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其实我们一样自私  你好就好(二)

章节字数:2385  更新时间:09-10-08 22: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希尧蜷缩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到天大亮,一觉醒来发现身上多了条棉被。唇角挑起现出右颊上的酒窝,希尧想,这个小鬼头总还算有点良心。轻手轻脚走进卧室,钟司早已经醒了。他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却很有精神。

    希尧拉开窗帘,外面天色异常晴好,“好点了?”

    钟司答非所问,“我饿了。”

    希尧慢慢搓着两手,“我不会做饭。”

    唇角隐隐含笑,钟司挑着眉,“不会?”

    希尧嘿嘿笑,“好多年前学过,但好久没做了,早忘了。你想吃什么?我出去买。”

    钟司摇头,“还是十菜一汤吗?我拒绝再被虐待!”

    希尧大窘。

    钟司又说,“我要喝粥,你煮给我喝。”

    希尧扁着唇,满脸不情不愿,“煮就煮!”

    好在他家里储备十分丰富,希尧忙来转去一个小时,到底还是端出一锅粥来。她又找到一包咸菜和几个豆沙包,用微波炉加热了,一道端上桌。

    摆好碗筷,希尧招呼钟司,“债主,开饭了!”

    钟司大摇大摆走过来,指着粥碗道,“你这个怎么能叫粥,叫稀饭还差不多!”

    希尧咬牙,“死小孩,有的吃你就该偷笑了,别挑三拣四惹我生气!”

    钟司笑笑,埋头很快便吃完一碗,将空碗推给希尧,“我还要。”

    陈老师从来最缺的就是耐心,在陌生人跟前还可以勉强装一装,这时候早没了风度。只见她板着脸,眼中火光四射,“死小孩,难道老师没教过你要见好就收?”

    钟司将粥碗举得高高的,“我生病了,没力气。”

    希尧顿时气焰全消,认命地接过碗。钟司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能不能问个问题,我是第几个有幸吃到陈老师您亲手煮饭的男人?”

    希尧歪着头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第二个。”

    黑眸中波光微涌,钟司唇角慢慢浮动。希尧慢吞吞又道,“第一个是我爸。”

    吃完饭希尧陪钟司去医院继续吊盐水。

    钟司明显比头天晚上要生龙活虎,才坐下没多久就开始使唤希尧。

    钟司说,“我渴了。”

    希尧撇撇嘴,跑到医院楼下买了可乐回来。谁知钟司却满脸黑线,四下张望道,“这个不行!被拍到就死定了!”

    希尧咬着牙,狠狠瞪了他一眼,又跑了一趟。

    坐了十分钟不到,钟司又说,“好无聊。”

    希尧眯着眼,钟司无辜笑笑,“我想看报纸。”

    希尧手握成拳,“刚才想什么了?”

    钟司笑眯眯,“忘了。”

    希尧深呼吸,又去买了份报纸回来。

    然而他只是随便翻了翻就把报纸扔在一边,反倒是希尧,从第一版看到最后一版,连中缝的广告都不放过。报纸看完了,刚好针也快打完了。希尧心情大好,伸了个懒腰,发现钟司正盯着自己看。她给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拿过他手里的本子,“剧本?”

    钟司点头,“差不多快要开拍了。”

    希尧心头一抖,干笑道,“真好!苦难总算要结束了。”

    钟司笑笑,长睫毛在眼底铺下大片阴影。

    下午她告假回家,批作业,写教案,备课……一路忙到昏天黑地,再抬头赫然已是月上树梢。

    瑷沨在网络那头连番呼唤,“救命!”

    希尧无动于衷,“救命找110。”

    瑷沨说,“走钢丝好累。”

    希尧嘁道,“别装小白菜了,我看你挺乐在其中的。”

    瑷沨笑,“其实我很痛苦的。你不知道,我真的很怕。”

    “怕什么?”

    “这种左右为难的感觉很糟糕!理智上明明知道不对,不可以;感情上却又完全不受控制。我不是不爱竞元,但又的的确确被那个人吸引。我很怕有一天会控制不住自己!”

    “控制不住?”希尧说,“控制不住什么?出轨吗?话说,你早就已经出轨了!”

    瑷沨沉默,好半天才道,“我是不是做错了?”

    希尧道,“说什么对错!感情又不是水龙头,任你随意收放自如!”

    瑷沨叹气,“竞元似乎有所察觉了。他昨天还跟我说‘老婆,你可以喜欢别的男人,但绝不能跳到人家的床上去!’”

    希尧道,“为什么不可以跳上别人的床?如果你觉得跳上他的床能让你开心些,就尽管去吧!记得在回来之前擦干净嘴巴,别让人闻到腥味!”

    瑷沨惊道,“你果真是我亲姐!换做旁人,就算不劝我悬崖勒马,也会让我好自为之!”

    希尧冷笑,有感而发,“我总觉得,比起肉体出轨,精神出轨更不该被原谅!”

    “是吗?可大多数人会说:只要守住身体防线,就是对伴侣最基本的尊重!”

    冷哼,希尧发了四个字,“狗屁不通!”

    瑷沨哈哈大笑,“每次跟你聊天之后,我的心情都会好很多。”

    “因为终于为自己的走私行为找到了借口?”

    瑷沨笑,“相信我,我还是有分寸的。”

    沉思片刻,希尧道,“分寸都是挂在嘴上用来说的!无论怎么样,只要记着不要让自己受到伤害就好——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底线呢!”

    瑷沨也正经起来,“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希尧笑,“也许吧!只是如果连你都不爱自己,又怎么能指望别人爱你!”

    星期六又是全天课,希尧放学后手机准时响起来。

    钟司说,“我饿了!”

    希尧有气无力,“知道了!我马上就到。”

    看着她在厨房里来来回回,钟司倚在门口感慨道,“在厨房里忙碌的女人真令人感动。”

    把锅碗瓢盆弄得叮当作响,忽略他眼里浮动的光影,希尧皮笑肉不笑,“在厨房里忙碌的男人最令女人觉得幸福。”

    星期日下课铃声才响过,希尧手机又响了。

    还是钟司。

    她火冒三丈,咆哮道,“知道啦!讨债鬼,我马上到。”

    钟司轻笑,声音低沉却轻柔得不得了,“我在做饭,再过二十分钟差不多就能开饭了。”

    希尧大笑三声,立即跳上出租车。

    这次换她在厨房门口张望。

    钟司动作娴熟无比,桌上食物色香味俱全,他突然想起什么,向希尧道,“你现在可有幸福感?”

    希尧莫名其妙,眨眼看他。

    钟司笑笑,若无其事道,“不是说在厨房里忙碌的男人最令女人觉得幸福吗?”

    希尧猛地怔住,眼前倏地闪过霍箫家那间小小的厨房——她仿佛还能看见夫妻两个默契的身影在眼前走来走去。撑着嘴角笑笑,她垂下眼,纠正道,“我说的是男人,不是你这种小鬼头!”

    “小鬼头?”钟司出其不意抢步到她跟前,两手扶住她肩膀,那双深邃而微带忧郁的眸子就这样猝不及防对上她。

    “干什么吓人?”希尧拍开他。

    钟司笑笑,伸出手掌附在她眼上。

    希尧再拍他,佯怒斥道,“不好好做饭,你又闹什么?”

    钟司固执地不肯松开手,“是不是下厨的男人真的让人觉得这么幸福呢?你干嘛露出那种心碎的表情?”

    希尧默然,双手慢慢贴在钟司手背上,停了几秒,她笑道,“傻小孩,那个不叫心碎,姐姐我是快饿昏过去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