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其实我们一样自私  启程(三)

章节字数:2651  更新时间:09-11-30 20: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来到上海的第二天,希尧和铛铛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她们两人本来就都是好懒床的主儿,尤其头天夜里睡得晚,更有懒床的理由。冉妈妈做好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满屋子里飘着的都是食物的香气,可两人连眼都没睁。

    一个蒙着大被仰脸朝天;一个四肢抱团,缩得像虾米。

    据说睡姿能反映出一个人潜在的性格:仰天的铛铛开朗独立,喜欢交际;婴儿睡姿的希尧表面伶牙俐齿像个刺猬,潜意识里却极敏感,而且缺乏安全感。

    此刻的希尧正做着许久都不曾做过的那个梦。

    梦里的她正在一片蔚蓝的天空里飞翔。周遭裹着软绵绵的云朵,她穿着年少时最爱的白色公主裙,微风拂动着蕾丝的裙角,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宁静平和。迎着风飞出很远,她看到天际尽头一座巨大的摩天轮若隐若现,最高处的小房子里,探出一个穿着燕尾服的小男孩。

    男孩的面目隐匿在云层后,但她却笃定一定是那个他。

    男孩也看到她,远远的向她招手,“尧尧!我等你好久了!”指着身后高耸入云霄的摩天轮,他说,“快来,这就是我们的幸福摩天轮呢!”

    希尧唇上笑容再收不住,一直漫到眉梢眼角。眼里含泪,她脱口道,“霍箫哥哥,你……不跟别人结婚了吗?”

    “傻尧尧,”他老气横秋的,“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才是我的新娘啊!”

    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向他伸出手,一寸寸,一厘厘,眼见就要碰到他的指尖,她哑着声音唤道,“霍……”

    满含浓情蜜意的呼唤尚在口中含着,斜里突然飞来一脚踹在腰间——

    “痛!”希尧痛呼。

    恨恨张开眼,不意外地发现自己趴在地上,而铛铛,则整个人呈大字形霸占了整张床。“冉铛铛!”希尧跳起来,抱着被子狠狠压在她身上,“把我的梦还回来!”

    ……

    一阵疯闹过后,睡意全消。

    希尧草草吃过饭便开了电脑。然而,空荡荡的邮箱里不见只字片语。

    她反复地笑:唇角上扬,垂下;垂下,上扬;终于平静地看不到半丝起伏。

    铛铛见她对着电脑失神,便探过头来,没戴隐形眼镜的双眼几乎贴在屏幕上,“你的霍箫哥哥没有回信?”自从那件事后,铛铛对霍箫再没半点好感。这会儿“哥哥”二字更是被她咬得极重,似半含在齿间,只等真人凭空里出现,立即将其碎尸万段。

    梗着脖子,铛铛故意摆了一付壮士断腕的执拗模样,挑衅地看向希尧,却冷不防咚地被一记爆栗敲在头上。希尧横着眉,“口无遮拦,该打!”

    揉着头缩回去,铛铛哭道,“我要去教育局投诉你使用暴力!”

    “Asyoulike。”双手抱拳按着指关节,希尧柳眉轻挑,“还有更厉害的!冉铛铛同学,要不要身体力行一下?”

    铛铛嘿嘿笑着闪开。

    希尧撇着嘴,一脸的不依不饶。这时她的QQ闪动起来,是瑷沨。希尧的堂妹。

    瑷沨问,“旅行还算愉快否?”

    希尧道,“尚在预料之中。”

    瑷沨发了个笑脸回来。“玩得尽兴就好。”

    希尧笑笑,见她没有别的话,便三心二意浏览起网页来。过了差不多五分钟,瑷沨慢吞吞道:“问个问题,你跟程卓亚认识八年,当中做了四年同学,两年恋人,眼看着就要结婚了,竟然说分手就分手,你就一点都不留恋?”

    希尧顿觉头大如斗,“你该不是我妈派来做无间道的吧?”

    瑷沨大笑,“我真同情你,这都草木皆兵了啊!说什么无间道,我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

    希尧也觉得自己太过敏感,失笑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做不成夫妻总还可以做朋友的。但是明明不合适却非要勉强绑在一起,即使他现在尚能容忍我,将来也难逃离婚的命运。”想了想,她继续道,“人是群居生物,一辈子难免要将就这将就那。唯独这件事,我真的不想再将就。”看着空空如也的电子邮箱,莫名的伤感油然而生,她忽然没了兴致。才想着要退下来,瑷沨又问,“假设你和程卓亚仍在交往中,而你又遇到另一个让你心动的男人,你会怎么办呢?”

    手上动作静止片刻,希尧试探道,“你的意思是——情感走私?”

    “对!”瑷沨立即回复道。

    唇角微微向上,希尧问,“你遇到一个让你想要走私的男人?”

    瑷沨沉默。

    希尧又问,“三高?白骨精?绝世好男人?”

    瑷沨回道,“三高!白骨精!是不是绝世好男人,现在不知道。应该是吧!如果我的判断力没有出错。”瑷沨发过来的信息时断时续,“或许我对他并不是心动,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所以想要走近些,以为这样才能看得更清楚些!”

    “姐,我从没想过我会对竞元以外的男人生出好奇心!”

    希尧笑,“看过《女人不坏》没?费洛蒙作祟而已,别有太多负罪感!”

    瑷沨傻笑,回道,“这种说法我喜欢!可是,我还是于心不安。”

    默然片刻,希尧出其不意道,“那人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

    希尧笑得奸诈,“他对你,也好奇吗?”

    “姐!”瑷沨嗔怪道,“你大没大样!不劝人向善,反而引人作恶,这不是带坏小孩吗?”

    希尧飞刀过去,“少装嫩卖乖!你敢说你现在不是在寻求盟友支持?”

    瑷沨吃吃笑,“够狠!够劲道!你说话果然还是这么不留情面!”

    瑷沨心有感慨,“这种好奇心实在是要不得,却偏偏生出来了,而且是每多见一次就多一分。姐,我很矛盾,有时候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挑挑眉,希尧云淡风轻打下两字,“凉拌!”

    信息刚发过去,瑷沨的电话就打过来,大呼她没同情心,只知落井下石。希尧笑笑,“实话实说而已。”对此她自有一套理论,“好奇心人人都有。男人可以大街上对漂亮美眉流口水,女人自然也可以对帅哥YY。对自己男朋友以外的男人生出好奇心的,并不只有你陈瑷沨一个。再说了,就像你说的,也许过些天你对他就没什么兴趣了……”边说着,她指尖移动,再次打开信箱——

    希尧唇上笑意慢慢舒展。

    信箱里,几分钟前才收到的那段文字这样写着:“尧尧,不好意思!之前一直在外地出差,今天一早才回来。你现在住在哪里?打算待多长时间?这个星期日方便吗?我们见一面吧。我的电话是138xxxxxxxx。霍箫。”

    瑷沨在线路那头陷入沉默,良久才道,“或许这种躁动很快就能平复了。”

    希尧收回视线,随手关闭电脑,“别想那么多,如果注定要面临三角习题,也要走着瞧才好做决定——甲还是乙?到底哪一个更好些?哪个才是能带给自己幸福的那个人?这个选择,无论你怎么做,若干年后,你所怀念的,都会是被放弃的那个!”

    “也许吧。”瑷沨吃吃傻笑。

    两人又说了几句家常闲话才挂了电话,希尧放下手机,就见铛铛坐在梳妆台前一动不动盯着自己。她的心思向来不瞒铛铛,干脆坐直了身子大大方方任她打量。“说吧。”希尧摊开双手,“你想问什么?”

    瞟了瞟漆黑的电脑屏幕,铛铛道,“霍箫给你回信了?”

    目光如水波微微浮动,希尧垂着眼点点头。

    铛铛正襟危坐,忽而变得正经无比,“尧尧,霍箫已经结婚了!”

    唇角抖动,希尧笑了,眼里盛满强装的淡然,“我不过是想再见他一面而已。”

    “而已?”铛铛揪着小字眼。

    “而已!”希尧郑重无比地,对铛铛,也对自己,“我早已经死心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