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其实我们一样自私  答应不爱你(二)

章节字数:3095  更新时间:09-10-08 22: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霍箫的公司定在五一前的最后一个星期日开业。希尧这边,学校因为学生所在的公立学校串五一的课而取消了本周的课程。文意打电话来再三盛情邀请,希尧恨不得把眉毛都揉断了,连连道,“不是我驳嫂子面子,有个大学同学结婚,实在走不开!”

    她并没有说谎,的确有同学要结婚。那人,却是程卓亚。

    程卓亚跟希尧同班,从大一起不离不弃追了她六年。这期间她不是不感动,但感情就是这么回事,感动归感动,感动只能催生愧疚,却成就不了爱情。从六岁起她眼里就只容得下霍箫一人,程卓亚就算再好,终归是落不进她眼里的一朵壁上花。

    当年霍箫一句话就判了她死刑,她着实消沉了一阵子。天天就知道玩命工作,一个暑假接了五个短训班,每天工作超过十个小时不算,晚上回家还要熬夜准备第二天的新课。这样不眠不休陀螺似的转了一个月,薪水还没拿到,她就因为陈旧性心肌炎引起的心动过速而住进了医院。

    住院第二天,程卓亚去看她,她像是突然发现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个人,说不清到底是被他的诚意打动,还是自暴自弃,总之,出了院她便跟程卓亚走到一起。铛铛知道了狠狠骂了她一顿,她却只笑笑。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甚至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许她只是想就此沉入海底,从此不用听不用看也不用思考,如此而已。

    这些年来程卓亚待她可算是极好。

    当时他刚在一家外企升做办公室主任,工作极忙,但却总是尽可能抽空陪她。他们休息日不同,作息不同,他也是尽量迁就着她的时间表。上了一天课回来,她说腿疼,他就给她捶腿。她抱怨学校饭菜不可口,他就在每个周末做好饭菜,趁着她课间休息时送过去。他记得她和她父母的生日,并且在每个大小节日准时送上礼物。尽管错过了与霍箫的一段姻缘让人惋惜,她的爸妈对程卓亚仍是赞不绝口。

    只是他们交往了两年,他却始终停在她心坎之外。

    再后来他提出结婚,她没有理由拒绝。看着套在无名指上的祖母绿戒指,很漂亮,很名贵,却从来不是她最想要的那枚。

    房子是一早就准备好的,两家的父母见了面,婚礼的日子也订好了,去登记的前几天他无意中发现了存在她电脑里的秘密。她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从前是记在本子上,后来是在QQ空间的秘密记事本里——那里她充满了霍箫离开后的这几年,她最真实,也是从来没人知道的心情。

    她忘不了他获知一切时的神情——愤怒,悲伤,像极了旷野中负痛挣扎的豹子。她有些恍惚,这样的他是她完全不熟悉的。

    他牢牢抓着她的胳膊,她吃痛,眉毛皱紧。他一遍一遍问她,“我就只是将就而已?”

    她默默看着他,不肯言语。

    他在她身边很多年了,她知道此刻只要服一句软,他便会心甘情愿当作什么都不曾发生,继续留在她身边。可是她突然觉得累。两年来不停地跟自己也跟别人作战,不断地自欺欺人让她疲惫不堪。

    她突然想,或者可以在一切成为悲剧之前修正这个错误。

    所以,她避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道,“对不起。”

    对不起。

    多强大的三个字!

    两年前,霍箫以这一句判了她死刑。两年后,她以同样一句话,判了另一个男人死刑。

    听说程卓亚现在的未婚妻是他公司里的同事,一个大学刚毕业甫入社会的新鲜人。程卓亚应该爱极了她的单纯和对他的全心全意,至少那是她从无法给他的。她见过那女孩一次,在前段时间的同学聚会上。看着他们两人甜蜜地手牵手她有些释然:程卓亚是个好人,完全担得起一个姑娘的真心实意。

    其实以她的立场并不适合出现在婚礼上,希尧犹豫再三,想着这些年程卓亚对自己的照顾,心想哪怕送个红包过去就走,也算是自己的一番心意。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至少他的双亲就不这么认为。希尧在礼堂入口遇到程卓亚的妈妈,一直以来程老太太对她都有很深的偏见,从始至终都认为希尧过于病弱娇气,根本配不上自己优秀的儿子。

    希尧见了程母,客客气气打招呼道,“阿姨好。”

    程母脸上的喜气洋洋迅速收敛,换上一付刻板的冷面孔,质问道,“你来干什么?”

    希尧撑着笑脸,“我来看看就走。”

    程母厉色道,“今天来的都是客人,他们过来是看喜事,不是看热闹的。这里没人欢迎你!”

    上次中途悔婚的事情在程家闹得沸沸扬扬,希尧也有耳闻,如今被程母这般当面说出来,她脸上再挂不住。远远见程卓亚的表弟向这边走来,希尧从包里拿出一封红包交给他,“一会儿把这个给他。”

    表弟吃惊地看着她,语无伦次道,“嫂……希尧姐——表哥在里面……你不进去?”

    希尧摇头,向程老太太道别,“阿姨,您保重,我先走了。”

    红包送了出去,她就像去了一块心病,莫名地释然轻松。其实她心知肚明,即使她包再厚的红包,也不及程卓亚伴她走过的这些岁月。

    她欠他的,是情。

    才这么想着,程卓亚就追了出来,“都来了怎么不进去喝杯酒再走?”

    希尧笑笑,“就是来看看,你忙去吧。”

    她转身要走,程卓亚再次拦住她,“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把背影留给我?”

    希尧怔住,随即笑道,“忘了跟你道喜了!祝你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程卓亚抿着唇,仿佛跟谁制着气,“我一定会幸福的!”

    希尧点头,真心实意道,“你一定会幸福的——我也希望你能幸福!”

    程卓亚抓得她更紧,一字一字道,“我一定会比你幸福!”

    希尧止住笑。

    他严肃的看着她,“你知道的——我恨你!我会一直看着你的——你若不幸福,我一定会幸灾乐祸的!”

    看着他线条明朗却丝毫不见喜气的脸,她突然有些心酸,“卓亚,我也会幸福的。放心吧!”

    程卓亚摇头,固执道,“不!我一定要比你幸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后悔你竟然有眼无珠,放弃了我这支潜力股。”

    希尧摇头笑笑,“都结婚了,你怎么还像个孩子。”

    他定定看着她,过了好一会才肯放开手。希尧最后向他微笑,沿着人民大街缓步而行。回想着程卓亚刚才说的话,她不禁面露苦笑。类似的对白早一个星期前她也跟霍箫说过。当时的她是那样地悲愤哀恸,仿佛拆筋剥骨般的痛楚几乎将她击垮。然而,当同样一番话从程卓亚嘴里说出,她似乎完全明白了霍箫的感受。原来,爱恨也好,伤痛也罢,再炽烈,再狂狷,伤的,不过是自己的心肝。已经离开的那个人,根本不会觉得疼。

    锦江乐园的风波已经渐渐平息下来,钟司在Ken的要求下逐渐增加了工作量。两天前他启程去了广州,应邀出席一场流行音乐颁奖礼。尽管如此,他和希尧仍保持着每天一通的电话联系。

    晚上通电话时希尧无意中感慨起时光如梭,笑言总以为自己还青春年少,不想一觉醒来才发现竟然只剩青春的尾巴可以抓。钟司闻言轻笑,低声道,“你在我心里就像是迎着朝阳开放的向日葵,禁得起阳光雨露,永远鲜嫩得可以捏出水来。”

    希尧咯咯笑,“小鬼头,嘴够甜!回来姐姐请你吃糖!”

    不是没有察觉两人的关系日趋暧昧,但她却不愿落得个自作多情的话柄。况且除了暧昧,钟司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她干脆掩了口鼻耳目,一心一意跟自己说,是她想得太多了!

    第二天一早,她尚在被窝里就被连番的门铃声吵醒。妈妈拿着张卡片进来,希尧接过,看见上面写着:Youaremysunshine。(你是我的阳光)

    裹着棉被赤脚跑到客厅,地上堆了一大捆向日葵,满眼亮的让人醉心的黄。希尧蹲在地上久久无语,直到心中最后一丝异样的情绪也沉淀了,她才拨电话给钟司。

    他那边有些嘈杂,似乎人很多的样子。

    她眼尾含着笑意,嘴里却道,“小鬼头,又拿姐姐寻开心!”

    钟司轻笑,声音低沉悦耳,“天地可鉴,我是百分之百发自肺腑。”

    脸上闪过不自在,希尧顿了顿,干笑道,“幸好姐姐我身经百战阅男无数,换成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一准会被你的迷魂汤灌晕了!”

    钟司淡淡道,“我对小女孩没兴趣。”

    希尧故作诧异,“难道你喜欢男人?”

    钟司轻轻叹气,“原来你不止像刺猬,更像某种有壳的海陆两栖爬行类生物。”

    “两栖爬行类?你说我像乌龟?!”希尧啐道,“死小孩,找打!”

    钟司轻笑。

    “尧尧,”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声音缠绵在唇齿之间,带着无法言传的柔软。“我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喜欢的是谁,其实,你比谁都清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