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章节字数:2647  更新时间:09-01-30 18: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愣。

    [你认错人了。]说着谨头也不回的走了。

    慢半拍的阿琪,追着谨的背影跑去,大叫道,[等等我,我好像见过他的,在哪里的?少……少爷,你帮我想想啊!]

    院子里又冷清了下来,留下男子春光满面地笑容。

    [是啊!我们见过的。]他接过阿琪的话,自言自语道。不过他这一趟,来的还真是值得,他终于知道原来谨是女儿身。

    阿琪坐在凳子上,左思右想,却还是想不起来,[少爷,我真的觉得那人好面熟,可我就是不记得在哪见过他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有什么好想的,你就别想了。]谨捶了捶酸酸的肩,躺在了柔软的床上。

    咚咚,敲门声这是响起,阿琪乖乖的开了门,[有什么事吗?]

    [皇上传武状元。]来人轻声汇报。

    [这么晚?喊我们家少爷?]阿琪一脸的不相信。

    [是]

    咚地一声,谨从床上咕噜地滚到床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抓住床沿,[不是吧!]谨摇摇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来人毕恭毕敬的退了下去。

    [少爷……你?]阿琪关上门,连忙扶起坐在地上的谨。

    [阿琪,我要逃命了,你别管我了,我走后,你去找哥他们。]谨抓起身边的衣服使劲地塞入包袱内。

    [少爷,我想起来了,那人是皇上,我才在武状元比赛场上看过他的。]阿琪高兴得汇报自己的发现,[不对啊!少爷,皇上找你,又没说杀你,少爷你干嘛要逃?]

    这丫头还真是慢半拍。

    [既然,他是皇上,那么在他发现自己的状元爷和武状元是个女的后,他还会让我好好的活下去吗!]

    [这……]阿琪陷入思考中,[少爷,一定要走?]

    [蒽]

    [那,阿琪帮少爷你收拾包袱。]说着抢下谨手中的活,开始忙碌起来。

    …………

    [行风、飞雪,也许以后我一辈子都见不到谨了。]河边一个男子在对着马讲话。

    南宫谨啊!你真是害人不浅啊!把一个正常的人,害成了这样,大晚上的不睡觉,竟出来,跟马讲起了话。

    同时同刻,南宫谨却躲躲藏藏,想甩掉那些烦人的追兵,他啊!什么都不多,就是麻烦多。

    本来谨也没地方去,他不能回京城,也不能再留在了江南,他想到了凌圣轩。可大晚上的赶路,后面还有追兵,使他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

    他没有看到以前的草地,而是一排排的树木和杂草,这时他才知道他走错地方了。

    后面的追兵追得越来越紧,他不得不承认,他们不是吃干饭的,他也不得不承认皇上的聪明,竟然算准了他会逃。早知道这样,他就不逃了。

    有点累的谨,跳进了草丛里,躲了起来。追兵也赶到了,他们没有走多远,而是待在这里搜查了一番。

    谨,巧妙地避过了一个个靠近他的威胁,脚缓缓地向没人的地方移动。

    突然,脚一滑,整个人掉进了河水中。

    该死的,他太关注那些追兵了,却没发现身后是河,冰凉的河水袭击着谨的全身。他看到岸上有灯光,他想叫,他想骂,却才发现自己张不开口。

    我会死掉的,我不要淹死,淹死好丑……

    天蒙蒙的,河面上凝聚了一层厚厚的雾气,散也散不开。

    凌圣轩摸了摸行风,示意它我们该启程了,他也不知道要去哪!反正他要离开江南。

    飞雪走到河边,低下头喝了喝水,漂流在河面上的缰绳却意外的被抓住。飞雪一惊,发出嘶叫,向后退,托出了一个人儿。飞雪嗅了嗅,仰天长嘶。

    轩听到飞雪的声音,立马调转回头,回到岸边,发现奄奄一息的南宫谨。

    是他命不该死?还是老天的作弄?

    救命……呜呜……我不要死,谁来救我……救……命……

    这里好冷,我不要待在这里,我不要……

    疑?这是什么?草吗?……

    门恍然被打开,轩拿着一件干净的衣服,想帮谨换衣。他坐在床沿上,解开谨的上衣,映入眼帘的却是鲜红的肚兜。

    轩一震,愣在了那里。

    脸上顿时出现了红霞,他回过神来,为谨把衣服拉好,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人,心中莫名的出现满足感,充实着他的心房。

    谨被这个恶梦缠了太久了,他不管怎么的挥手,都没有人来救他。冰凉的河水给人真实的感受。

    [不要]谨吓得坐了起来。

    [你醒了?]轩小心的擦拭着谨脸上的泪珠、汗水。

    [轩,是你,我没做梦吧!]谨自然而然的抱住了轩,是啊!现在的他太孤独,太需要有个人让他依靠。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阿琪老喜欢扑到他的怀里,因为那里是最安全、最温暖的地方。

    轩一颤,头埋入谨的发间,把他拥入怀中。

    谨靠着轩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声,不知不觉中睡着了。而轩笑着看着怀中熟睡的谨,满脸溺爱的把他抱的更紧,深怕他一转眼就不见了。

    …………

    行宫内。

    皇上大为发火,江南巡抚为此丢了官职,所有的官员颤抖着,唯恐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官位也丢了。

    客栈内。

    [我们不会江南吗?]谨望着一旁为他拼命夹菜的轩。

    [连这个小镇都贴满了你的画像,你还要回江南?]凌圣轩一脸疑惑。

    [蒽,我不放心阿琪。]谨望着碗里堆满菜的饭,若有所思的说道。

    轩的心里浓浓的醋意,虽然知道谨是女的了,可他还是在意。他挥挥手,想把那烦人的想法给挥到脑袋后面,[那我陪你回去。]

    [轩,你真好。]谨献殷勤似的夹了个排骨放到轩的碗里。

    凌圣轩满怀笑意的刮了刮他的鼻梁。

    谨不为所动,继续吃饭。

    [轩,你回来啦!]凌圣轩一进门,谨就跳了出来。

    [你说呢?我成状元爷的跑腿的了。]凌圣轩把一大堆东西放在桌上,喝着谨递过来的茶。

    [那你的面子还真是大,能成为状元爷的跑腿,很荣幸哦!]谨上前为他展扇。

    [是哦]凌圣轩连声附和。[你要我买这些干嘛?]他指了指桌子上的女人衣服,好奇的问道。

    [去江南,我不就是等着被抓吗!所以我们俩打扮成女的就好了,快点,要我帮你吗?]谨说着准备去脱他的衣服。

    [别闹了]凌圣轩连忙逃似的逃出了房间。

    惹来谨的一阵好笑,没想到他那么快就出去了,真是节省了不少我的时间啊!!!

    谨来到桌子旁,打量着轩给他买的衣服,糊糊~~还不错,他还是挺有眼光的,选的颜色都是谨向来最喜欢的素色。

    谨挑了半天,看中了一件白色的,他拿起衣服。啪的一声,从衣服堆里掉出了一个红色的盒子。谨撇了一眼,弯腰捡起,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这是——胭脂。

    他怎么会买这个?疑问顿时升上谨的心头。还是……谨心头一紧,他不会知道我是女的吧???算了,知道又怎么样,比起在皇上身边做事,还不如留在他身边来的快活。大不了到时向他来个坦白从宽不就行了。谨微微一笑,为自己想到的办法而高兴。

    在客栈下面,坐立不安的轩不时地抬头看着楼梯,却迟迟见不到他想见到的倩影。

    房间里的谨,正在暗暗得意中,幸好前几天阿琪教了他怎么穿衣服。虽然说那时的他基本上是在游神,可衣服毕竟穿在他身上,而且他脱下、穿上,来来回回弄了好多次,想不会都难。其实,谨早就穿戴好了,乌黑的头发被谨随意的披在肩头,有一小撮用一个红绳绑起,没办法,谁叫他不会梳头呢。不过现在凑合凑合还是能看的。最叫他为难的是这盒胭脂,他不怎么喜欢涂,可是他又不想辜负下面人的一片心意。所以,犹豫来犹豫去,他还是涂上了胭脂。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