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顾城的男人

章节字数:3141  更新时间:09-02-17 18: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苏小禾拽过房梁上吊着的简易秋千,坐在横放的圆木树桩上,朝托着下巴看他的富贵招了招手,太爷似的指了指身后,撇撇嘴,抱过身后的背篓。

    富贵咧嘴一笑,巴掌大的小脸上眼睛细眯成一条弯弯的线,积极地跑到苏小禾身后,熟门熟路地为他推起秋千来。这秋千挂在屋的正中央,夜里看起来很是恐怖,但能有苏小禾这样的清爽气质的公子哥坐上面,想想也值得。

    富贵一下一下地为苏小禾晃着,急切地问道,“小禾,快说说,今天是不是又去顾少爷家了?”

    苏小禾抱稳了背篓,嘴撇得更厉害,一条腿盘在树桩上,一条腿跟着秋千晃荡,完全破坏了他刚才的贵公子模样,大剌剌地说道,“顾城那个混蛋,我总有一天会报了仇来!”

    门外的顾城和老鸨不约而同地捂嘴笑。

    富贵看着小禾瘦瘦的骨架,第无数次在心里哀叹他的不自量力。虽说小玲珑确实有些手段,但想要和顾公子斗,那简直就是如来手中的孙猴子,绝对没戏,但作为小玲珑的好朋友,自己怎么忍心将这么残酷的事实告诉他,何况他的行为确实有趣。

    苏小禾一根一根地将背篓里的竹笋拈出来,再一根一根地将它们甩到桌子上,看着他们弹到富贵靠墙角的面盆里,溅出许多水来,地面上湿了一片。

    “顾城他太过分了!他这人不缺钱,不缺妞,尽他妈缺德了!你知道吗,他今天做了什么龌龊事?”苏小禾一激动就喜欢他妈、他妈地叫,还喜欢说,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样子却是生怕别人不知道。

    富贵一听便来了精神,按着苏小禾的肩膀,压制住他向上跳的趋势,连连问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苏小禾一见富贵说出了他们相处来的第无数个不知道后,知道时间到了,咬牙切齿地转过脸来对着富贵,握住她的手臂低声骂道,“他妈的,他竟然占老子便宜!”

    富贵大惊,万万没想到苏小禾会说这话,脸上却挂着极度八卦的笑容,细眯眼也闪闪发亮,反握住苏小禾的手,尖叫道,“说详细点,说详细点!”

    门外半屈着身的老鸨抿嘴笑着拱了拱身边的顾大少爷,一脸暧昧。

    顾城却笑得像只狐狸,转着眼睛等下文,他到是要看看,这个苏小禾要怎么详细描述占便宜的过程。

    峰回路转,柳岸花明,苏小禾豪爽地揭晓答案,一个吼声,“你个小丫头片子,听个屁啊!”

    老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捂着嘴闷抽。

    顾城大为汗颜。其实那哪能叫占便宜,不过苏小禾这笨小子认为这便是占便宜,那下次教教他更厉害的,看他怎么说。

    林秋看着笑意连连的两人转过身去,下了楼,进到原来的房间,面无表情地握住姐儿的腰,“陪我喝两杯。”

    “林老板刚才去什么地方了?”身边人笑得娇媚,林秋却没了兴致,总觉得女人还是清爽点好,最起码闻着舒服,就像那个监守自盗的玲珑采花贼苏小禾。

    “看了出戏。”林秋放开她,自顾自抓起杯子就饮。两杯酒下肚,林秋又笑开了,英俊深刻的轮廓十分诱人,半眯着眼对着她说,“用的什么香?有我送你的好吗?”

    姑娘听着调笑意味十足的问话自如应对,微微歪了歪身子,靠向林秋,眼神若有似无地一转,烟视媚行的模样确实勾人,浓重的香水味似乎也淡了不少,“林老板的香料确实好,人更是不错!”

    林秋轻笑着瞥了她一眼,仰头一杯,“这是自然!”

    “姑娘们答应了林老板的话自然也会兑现,香料我已经和姐妹们商量好了,全用你的!”

    林秋侧卧过身子,半靠在榻上,呵呵笑了笑,笑意又忽然全收了回去。

    姑娘微微一叹,暗道林老板果然不简单,和姑娘们喝酒都不忘谈生意。

    林秋这会儿却在想着楼上那人在和姑娘谈着什么,接下来又要做些什么。知府小姐真是冤,被苏小禾这么一闹,嫁妆丢了不谈,这下子怕是连嫁都嫁不出去,估计要躲在屋里以泪洗面,而人家苏小公子却又来妓院风流快活。自己厌恶的同时却又有着说不清原因的欣喜,像是病态了一般。

    苏小禾抱着悬在房梁上的绳子,随着富贵推动的动作前晃后晃,腿盘的都酸了,可就是不想放下,竹笋被打湿了后又剥了皮,留着嫩芯躺在地上。

    富贵还在为刚才劲爆消息没打听到而懊丧呢,手下的动作也没什么力气,就让苏小禾就那么歪过来歪过去,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苏小禾抱怨。

    脑中灵光一闪,富贵连忙转过苏小禾的身子,问道,“小禾,知府小姐那事可是你做的?”

    苏小禾一听这事便笑得不可自抑,捶着树桩大声道,“是啊是啊!怎么样,效果不错吧,被顾城那么一搅,我都把这事忘了!”

    “小禾你真是大胆,你可知道,知府老爷在悬赏捉那晚偷了小姐清白的淫贼呢,这下你完了!”

    苏小禾甩都不甩他,脑袋一歪,不屑的嗤笑,“淫贼?你说笑呐?我脱了她衣服,摸了她两把就叫淫贼?再说他家小姐那身材可叫个臭的!”

    富贵顿时万分无语,翻了个大白眼问道,“脱了她衣服摸了两把?怎么可能,人人都传是偷了小姐的清白,今天早上还有人说小姐要上吊的,这可不是玩笑!”

    知府小姐那火暴脾气,能把她气上吊,那可绝对不是简单的。

    苏小禾恼火地从秋千上跳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看我的脸,看我的脸,想想我可能去碰那个丑八怪吗?知府老头也不想想,要不是他硬逼我爹,让我娶他家丑丑的老姑娘,谁他妈的和他作对?!”

    富贵捂住脸,再不忍心听下去了。苏小禾嘴里,除了他娘,天下没一个漂亮女人,没一个配得上他,自恋到不行。知府家的小姐虽谈不上国色天香,但至少也算活泼俏皮的,远近也算有些美名,谁晓得送上门竟然都被人嫌。

    “那你还偷了她家东珠?”富贵不死心地问。

    苏小禾瞄了她一眼,想也不想便说,“偷?那不是她嫁妆嘛,既然要嫁给我,那我拿她一颗东珠算什么偷?”

    门外的老鸨几乎要倒地,顾城也是收住笑容,握着拳头再听。

    “你又不肯娶她,那嫁妆就不算你的,你怎么还能拿?!”

    苏小禾眼珠极黑,看上去深不见底,偏偏那双黝黑黝黑的漂亮眼睛疑惑地看着你,说着,“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气得三人几乎身亡。

    “你完了,你完了!等着受死吧!”富贵颓然坐在床边,指着苏小禾说。

    苏小禾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撇撇嘴,“大不了还她就是!谁稀罕!”嘴里说着,手里却摸着裤缝处,舍不得地上下摩挲。

    富贵啊地一声叫了出来,点着苏小禾裤缝处,小声地问道,“你带出来了?”

    苏小禾撅着嘴点点头,眼睛眨了眨。

    门外两人,一人听得真切,一人什么都没听到。

    “被顾少爷听到你就惨了,非揭你一层皮不可!”说罢又联想到苏小禾刚才那话,不自觉地往他屁股上瞄了瞄。

    苏小禾忽然敛起眉来,捂着屁股问道,“你看我屁股干吗?!”

    原本还一头恼火的顾城扑哧笑了出来,咳嗽一声,推开门来。

    老鸨连忙理好衣服,笑盈盈地站在门外冲苏小禾笑。

    富贵一看自己成了乌鸦嘴,连忙站起来躲墙角,以避过苏小禾的毒眼。

    苏小禾的手还没来得急从屁股上收回,顾城已经进来了,笑眯眯地在秋千上坐下,眼神往富贵一瞟,那厮立刻灵敏地溜出门去,连带更狗腿地将门带好,独留两人。

    苏小禾对着富贵咬牙,细米般的牙齿咯吱咯吱响,拳头也捏了起来。

    富贵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点着头闷笑,拖过老鸨就跑。

    “宦娘,跟我走吧!”富贵挽住老鸨的手,奸笑着瞄身后的门。

    苏小禾连正眼都不瞧他一眼。顾城想着,这苏小禾果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一个时辰还不到,刚才的糗态已经忘了。邪邪一笑,眼神一转,趁他不注意,猛地将他拖到腿上坐下。

    苏小禾几乎是立刻就惨叫出声,挥舞着双手要挣扎出去,哪知顾城手臂牢如铜铁,越挣扎反到越紧。

    顾城靠他苏小禾香香的颈项旁,无声闷笑,心情好到不行。

    苏小禾张口就骂,“顾城你他妈太混蛋了,连男人的豆腐都吃!放开你老子,放开你老子!”

    顾城越听脸色越黑,手在他肚子上蹭了蹭,“我顾城什么时候吃过男人的豆腐?”

    “我他妈不是男人啊?!”苏小禾大吼,使劲地扒拉着顾城扣在他肚子上的手。

    顾城一楞,好象自己还真没把他当过男人,动动脑筋,手就像再往下摸。轻咳一声,“就算你是男人,那也是我的男人,我吃吃豆腐不行吗?”

    苏小禾转头定住,“什么叫你的男人?”

    顾城望着近在眼前的漂亮脸蛋,浓墨般深黑的眼眸眨也不眨,皮肤嫩得能掐出水来,不知怎的,就跟被勾了魂似的,对着那个小嘴就亲了下去。

    苏小禾猛地瞪大了眼睛,刺激太大,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