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

章节字数:2965  更新时间:09-01-29 11: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水月湖,又称幻湖。位于幻境和人间的交界处,是由幻境到达人间的必经之路。

    关于水月湖的成因,在神族中流传着一个十分凄美的传说:相传上古的时候,幻境里有一位名叫水月的精灵爱上了一个误入的人类男子。

    但是人神不能相恋的,更何况人类是根本无法在幻境中生存;而那男子偏又一心想与水月长相厮守。结果没过多久,就因为灵力作用死在水月怀中。

    而那名叫水月的精灵因心爱之人猝死,日夜伤心啼哭,这样年复一年,她流出的眼泪竟然汇成了一面湖。也就是现在的水月湖。

    然而故事并没有就此完结。

    不知过了多少年,水月终于忍受不了思念的煎熬,在一个漆黑的夜里跳进了这面以她眼泪汇成的湖里,了却了残生。

    由于水月生前是专司忘忧草的精灵,在她死后,湖边长满了繁茂的忘忧草。只是那心型的叶子,却是这里独有的风景。

    水月湖,谜底。

    当亚斯狄和凌生赶往传说中的水月湖之时,其他人早已先行了一步。

    梵语说这湖就是在云侬梦境中反复出现的那面,一切的谜底都会在那里揭开。

    只是,他的心是惴惴不安的。

    亚斯狄一路上的沉默令他有些心慌。凌生甩甩头,却抛不开心中异样的感觉:他的元神已经被封在幻生石里了。这个身体最多只能再坚持十天便会成为一堆枯骨。

    无论如何,他必须在十天之内找到救云侬的办法。

    否则……

    湖边只有三个人。

    表情愕然,似乎受惊过度的银月;沉默不语的茉莉;和一脸寒冰的梵语。

    “云侬呢?”凌生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会得到会令他承受不住的答案。

    茉莉低低地垂下头,而梵语却象恍若未闻一般,一点反应都没有。

    银月则在听到他的呼喝之后仿佛如梦初醒,抽抽答答地哭泣起来,“她——她消失了!”

    “什么叫消失了?!”他心中的不安一圈圈扩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是消失了!”她哭得更大声了。“我们到了,到了以后,发现这湖,好象好象要死了……然后,然后云侬醒了,她说,她说——”她说不下去了。

    “她说什么?”凌生暴喝一声。

    “她说她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后来……”银月垂下头,“她就消失了!然后水月湖就恢复了现在的样子!”

    “老天啊!这究竟是为什么啊?”承受不住打击地,凌生瘫在地上,一步一步爬到湖边,撕心裂肺呼喊道,“云侬!云侬!”

    可是湖面平静,甚至没有一丝涟漪,似是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心情。

    “云侬的元神本是这面水月湖,为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转世成人。如今她虽然回归元神了,可是她并没有死啊!”梵语的脸上除了疲惫,还有极其复杂的情绪流转,然而凌生在极度悲痛之下并没有发觉。“她现在是在以另一种方式活着,也许有一天她还会转世成人的!”

    “什么叫做以另一种方式活着?为什么要以另一种方式活着?梵语,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对不起!我也是在到了这里以后才发现的!但一切都太晚了!”凌生眼里的痛楚是那么深刻,她不得不别过脸,用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颤抖声音道,“我们无能为力!而且什么都不能做——强行阻止她的回归只会导致她神形俱灭;看着她这样消失又无法向你交代。但是凌生,我们必须要让她回归元神!你付出了这么高昂的代价不就是为了保住她的元神吗!”

    “是。没错!可是……我真的无法接受她的元神是……水月湖!我不能相信!真的不能相信!”

    “这就是天意!我们还是赶快想办法如何从幻生石里释放出你的元神吧!”梵语压抑似的道。

    “我才不要什么元神!没有云侬的世界,我活着有什么意义。你们自己走吧!”凌生身上的生气迅速消逝着,“没有云侬的世界,留我一个人还有什么意思!我宁愿永远沉睡在幻生石里,也不愿一个人醒来!”

    “凌生!”她还想说什么,亚斯狄却拉住她。

    倏地转过身,眼中已然充满了强抑的愤怒。“亚斯狄,”她冷笑,“如果以前我对你的抗拒是不近情理,今天的一切却是你自己找的。”

    还是那间小屋。

    还是黄昏时刻。

    不同的是,女主人用厚厚的窗帘挡去了她最爱的夕阳。

    沉默已经持续了好久,可是没有人想要开口说话。

    “梵语,”银月终于忍不住,“为什么不说话?”

    “因为我在等你们自己说。”她冰冰冷冷地,“我想你们应该有一个很长的故事要说。不是吗,亚斯狄?还要继续故做无辜吗?”

    “梵语——”

    “还没想好从何说起吗?”她看着他,恨不得冲过去撕碎那长永远和善的面孔,此刻她只觉得虚伪。“需要我问一句你们回答一句吗?还是,茉莉,你来说?”她扭过头,看一脸惊鄂的茉莉。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你们一手导演的好戏!只等着我们一个个跳进来——现在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可以将答案公之于众了吧!”

    “梵语……”

    “有些地方我还没有想通,还需要一点点提示。你们是怎么想到这个计划的?”她沉思了一会,“我一直忽略了一点,就是在钟云侬梦境中的结界,除了少数几个法力高强的人,只有拥有守护精灵血统的人才能做到,而茉莉你,恰好是有天界的守护精灵血统吧?可是仅以你一人之力决没有办法造出法力如此强大的结界。是谁帮你的做得?亚斯狄?”

    沉吟片刻,亚斯狄叹息,“是天帝!

    “天帝?”挑眉,梵语道,“为什么?凌生不是他亲弟弟吗?”

    “就因为凌生是他的亲弟弟!”垂着眼睑不肯抬头,茉莉道,“当初天帝继位之时曾承诺要将帝位传给凌生。如今离约定之期只有十年,天帝既不想将传位给凌生,也不想落个不守信用的骂名,只好——”

    “所以你们就安排了钟云侬这颗棋子?”

    “她是意外!可就是她的出现才使得天帝的计划得以实施!”

    “好个意外!”她冷笑,“于是你们就联手了!天帝成功地除掉了他的眼中钉,茉莉也取回了元神!凌生何其无辜!你们怎么忍心?”

    “钟云侬元神离体也是你们的杰作了?先弄的她生不如死,逼得凌生不得不向我求助,然后设计好了圈套令我受伤;而后亚斯狄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前来救场了——天帝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如果不是只有一个幻生石,他是不是要所有看不顺眼的人都封进去啊!”

    “还有你,亚斯狄,我到这一刻才发觉你是多么地龌龊!”

    眼里闪过受伤的神色,亚斯狄道,“就算我龌龊好了!只要能救出你的元神,就算是逆天你地倾尽天下,我也不会犹豫!”

    看着这一屋子熟悉又陌生的脸,最后她的视线停留在亚斯狄脸上,爱恨交织。“你从来没有问过我的意见。我有要求你这么做吗?我有说过想做神族祭师吗?我既不想成为笪宣,也不想继承她的命运,更不想背负你的感情!”她毫不留情的。

    “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他的脸上写满悲伤。“就算你不想成为笪宣,茉莉还想收回自己的元神啊!再者说即使凌生没有替你封在幻生石里,天帝也不会放过他!凌生是非死不可的!”

    “那也并不一定要你们来当刽子手啊!茉莉,我不怪你。也不敢怪你。你本来就是个无辜的牺牲品。让我静一静好吗?事情太出乎意料了,我有点接受不了!”起身走到门口,梵语瘦削的肩膀微微颤抖着,“你们都走吧!我想去看看凌生。”

    “梵语,还记得凌生跟你说过的话吗?他叫你不要再拒绝亚斯狄的感情。他说当你真正接受了亚斯狄的感情,你就会真正明白他为了云侬付出一切的心情了。你猜凌生他后悔了吗?没有!他根本不会后悔!就像亚斯狄一样,即使你并不原谅他,他还是不会后悔他所做的。为了你,哪怕是与全世界为敌他都不在乎。”茉莉激动万分,“为什么你可以对我宽容而不能对亚斯狄宽容呢?他只是因为太爱你了,他有错吗?”

    “也许没有吧。我很累了。”梵语转过身,眼神失迷茫。“我想要休息。我需要时间。”

    “多久?”茉莉锲而不舍。

    “也许一天,也许一年,也许十年,也许永远……”毫不犹豫的转身,关上了房门。

    隔绝了凌生,钟云侬;隔绝了水月湖;隔绝了银月和茉莉;也隔绝了亚斯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