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26章 生之昭昭

章节字数:3239  更新时间:14-05-14 10: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赵月瑶转头也看见了股股黑烟,整片的燎烧在天地间,鼻尖仿佛能闻到烧焦的刺鼻味道,隐隐见倒塌的房屋和徒剩下的点点火星,这无声升起弥漫天地的黑气昭示着那不远处应该发生过一场烧杀,而面积如此之广,时间如此之短,可以判断这应该是一场战争引起的略杀,焚烧普通农庄?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地下的这段时间到底有多长了?现在在哪个国家,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所有最基本的判别依据,竟然完全不得而知。

    “你。”

    “你。”

    二人同时开口,四目再次对在一起的时候,却又怔住了,显然脑中刚才那些激烈的碎片任谁都不能一时消化。

    顾影寒皱着眉头,低头看着仍旧坐在地上的女子,心中仿佛有很大的疑问想要破口问出,但又纠结着什么不能开口,纠结的手掌攥起都没有察觉,就这样眼神飘远的盯着女子,差点入定。

    “咳!”女子猜测得到顾影寒在想什么,显然他同样看到了自己的过往,而这些过往是此生还是前世,她不得而知。但是如果比较起来,她其实更乐意见到顾影寒看到自己前生生活在现代的场景,不知见到对他来说,那些是物非物的东西,他还能不能如此镇定!真想看到那张泰山崩于前也不动的脸能出现几个精彩表情。

    顾影寒瞟见了赵月瑶恶毒的表情,回了神,举拳在嘴边,也佯装咳嗽一声。身杆笔直挺拔,只可惜一身破衣烂衫穿在身上,就颇为滑稽了。

    他说“走吧。”然后掉头就走。

    女子也不气,从地上站起身来,只可惜腿上受伤过重,腿部毫无力气,猛地就坐了回去。女子右臂撑着地,看着自己已经血污成一团的长裙上又开始向外渗血时,不由低笑了一声。

    看来这次真的是把自己折腾的不轻啊。

    想四顾寻找一根可以支撑的木棍当手掌,只可惜身边全市杂草和大小石块,面前算是树枝的也在几丈开外。

    如何办?只能爬过去。

    女子想也没想,就伏在地上,伸手扒着地,挪动还能用力的上臂,向那树枝而去。

    “你就不能剩下一点大家闺秀的矜持。”男声想起在头顶,一副蔑视的表情,很不经意的作出了一个递出的动作,一根粗壮的木棍递到了眼前。

    女子看看他手中的东西,立刻放弃了继续爬的想法,很是大家闺秀的整了整完全不成样子的裙衫,一把拿过那根木棍,撑着地上说“大家闺秀要是能当饭吃,当房住,当腿走,我就当。”说着借力撑地从地上站起,可由是身体不稳,晃了一晃,赵月瑶很本能的就抓住了身边的顾影寒,直到站稳了,也不见松手。

    “走啊,有风度的顾公子。”

    顾影寒皱着眉瞟她一眼,仿佛很是后悔刚刚帮了个小忙。

    就这样,摇摇晃晃,两人相牵的身影渐行渐远。

    幕夜,凭借高超的野外生存能力和勘探能力,二人终于进入了那个村庄,和想像一样,遍地的死伤,烧焦的屋舍,铁器,牛马牲畜。二人找到一间没有了屋顶的破庙,还未进去,就见到几双惊惧的眼睛,再入几步,才看清那些也是进庙避风的村里人。

    多数都受了伤,有男有女,铺在地上,即便这破庙没几处可以遮风的地方,还是闻到了一股很弄的焦臭味。

    破庙里的伤者初始的害怕再见到二人一身的破烂和血污后不由放松了警惕,毕竟此次受牵累能活下来的人本就不多了。

    顾赵二人实在太累了,没有气力掩饰和解释,直接找了门边还剩下的一小块边角坐了下去,伴随着这个坐的姿势,二人仿佛有内而外的发出了这一天里第一个舒快的叹息声。

    赵月瑶侧头倚在门边上,斜着眼睛瞟着破庙里这些和自己一样境地,或是比自己境地还好的人。她很是眼尖的发现了一个满头是血的小孩的手里握着半块黄黄的类似食物的东西,从经验判断,应该是块发了霉的窝头。

    似乎她的眼神太集中了,小孩身边断了胳膊的妇女用剩下的一个胳膊马上就挡住了那一小块窝头,然后用母狼的眼神盯着赵月瑶。

    赵月瑶是何其人物,岂能害怕狼?!所以眼睛还能灵活运用的赵楼主,同样势均力敌的盯了回去。

    空气里一时间好像就生出了噼噼啪啪的火花,连其他还在哎呦哎呦叫唤的伤残者也感到了,纷纷扭过头来。

    “你就不能安分点。”顾公子很不高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仿佛和这个丢人的女子在一起是一件用丢人这个词都不能形容的事。

    但是,神奇的顾公子再次做了一个递的动作,这次确实一块黑糊糊的物体。这个很眼熟,赵月瑶眨了三次眼终于认出,这是腐地老母的拿手菜,黑鼠片。心情很好的接过,拿在手里,冲着对面断了手的妇女和一头血的小孩努了努嘴,很是炫耀的咬了一口,味道不好,可是能吃啊。

    吃完了东西,赵楼主百无聊赖的养精蓄锐,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开始做一件事了!

    她坐直了身,活动活动自己的胳膊,看了看自己东面几个正在用蜡油处理伤口,正在接连惨叫的村民。

    村民感觉到了,有几个满脸痛苦回头看她。

    霎那,一声突兀的布裂声音传来,周围的难民动了动脑袋,混浊的眼睛望了过来。

    接着,一声又一声撕裂布襟的声音。

    只见赵月瑶几下已经撕开了自己裙子,沾血凝固了的布片被随手扔到了一旁。

    身边小憩的顾公子显然也被这声音惊醒了,心里的怒火是一拱一拱的,忍无可忍正要好好痛斥她一番,眼神一凝,闪过些微吃惊,张开的口默然顿住了。

    一阵阵抽气声响起,他们看女子眼神马上就从漠视变成了同情。

    只见女子露出了腿上几乎看不见原本肌肤的颜色,整个乌黑一片,分不清是血干了以后的痕迹,还是已经坏死,但膝盖下侧斜斜插出的一段白骨很明显的展示了那里曾受过多大的重压。

    顾影寒没有出现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眼睛死死盯着她腿上已经嵌进去的几块碎石,大小如指甲盖,只有在这个距离才能勉强分的清楚哪些是石头,哪些是皮肉。而这些是起初刚刚从桃园落下来的时候就受的伤。

    女子对周围各色惊讶,痛苦,同情的情感毫无反应,仍旧自顾自的撕了几下多余的裙子,让整个腿都露出来。从上到下顺着骨骼摸了一边,然后双手停在膝盖处,毫无预兆和停顿的双手内错同时用力,只听“喀!”的一声,外露的白骨就被生生推了回去!

    周围已经看傻了的人群中不能抑制的爆发出几声惊呼!

    女子额头有汗,却始终缺乏表情。

    她从黑发中抽出了一支显然是上品的黑色长簪,又抬头向一边用蜡油处理伤口的村民点头示意了一下,几个村民立刻歪着身子,像见鬼一样速速把蜡烛拿了过来,闪身就躲了回去。

    女子则专心于自己的手下,负手握着黑簪,一个个将大小的石块挑了出来,原本细长的腿上立刻就显现出几个凹洞,浓黑中细细流出异于常人的鲜红血色。

    周围的女人和孩子已经吓得扭过头去,发出阵阵低泣。就是勇敢的男人也不自觉的咬着牙,仿佛只是这般看着,就能体会出那本该刻骨的疼痛。

    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女子才堪堪挑出了腿上所有的东西,汗已经流进了脖领里,可似乎这个人就是没有表情一般,只是很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动作。

    随后只见她将黑簪放在蜡烛的火焰上,轻轻的烧,很有耐心的等,直到那簪子渐渐浮现出一缕红色,才拿了回来。在一双双好奇的眼睛里,她就这么按上了自己满是伤口的腿!顿时一股皮肤灼烧的滋滋声和白烟腾起,有烧焦的味道顿时弥漫开来。

    “呕……!”一个女子捂着嘴,吐了起来。

    “她疯了!……”

    “那个女人是魔鬼……”

    “娘,她没有感觉么,你看她都没有表情的……”

    “别看!”

    大大小小的议论声渐起,他们看女子的眼神从同情变成了敬畏和害怕。

    女子没有理会,却低头轻笑,这就是所谓的弱者,这要看见比自己更能隐忍更有生命力的人时,就会本能的把对方当成神或者恶魔。

    身边的男子自始至终都未发一语,他并非没有意识到女子的伤有多重,甚至从某个内心角落他应该是乐得一见的,可真实的看见她在自己眼前毫不介怀的处理伤口的时候,没有兴奋,却无原的有一股怒气。

    他就如此盯着她,盯着她处理完腿上的伤口,盯着她苍白着脸却洒脱的淡笑,盯着她用已是微弱的声音对自己说“怎么,高兴了吧。只是很可惜,十倍这种伤的时候我都能好好的活着,更何况现在!”,然后,盯着她这样安然的昏睡在门旁。

    男子一时分不清自己想要干什么,他应该趁这个时机一举杀死眼前这个一辈子最强劲的敌人,可是,又有一种欲》望,想让他看看她到底能坚持到何种地步,想让他弄明白脑子里出现的那些奇怪的场景,他发现她有比他想想还多得多的秘密,所以,他只有完全了解了这个对手再一步步瓦解她,才是最完美的。

    对,应该是因为这样。

    =========================================

    收藏,票票,你们快来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