了吧,怎么如此瘦弱,看着像六七岁的孩子”

    李玄龄喝了一口茶,道:“你二婶受了惊吓,不足七月就生下了明德,明德出生时不足三斤,花了大工夫才活下来,留下个心悸的毛病,稍微剧烈运动一点,就会嘴唇面容发青,气短而撅了过去”

    李明月道:“可是那皇帝下的手?”

    “呵,明德五岁那年,皇帝下旨让他进太学,当日明德就因在路上疾行,晕厥在太学,皇帝调动了整个太医院的人才将明德救活,自那之后,皇帝再未给镇北侯府传过旨意”

    “那必然是他下的手了”

    “你待如何?不如进宫去杀了皇帝?正好让我看看你的功夫”

    李明月笑着道:“爷爷真会说笑,我杀了皇帝,太子即位当皇帝,我杀了太子,他儿子又会即位,皇帝是杀不绝的啊”

    李玄龄点了点头,道:“确实长进不少啊”

    “不过,爷爷既然想看我的功夫,我也不好让爷爷失望,今日孙女归家,见到爷爷,高兴的很,不如我去拿个彩头,给爷爷助助兴”

    赵淳正在做美梦呢,忽然听到破风声,赵淳就势在床上打了一个滚,刺客见一剑刺空,紧接着刺出第二剑,赵淳被逼的滚下了床。

    赵淳顺手将屋中的花瓶摔碎,院中巡逻的侍卫们,听到声音,立刻冲进了赵淳的房间。

    刺客见惊动了侍卫,翻身从窗台跃下。

    赵淳道:“给我追”

    侍卫们紧跟刺客身后,大声在后面追逐着,刺客几个蹿身,跳入一个围墙之内,没了身影。

    侍卫们看准那处院子,就去回复赵淳。

    此时东宫的太子和太子妃都齐聚在赵淳院子中。

    太子道:“你们可看准了那刺客是跳进了楚王的府中”

    “是,属下看的一清二楚”

    “这个楚王?这是看到你给皇上交了证据,折了他一个臂膀,在这报复呢”

    赵淳道:“儿子回京途中,确实一直有人追杀,只是如今,我已将证据交给了皇上,他也没有刺杀我的必要了”

    “哼,你这个楚王叔,那是骄纵蛮横的很,一有不合他的心意,那是喊打喊杀啊,马祥折了,他是把这仇记在你的头上了”

    太子妃道:“这可如何是好啊”

    “哼,明日我就去参他一本”

    李明月回到家中,将手中的一块鹿肉,拿给李玄龄,道:“爷爷,这可是羽林军今天刚打的新鲜鹿肉,特意挑了一头最肥美的送给了楚王,我们趁新鲜,烤吃了他”

    刘玄龄笑着点了点头,道:“烤吃了吧”

    第二日,太子上书,昨日东宫遇刺,刺客逃跑,进了楚王府,参楚王是打击报复,残害手足。

    楚王暴跳如雷道:“太子殿下,休想用这种捕风捉影的事,诬陷我”

    “没有捕风捉影,东宫的侍卫们眼睁睁的看着那刺客进了府中”

    梁王道:“太子既然看到那刺客进了楚王府,怎么不直接进府中搜?”

    “王弟说笑了,我怎么敢带兵搜亲王的宅子,再说那刺客蒙着面,无任何特征,脱了夜行衣,谁能认出他来,别到时候人没搜着,倒是给我扣个造残害手足的帽子”

    楚王指着太子道:“你这是诬陷啊”

    皇帝扔了一本奏折到三兄弟的脚下,三兄弟一齐下跪高罪。

    “瞧瞧你们现在这个的样子,斗的跟个乌眼鸡似得,都不大岁数了,丢不丢人呢”

    “父皇恕罪”,太子,楚王,梁王齐齐道。

    “朕的老脸都被你们丢光了,马祥私开煤矿,收受贿赂,铁证如山,判斩立决,家人流放黔州”

    楚王道:“父皇”,楚王还想替马祥求情。

    皇上道:“你在敢求情,就夷三族,我没记错的话,马祥的一个女儿是你的侍妾啊”

    楚王道:“她绝对是不知情的,求父皇饶了她”

    “哼,饶了她可以,你得把这些年马祥给你的那些钱,都吐出来,花钱买命”

    楚王立刻道:“谢父皇”

    皇帝看不惯楚王儿女情长的样子,道:“瞧你那个样子,就为了一个女子”

    楚王道:“她确实不知情”

    “行了,都滚吧”

    太子回到府中,很是发了一阵脾气,父皇简直就是把心偏到楚王那里,罚了些银钱就结案了,简直就是儿戏啊。

    不一会皇帝传来旨意,夸赞了赵淳一番,给了一些赏赐,并让赵淳到礼部历练。

    太子高兴没多久,就听到主簿带来的消息,晋王这次巴蜀之行有功,已经被皇上安排到了羽林军中历练。

    两厢一对比,一个是清冷衙门,一个是炽手可热的羽林军,是个人都知道哪个更好了。

    赵淳劝慰太子,“这时间还长着呢,焉能计较一时之高下”

    太子叹了一口气道:“为父也不是非得计较这一时之高下,只是皇上的态度,一直是支持那楚王的,如今又抬举这晋王,我们父子的日子真是不好过啊,哎,自古以来,这东宫太子是最难当的,稍有不慎就能引起皇上的怀疑,都是拿着鸡蛋挑骨头的劲,看这东宫太子是不是有造反的念头啊”

    赵淳道:“那皇祖父抬举楚王叔和晋王叔也是好的,最好这两人能狠狠的压着东宫,声势如日中天,比东宫还要热闹,那皇祖父自然会把怀疑的对象转移到那两人身上”

    “就怕把我们父子压进尘埃里去,彻底变成别人案板上的鱼”

    赵淳没有回答父亲,因为他自己也没有答案。

    太子接着问道:“长孙家的女儿对你痴迷的很,你真的不考虑将她收入府中吗”

    “她的性格,儿子是着实不喜欢啊”

    “呵呵,你啊,还是小孩子心态,正妃该是你皇祖父的指的,不会看你喜好的,你皇祖父怕是不会将长孙无垢指给你的,不过你要想把她收入府中,为父还是可以为你运作的”

    “千万不要啊,咱们家中有一个姓长孙的就够了,两个长孙怕是会碍了皇祖父的眼”

    镇北侯府,李玄龄和李明月吃完午饭,李明月为李玄龄煮茶。

    李玄龄满意的看着李明月行云流水般的煮茶姿态,优雅极了,看来是没少下功夫啊。

    李明月道:“师傅,教我煮茶静心,每当我煮茶时,她都会燃上一支檀香”

    “一茶一坐一檀香,好意境”

    李明月为李玄龄端上一杯清茶,李玄龄喝了一口,道:“唇齿留香,好茶,只是可惜了在这长安城中最容不得静心的人”

    李玄龄喝完茶,道:“这几日,你可忙的很,说说你的收获吧”

    “太子不忿,楚王暴躁,晋王得意”

    “那你是看上这晋王了?”

    “听闻那长孙无垢非临淄王不嫁,我可不能让长孙家的人如意”,李明月道。

    刘玄龄笑着道:“好孩子,听闻那临淄王样貌俊美,端方雅正,温润如玉,确实是个婚配的良人”

    李明月暗付,就玉衡还端方雅正,怕是太子府给他造的势吧?李明月去东宫行刺临淄王,发现玉衡就是临淄王时,就对这端方雅正这四个字表示深深的怀疑。

    “今夜有何安排”

    “听闻那长孙无垢是长安第一美人,我得去看看,我与她孰美?”

    是夜,李明月潜进长孙家,先是去了长孙无垢的秀楼,去看了熟睡的长孙无垢,感叹确实是美艳绝伦,无人能及啊,不愧是长安第一美人。

    李明月要走时,发现长孙晟的书房还有光线,艺高人胆大,李明月几个蹿身就上了书房的房顶,小心的揭开一片瓦片,书房内长孙父子二人正在谈论长孙无垢的婚事。

    长孙均突然拔出手中的刀,向屋顶袭来,长孙均几息之间就发现了李明月。

    李明月和长孙均对了几招之后,就发现这长孙均竟然是个高手,李明月不予纠缠,转身离开。

    长孙均紧跟其后,寸步不让,李明月被长孙均彻底的盯上了,一时逃脱不开。

    这时,突然出现一个蒙面黑衣人,一剑刺向长孙均,长孙均连忙闪躲,这一回神的功夫,那两个黑衣人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

    长孙均府上的侍卫赶到之后,道:“世子,还追吗”

    “不必追了,早跑没影了,长安城什么时候多了两位陌生的高手啊”

    李明月被黑衣人拉着,一路跑到一个无人的胡同,才停下,李明月拉下那个蒙面人的面罩,惊喜的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和李明月一同学艺的师兄,名叫李星海,李星海是个带着胡茬的狂野男子。

    李星海原本没有名字,就是在道观长大的孤儿,父母不详,靠着道观里尼姑的施舍才长大八岁,他遇见了七岁的李明月,两人年纪相仿很快就玩到了一起。

    一次两人在道观屋顶上赏月,李明月指着天上的月亮,道:“那就是我,被群星环绕的月亮”

    李星海看着天空道:“好美,你是月亮,那我就是围绕着月亮的星星,我就叫星星吧”

    “星星不像个男孩子的名字啊,无数的星星汇聚成海,你就叫星海吧”

    “星海,星海,我喜欢这个名字,你姓李,那我也姓李吧,那以后我就是李星海啦”

    李星海对李明月道:“我在这长安城有生意,就来了”

    “什么生意啊”,李明月问。

    “当然是江湖上的生意啊”

    “懂了,江湖上的生意,得保密,这是行业规矩”,李明月笑着道。

    “对了,师兄,你怎么出现在长孙府啊”,李明月接着问。

    “你还说呢,要不是我的生意恰好在附近,我听见打斗声过来看热闹,你今天怕是要吃大亏啊”

    “我也是没想到那长孙均的武功如此之高,是我大意了”,这几日,李明月进出各大王府,如入无人之境,只以为这长安城也就这样了,一时猖狂,哪想到这长孙均竟然藏的如此之深。

    “一个长孙均算什么,那一等一的高手都围在皇帝身边呢”,星海道。

    “那师兄你能打的过那一等一的高手吗”

    “那还用说,你师兄我武功天下第一,武功比我高的人还没出生呢”

    “你就吹牛吧,师兄,跟我回家去啊,家里有大螃蟹可以吃”

    “不去,大螃蟹我都吃腻了,师兄我先走了,生意还没完事呢”,说罢几个蹿身就没了踪影。

    李明月道:“师兄这也太来去匆匆了吧,螃蟹吃腻了,还有好吃的糕点啊,你不是最爱吃甜食的吗”

    李明月走后,李星海复又出现在原地,喃喃的道:“师妹做的糕点最好吃了,大半夜的搞的我有点饿了”

    李明月翻墙回家时,发现李玄龄正静坐在院子中。

    “爷爷,夜已深,怎么还未歇息”

    “我见你迟迟未归,可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

    李明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长孙家的世子竟然是个一等一的高手,着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李玄龄道:“这长孙均竟然是个高手?这藏的可够深的啊,看来这长孙府对皇家也是防备着呢”,要不然这么个儿子,早就推荐给皇帝了,也不用这么藏着掖着,隐藏实力。

    “这长孙府替皇帝干了不少脏活,拿着皇帝最大的把柄,就凭皇帝的个性,到如今还留着长孙府,我也是很困惑呢”

    李玄龄笑着道:“这就是长孙晟的聪明之处,你可知长安城对长孙家的这对儿女如何评价”

    “愿闻其详”

    “外界都在说这长孙家的世子是个只知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长孙家的女儿傲慢骄奢,奢侈浪费,长孙家迟早被这对兄妹败光,后辈无继,长孙晟又忠心耿耿的,皇帝自然对他就放心了”

    “爷爷如此说,孙女就明白了,反之,如果长孙均武力高强,积极上进,长孙无垢贤良淑德,那皇帝就不能放下这猜忌之心,皇帝的屠刀迟早就会落在长孙家的脑袋上”

    李玄龄点了点头,这长孙晟对皇帝的心思的把握,在我之上啊。

    李明月道:“哼,十年的逍遥日子,都是拿镇北军的命换来的,长孙家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他们家的报应就是我”

    李玄龄道:“哈哈,好孩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