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其实我们一样自私  第七场 你好就好(一)

章节字数:2726  更新时间:09-10-08 22: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把时间对折一遍

    从前未来唯一重叠

    要你很幸福

    这心愿不动摇

    ——from《你好就好》霍建华(《开始》)

    C市作为省会城市,以汽车制造和电影工业闻名全国。但就历史景观和自然风貌来说,除却一座伪满皇宫,并没有太多名胜古迹可供游览。希尧领着钟司转了几天,到净月潭滑草,电影城参观,去动植物园看熊猫……星期四钟司突发奇想,两人又跑去新立城水库钓鱼。

    希尧性子上有点“宅”,加上身体不好,长年懒惰,颇有些四肢不勤五谷不分。这几日钟司早摸透了她的路数,才到水库,他故意道,“我们来比赛吧!四点前谁能钓到更多的鱼,输的人要请吃饭。”

    希尧摇头,“不就是顿饭么,我请你!”

    钟司薄唇微微翘起,“这么输不起?”

    希尧揉眉,明知是坑,却耐不住激将法,当下应承下来。

    钟司笑,继续加码,“好孩子,好胜心很强!”

    希尧白眼飞过去,似模似样支好鱼竿,“少没大没小!士可杀不可辱!”

    钟司含笑看她,眼底笑意更盛。

    别看希尧虚长了他三岁,到底是一毕业就当起了孩子王,成日里接触的不是学生就是学生家长,生活圈子窄到不能再窄。无论心性还是脾气都颇有些孩子气,反倒不如钟司来得成熟稳重。

    一个小时后,钟司钓到三条而希尧颗粒无收。希尧扁着唇,看来有些心浮气躁。钟司笑,“现在认输也行。”

    希尧冷哼,“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嚣张吗?”

    钟司笑笑,转过头继续钓鱼。

    在小板凳上挨了两个小时,眼见钟司已经钓到七条鲤鱼,而自己只得一尾巴掌大的鲫鱼,希尧开始揉眉毛。复又过了十分钟,她撇下鱼竿,“我累了!”

    钟司穷追不舍,“真累了,还是想耍赖?”

    希尧眼尾带火,“就是想耍赖,你有意见?”

    浓密的眉峰舒展着,钟司眼光益发柔和,“没意见!”

    希尧只顾动着小心思,并未留意到他的眼色起伏,贼笑道,“吃饭去,我请你!十菜一汤!”

    收拾好东西回到车上,钟司并不急于发动车子,反而定定看着她,意有所指道,“凡事别太过较真,其实认输也没什么。输就输了,大不了再重头开始!”

    希尧一怔,隔了几秒才领悟到他话里的意思。下意识啐道,“死小孩,比我还喜欢说教。”

    钟司也不回嘴,话哪说哪了,从储物柜里拿出一袋奶糖给她。希尧有些低血糖,常常是还没觉得饿便全身无力,这几天跟着钟司跑来跑去,他每天都备一包糖果以备不时之需。心虚接过,希尧剥开一粒放进嘴里,咕哝道,“谢了。”

    回到市区天已经黑了,希尧带钟司来到长江路步行街,走到一家麻辣烫店门口,她拉住他,诡笑着指指里面,“到了!就是这里。”

    钟司哭笑不得,“这就是传说中的十菜一汤?”

    希尧笑吟吟拖住他,“你又没说一定要鲍鱼海鲜!姐姐我很大方的,一份不够还可以再叫一份。”

    不动声色垂下眼,钟司所有心思全集中在她拉着他的那只手上:温暖、柔软……仿佛许久前留在他掌心的那滴泪,再度氤氲,微凉的让他心里起了层层涟漪。

    北方的麻辣烫跟南方还不大相同,五块钱一份,每人一个小塑料盆,青菜豆制品随便夹,装好后跟店家说是放冷面还是放粉条。希尧也不问他意见,自顾自装了满满两碗,不一会儿飘满辣油的两碗麻辣烫就端了上来。她笑得贼兮兮,“喏!请你吃!”

    钟司笑笑,大方接过筷子。

    吃完麻辣烫钟司送希尧回家,这期间他一直捂着胃,似乎有些不舒服。希尧问要不要紧,他笑笑说没事。其实希尧也不惯吃辣,胃里亦有些不舒服。她只当两人一个症状,便也没深想。

    她后天要上班,第二天还得备课,这几天钟司势必要自己去找乐子。回了家四蹄伸展放松半小时,想到学生档案还没做完,希尧又爬起来。档案模板存在电子信箱里,她登录上去,看到里面多了一封信。

    霍箫的来信。

    “尧尧,

    那天我说话有些重了,我知道你很伤心。对不起。只是,让我于心不忍的,不止小意,还有你。对我来说,你们都很重要。我只是希望你们都能开心快乐,只要你过得好,我此生再没有别的希翼了……”

    心口似堵了块巨石,希尧伏在键盘上,半天透不过气。摸到桌上的手机,给铛铛拨出去,电话接通,希尧说,“骂我几句好不好?”

    铛铛乐不可支,“你发烧烧糊涂了啊?还有这种好事?”

    “少废话,让你骂你就骂!”

    铛铛反应超灵敏,“霍箫那厮又做什么刺激你了?”

    希尧默默叹气,把这些天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故意省略了钟司。

    铛铛听完气愤道,“这算什么?打个巴掌给个甜枣?那厮也忒不要脸!他要真是于心不忍,当初为什么娶别人?陈希尧,你要是还有一点脑子,就当是这厮放了一通没味的屁,理他呢!”

    “也许他只是不想让我难过吧。”希尧嘴硬,明知铛铛说的有理,仍辩解道,“他也说希望我幸福就好。”

    “呸!”铛铛啐道,“少自作多情。人家的老公,你幸不幸福跟他有一毛钱关系!”

    希尧沉默,过了一会儿终于笑了,“铛铛,有你在真好。”

    铛铛有些不好意思,“少转移话题。”

    希尧笑,“我说的是真的。”

    铛铛粗声粗气道,“我在约会呢!别打扰我钓凯子,挂了挂了!”

    晚上十点多钟司打来电话,说是肚子痛得不得了,问希尧有没有事。希尧先前已经吞了两片胃药,现在除了微微胀痛,倒也没有别的不适。钟司说没事就好,便挂了电话。

    一个小时后他又来电话,说是跑了好几趟厕所,腿都软了。希尧笑他身子骨娇贵,让他去附近药店买些止泻药来吃。

    半小时后钟司再来电话,他声音虚的不得了,“我都快脱水了。”

    希尧这才觉得事情严重,换好衣服出门打的,三十分钟后飙到钟司住处。

    门铃响了十多声,钟司苍白着一张脸出来开门,希尧揉着眉毛,二话不说拉着他出门。

    到了医院挂急诊,值班大夫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一举一动甚至询问病情都慢悠悠的,希尧看得极不耐烦,“我们这都快拉脱水了,您能不能快点?”

    女大夫看了希尧一眼,不紧不慢道,“急性肠炎。你先去一楼交款,再回二楼取药,然后领病人到一楼右侧静点室打针。”

    拿了单子楼上楼下跑了好几趟,再陪着钟司挂了一个半小时点滴。希尧累得龇牙咧嘴,“我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带你去吃麻辣烫!”

    钟司此刻病弱,听了也不反驳,乖乖任希尧摆布。

    打完针希尧又去找刚才那位值班大夫问了注意事项,两人折腾回家,看看时间,竟然已经过了三点。钟司本来跟表哥表嫂同住,前日李氏夫妇就已返回上海,家里只剩他一个人。

    希尧安顿好钟司,便起身要走。钟司皱眉,“这么晚了,我送你。”

    希尧摇头,“祖宗,你可饶了我吧!我自己回去就行。”

    钟司不肯,挣扎着站起来。

    希尧拗不过他,只得揉着眉毛道,“你睡吧!我不走了。”

    钟司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又躺回床上。“隔壁房间没人住,你也去休息吧。”

    希尧说好。帮他盖好被子,熄了灯,轻手轻脚关了房门出来。客厅茶几上摆了几张影碟,希尧随手拿了一张放入影碟机,寂静的房间里只听到碟片转动的沙沙响声,不一会儿,屏幕上现出钟司略带忧郁的脸。希尧哑然失笑,原来竟是她在上海参加首映式看过的那部片子。

    挺秀的眉峰微微拧着,细长浓密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眼神里透着说不出的深邃忧郁……

    双手支着下颌,希尧想,这双眼睛,还真不是一般的漂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