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十五章 闹剧终 慈心依旧

章节字数:3041  更新时间:11-01-21 12: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知过了多久,二哥这时候抱拳而跪:“楼主义薄云天非我等能比,愿楼主继续带领弟兄们,重振星宇楼。”说完众人愣了片刻也齐齐跪下,高喊:“重振星宇楼、重振星宇楼……”对峙到此已经渐渐落下帷幕,胜负也在众人呼喊的过程中豁然明朗。

    我在上面看得很清楚,朱坛主等人见事态不对想要趁乱逃遁,我叹了口气:他以为他还能离开吗,或者说他以为我会轻易放他走?如果他还心存侥幸,那么把关的护卫会告诉他,想要逃是多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他是否有挣扎我不知道,结局就是他被护卫擒住,压至大堂。看到二哥缠着绷带的手,我冷眼看着朱坛主一行人,朗声道:“既然弟兄们都同意,那我也不再推辞,我将尽我全力继续担任楼主。只是今天这几个人不得不除。他们到处散播谣言,做出违反楼规的事,幸亏谣言止于智者,各位能秉持公理不为所动,否则今日星宇楼危矣。”我掠过他们,几个原先极力反对我的人低下头。那么接下来,就是清理门户的时候了。

    我让人拿出父亲最喜欢的一把刀,掂在手里很有沉重感,正如我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父亲,这就是你想留给我的吗?

    于是刀起,人头落地,血溅到白衣上,殷红可怖,忽然之间头痛欲裂,故去的那一幕又在重演,我第一次杀人,刺杀北瑟大皇子;师父受伤,浑身是血……一张张熟悉的脸在脑海中粉碎、重聚、清晰、模糊,如此反反复复,夺人心魄。我勉强压下体内的不住涌动的胆汁,指着地上仍在翻滚的头颅说道:“若再有人败坏楼规,下场如他们一般。”

    我差一点忘记身上还遗留着噬天蛊,它就像是一个不定时的炸药,不知何时会将我炸成齑粉,这次,只怕也是惊动了噬天蛊了吧?处理完这些,我感觉身体整个虚脱了,今天这场仗耗费了我全部的心神,在此之前,心里的弦一直处于绷紧的状态,一旦放松下来,无力感顿时遍布全身。在我支撑不住的时候,幸好身边有人及时接住我,让不至于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在台上。正待说感谢,方才发现助我的人是谁,二哥?只是他——我看着他扶住我的手,完好无损!我当下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谢字在嘴边是再也说不出来了。

    当时我会决定杀了朱坛主他们,最直接的原因是他们伤害了我的家人,倘若我事先得知二哥并未受伤,我还能下如此狠心吗?我回头又看了一眼静止在地上头颅,他们的眼神混合了惊恐、怨恨、诅咒还有挥之不去的黑暗,我动摇了……

    回去之后护卫问我那个送食的下人该怎么处理,她现在还被关押在老鬼那里。护卫谢长陵比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我仔细瞧了他一眼:这人面容刚毅,行事狠绝,又能在很早的时候就向我表了忠心,只要再观察一阵,应该就能知道他是否值得我将他调到身边了。

    我问了他一句,她的家人找到了吗?

    谢长陵说,已经带来了,楼主要怎么处理他们?

    先带他们去见见她,让一家人说说话,你们别去打扰,之后再一起带来见我。

    谢长陵又暗示我是否要彻底解决了他们。他也察觉了吧,我的不果绝和我这一刻动摇的心,所以才会一再重复地暗示。

    谢长陵将那些人带到老鬼的地方,看着这家子人抱头痛哭的样子,他有些厌弃:世上就是有这样没用的人,这才会有这么多冤假错案,信义、忠心,在他们看来大概不值一文。他不由地冷哼一下,动作也不觉粗鲁,砰的一声巨大的关门声,证明他是多么厌恶这些人。从小到大,长陵被灌输了太多忠君的思想,在他眼中,所有背叛主上的人都不应该也不能够算做是人,不配再继续存在在这个世上。

    里面不断传来肆无忌惮的哭声、说话声,长陵的厌恶感越加深刻了,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样愚蠢的错误,竟然还能这样的旁若无人,难道不知道感念楼主的恩德吗,真是没心没肺的小人!

    想法在他的脑子里越来越重,他们的声音在他听来是这样的刺耳……终于在没完没了的压制过后,他忍不住冲动,一把推开大门,大吼一声:“该死的人!”他提着刀夺步进入,迅速扬起——

    但是刀终究没有落下,因为有人及时抓住了他的手,他怒目而视,看到,是二少爷阻止了自己,想起二少爷之前为楼主所做的事,长陵就只有泄气地扔下刀,气呼呼地出去。

    扶烈将那一家子安排到扶家的一个许久未用的别庄,让他们终身看守着,他该做的都已经做完,剩下的就靠他们自己了。扶烈此刻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这个三妹了,她急着让自己过来就是为了担心长陵对他们不利?她不是救世主,她救不了所有人,也许今天她可以网开一面饶了这帮小人物,可是今后呢,面对更多的可怜可恨之人,她还要这样吗?他苦心安排这些事,难道还不能将她生性中仁慈的一面压制住,还是说他做的还不够,还没触及三妹的禁区?

    回去的路上,扶烈仍在不断思索,而他嘴角扬起的冷笑,与他平日的淡漠截然不同。都说相由心生,真不知道,他此刻这种相究竟是怎样的心产生的!

    自那次后,确实不再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兴风作浪,邪恶的萌芽被暂时压制,只是败坏轻而易举,可要重振谈何容易。再者外边的问题是暂时解决了,可内院纠葛又怎么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除的。放在我面前还是一团理不清的乱码麻,团团簇簇,拥在一块,让我一时间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拆解。唯一庆幸的是有这些事情让我忙碌,我也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回忆在东琴发生的一切。有些东西好像不回忆,就如同没出现过,然后我也能告诉自己说,自己是扶风,是扶家的女儿,而过去那层虚假的身份连同那些本就不该遇到的人都应该随风而去。不过还有一点值得高兴的是,二哥终于慢慢融入扶家,对旁人的抗拒也不再那么明显,至少在我面前是这样,有时候他甚至也会说些玩笑的话,这种转变让我始料不及却倍感欣喜。

    “三妹,说好的下棋时不能分心,你又食言了。”二哥佯装生气。我虽到现在仍分不清二哥有什么企图,就拿之前受伤的事情,我心知是他给我下的套,其目的该是要我早下决断,彻底解决了朱坛主之流,可是他这样做,同时也让我不安——他到底想做什么。我一直相信他不会害我,可是现在、今后,我还能一直保持这份信任吗?

    不知怎的,他竟让我想到了烨炫,明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无论从外形、经历、气度等任何方面,我都没发现他们有多么神似,可是当大脑将这两人放在一起,我竟然分不清楚,究竟谁是谁。

    我此刻实在是无法专心落子,于是放下棋子,对二哥说:“那么为了赔罪,我请你到天和居吃饭如何?”,二哥曾经跟我说过,天和居原料方面有些问题,这些日子我就一直考虑要抽空去一趟,今天难得有时间,正好二哥也不忙,于是趁着吃饭,顺带解决天和居的原料运输问题。

    “哎,你就是不肯放过我,我难得空闲。吃饭?我看你是想把我榨干了吃。”我塞了只苹果给他,阻止他的抱怨,但举动似乎是过于亲昵,二哥愣了半晌,有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我忍不住偷乐,就算二哥是冰人,面对我这把火也会融化的,不是吗?余光之中,瞥见小妹的身影一闪而过,正想着要不找她一起,或者说索性就将大哥也叫上,我们几个小辈去天和居热闹一番。只是想象是美好的,一旦牵扯是现实就会出现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正如二哥说的,我甚至连小妹和大哥的面都没见到。大娘说大哥有很多事要忙,比不上我清闲,语气说不出的酸涩;四娘说小妹身体不适,卧床休息着,可我方才还看到小妹出现在我门口。难道是我看错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这样一来,也就只有我和二哥两人去。不过如果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我发誓我一定不会执意去天和居。到最后我只能感叹:世间缘法之巧,当真到了人所不能想象的地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