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其实我们一样自私  第六场 戒情人(一)

章节字数:2167  更新时间:09-10-08 22: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喝一口能够让你醉几分

    谁让你沉溺就让你伤神

    哭一场是否真的可以擦亮眼睛

    输给了寂寞的人对待自己最残忍

    ——from《戒情人》郑中基(《戒情人》)

    第二天是星期六,希尧全天课,下了班走出校门已经快八点。她给霍母打电话,说这两天课程太多,星期一再过去。

    老太太声音低哑,似乎有些心神不宁。

    希尧心下诧异,提起精神哄道,“生气了?要不我现在打车过去?”

    霍母笑了,只说白天说了太多冷笑话,有些乏了。

    希尧将信将疑,复又跟霍母说了会儿闲话。临了霍母突然说,“小妖精,你说这世上什么是最可怕的?

    希尧以为霍母又要讲冷笑话,谁知她无比认真地道,“小妖精,你记住了,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走到对面不相识,而是有缘相识却无份相守!”

    希尧隐约觉得似乎有事发生,然而上了一整天的课,她累得什么都不想思考。甩甩头,打定主意见着霍母一定问个明白。

    星期日更是体力脑力严重透支,星期一她睡了个懒觉,到了下午才带着妈妈煲好的参汤去了医院。病房里只见文意而未见霍箫,不知为何,她竟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霍母还是满口的冷笑话,与前天晚上那个伤春悲秋说着有缘相识却无份相守才是世上最可怕的事情的老太太完全判若两人。希尧识趣地没有提起那天晚上的对话,然而她仍从霍母和文意两人身上嗅到些不同寻常的味道:文意仍是小心翼翼伺候着婆婆。反观霍母,与先前那种不咸不淡,不冷不热相比,她的态度明显带着点示好的意味。更甚者,她现在看向儿媳的眼神里,多了某些希尧看不懂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使干妈改变了原本的态度?

    难道——文意真的怀孕了?

    想到这里,希尧的瞳孔不由放大,再慢慢收缩。她随即自嘲的笑笑:他们结婚已然两年有余,夫妻俩会想要个孩子,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然而,她的推断竟然是错的。

    五点不到,霍母催促文意出去吃饭,老太太说,“医生不是说你的胃病不能饿着吗?快去吃饭吧!”

    原来不是怀孕!

    垂下的睫毛遮住眼,希尧也说不上究竟是有些失落,还是松了一口气。

    文意笑笑,推说不急,要等霍箫来了一起去。霍母却不肯;文意便不再坚持,与希尧同往。

    她们在电梯里碰到霍箫,三人一同去了医院附近的快餐店。吃过饭文意去洗手间,希尧看着她的背影久久回不过神来,过了好一会才注意到霍箫正无比深沉地看着她。不自在的轻咳两声,希尧说,“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她这话可不是毫无来由,霍箫今天打一出现就是一付欲言又止的模样。

    嘴角微微抽动,他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你请了那么长时间假,现在回来工作是不是很忙?”

    希尧脸色僵住,多年的朝夕相处,她完全可以猜到他要说什么。

    果然,霍箫艰难道,“我妈的身体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好起来的,医院里有小意照顾她就足够了。如果你工作忙,就不要每天都折腾了,我看着于心不忍。”

    希尧顿觉血往脸上冲,眼神锐利盯着他,冷笑道,“于心不忍?不忍谁?”

    虽然想过她的反应会很激烈,霍箫还是不禁语塞。“尧尧——”

    “是我多管闲事了。”长指甲深深抠入手掌心,希尧脸色雪白雪白的,“帮我跟干妈说一声,就说我最近忙得不得了,可能没有空去看她了。”

    一口气冲到快餐店外,寒冷的北风飕飕地打在脸上,一阵赛过一阵的疼。希尧仰望着街对面刺眼的霓虹招牌,毫不留情地拧痛自己的手背,“陈希尧,你他妈的但凡还有一丁点的自尊,就再不要踏进医院半步!”

    那天之后,希尧每日看电视、上网、逛街、唱K,唯独不再去医院。

    最初两天霍母尚无所觉,然而三四五六七八天就这么过去,到了第二周,她仍是不见踪影,霍母的电话打了过来。老太太隔着听筒咆哮道,“臭丫头,跟老娘玩失踪,工作重要还是老娘重要?限你一个小时之内给我滚过来!”

    把电视机音量调小,希尧压低声音道,“老佛爷,开会呢……”

    霍母信以为真,乖乖挂了电话。

    缩回沙发里,希尧把电视开得超大声,大把大把往嘴里送着芥末小生,较劲似的嚼得嘎嘣嘎嘣响,到了晚上才发现舌头居然都破了。

    又过了几日,妈妈说,“你二姑姑的小叔子的女儿女婿从上海回来探亲,要请我们全家人吃饭。”

    希尧认生,推说不熟不想去。

    妈妈哭笑不得,“怎么会不熟,小时候你们还在一起玩过呢!你上大学也是人家给介绍的学校,这会倒说不熟了!再说他们结婚你就没去,这次总不好再不去吧!”

    希尧再推不过,只得跟去。

    然而见了面她就傻眼了,这个二姑姑的小叔子的女婿不是别人,恰恰就是她在飞机上见过,并且在存梦救了他一命的钟司的表哥——李大钟!

    李大钟见到她也吃惊不小,尤其经过妻子提醒他才猛然记起希尧竟是他们的学妹。只是他们虽然同校却不同系,李大钟毕业那年希尧才大一,两人对对方都没太深的印象。希尧只依稀记得他曾跟人组过乐团,他们有首原创歌曲当时在校园里风行了好一阵。

    提起旧事李大钟的笑容有些复杂,“没想到你还记得。物是人非事事休,PinkyMonkey如今只剩我一个了……”

    希尧接不上话。

    想着后来在学校里流传着的小道消息,那时候有人说,pk乐团里的另外两人,全都死于非命……从前她只当是流言,今日看来,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李大钟自顾自陷入深思,连一向爱说话的唐糖也沉默下来,到了这会儿希尧当真是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好在他们很快恢复常态,李大钟意味深长看着希尧,问道,“最近你和Wallace有联络吗?”

    希尧摇头,“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李大钟眸光微闪,矢口否认道,“遇到一点小麻烦而已。如果不出意外,最近你应该有机会见到他。”

    “嗯?”

    看着一脸好奇却忍着不问的妻子,李大钟向希尧笑道,“避难。”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