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其实我们一样自私  说爱我(二)

章节字数:3230  更新时间:09-10-14 16: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对于希尧的顾虑,钟司不是不知道。然而爱了就是爱了,既然郭襄都能一见杨过误终身,他也能一遇陈希尧即成仙。希尧说这个人不该是她,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较劲似的深思过,却始终没有结论。他究竟爱她什么?爱她眼底蓄满伤感,却还能撑着用力微笑?还是爱她的刀子嘴豆腐心,看起来那么骄傲倔强,却比谁都敏感易伤?

    他只知道每每想起她,他的心就会莫名的痉挛抽搐,会比任何人都想要心疼她,爱惜她。那滴遗落在他掌心里的眼泪,沿着命运线一直深达他的灵魂,哪怕他是修炼成精的孙悟空,终究还是逃不过叫做陈希尧的这一劫。

    年少时父母离异,从小母亲相依为命,当世人皆以为他必不肯相信情爱,却没有人知道,正是由于少时支离破碎的那些日子,他对情对爱有着怎样深切的憧憬与渴望。双亲没有得到也无法给他的东西,他想,总有一天他会有能力为自己寻到。他在为自己构筑的无人世界里默默等待着阳光,当那道光穿过千山万水终于射入他的内心深处,他欣然迎向它。那是他的希尧,他的sunshine。

    5月12日这天下午2点28分,四川省汶川县发生了强度高达八级的地震,历史在这一刻以13亿人的悲哀定格。一时间,举国皆哀,举世震惊。娱乐圈中人更是首当其冲,截止到13日晚上7点,已有不少艺人向灾区慷慨解囊。

    当时钟司还在沈阳赶工,晚上Ken赶到剧组,“我以你的名义向慈善总会捐了50万。公司打算这个星期五办一场抗震救灾筹款晚会,我已经跟剧组请好假了。”

    钟司点头,随即迟疑下,“你说星期五?”

    Ken神情严肃,“你有其他事?——推了吧,这次活动你必须参加。”

    其实这个星期五是希尧妈妈的生日,他跟她商量了好几天,希尧始终不同意他来。希尧说,“我都没跟我妈交代呢,你要是就这么来了,不把她吓出心脏病才怪。”

    本来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只是她的态度令他牙齿痒痒。他退而求其次,“我出钱你出人,我们请你妈吃饭好不好?”

    希尧拿眼横他,“我自己不会请?”

    他眯眼看她,也是不肯退缩,“那我送她老人家生日礼物总可以吧?”

    岂料她态度依然坚决,硬是咬牙说不要。

    他冷起脸,“我就这么见不得人?”

    希尧最是欺软怕硬,这才缓和下来,“不就是个生日吗,赶上过年你一起大出血不就补上了。”

    钟司还是端着脸,希尧也有些不高兴。

    前天晚上的争执犹在眼前,如今这场意外的灾难可算是上天成全了她。

    这个时候谁也没料到地震的破坏性竟然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当救援物资和志愿者一批又一批不停发赴灾区的同时,钟司也没闲着。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他跟着KEN随公司其他艺人不停奔波在各个赈灾义演的舞台上。

    18日晚上的央视赈灾晚会是全球同步播出,钟司同其他几名艺人合唱一曲,再度捐了50万出去。回到后台,他接到希尧的电话。

    希尧鼻音浓重,“小孩,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

    钟司问,“今天上课累了吧?”

    希尧抽着鼻子,“还好。小孩,你今天表现很棒!”

    钟司笑笑,声音变得柔软,“有多棒?”

    “不吝啬帮助他人,危难之中肯伸出援手的人,比什么都美好。小孩,我以你为傲。”

    结束了通话,他看着后台人来人往的各色面孔,突然无比想念她。狭长淡漠的眸子里渐渐多了分深邃,他让加加找到主办方,以希尧的名义,又捐了100万。

    夜里搭红眼航班返回C市,假如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他此刻最大的愿望不过是握着她的手,静静坐一会。

    19日这天是全国默哀日。

    C市阴雨绵绵,似乎连老天爷都在为了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无声啜泣着。钟司和希尧坐在重庆路上一家咖啡厅里,她两眼红肿,嗓音沙哑。钟司凝视她良久,“今天起不要再看跟地震有关的报道了。”说着抚上她的眼睛,“这都快成兔子了!”

    希尧用吸管戳着杯子里的冰块,“本来也没觉得怎么样,看着看着就受不了了。昨天我跟学生说,‘当你们还在为了生活中的不顺小痛小哀的时候,有多少人连再睁开眼睛的机会都没有了?’竟然有个四年级的小孩说,‘早死早投胎了呗!’天哪!这根本是给了家长和老师当头一棒!”

    钟司微微摇头,“算了!你一个课外班老师,说再多他也未必会听。”

    希尧固执地摇头,“课外班老师怎么了?课外班老师也是老师!除了书本上的知识,我该给他的,还有做人的道理!”

    钟司笑,眼色里心疼夹着宠溺。

    2点25分,亚泰富苑门前的电视墙下陆续集中了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钟司和希尧站在人群中,天上细雨连绵。

    2点28分,途径人民大街,重庆路的车辆全都自动停下,汽笛声此起彼伏。钟司拉着希尧的手,她的肩膀微微抖动。

    2点32分,交通恢复正常,电视墙下的人群三三两两散去,也有些仍旧抬头看着屏幕,迟迟不肯离开。希尧抬起头,脸上挂着泪。钟司转身拥住她,希尧说,“我想去当志愿者。”

    钟司吓了一跳,“开什么玩笑!不说别的,就你那心脏,不等你救别人,人家就要先救你了!”

    希尧心虚笑笑,此话别过不提。

    他最近工作排的很满,才回来不过几个小时,又要搭下午五点的飞机去上海。希尧第一次送他到机场,钟司自我感觉良好,趁机提起再过两周希尧的堂弟陈阁要结婚。仔细算来他们也还有层亲戚关系在里面,希尧却眯眼看他,“你又在谋划什么?”

    钟司笑而不答。

    希尧猛摇头,“不行!”

    他挑着眉,“理由。”

    希尧咬着下唇,“时机还不到。”

    眼尾微寒,钟司沉默看着她。希尧硬着头皮道,“怎么也得先给我妈一个交代吧,我就这么领着你去了,算怎么回事啊!”

    钟司冷哼。

    好在他再没提起参加婚礼的事,希尧也乐得装糊涂。只是到了婚礼当天,当她看见他挽着唐糖堂而皇之出现在酒店里,不由得冷汗涔涔。

    钟司此次出现摆明了故意为引人瞩目:暗红色竖条纹的半袖DOMMAKARAN衬衫,搭配HUGOBOSS的灰色西装裤,脚上穿着Ferragamo软底羊皮鞋。要型有型要款有款,一看就是影帝的范儿。他本就以一双精致眉眼纵横影坛,此际双眸更显黑亮幽深,颇有艳压群“草”之感,只恐没将在场的一众大姑娘小媳妇尽数通吃。

    希尧眼看着他在一众人目光护送之下向自己这边走来,脑筋一转,迅速起身闪进酒店给新娘子准备换衣服的包间里。瑷沨和伴娘两人正忙得满头大汗,里里外外不知在找什么,希尧过去问怎么了,瑷沨低头继续翻找,“戒指。出来的时候忘了把戒指放哪了!”

    希尧一听乐了,忙拉住她,“瞧你们瞎忙的,别找了!在我这呢!早上去化妆前王一顺手交给我了。”

    瑷沨恨不得掐死她,“你不早说!”

    希尧哭笑不得,“也没人问我呀。”说着忙把戒指交给伴娘。

    不一会婚礼正式开始,她再没有理由留在包厢里,本打算躲去跟瑷沨一桌,眼睛下意识寻找钟司的身影,这一眼看过去不打紧,却发现他竟然坐在她爸爸身边,两人叽叽咕咕讨论的浑然忘我。

    她心中不由得叫苦不迭。

    钟司意识到她的目光,抬起头无不挑衅地朝她笑笑。希尧为之气绝,硬着头皮走过去,妈妈问,“刚才你去哪了?”

    希尧咕哝道,“没去哪。”

    那边钟司和她爸正低声讨论着足球比赛,他居然邀请希尧爸爸有空一起去看球赛。希尧低着头猛往嘴里扒着凉菜,听到他的话轻声冷哼,心想死小子你就接着诳,看这戏你能演成啥样。

    有了影帝助阵,这场婚宴自然不同凡响。仪式刚结束就有不少小姑娘按捺不住地蹭过来,先要签名再合影,尽管钟司一再强调不要喧宾夺主,他们这桌仍很快成为整个婚宴最热闹的中心。

    希尧拿起纸巾抹干净嘴巴,挽着爸妈来到另外一桌,恨恨朝人群之中的那人撇了一眼,才去跟一对新人道别。她只请了一上午假,十二点前就要回去上课。

    新娘新郎执意留她,说晚些还有个家庭聚餐。

    希尧笑笑,“下午有课,还是算了。咱们姐弟俩哪有那么多好讲究的!”

    希尧走出酒店,后面有人追上来。她故意和他拉开距离,隔了恨不得八百丈远,“你的粉丝呢?”

    钟司笑笑,“都打发走了。要主次分明呀。”

    希尧冷哼。钟司笑意渐深,要拉她的手却被躲开。

    希尧指责道,“你倒是本事了,我不让你来,你偏偏自己跑来了。”

    钟司倒是坦白,“你若肯让我一起来,哪用如此大费周章。”

    希尧叹气。说到底,这事也是她理亏。

    钟司送她到学校附近,希尧坚持要在前一个路口就下车。钟司板着脸,再次旧话重提,“我就那么见不得人?”

    希尧揉着眉毛,“祖宗,我这是为你着想。你不怕明天上头条?”

    钟司想也不想,“我光明正大交女朋友,用得着人管?”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