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二十二章 白府行 谁解心肠

章节字数:3566  更新时间:11-01-21 12: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客栈,方时显得有些焦急,待看到我这才松了口气。他问我出了什么事,我想起刚才的那个男人,不愿多提。

    这个小插曲之后,我们来到较为偏僻的白府,门外守卫森严,出示了遗韵公主送来的令牌,门外戒备的侍卫放我们两人进门。

    我让方时门外和白无尘的手下一道,自己则独自进入白无尘的书房。

    “你们出去吧,让我静一静,放心,我这样挺好的。”白无尘以为又是来劝说自己的手下,头也还没抬就对我说。我暗自叹息,淡漠平和如师父也还是无法逃离这纷繁复杂的关系,失忆之时总是觉得师父应该是那种超脱凡尘的高人,白无尘,这名字和他给我的感觉是那样贴切,只是而今看来,身为白氏族长的他怎么可能真正做到心无尘埃呢?

    我压制下心头泛起的淡淡的忧思,用冷漠的语气说:“白族长倒是够沉得住气。”一出声,白无尘就转头,眼中闪过一丝迷惑,似乎是有些熟悉,他多打量了我几眼,终是没能参破,我此时心仍是悬在咽喉,担心他突然之间反应过来我是谁。

    他说:“阁下是谁?白某自认没有你这样的朋友。”

    “四海之内皆兄弟,白族长先别管我是谁,想想你还没完成的责任。”我尽量不直视他的眼睛,与师父相处有一段时间,彼此之间有些默契,光是眼神就足以表达,我不能保证之间的眼神里不会泄露秘密。

    “哦”白无尘继续手中的画作,那里,一个朦胧的人形已经跃然纸上,墨色渲染人的心思。我朝他是画瞥了一眼,忍不住心惊——画上那人不是遗韵又是谁?寥寥几笔就将公主高贵端华,庄重清丽的气质淋漓尽致地呈现在纸上,若非是心中时刻挂念,下笔时怎会如此畅然满富神韵。这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这样想着,我的口气不自觉加重:“原来白族长是这种一味沉迷女色,不知进取的角色,是扶风错看了。那么来自西弦的求救信我也不必转交给你了。”我扬起手中的信件,作势要销毁。

    “给我吧。”师父放下狼毫笔,冷冷地说,“希望这不是你们的诡计。”

    “白氏发展百余年,想必你们的暗哨不会比星宇楼差,若不是你阻止手下的一切消息,现在把这件事传达给你的就断然不是我了。”我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如此明显的诬陷事件会发生在师父身上,就连他也为公主痴狂,我真有点培佩服遗韵的能力了,先是烨炫,然后白无尘,更不必说是御轩帝,这样看来她手中等于是握着大半个中原大陆!

    “就算如此,可这也是白某家事,和楼主没关系吧!”

    “没关系?白族长好健忘,我星宇楼有大量生意在西弦,若是南萧真的吞下西弦,这最大的受害者应该是我们这些商人了吧,你说这与我有没关系吗?”我正色,不敢露出丝毫退缩。其实什么生意,不过是唬人的借口,星宇楼在西弦有生意,这话没错,可南萧吞并西弦并不会给生意带来毁灭性灾难,就算是战乱时候,百姓的日常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师父本应该也知道,可偏偏他无意商场,不会深究这些事,我拙劣的理由在他看来也就变得确有其事。我真不知道说师父单纯还是什么,他看似冷静,可对于旁人过于信任仁慈,我想百灵找我来帮他,恐怕也是有这方面的担忧吧。

    我正凝神思索间,师父幽幽地问了一句:“你是谁?”这宛如漂浮在水面上的语音,让我的心再次动荡不安起来,我深怕他察觉出什么,他不是那种会对无关紧要的人多加关注的人,他的心中仅能装下他所在乎的人事物。现在他这样问我,究竟是何意。我猜不透,话到嘴边愣是不知道该如何启齿。他面露哀戚,直视着我,焦点模糊像是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这感觉让我浑身不舒服,一颗心放在哪里似乎都是不合适的,只得到处游荡没有着落。

    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反而加重语气说:“白族长,你的手下后还在外面守着,你若是无心出门,我倒是不介意替你传些话遣散了他们,至于西弦,国破又如何,原本也不过是一团腐朽,被南萧吞下也正好,这乱世之中,唯有强者才能做一国之主。你和天无绝相比,实在不算什么。”

    “你不必言语相激,白某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将画慢慢卷起来,然后走到我面前,将画交到我手里说,“还请楼主帮忙收着这幅画。”楼主?他知道我的身份?还是说他一开始就知道,那么之前那些话,他到底想要说什么?我好像又一次卷进未知的迷惑之中了,不过总算还是有些收获的,白无尘接下来应该会采取行动。

    画在手中,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就像白无尘清清楚楚呈现在纸上的情义,不必言语就已经足够霸道。他们不管旁人如何反应,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只是依从自己心之所向,看似安静平和与世隔绝,实则孤傲执着,我只能说我也没想到曾经在我眼中神祗如白无尘也不过是一介凡人,尤其是在面对情这一字时,也会这样的旁若无人的任性固执。手中的画似乎是滚烫滚烫,简直要将我的手灼伤。但更令我震惊的是白无尘开门前撂下的一句话:“楼主很像我一位故人。”故人?遗韵?还是三年前的我?

    门外方时和白无尘的几个手下已经相互认识了,他注意到那几个人都不是简单的角色,但仅凭这一面之交,他还不清楚他们这些人的实力究竟如何,就拿林宇来说,他给人的直观印象是一个心思单纯,说话不经过仔细思索的人;而闻框为人深沉,沉默寡言,但有时也会突然爆出几个一鸣惊人的词;还有那个现在还不在场的刘益章,方时问过林宇,刘在哪里,林宇夸张地说:“别提了,老刘啊,肯定是在美人窟中纸醉金迷,抛下我们兄弟几个在这边。”这话像极了玩笑,但在方时看来却也不全是玩笑。美人窟?确实有一个地方,因为当地美人遍地,因此附近的人都笑称那里为美人窟,方时记得那是南萧的一个小镇。那么说来刘益章是在南萧了?看来白氏的人也不是什么准备也没有,只不过这些白无尘是否知道,还是原本就是他吩咐刘益章前往南萧的?

    正深思之间,林宇突然凑到方时身边说:“你家小姐到底是谁啊?”

    林宇是这种自然熟的人,说话不过两三句,他就已经可以很自如地跟你亲近。不过方时并不是很排斥这种感觉,林宇这样总比在一旁像隐形人一样的闻框好。方时看了一眼闻框,这时候闻框像是感应到方时,猛地与之对视,眼中露出的锋利如剑的目光,让方时立马收回视线。而林宇则是吵着要方时回答他的问题。

    “我家小姐不是普通人。”方时说着,眼睛深深地朝主屋的方向望去,对于扶风他所知道的其实也不比林宇多多少,除了知道她是扶天罡,就是上一任楼主亲选的继承人,是星宇楼唯一的女性掌权者,其他的就如同机密般很少有人知道。她究竟功力如何没人知道,只是听说在她九岁时就能徒手搏虎,成年后更是少有人能了解,她从不轻易出手,而必不可少的时候,也从不留下任何活口。更简单一点就是她的外貌也是一个谜,就连诸位夫人、少主也无缘得见,恐怕唯一知情的就是已经过世的扶老楼主了。而且除了家人,她对其他人都是不远不近,和善的态度却从不亲近谁偏袒谁,也从不让人了解她的心事。在她这个年龄的小姐不应该是撒娇任性的时候吗,可她在人前永远都是坚定果敢,温和而肃穆,这样一个人要如何形容!方时心头仿佛被激起千层浪般无法平静。

    林宇大叫一声:“这么强大啊,那么说来——”他立刻转头对一边上沉默的闻框说:“阿闻,你说我现在在想什么?”他使劲朝闻框挑眉,考验的意味再明显不过。闻框头也没抬,兀自冥神,只听他似梦如幻地说:“你能想的不就是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不过我劝你别乱点鸳鸯谱,族长和她不好。”

    方时听得似懂非懂,他们之间似乎是有种无法剪短的默契,让他们能够熟知对方的心思。可是闻框说的乱点鸳鸯谱是什么意思,难道——

    林宇笑起来:“我说方时啊,你觉得我们族长和你家小姐怎么样?”

    果然如方时心中所想,林宇是想将白无尘和楼主凑成一对,玩味十足,果然是林宇的风格!正想着是不是要给他泼一盆冷水,但是忽然之间方时想到:白无尘、扶风,白氏、星宇楼,西弦、东琴。若是将这两股势力联合起来究竟会产生多大的力量呢,会不会足以与烨炫、天无绝之流对抗呢?这个想法让方时浑身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斗志,这两人结盟后将发生的一连串令人难以预料的变化,在他的脑海中不断上演。

    闻框在一旁不再说话,他只是冷哼了一声,就是这一声让方时回归现实。

    如此这般一折腾,时间已经过去不少。主屋的门终于在这时候打开,率先出来的是白无尘,而扶风手握着一幅画背向众人站着,一时没有动作。门外的人自然不知道刚才在里面这两人之间说过些什么。

    派人回家知会一声,扶风就暂时留在白府,这情景和当初她被白无尘收留相似,但有不同,因为这次两人的身份地位不同,彼此之间的认识不同。在扶风眼中白无尘不是师父,而是白氏族长,或者说是另一层不为人知的身份——西弦二皇子,个中原因已经不甚重要,只是这些看似纠葛的身份,汇聚在他们身上。或许这也是他们注定经历比旁人丰富的缘起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