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其实我们一样自私  戒情人(三)

章节字数:2402  更新时间:09-10-08 22: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希尧先回家放下东西才又出门,赶到存梦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

    这家酒吧她来过几次,面积不大,却极热闹。这时八点不到,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散坐在店内各处。希尧进了门,看见钟司抱着把吉他,端坐在台上唱着歌。

    “你知不知道

    思念一个人的滋味

    就像喝一杯冰冷的水

    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

    一颗一颗流成热泪

    你知不知道

    寂寞的滋味

    寂寞是因为思念谁

    你知不知道

    痛苦的滋味

    痛苦是因为想忘记谁

    你知不知道

    忘记一个人的滋味

    就像欣赏一种残酷的美

    然后用很小很小的声音

    告诉自己坚强面对

    ……”

    那样撕心裂肺的一首歌,却被他以如此清洌舒缓的嗓音低低哼唱而出,希尧微微失神,就这样站在距离他两米远的地方静静与其对视。墨色的双瞳幽深似海,他唇边绽着的浅笑恍若罂粟般噬人心肺。希尧觉得思绪如同春日朝阳下轻盈跳跃的露珠,一滴狠狠撞上另一滴,是粉身碎骨,也是义无反顾。一颗颗的露珠就这样缓缓汇聚成溪流,绵绵漫向未知的他方。

    一曲终了,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钟司将吉他交给吧台内一个眉目温和的女子,两人耳语几句,他径直来到希尧面前,“出去走走吧。”

    希尧没有异议,两人出了存梦,沿着西安大路向人民广场方向由西向东而行。

    钟司一路沉默。

    希尧从来都是眼皮浅面皮薄,一句“对不起”在心里酝酿多时,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钟司却突然道,“我也是在C市出生的。”

    希尧茫然眨着眼睛,既跟不上他的步履,亦跟不上他的思路。

    钟司笑笑,放慢步子就和着她的速度,“你跟我表哥表嫂见过面了?”

    “嗯。”

    “我昨天才知道我们居然是亲戚。”

    希尧揉着眉毛,“其实也不能算是……”

    “我在这边生活了十年。十岁时父母离婚,我跟我妈去了澳洲——我们在那边有个很大的牧场。我妈是个没什么野心的女人,就喜欢养养花种种草。只要能让她贴近大自然,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她就很开心。我十八岁那年她跟姨妈姨夫去所罗门岛度假,却遇到海啸——他们三个都没有回来……再后来我就回国了——你还不知道吧,我随母姓。”

    希尧凝神倾听,钟司继续道,“经过这么多事情,我想通了一个道理,这世上的事就好比是蝴蝶效应,谁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哪句话,做的哪个动作会在无意中成为推倒多米诺骨牌的推手……”

    希尧本渐渐听懂了他的话,瞳孔隐隐发着亮,“我——”

    钟司笑笑,眉目舒展平顺,整张脸都跟着透出宁静柔和的光芒,“那件事只是意外,真的跟你没关系。”

    希尧垂下头,过了一会儿复又抬起,神色淡了许多,“是我太自以为了……”

    钟司失笑,“你好像每次都特别喜欢曲解我的话。是不是当老师的都这么专制武断,动不动就喜欢给人上纲上线定罪判刑?”天知道他从来都不是喜欢解释的人,然而每次在她面前似乎都会不自觉变得多话起来,可惜,她似乎……并不领情。

    希尧给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以仅存不多的RP担保,你说的那个人绝对不是我。”

    钟司笑意渐深,有念头在心底慢慢成形,他提议道,“我已经很久没有休假,也很久没回来了。你最近工作忙不忙?”

    希尧微微怔住,同样的一句被另一个人说出来,意思竟然有如此大的差别。撑着唇角笑笑,她努力打趣道,“需要免费导游吗?没问题!怎么说我也要叫你表嫂一声姐姐,这样算来你也该叫我一声姐姐才对吧。做姐姐的牺牲一下跑个腿,遛个弯,总也还说得过去。来,先叫声姐姐听听吧。”

    钟司轻笑,并不接话。

    不知不觉走出很远,很快就到了文化广场,希尧有些累了,两人拣了处人少的地方坐下来。远处聚集了不少放孔明灯的少男少女,钟司玩心大起,希尧却摇头,“都说抬头三尺有神明,可是世人的愿望太多了,一个两个倒好……六十多亿人的愿望,老天爷怎么可能每个都兼顾到!”

    深瞳微微闪烁,钟司笑笑,撇下希尧走入人群,不多会儿买了两盏孔明灯回来。“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老天爷一定听不到!”

    睫毛微垂,希尧轻道,“我试过的……”

    钟司并不理会她的咕哝,将其中一盏灯塞给她,“来吧。”

    希尧抱着孔明灯发呆,犹豫良久,方才提笔写下四个字:心想事成。

    写好了看到钟司正含笑盯着自己,希尧微窘,探过头去看他的那盏,上面也是只有一句话:刺猬小姐,心想事成。

    希尧失笑,“刺猬小姐?我?”

    钟司但笑不语,将两盏灯依次放飞。

    看着黑夜尽处豆大的两颗小亮点,希尧眼底迷茫尽露,“老天爷真能听到吗?其实心愿也好,梦想也好,说穿了只是我们对自己的寄望而已吧。与其指望天地,倒还不如指望自己!”

    钟司若有所思,“如果老天爷不行,或者其他人可以呢?”

    希尧双眼微眯,“你想说圣诞老公公?我早过了相信童话故事的年纪了。”

    钟司笑笑,此话别过不再提。

    两人逛到很晚才回家,野丫头已经网上等候希尧多时。她的兴致并不高,甚至有些小伤感。看到希尧上线,她没头没脑道,“是不是林黛玉型都比较惹人怜爱?”

    话说野丫头跟她父亲的关系并不融洽,三天一吵五天一掐,鲜少有风平浪静的时候。每次战争后都要跟她大吐苦水,次数多了,希尧也就见怪不怪了。

    野丫头抱怨道,“在我老头眼里,他知书达理贤良淑德的大公主永远好过我这个只知道玩泥巴,闯祸惹事的野丫头千百倍不止!人都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他就会朝我伤疤上下死手,你说有这么当人家老子的吗!居然说我凶悍的像孙二娘!”

    希尧努力忍住笑,却很不成功。

    野丫头哀叹道,“千错万错只怪我生就一付钢筋铁骨,从小到大连感冒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也难怪我姐爹疼娘爱夫君怜,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千金!小姐身娘娘命是福分,小姐身丫鬟命可就是灾难了!这种福分还真是嫉妒不来。”

    希尧这才搭话,“你知道就好!要说西子捧心,也得有观众才好扮柔弱。你看看我,身体够残破吧,不是照样没人疼没人爱吗!”

    野丫头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会儿又来了精神,“说实话,我觉着摩天轮王子对你并非全然无情。”

    希尧冷笑,“的确有情。旧情!”

    闲扯聊了一会希尧从电脑上退了下来,翻出手机给铛铛发短信。一周前她说要带团去丽江,之后便没了动静。信息发出很久也不见回复,希尧迷迷糊糊就要睡去,恰巧有短信进来,却是钟司。

    屏幕上只得四个字:谢谢。晚安。

    晚安好理解。可是,谢谢!?

    希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撇撇嘴,便沉沉睡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