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二十章 漂泊路 再度离家

章节字数:2772  更新时间:11-01-21 12: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娘仍然守在大哥身边,我让老鬼检查了药物,确认无害后让大哥服下。

    这几天仍是没有任何有关追查当时天和居刺杀时间的消息,没有消息,对于星宇楼来说就是最大的好消息,只是我不知道烨炫当时那样做的原因是什么,难道只是想找个人发泄他当时心中的愤怒,而我很不幸成为他发泄的对象?难道他也相信天和居的事情是师父指使的?难道……心里头的疑惑,若是一一列举出来,估计又会耗费我很久的时间,他们的关系总是这样复杂难猜,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智不足以卷入他们的纠葛之中,现在最重要的是大哥的事。

    三天,我只有三天的时间,马不停蹄地让坛主们整理出近期星宇楼的所有卷宗和急需批阅的交易单,全部翻阅完,又频繁召集各位坛主听取他们的意见,然后把我的想法全都写下。

    当写完最后一个字,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时辰。小妹端着东西进门:“三姐,你真的不要命了,都三天没闭眼,难道你也想像大哥一样吗?”她重重的放下碗,“快把这银耳粥喝了。”感觉肚子确实有点饿了就端起欲喝,却闻到熟悉的味道。扶云啊扶云,你难道不知道迷香对我没用吗?

    父亲说:所谓最难克服的东西,不过是因为你对它还不够熟悉,不能熟练地掌握它的每一丝特性。当年他训练我的时候,每天我都是在迷香里度过,时间一久,迷香对我也就基本失效,再加上习武的关系,意志比寻常人更加坚韧一些,残余的迷香的效力就自然不会起什么作用。

    我默不作声地将碗里的东西全部喝完:“说吧,你有什么事?”

    “我不知道你答应了那人什么,可肯定不会是简单的事,否则你也不会交代后事一样要我也参与星宇楼的管理。你不能去,而且你也去不了了。”我起身,如小时一样摸摸她的头:“我必须去。”她睁大眼睛:“可是我明明下了迷药。”

    “我知道。”我把写完的东西交给她,“这是我这三天整理完成的,里面有父亲和我的一些看法和过去的交易、人脉关系,你也是时候学着管理星宇楼,你就负责大哥原先主管的事,凡事不要轻易下决断,多听听各位叔叔伯伯的意思,若再有不懂就找二哥,他会帮你的。”

    时间差不多了,我出门。回望一眼,大哥房里灯还亮着,大娘的身影投在窗台显得有些落寞。不知是我和家里的缘分浅还是其他,刚回家不久却总是忙着奔向外面,忽然之前想起“漂泊”一词,此刻与我的心境倒是有几分贴近,我暗嘲了一句。

    待出门,恍然发觉门边斜倚着一人,光线不是很分明,我看的不真切,但还是猜到是谁,除了二哥还能有谁?

    走近,我说:“小妹会接手星宇楼的事,你多提点些。”他没说话,我也没指望他会说什么,不过这样也好,我的顾虑会少一些。我从他身边经过时他却抓住我的手臂,看了我半响说:“小心!”目光直射到我眼中,难得的坚持,直到我顺从地点头,他这才放开。我径直走,逃似地躲开背后的目光。只是我逃什么?

    这次去,我还是带上方时,我让长陵负责楼里的护卫,特别是在小妹身边多加派了好几人,在星宇楼关键的几个分坛也增加了人手。这样一来,就能将星宇楼大部分的势力控制住,我不知道百灵要我去究竟是要做什么,但我和小妹想的一样,肯定是不简单的,也许我又有一段时间要离开星宇楼了。

    第二次来就已经驾轻就熟了,我们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就到达约定的地点,此时白灵身边就只有那个与我缠斗过的女子。

    “很高兴你来了。”她由着身边人扶起,动作说不出的慵懒华贵。眼神示意一下就有侍女将一只小盒子交到我手里。看到里面的东西我不由地觉得我所遇到的人和事是那么的相似,相似到不同的人将相同的一条银饰交给我,纵使我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同了,可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就算丢失,也终将回到我手里,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吗?

    冰冷的触感从掌心传来,那条白族人口中的月印的银饰再次安稳倔强地躺在我手心里,曾经它习惯于我脖颈间的温度,接受我无数次抚摸,同时承载着我对于那段荒唐时间的深刻记忆,现在它又再次回到我手中!

    我收回心神,问道:“这不是指证刺客的证物吗?”

    她像是在回忆什么,只吐出一句话:“我想得到的没人能夺走。”好狂妄的语气,也就是她敢这么说了。

    扶风一行走后,那个败在扶风手下的女子说:“主人,为什么要找她来帮助族长?”白灵从琉璃椅上起身:“我不会看错的,凭她的身手智慧足以成为无尘最好的助手,她的背景更是最大的武器。”突然白灵转头问道,“西弦战事怎么样了?”

    女子垂头回答:“南萧一路强攻,边境已破,若无援手,不出半月西弦必亡。可是扶风真的能在半月里帮族长解决东琴的事与族长一道前往西弦?属下怀疑……”

    “是有够头疼的,不过御轩那老小子暂时不会大动干戈,至于北瑟嘛,那天你不也看到了,遗韵、烨炫和扶风之间还有旧事未解。这本来无尘的祸事就是他们直接造成的,要扶风自己去解决不是很好吗?”说着白灵不禁咳了起来,她暗叹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糟。想起那天去东琴皇宫取月印时的情景,心思渐渐有些飘远。

    曾经她是白氏的族长,是中原大陆最尊贵的人,只是白氏内部积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就算她有心力挽狂澜也已经没有办法,积年的纷争,让白氏形同一个被掏空的花架子,她不是女娲,没有填补天地空洞的能力,只能眼看着白氏的分崩离析。什么东琴、北瑟,什么南萧、西弦,曾经以为他们是自己最好的兄弟朋友亲人,是比自己族人更加亲密的知己,但也就是他们,一个个从她手中抢夺那个已经她苦心维持的不堪一击的白氏疆土,谁是谁非,向来难解,只是亲眼见到自己最信任的人成为对手,这种感觉太过崩溃,就算向来强势如她也经受不住,那一日她剑指蓝天宣誓:“终有一日,我要你们这些背叛者败在自己最爱的人手里。”最爱的人,这个词也在不断提醒着她另一个曾经,那时她与尚不是御轩帝的他是那样亲密,就连她也以为会这样一直白头偕老。个中美好是那样清晰,以至于当得知他可能叛变的消息时,这份恨意会是这样的深刻、难以接受,是他负了她还是他骗了她,也许她一直不愿意承认她更希望是前者,那样至少证明他曾经真心过。有些窘迫,可有和无的鸿沟就是这样明显。犹记得当时他将剑刺入她胸口时那种痛,想着百灵不自觉地双手覆上胸口,那里又在隐隐作痛了。这痛怕是会跟着她一直到坟墓中,现在她还有些后悔:前日在他的皇宫里,我就不应该对他手下留情,单是问他要月印,实在是太便宜他了,真该在他心上也狠狠刺上一刀,好叫他也常常这种锥心之痛!她是后悔,可是倘若真的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能够下的去手吗?答案只在她心中……

    往事如风,烟花易冷,属于他们的时间已经渐渐过去,新的一代还有新的酴醾花事。她强撑起身体对手下说:“你去叫蓝来见我,是时候解决她和天无绝的事了。”南萧吗,现在南萧主事的是天无绝吧,这群人可比我们当年有意思多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