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十四章 定风波 此恨无解

章节字数:3074  更新时间:11-01-21 12: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护卫来报说家里出事的时候,我还在老鬼的房子里发呆,我只问了一句,家里有人受伤吗?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没有伤及无辜最好,倘若有人受伤,那就别怪我下手不留情了。

    半天没听到护卫回答,我忽然从神游状态回归,有种不好的念头紧紧抓住了我,还是有人出事了吗,我明明记得让护卫守住家里每个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准随意走动的啊,所有人!所有人?我猛然想到一个人,我并没有限制他的行动——二哥!刹那间心跳如雷,剧烈震荡……

    护卫的表情证明我的预感是这样正确:二哥在我离开后又一次找我,刚巧那时候有大批黑衣人行刺,他因此受伤。我狠狠地咬出“朱坛主”三个字,心中的恨意已经迅速爬上我的眼睛,让我眼前出现鲜血淋淋的场面。你们既然有胆踩到我的雷区,那么我又何必给你们留下什么情面!!一夜无眠,我在一点一点等待黎明的到来。

    当第一声鸡鸣精准地出现在鱼肚白的天幕下,我一下子从座椅上惊醒过来,让昨晚就在旁边守着的下人打来一盆水。冰凉的触感一下子让我整个人都清醒了。

    朱坛主他们一早就赶来星宇楼,因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祭拜日——这事在前几天聚会时就已经确定的。看着下人忙进忙出的准备上香用的物什,不过因为没有人出来主持,不时出现失误,不是这个下人将香台放错位置,就是那个人漏放了牺牲。慌乱的气氛连朱坛主这样的人看了都觉得有问题。扶雷忙得焦头烂额,特别是看到那些下人没出息的样子就起不打一处来,原本这事不归他管,可是谁知道昨夜家里出事,老二竟然受伤!而且向来我自己交好的朱坛主也劝自己说应该接受这个重要的任务,他说这样可以提高自己的声望,省的楼主他们总是以为他冲动鲁莽。这话真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三妹总是这样偏心,所有的事情都只和老二商量,他这个大哥甚至比那个没用的小妹还不被重视。天知道他心里是多么憋屈。

    想到这些,他按捺下心里的气,又四处奔跑巡视去了。

    朱坛主看着扶雷的举动,似笑非笑,然后对距离他最近的老朋友们说:“你们说,这都日上三竿了,楼主怎么还不来,不会是把我们这一大帮子人扔在这里,而她自己却是在睡大觉吧。”他瞟过其他的一些坛主掌事,很满意的看到他们眼中的疑惑和不耐烦。心中却想着:小丫头片子也想跟我斗,老子等着你下辈子再来!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坛主们等得越发焦急,可是楼主还是不出给个说法,这时候和朱坛主走得比较近的王某说:“我看我们还是散了吧,看来楼主是忘了还有这件事,我可听说昨天她发了好大的火,把我们的大少爷也骂得狗血淋头,我们这些人,她就更加不放在眼里了。这也没什么,可是这祖宗,她也不理会,哎~~~”他那一声叹息当真是活灵活现、演技逼真,听得其他人都不由地回想起跟老主子开疆扩土时的情景,同时也感叹一代不如一代,对于楼主的缺席,怨言也渐渐多了起来。局面渐渐有些混乱,在不为人注意的角落,一个跟班模样的下人悄悄地离开。他迅速跑到主人的门前,敲了几下,产生长短不一的叩门声。然后很快闪身进入。门内赫然是外面说受伤的扶烈,只见他完好地闲坐在书桌前,手中端着一杯清茶,味道苦涩难耐,但他依旧甘之如饴。

    小厮紧张地凑在他耳边低声说几句,扶烈慢慢放下书,点了一下头说明他知道了。再看看外面的天色,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她若是再不出现,也就辜负我大费周章安排这些了。”小厮看着心中着急,但主子复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小厮欲言又止了好几番,还是不知道是否要开口请主子去主持大局。扶烈放下茶杯,看了小厮一眼,问了一句:“很担心?”小厮忙点头称是,唯恐主子不知道他的担忧。

    扶烈仿佛喃喃自语一般地说:“我也是。”小厮震惊了:这是什么情况,向来冷淡的主子第一次承认他也会担心?!!!

    小厮帮他的主子缠好绷带,一起走的路上,他频频仰望主子,忽然发觉,主子也不是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等到了祭拜的地方,只看见祭台高处——白衣如雪,青丝飘扬,面纱浮动,那人的脸若隐若现,让人直想一探究竟,但那萧瑟光华气度却使人生不出半点淫思秽想。这一秒小厮看痴了,自然也就没法注意到自家主子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

    站在这里,我忽然能够体会到先前御轩帝所说的“高处不胜寒”究竟是怎么样一种感觉:脚下众生将他们的现在与未来交付于你,你所担负的就注定比旁人更加沉重:权责已明,由不得你中途退缩,千难万险,只得你一人——继续前行,这条道路命定是孤寂而漫长的。

    下面议论纷纷,我不加理会,我接下来要做的事不容我一点的分神。接过下人准备的焚香,我三指并拢,合举于顶,口中默念祭祀经文,心中不断追忆先父的告诫。如此全神贯注,上香敬告亡灵。接着跪在蒲团之上,叩拜,起;再拜,起……如是一叩到底,不曾间断。按规矩祭拜的时候只需要重复三次便可起身,跟在我身后的坛主掌事在三跪之后本想起身,可见我还在继续就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有些人跟着叩首,有些则在张望,有些干脆直起身,朱坛主无疑就是后者。

    我也不说话,就这样重复地跪拜,大半柱香之后,终于最后一个跟着跪拜的人也没有耐心,一个个出声询问我,这样做是什么意思。直到朱坛主大手示意其他人安静,而他上前一步说:“楼主这样做究竟是要拿兄弟们怎么样,就请您给个准话吧!”他大义凛然的样子,倒很有领袖者的风范,我想他若不是这么早就露出如此多的破绽,也许最后当真能把我拉下台,然后在下一轮公举中赢得他想要的楼主之位,只是可惜,他注定做不了这样的枭雄。

    我最后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然后支撑起接近麻木的身体,对着下面近百双眼睛说:“今天召集大家一来是为了祭拜先祖,又是一年年关将近,祖辈们离开我们又多了一年,想来他们地下有知也是记挂着我们这些后人的,这二来——”我停顿了一下,关注朱坛主的表现,而后继续道:“是我要向大家谢罪。这几年我没尽到一个楼主的职责,竟让星宇楼出现如今局面。倒卖黑市,暗地抬高货价,此是其一;涉入朝政,勾结中原官吏,此是其二;私吞公款,伪作星宇账目,此是其三。”我观察他们的神情,都是满脸掩饰不住的惊讶,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就知道,其中朱坛主的表现最为明显。然后我又接下去罪己:“这每一条都足以我以死向祖辈谢罪。是我只考虑到报答助我们逃过当年灭门的恩人,只考虑到我们星宇楼向来以恩怨分明为教条,只考虑到地下的为星宇楼耗尽一生的功臣和历届的楼主会支持我的行为,是我……”没等我说完,已经有人唏嘘惭愧:“楼主别说了。”细碎的劝阻声渐起。“不,各位兄弟,你们都是我星宇楼的好兄弟。若不是我的没考虑周全,只牢记星宇楼楼规,怎么会出现这些问题。如果有哪位品行端正、考虑周全的不论身份大可以出来,若众兄弟不反对,现在就可以是星宇楼的第四代楼主,当着前人的灵位,我想他们地下有知也会同意我的说法。”余光示意下,一群忠心向我护卫已经带上兵器把守了各个关键位置。

    四周一片寂静,下面的人面面相觑,没料到我会这么说,更没想到我能召集这么一批护卫。就算有野心如朱坛主也只能低头着急,而不敢在这种情况之下站出来。我直盯盯地望着他,如果他有胆量在这时候出来,我倒真要佩服他的真性情了。只是他既要颜面,要名正言顺,又要篡权夺位,世间哪有如此尽如他意的大好事。

    此时的沉默是无声的对抗:彼方是一群观望的谋权者,此方唯我一人耳。而此时我所代表的却不仅仅只是自己,还有那些愿意将信任、支持交托给我兄弟们,因为他们,我独自在高处对抗着怀有异心的人也是充满力量,无所畏惧。

    时间碎落满地,寒风猎猎作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