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其实我们一样自私  第二场 谁是谁的谁(一)

章节字数:2540  更新时间:09-11-30 20: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谁是谁的谁的谁

    谁让谁憔悴

    ——from《谁是谁的谁》艾丽莎(《恋曲2002》)

    转眼到了星期六,第二日便是希尧和霍箫约定见面的日子。

    铛铛一早接了个上海一日游的短途旅行团,希尧左右闲着无事,便跟着同来。

    游外滩,逛城隍庙,登东方明珠塔……绕了差不多大半个上海,从最初的兴致勃勃到后来的意兴阑珊,等到一整天的行程结束,送走了游客,希尧已经累得脸色发白。

    坐在新天地附近的露天咖啡座里,希尧双目微合,呼吸有些粗重凌乱。铛铛揶揄道,“以前天天逛街也没什么,怎么这才走了几里路就上气不接下气!”

    希尧闻言恨恨张开眼,怒道,“那是十年前!你不知道17岁跟27岁有多大区别吗?”

    铛铛眼露无辜,托着下颌扮嫩道,“你说的是我跟你的区别吗?当然啦,我还青春年少!”

    “冉铛铛同学!”双眼微眯,希尧握拳的手蠢蠢欲动。

    铛铛立即双手抱住头,谄媚道,“今晚有个电影首映礼呢!我好不容易才弄到两张票,请你去看,好不好?”

    陈老师拳头松开,皮笑肉不笑,“孺子可教也!”

    首映礼晚上八时开场,一80后新锐导演拍的小资文艺片,据说影片尚未正式上映,就因为极具话题性而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大讨论。

    希尧一向只钟情电视剧,电影倒是极少看,因此也没什么好坏喜恶的概念。他们提前半个钟头到了现场,与铛铛的兴奋不能自已相比,希尧则显得心不在焉。比起电影本身,海报上印着的那双漂亮冷漠的眼睛确实让她很意外——

    钟司?

    钟司!

    24岁的亚太影帝。泛亚金曲颁奖礼最佳男歌手。刚刚被国内娱乐寡头菁华园延揽至麾下,据称前途不可限量……

    原来,真的是她孤陋寡闻。

    难怪在机场里他会说出那样狂妄至极的话。

    ——我坐飞机时从不给人签名。

    ——我的意思已经足够明确吧?

    ——希望这样的误会到此为止……

    看来真是她有眼不识泰山呢!

    唇角泛出冷笑,希尧看着台上一众明星的卖力表演,就着手里的宣传单折起纸来。这时不知主持人还是嘉宾说了什么,台下所有观众纷纷低头翻找起来。只见铛铛先是失望地长声叹气,接着拿过她的票根,“哇!在这里!”连拖带拽拉起希尧,铛铛高举手臂尖声叫道,“在这里!0431号在这里!”

    刺目的镁光灯快速打过来,离得最近的工作人员也赶了过来,在铛铛兴奋地有些变调了惊呼中,希尧被莫名其妙带上舞台。

    台上三人,除了两位主持,另外一位,正是今天的男主角,钟司。

    他的装扮简约华贵,在一群人中分外惹眼:黑色亚麻V领衫,合身的灰色西装,胸前一条铁牌状金属项链,除此以外再无别的装饰。铁牌闪亮的金属光泽映着他唇角看似无意却睥睨天地的浅笑,眉目一如上次见到的那样精致深邃。只是,希尧不动声色垂下眼,他貌似不经意间扫过自己时的目光,看来并不那么友善。

    手心微微生热,希尧暗自瞟了瞟钟司,脑中浮现出在机场里与他的对话:

    ——我只是想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已……

    想到那时他乍然变得青紫的面孔,她撇撇嘴,莫名生出某种类似冤家路窄的古怪念头。

    其实觉得冤家路窄的并不只有她一人。

    早在工作人员引希尧走上台时,钟司就认出了她——那天被抢白得如此彻底,面子里子丢的半点不剩,想要不记得,很难。

    目光里暗暗浮上不屑,他心中冷笑:这个女人,她是故意的吧?

    很有手段呢!

    那就,陪她玩玩吧……

    想到这里,他双眸微闪,唇角浮起意味不明的笑。

    希尧尴尬的站在舞台正中犹在不知所措,好在女主持终于步入正题,“大家不要心急,首映式马上正式启动!在此之前我们先要祝贺一下这位幸运观众!”

    “小姐,恭喜你!”男主持上前拥抱希尧。

    微微退后半步,希尧快速从他的怀抱里脱身。男主持愣了愣神,不自在的干笑两声,才若无其事转过头,打趣钟司是不是该送份特殊的礼物给希尧。

    唇角微动,钟司笑容里透着古怪。“特殊的礼物?当然!”他话里有话,“一定会让这位小姐永生难忘的!”远远向助手打了个手势,立刻有人送来签字笔,他走近希尧,拾起她衣襟一角,大笔一挥便在白色的小西装外套上签上名字。

    希尧双眉紧皱着,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件衣服,竟然被这么给——糟蹋了!一旁的女主持意犹未尽起哄道,“就只是签名吗?这怎么会永生难忘呢!”

    “当然不会只有如此水准!”新晋的亚太影帝眉眼带电,就在希尧眉毛拧紧,恼意渐生之时,他突然俯下身来,以只有两人可闻的音量道,“上次是误会,今天也是误会,是吧?”

    微微怔住,希尧正要反驳,钟司突然拥住她,在她唇上轻轻一啄——脑袋里嗡地响作一团,希尧惊骇地倒抽着冷气,而两只手臂全都在他掌握之中,挣脱不得。

    “哇哦!”不觉有异的女主持夸张惊叫,“钟司,我也要!法式长吻好不好?”

    耸耸肩,钟司无所谓的退到一旁。

    双眼微眯紧盯着那双漂亮得近乎邪恶的眼,希尧放在身侧的手狠狠攥住几欲挥起,终是碍于情势忿忿松开——

    他是故意的!

    希尧咬着牙看他——

    他绝对是故意的!这个肤浅没品的小人!

    钟司唇角高高扬起,刻意忽略身侧之人全身上下迸发而出的怒意,若无其事拉着她走到冰雕前。将小锤子放在希尧手里,他笑意渐深,“小姐,请——”

    ……

    晚上回了家,希尧撇下饭碗便坐回电脑前,卖力打着游戏泄愤。

    铛铛在长吁短叹了一阵后终于将矛头对准了她,阴阳怪气道,“我的祖宗!你究竟在气什么啊?不就是被亲了吗!又不是没亲过……”

    希尧两眼冒火,一付虎视眈眈就要冲过来拼命的样子,铛铛悻悻闭了嘴。然而不消两分钟,她又忍不住道,“亲你的人可是万人迷呢!也算是赚到了……”

    “冉铛铛!”陈老师嗔目盻之,语气不善。

    “好啦!我不说了就是!”铛铛故意挤眉弄眼道,“你是纯洁高尚,我是下流龌龊,这样总行了吧?”

    希尧火气不减,满脸的恼恨。除了那个冒昧至极的轻吻,让她更为光火的是他在耳边说的那句话——

    上次是误会,今天也是误会?

    他说这话时的眼神和语气不是普通的轻蔑不屑!

    NND!

    他把她当成什么人了?杨X娟?还是XX姐姐?

    想到这里希尧更怒,“狂妄!嚣张!轻浮至极!怎么会遇到这种极品变态男!他真以为全天天下都待见他待见得不得了?粉丝把他当作无价宝,在我眼里,他也就是棵狗尾草!”

    “是啦是啦!”铛铛快人快语,脱口道,“全天下的男人除了霍箫以外,对你来说都是草!”

    听到这话,希尧脸上倏地白了。缓了一会儿,她才道,“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铛铛面带无奈,挨着她坐下,“尧尧,钟司是什么不要紧,要紧的是你把霍箫当什么!就算他是个稀世珍宝,那也是别人的!无论如何,你得赶快从他那里毕业才行!”

    无言地默默相对。

    许久,许久,希尧细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