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8章 神秘属下

章节字数:2703  更新时间:14-05-16 01: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朦胧的月光继续在此夜朦胧。

    在今天这个夜晚是没有人会准备与夜共眠的。

    塌上的女子半眯着眼,一言不发的聆听着属下轮次上报的情况,抽时会不经意的翻阅一下递上的文书。好象一切也不过如此,平凡的不能在平凡。

    “禀楼主”,女子一身锐气,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说的上是清秀但并不漂亮,黑棕色的眼眸里看不到一点的青色稚嫩,腰间长剑以黑色的粗布条缠绕,瞧不出本来样貌,也越发增添了她的神秘未知。“属下在这一年里已经成功在东南西北四方皆建立起各大小赌坊,以边界城镇居多,繁华城镇次之,成包拢之势,现各类楼主交代的项目赌法已经在几个特定的赌坊适用,效果颇佳,选定的赌徒以基本入库,房契、地契皆成功获得,并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阻碍。不知……楼主是否准备要在其他赌坊都开始运行!”略带沉闷的声音算是到了一个终结,她微低着头,等待前方妖娆女子的回答。

    “噔”“噔”……一下下有节奏的清脆敲击声响起在女子手下,那是尖锐的指甲与长塌一侧雕梁精卓的一朵金花碰撞而成的,说不出突兀难忍,但在寂静的氛围中,这拉长了的缓慢音调确实会干扰人的心境,一股恐慌顺流而来。

    “我要的从来只是结果。”半响的时间后,幽幽弥散来的是这么一句话,“如果你猜不透我要让你做什么,如果你猜不透我所想要的结果,那么你也就失去了继续存在的必要。”女子晃晃而说,如同轻飘的烟雾一般很快就消逝在空气里,没有了分量。可其间意义不知又沉重的排击了在场多少人的心胆!

    下手位的川娘当下不知要作何回答,面上虽依旧的平静适从,可微微抖动的眉和一双紧握的手,无疑显示了她地心情。

    楼主随心瞟向了窗外的暗夜,红色的窗帷因风而动,缱绻起舞,喜庆而热烈。仿佛在此时还混入了杳杳的琴声,平静温和,如沐春风。一双修长细致,出自书生才子的手在那把划过白丝的古琴上腾挪转移,熟练精细。

    忽而,风急转而大。完全振起了那层窗幔,红色的布帘刹时就遮住起了一切,那响在耳际的声音和突然而来的回忆。

    女子绕回目光,微闭了下眼睛,再次睁开时却又恢复了原本的冷漠幽深,如同不曾发生过任何的事,稍斜过脑袋,对仍保持原有动作的川娘道“那你就猜猜我所想要的结果。”

    “这……”略一思索,川娘几次快速的眨眼后,“自然是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哦?”

    “要让那些赌徒失去所有的一切,要把他们完全的榨干。房产、地产、女人、孩子,所有的一切!”川娘说的狠厉,眼里的恶光更是全部显露,似乎有什么正在重新激荡起原本就沸腾的心。

    楼主望着那双眼睛,目光里划过转瞬即逝的悲哀。对待这个新来不久的领主,调教起来多少还是会有些麻烦。

    “你真的以为我要的仅仅只是这些?”女子抬起纤纤素手,两指摩挲着“危楼势力遍及内外,大小事务无数,而楼中的主事会议却只是一年一次,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么?”

    川娘左右思考,却也是一时语塞。

    女子轻轻回首,用余光扫了房头墙角一眼,波动的灯光摇曳出一晃即逝的投影,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女子的眼眸却是快速的微眯,表情更是有过难以琢磨的复杂。

    “凡是归在我门下的人,除了必须具备的能力外,还要懂得管理部署、能够协调周遭,不论什么时间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只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解决到完美。我要的从来都是最漂亮的结果、最会处世的人才。也许,你还没有听说,但,我不允许失败。”

    短暂的停息后楼主没有给年轻的川娘继续说话的机会,“赌坊里的项目不需要全部推广,过分的一致,定会引起怀疑。至于那些赌徒们,西山的矿采现在需要大量的工人,找些年轻力壮的,榨完了送过去。累死的尸首就沿着东南角埋,先滋润着,我要在那种点东西。至于其他你看着办吧。”女子说罢一挥手,川娘略停顿了一刹就行礼退了下去。

    “会议就到此为止,各自去进行明年的计划,若有其它部署,我会另行安排。散会吧。”虽不知为何今天结束的有些仓促,堂下众人却是无一例外的表情平静、神态正常,纷纷重新站起又复伏跪下身,“恭送楼主!”声音里一如既往的恭敬尊重。

    女子扶塌站起,一头飘散柔亮的黑绸,一身金丝纠缠的红黑繁袍随之舞动生姿,刺人夺魄的月上弯钩,曼妙的步履绝代芳华。

    随风表情平静,跟随在她的身后,永远都是那么和谐一致。

    两人逐渐离开了众人的视线,那十二位侍女也随同退出了会堂,仿佛一切又重归平静,可是在这里真的会拥有平静么?

    “先让那些人在‘钩月’等着,我还有事,一会再去。”妖娆的女子踏步于富丽堂皇的精装走廊,没有转身,却是对随风如是说。

    ‘钩月’处于危楼高耸入云的建筑中一层又一层的及至,位于整座无名山的顶端,那是楼主的私人净地,也属于整个危楼的禁地。

    “是”听到的是毫无疑问的回答,随风带有空灵的声音响起在走廊里,只是略微抬头看了她的背影一眼便停下了脚步,神态从容如常,手下却不自觉的握了下手中的扇柄,这是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的。

    随风走开后,女子便挥散了身后的侍女。漫步独行于曲折回环的八卦走廊中,耳边甚至连风的声音都不曾存在。

    右转走过又一个拐角,五指柔荑轻抚上墙面,看似无心,手中内力忽晃而出,时短时长,身侧墙面刹那移动,左调右离,扭转乾坤!

    不时,在一侧的走道里隐有朦胧光泽透来,女子几步走过,便来到了一个不大的小庭院,院子里种满了各时的海棠,有的已凋谢不在,图留残枝,有的却仍在孕育着生命,生死终结,轮回倒替,其实并没有明显的界限。

    “银,好久不见了。”女子抬头望天,漆黑着漆黑,原本明亮的月亮此时正被层层云雾遮蔽着,徒剩残缺不全的光,好象有意躲避,为的只是今日这更加夺目的女子。

    “属下来迟!”迅速有力的声音发源于某一棵海棠的旁边,宽大的衣服连他的头发都一并照住了,但在伏身行礼时,难免从里面逃脱出几屡光泽异常的银发。

    “如何?”

    “属下在顾俯探察至今,各方联系都紧密跟踪,并无发现四公子顾影寒有何异常,只不过……”阴暗中的银略一沉吟“几日前,顾俯忽发变故。原在上次夜宴后,九王爷对顾影寒颇具赏识,多次招入宫中下棋对诗,探讨学术政治,也在这个时候,俯中二公子三公子联合陷害,指责顾影寒私参政事,蛊惑王爷,动摇朝堂,一时间击起千层浪,朝中不少大臣随声附和,要定重罪。九王爷虽有力保,但此时并不适合与朝中元老对抗,而大少奶奶也是有心无力,最终,顾太尉为了清劈谣言,干脆将顾四公子逐出家门,流放在外,断绝往来。”

    干脆的声音结束后,是荒芜的寂静。女子继续望着天没有说话,纠缠幽深的眼眸里瞧不出任何感情。

    许久之后,犹如喃喃自语轻吐出声,“最后还是被赶出顾府了么。”

    一旁的银有一时恍惚,今日的楼主似乎多少有点不同,刚才她竟然皱眉了么?为了顾影寒?又在同一时间忽想起往事的总总。微叹出口气。呵,这怎么可能。

    ===========================================================

    亲爱的亲亲们,希望大家支持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