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晋王

章节字数:3687  更新时间:21-02-13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长孙无垢来了之后,直接成了场中的焦点,火红色的衣服在一众贵公子中间,果然是那个最明亮最美丽的长安第一美人啊。

    李明月暗暗打量长孙均,长孙均笑容满面的注视着院子中的妹妹,看来是对妹妹的表现那是非常满意。

    长孙晟让自己儿子长孙均隐藏了一身的功夫,只以吃喝玩乐闻名于长安,却养出一个这么高调的女儿,人们都说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谁才是长孙晟的心头宝贝疙瘩,不言而明。

    李明月见晋王朝陆知意招了招手,陆知意过去之后,晋王对陆知意吩咐了一句什么,陆知意为难的看着晋王,赵淳在旁边好像是劝说了一句什么,又被长孙无垢顶撞了一句,最后陆知意点了点头之后进了亭子。

    陆知意进了亭子,为难的对李明月道:“明月,晋王喊你过去”

    李明月见了刚才众人一连串的神态,直觉晋王喊自己过去,不像是有好事,李明月问陆知意道:“郡主,可知王爷喊我过去何事?”

    陆知意笑着道:“明月啊,别怕,晋王人很好的,刚才晋王就是和你开玩笑的,这会子怕是觉得自己刚才有点唐突,这才叫你过去,和大家一起玩的”

    李明月假装惊喜的道:“真的吗,我刚还以为晋王生我的气乐,心中实在是害怕极了,我这刚回长安就得罪了晋王,祖父知道了怕是要教训我的,既然晋王没生我气,那就太好了”

    陆知意连连安慰李明月,其实心中不屑极了,果然是在小地方道观呆了十年的人,一点将门之后的风范都没有,如此胆小懦弱,卑躬屈膝,早晚会被长安城吞噬掉,真是白瞎了这一张漂亮的脸蛋。

    李明月跟着陆知意来到院子中,终于知道这晋王让自己来干嘛了。

    晋王和临淄王比试投壶,竟然比了个平手,晋王不依,非要赢过赵淳不可。

    长孙无垢提议,可让人头顶苹果,立于院中,看谁射的中。

    晋王对自己的箭术那是相当的自信,当即同意长孙无垢的提议,并且让陆知意把李明月喊来,头顶苹果。

    赵淳反对道:“让人顶苹果,难保这人不害怕,要是一不小心动弹了,误伤着人就不好了,不如将苹果放在柱子上”

    长孙无垢道:“表哥,我来给你顶苹果,我相信你的箭术,绝对不会动的”

    晋王自信的道:“你看无垢都没有怕的,我的箭术那是被父皇夸赞过的,皇侄,你皇爷爷的眼光,你不会怀疑吧,无垢配合你,那我也得找个人配合我不可,我看那李明月就挺好”

    晋王的箭术确实厉害,有一次他和羽林军中的将军比箭术,曾一箭射中一百五十步外的画戟小枝,轰动整个羽林军,皇帝听闻赞叹道:晋王的箭术,堪称皇家第一。

    晋王身边的少年人见李明月过来之后,就笑嘻嘻的把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放在李明月手上,李明月接过苹果之后,第一时间,就跪下了。

    晋王见李明月跪下了,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明月磕了一个头,道:“小女,小女实在是胆小,恐误了王爷兴致,还请王爷另寻他人”

    “你这是不相信本王的箭术了,本王告诉你,我的箭术那可是陛下夸赞过的”

    李明月的眼泪,跟不要钱似得从眼眶里哗哗的往下流,“小女,胆子小啊”

    晋王一看这李明月眼泪哗哗的流,很是扫兴,道:“你可真是够扫兴的”

    陆知意劝说李明月道:“明月,别哭了,这一弄,倒像是王爷欺负了你,再说今日是我祖母大寿,你这般哭,实在是有点晦气啊”

    塔塔再也忍不住,道:“你在这说谁晦气呢,我看这里就数你最晦气”

    陆知意身边的婢女呵斥道:“哪来的婢女,竟然如此不知礼数,对郡主这般无礼,来人啊,把这婢女拉下去掌嘴一百”

    两个婢女过来就来拉塔塔,塔塔一把就将这两个婢女推到在地。

    “还反了你不成,来人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拉下去,打死完事”,长孙无垢拉下去。

    陆知意虽脑长孙无垢反客为主,但又实在恨李明月的婢女大放厥词,不尊重自己,陆知意最恨别人不尊重自己。

    陆知意一摆手,又过来六个婢女要来拉塔塔,李明月赶紧把塔塔护在自己身后,对陆知意磕头道:“郡主,饶命啊,塔塔自小和我在道观中长大,不懂长安城的规矩,冲撞了郡主,求郡主大发慈悲,饶了她一命吧”

    陆知意扇了扇团扇,道:“明月啊,一句不懂长安城的规矩可免不了这大不敬的罪啊,今日还好是对着我,若是哪天冲撞了上面的贵人,你这个当主人的怕是都会受到牵连啊,搞不好你自己的命都丢了,明月你还是让人把这给你惹事的丫头拉下去处理了吧,省的留在身边,最终会害了你自己啊”

    李明月一边哭一边道:“塔塔和我一同长大,虽有主仆之名,但自小相依为命,早就情同姐妹,求郡主大发慈悲,不要打死塔塔啊”

    陆知意笑着道:“不是我狠心,实在是你这个婢女犯了规矩,拉下去吧”

    李明月推开陆知意的婢女道:“不要,你们要打死塔塔,就先打死我”

    长孙无垢直接乐了,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还威胁上了,你的命很珍贵吗,真以为我们不敢把你怎么样是吧,今天就是打死你们两,又能怎么样呢”

    “要打死谁啊”,众人一看是长乐公主过来了,齐齐向长乐公主请安。

    长乐公主气哼哼的道:“我这好不容易过个寿,你们在这喊打喊杀的,是成心和我过不去是吗”

    晋王笑嘻嘻的过来扶着长乐公主道:“姑姑,您误会了,我们就是和李明月开个玩笑,谁知道她竟然还当真了”

    长乐公主道:“明月,是这么回事吗,明月你别害怕,起来和我说说,我看谁敢要你的命,你可是镇北侯的孙女,你父亲和你哥哥为了大周而亡,为了我赵家而亡,就是皇帝来了,也得给你三分薄面,不敢轻言要了你的命,我今天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越过皇帝去”

    长孙无垢听了长乐公主的话,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白的,这个老不死的,在这内涵谁呢,要不是看在表哥的面子上,谁耐烦过来给你笑脸。

    李明月还未开口说话,晋王就将事情的过失通通都按在自己的身上。

    李明月心想,这晋王倒是把长孙无垢给摘出去了。

    长乐公主道:“你这个皮猴,好歹是个长辈,怎么如此胡闹,明月是个姑娘家,本就害怕这些刀啊箭的啊,你还让人顶着苹果,你这不是成心要害人家吗”

    晋王道:“姑姑教训的是,千错万错都是侄儿的错”,说罢对李明月行礼道:“明月,对不住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逼你的,我只以为咱大周尚武,你呢,又是将门之后,应该自小就接触这些的,没想到你竟然害怕这个”

    李明月赶紧还礼道:“王爷,言重了,我自小在道观中住着,不曾接触这些的,一时见着有些害怕,我会回家多多接触的,争取下次不会扫王爷的兴”

    长乐公主立刻道:“我的乖乖,你可别回去接触这些了,大美人就该像你娘似得,绣绣花啊弹弹琴啊,可别学那些臭男人啊”

    晋王抱怨道:“姑姑,我们怎么就成臭男人了,我们都是勇敢的男子汉啊”

    长乐公主道:“呦呵,还勇敢的男子汉,我觉得你翻跟头的时候,最勇敢了,要不你再来几个”

    晋王立刻告饶道:“姑姑,饶命啊”

    晋王插科打诨的,院子中又充满了欢声笑语,仿佛刚才的不愉快都过去了。

    长乐公主被晋王拉去,给大家伙投个壶。

    李明月带着塔塔,向陆知意告辞。

    “郡主,我们主仆现在实在是不雅观,还请我们先行告退”

    陆知意见李明月脸上的妆都哭花了,确实有碍瞻仰。

    陆知意笑着道:“明月,要不我领你去我房间里,重新弄弄妆容”

    李明月歉意的道:“明月先谢过郡主了,这寿宴实在是离不开郡主的打理,还有最近祖父感了风寒,我得回去给祖父煎药,就先行告辞了”

    陆知意道:“这样啊,那我就不耽误你的孝心了”

    李明月和陆知意行礼后,道:“公主正玩得开心,我就不去打扰了,还请郡主代为转达”

    陆知意笑着道:“知道了,去吧”

    李明月和塔塔离开公主府。

    长孙均这边的纨绔子弟们,看着李明月离开,摇头可惜的道:“多漂亮的一个美人啊,竟然是个胆小的”

    另一个不怀好意的道:“嘿嘿嘿,胆子小才好掌控啊”

    “怎么的,协兄有想法?”

    “这么一个漂亮的大美人,我不信你不心动”

    “我心动,但我不敢行动啊,她可是镇北侯的孙女啊,镇北侯哎,那可是大周的传奇啊”

    “呸,掉了牙的纸老虎罢了,镇北军都没了,他还传奇个屁,信不信,我就是把他孙女给祸害了,那老东西还得求爷爷告奶奶把他孙女送到我山阳王府上”

    “哦?那我就预祝兄台旗开得胜,抱得美人归了”

    “瞧好吧,等彻底收服了这女的,也给兄弟乐呵乐呵”

    “哎呦,那可就太好了”

    长孙均喝着酒,心里合计,这掉了牙的纸老虎,除了等死,又能干什么呢。

    李明月回到镇北侯府时,天已经黑了。

    李玄龄确实是染了风寒,在卧房休息,李明月端着煎好的汤药,一勺一勺的喂着李玄龄。

    李玄龄一边喝药一边问道:“今日,在公主府还顺利吗?”

    李明月笑着道:“很顺利,这里的人真有意思,长安城果然是天下一等一的好地方”

    “长安城乃天下的权利中心,汇集天下英才,自然是一等一的好地方”

    “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这地方姓赵,不姓李”

    李玄龄听完,哈哈大笑道:“好孩子,有志气”

    “爷爷,汤药中我加了安神的,您啊,一会就好好的睡上一觉,明日啊,有好消息”

    李玄龄喝完药,道:“那我可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李明月扶着李玄龄躺下,为李玄龄盖上被子,不一会,李玄龄就沉沉的睡去。

    李明月离开李玄龄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让塔塔躺在自己的床上,自己则换上夜行衣,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镇北侯府。

    李明月出了镇北侯府之后,来到一处无人的胡同,李明月将嘴唇抵在手指周围,吹了一个口哨,似是鹿鸣,不一会,就有十个蒙面人出现在李明月四周。

    几人谁都没说话,只是用眼神交流,有人给了李明月一副手套,有人给了李明月一副弩箭。

    李明月带上手套,接过弩箭,道:“诸位,这一夜我们都等的太久了,今夜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十个黑衣人,道:“是”,声音虽低,但充满了力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