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

章节字数:2707  更新时间:09-01-29 11: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亚斯狄,魔界的王,在三日之后的夜里不请自来。

    由于梵语受了重伤,云侬又昏迷不醒;他的出现令众人喜出望外。就好像一个溺水濒死的人抓住了一根不知从哪里飘来的浮木一般,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可是他们的见面就像大家预料的那样,并不愉快。

    亚斯狄是个相当温和儒雅的人,完全没有魔界统治者的架子。尤其自从一踏进门槛,就将全部的心思都扑在梵语身上。

    可是梵语并不领情。

    尽管伤势未愈,他却还是挣扎着起身;宁可坐在冰凉的藤椅上忍受身体的不适,也不许亚斯狄踏进她的房间一步。只是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虚弱得似乎随时都可能昏倒过去。

    可是就是这样一付病容却还紧绷着脸,戒备地似乎连全身的汗毛都是竖直的。

    大家你一言他一语的将事情的始末大致告诉了亚斯狄,可她这个当事人之一却始终一言不发,深沉无比。

    “你们闯进了笪宣的结界?在那之前呢?笪宣,你在梦境里遇到了什么?你之前所受的伤是怎么来的?”亚斯狄眼里流露出真挚的关切。

    梵语没有办法在这样的目光之下无动于衷。皱着眉头,她口气里带着浓浓的火药味。“这里没有不是笪宣!你的笪宣还被封在幻生石里等着你大发慈悲解救她呢!”

    “称谓对你来说很重要吗?”亚斯狄眼中平添一抹忧郁。

    他们许久没有见面了。虽然了解她的抗拒,可他仍没有料到她的反应还是这么地激烈。“无论你叫什么——笪宣或者梵语,还是其他什么名字。哪怕你变了上千种样子,你的本质并没有改变!你就是你啊!你并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为何要拘泥于称谓的不同呢?”

    她不为所动地冷哼,“对你来说当然没有差别!可是我有名有姓,凭什么要顶着别人的名号,过着别人的生活?”

    亚斯狄叹气,“我知道你是抗拒作为神族祭师的命运,可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啊!天帝已经停止了对你的追杀啊!笪宣既是你,你既是笪宣。即使再怎么转世轮回,元神也是不会变的!梵语,承认自己就是笪宣对你来说真的这么困难吗?”

    “够了吧!”粗暴打断他的话,梵语紧绷的脸上有被触到痛处的恼怒。

    她如何跟他说,她抗拒的不止是笪宣的名字和成为笪宣的命运,更有作为笪宣的感情!他的感情!“你这次来不是只为了来讨论这些无关的话题吧?”

    “梵语——”亚斯狄还想做进一步的表白,茉莉却以眼神阻止了他:梵语元神受创,正处于灵力动荡之期,刺激她只会加剧伤势,有百害而无一利!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梵语悠悠叹息,沉吟片刻,她道,“有人在云侬的梦境里布了多重结界!”

    “什么?”众人皆是大吃一惊。

    她点头,“但我不能肯定结界是她的元神自己布下的,还是另有高人!”

    “怪不得我们一直找不到她的元神媒介!”茉莉立即有所顿悟。

    “也不完全是。”思索片刻,梵语努力回忆当时的情形,“布下结界的人法力一定是十分强大!我刚进入的时候一切都正常,似乎有人有意要制造这种假象使我放松警惕。然而一旦我运用了法力,结界就自然而然被催动了——催动结界的媒介竟然是我自己的灵力——究竟是谁呢?而且,结界似乎是直接作用在钟云侬的梦境之上。”

    “在神族中有这种能力的人少之又少。是谁呢?”她忽然若有所思的看向亚斯狄,后者马上领悟了她的意思。

    “你以为是我做的吗?”亚斯狄英俊的脸空涨得通红。“你以为我会是布下结界来伤害你的人吗?当年我无法改变你被封入幻生石的命运,我就发誓决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更何况是我自己呢!”似乎受到了莫大的打击,魔界至高无上的王者神色灰败,心寒异常。

    “如果是你反而更好!”梵语别过脸,执拗地拒绝对他说抱歉。“起码我们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况且要得回笪宣犯不着费这般力气,只要将属于莫梵语的记忆抹掉就好了!”她仍旧咄咄逼人。

    “那个人布下这个结界是为了什么呢?是要阻止外来人的追查,还是根本就想要置云侬于死地?或者,还是象梵语说的那样,是云侬自己的元神做的……”看到凌生瞬间苍白的脸,银月惊觉自己的失言,匆忙掩了口,“大家继续,别理我,我胡乱猜的!”

    梵语仍是摇头,“微胖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是谁布下的结界,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更不知道云侬的梦境代表了什么意义!和她的元神有什么关联!难道她从前得罪过那面湖的精灵吗?还是她的元神曾经在那附近生活过呢?可是那面湖不像是在人间啊。不知道!统统都不知道!我想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凌生像是被确诊为癌症末期的病人,神色凄惶,“梵语,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你是神族第一祭师。又是魔界的灵媒!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他有些语无伦次了。

    “不是我不肯帮你,只是现在要我如何帮你呢?布下结界之人法力在我之上;就算我没有受伤,以我现有的法力,也无法冲破那个结界啊!”

    “不会的!不可能一点办法都没有!对了!”他灵光乍现。“是不是只要你的灵力完全了,我们就还有希望?那么我们去把你剩余的灵力自幻生石里放出来就可以了啊!”

    “那是不可能的!”茉莉代为答道,神色黯然。隐隐带着忧伤——她也有一部分的元神还在幻生石里。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所有人都静默下来,气氛沉闷地让人无法自由呼吸。

    凌生毫无生气的瘫在椅子上,脸色苍白。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亚斯狄有些犹豫的道,边偷偷看了梵语一眼。后者脸色沉得可以,显然是知道他所说的办法是什么。

    凌生双眼亮晶晶地盯着亚斯狄;亚斯狄也只看向凌生一个人。“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他神情严肃地看着他,“你真的那么爱她吗?爱她爱到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哪怕是付出灵魂也再所不惜?”

    “当然!”凌生毫不犹豫地,“亚斯狄,当初你不得不亲手将笪宣封入幻生石里的时候,你的心情是怎样悲痛难当?如果不是害怕永远失去她,你会那么做吗?如果笪宣在你面前再死一次,你会怎么样?你会不会甘愿代她去死?只为了她能好好的活下去。”坚定的看着云侬,他道,“亚斯狄,你有多爱笪宣,我就有多爱云侬!没有她的世界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同样,为了她,就算要神形俱灭我也愿意!”

    “不行!”梵语坚决反对。她焦急的劝道,“凌生,还是放弃吧!生死自有定数,何必一定要强求呢!”

    “如果就这样眼看着云侬死去而什么都不能做,我才会悔恨终生呢!”凌生异常坚定。“亚斯狄,你说的办法是什么?”

    深深看了梵语一眼,亚斯狄道,“整个神族能穿透元神的只有笪宣一人,但她的灵力一定要完全了才能救云侬!幻生石只有在接受了新的元神之后,才会将原本封在里面的元神放出去。也就是说,得有人将元神封进去——”

    “我明白了!”凌生露出真心的笑,“我愿意以我的元神作为交换!”

    “我不同意!”梵语激烈地,“那样你就会被长久的封在里面!即使救活了云侬,你们也没有办法在一起了啊!而且你是天帝的胞弟,天界的继承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梵语,”凌生脸上有种悲壮的光辉,“不要再排斥亚斯狄对你的感情。等你真正懂得了这份感情,你就会认同我今天的做法了!事不宜迟,亚斯狄,我们这就走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