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二十三章 与谁共 心底神思

章节字数:3205  更新时间:11-01-21 12: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天白无尘终究是出门,至于他究竟是为什么这样做,我已经说不好了,或许是因为我带来的西弦的紧张的战况。不过我总是觉得他从宫中出来之后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单就是他对我说话的态度以及他将那幅画交给我,就和他原先给我的印象不同。

    我出来时见到了白无尘的两个手下。方时和他们显然是认识了,那个叫林宇的神色怪异地朝方时看了一眼,然后又毫无顾忌地仔仔细细打量着我,好像是在打什么注意。之后他又朝一直沉默的闻框使劲点点头,闻框没有理会他的示意,只是对我的探究绝不比林宇少。在这之后我问过方时他们到底说过些什么,方时脸上也流露出一丝不自然,但很快掩饰过去,说是他们很好奇我的身份。我只好作罢,心想:由他们去吧,只要不妨碍大局就行。

    相府香炉阵阵,平和淡然的梵音也无法掩盖此刻空气弥漫的紧张的气氛,南宫谦拦住正欲出门的蓝,厉声道:“你哪都不许去!”白素尚未放下手中的念珠,紧张地从佛堂里出来,心中忧虑:这爷俩不知道又怎么了?

    蓝看着面前的宰相,她轻笑一声:“如果你说我不去我就不去,那我还是南宫蓝吗?”她眉宇张扬,说不出的离经叛道,这让宰相心中更是气恼:若不是亲眼看到稳婆将她从夫人体内接生出来,我真要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我们的孩子了。十年的分离,如今总算是能够暂时团聚,可那些人的势力还在家附近徘徊着,这个时候我们能做的就只有安分地呆在家里,让他们安心。哪知蓝一天到头就知道往外面跑,真不知道哪天就闯出祸事来。

    相爷没有说他心中的担忧,还是斥责蓝:“谁家的女儿像你这般不安分,你怎么就不想想多陪陪你母亲。”

    蓝不屑地瞥了一眼一旁劝解的白素,说:“相爷,你是要我每天陪她一起诵经礼佛吗?玩笑,这种事情还是您来吧。”

    白素面露哀戚,她低低地说了句:“好了,谦,蓝要出去就让她去吧,她这几天一直憋在家里,确实苦闷。”

    蓝作势要走,哪知相爷突然从墙上取下那柄尚方宝剑道:“我再问你一遍,你要出去吗?”白素手中的念珠登时停在其中一颗不再转动,她没想到向来谦和的相公会这般冲动,她慌忙中握住相爷的手,凄婉地示意他不要冲动。

    反倒是蓝最为淡然,她面露轻视,仿佛相爷的做法在她看来不过是小孩子间的玩闹。对于他们夫妻两一唱一和的表现更加是厌烦,她看了一眼相爷手中的剑,心想:我若是想走,你的剑还拦得住我吗?若是想走,现在还会在这里和你磨蹭吗?

    待到蓝终于回房,白素身体一软倒在相爷怀里。相爷扔下尚方宝剑一把将她抱起回房,口中暗斥:“傻瓜,不是叫你呆在房里的吗,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了……”虽说是责备,但其中不难听出无限的关怀,白素微微笑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确实不错,只是他和女儿怎么就不能这样。

    南宫谦看着渐渐睡去的夫人,开始回想起几天前在门外那个明目张胆地拦住自己的侍卫,当时他说什么皇上有令,还有什么公主劝您和您的家人近期不要出门,否则后果……他想自己这个宰相确实挺窝囊的,难怪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愿意听自己的话。

    蓝倒是真的乖乖回到房中,无欢见她回来,忙上前问:“小姐,不出门了吗?”蓝没再看她,径自走到床上和衣就卧。无欢比蓝更早回到相府,不知道公主究竟想做什么,似乎是要将一些故人都从身边遣散,是为何烨炫的婚事做准备吗?

    床上的蓝突然睁开眼睛对无欢说:“公主让你回来的时候,有说什么吗?”

    无欢深思状:“我不知道,当时我连公主的面也没见到,是宫里的嬷嬷说公主让我回相府。”

    蓝微微点点头:“她做事果然滴水不漏。”蓝的嘴角向上翘起,若是熟悉她的人就会知道这是她的典型动作,一旦遇到让她期待的对手时,她就会这样。而其实这时候她的脑子里还想起另一个女子:那个白衣潇潇的蒙面女子,星宇楼的楼主,还是白灵看中的人。蓝的嘴角翘得更深了。

    忽然窗门微微震动,无欢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立刻朝那边看去,一丝鬼脸闪过。正想说什么,只听蓝幽幽地声音响起:“你下去吧。”

    鬼脸在无欢走后瞬间出现,他动作轻佻地坐在蓝的床边,手慢慢抚上蓝的脸,轻轻地在上面绕着圈,一圈一圈又一圈,直到蓝实在忍不住出声:“别闹了!”

    鬼脸之后似乎是一张轻笑的脸,蓝看不清。不过从他的声音里还是能听出一丝戏谑:“被禁闭了?”

    蓝也不恼,若是她想出去,她不会现在还躺在床上,一切只是因为她不愿意。连带着她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或许还是介意父亲的话的。她似乎又闻到空气中的药味,她是知道的,自从自己回家之后,母亲的药就没停过,她是被自己气的吧?蓝此时的心中有些不知名的酸涩和陌生的悔意。

    鬼面人忽然之间问蓝,白灵找过你了?

    蓝说,她要我去找无绝,你也知道南萧和西弦之间的战事已经刻不容缓,她不放心白无尘。

    鬼面说,扶风也会去,你说要不,我也过去看看。

    蓝没好气地说了句,随便你,不过我可提醒你,扶风那女人不是好惹的,下次可不是把你打昏这么简单了。还没说完,她就听见鬼面的笑声,她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能说了句“傻子”。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鬼面已经不在了,他似乎总是这般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的,蓝想自己是什么时候认识鬼面的。时间要回到三年前,那时她还在东琴皇宫,那次白灵派人来说要见自己,于是她就乔装出门,可惜消息泄露,皇后拿住自己的把柄安排了禁卫要杀了自己,这时候幸亏鬼面出手。之后两人又见过几次,不过每次都是他来找蓝,而且他总是能够找到。蓝怀疑自己的身边有鬼面的人,对于鬼面的怀疑也就越发深了,因为至今她还不知道鬼面是何许人,这一番接触下来,她觉察到鬼面对他们这些人的情况很熟悉,难道是认识的人?她想了很多可能的人选,就连白无尘、烨炫之类的都曾经是她怀疑的对象,可是又都想不是,这个鬼面究竟是谁?

    蓝突然从床上坐起身来:就算只是别人手中的棋子也要做一颗重要的棋子。她似乎打定了主意,叫来无欢,要她简单收拾行李。蓝也要出门了……

    星宇楼,扶云在二哥门外徘徊,踯躅着是否该敲门。忽然之间她觉得一阵风平地而起,她本能地眯下眼睛,恍惚中似乎看到某个恐怖的脸从不远处一闪而过,待再次睁眼时已经看不到什么,她想着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在一番心理矛盾之后,她终于鼓足勇气上前一步。正欲敲门,门却自动打开。只见二哥冷漠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她又是一时的心神激荡,事先准备好的话都抛在脑后,只是问了一句,二哥要出门?

    扶烈绕过她出门去,连衣服也没碰到,扶云已经习惯了他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只是每次看到还是不能不伤感,她只好安慰自己,二哥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可是真的是每个人吗?这时候在扶云的脑海里不可避免地出现三姐扶风的身影,以及那些有关二哥和三姐相处的情景,如此温馨亲密,让人羡慕又嫉妒。扶云尽量控制自己的想法,若是任凭心思轮转,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些让自己都会后悔的事情。

    扶烈在距离她好几步的地方停下,冷冷地说,我从老鬼那里拿来不少补药,足够你喝上半年了。

    扶云不知道自己这时候还能说什么了,二哥这样说是暗示自己没事不用来找他了吗?一股冲动自心底深处升起,她迅速上前抓住正欲离开的二哥,说,我看到二哥管辖范围内的账目似乎有问题,二哥你要不要好好说明一下,这究竟是为什么。我想三姐将这些账本交给我,是想让我清楚楼里的资金运转的,她还说有什么事可以找你……

    终于扶烈正面注意她,这让扶云有点苦涩的获胜感。天知道,自己弄到那账本花了多少精力,三姐大概是打定主意不让自己看到这些的,她是在替二哥掩饰什么吗?为什么他们之间有那么多不能告诉旁人的秘密,为什么他们之间有自己无法介入的默契?为什么……她偏要将这些都挖出来,看看究竟还有什么。一直以来被压制在扶云体内的力量似乎在慢慢苏醒,这种改变连她自己也有些无法控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