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三十三章 美人缚 夙夜宫声

章节字数:3171  更新时间:10-12-23 13: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朱光耀和方时功夫不弱,但要同时对付南萧诸位将军,实在是有些吃力。体力上的限制,让朱在挥刀的时候手臂僵硬,刀锋一偏砍在了虚空之处,而他自己面前的一大块空门就完全暴露在轮番上阵的对手眼前,对手怎会放过这难得一见的好机会,他抡枪鹊起,一招直捣黄龙,攻势集中到朱光耀的心脏位置。

    那一刻时间静止,朱似乎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砰砰砰,急促、让人赶不上喘息,银色尖锐的红缨枪头就在眼前化作一个几乎透明的点,笔直地刺来……

    瞬间红缨枪被一股猛力挑开,方时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呲——这是金属刺破肌肤的声音,朱光耀看着方时的后背被一柄钢刀划上深刻的一道,紧随而来的血流就在刀离开的那一秒,从棉衣中渗透出来。原本方时就面临着不少的对手,此番他不顾自己前来相救,这就等于将自己曝于他们刀枪之下,他这是用自己来换朱光耀的安全,当下朱光耀心中洋溢出感激之情。在这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变故迭起,朱光耀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一手扶住方时,一手对抗十数个南萧将军,那一刻他的全部念头是:不能辜负方兄弟的恩情!

    方时强忍住背后的疼痛,松开朱光耀的扶持,朝他点头示意。之后他便继续投入战斗之中,没有人知道当看到朱光耀遇险的时候,他脑中唯一能想到的是扶风对他说的,要他和朱光耀一起回去的话,他告诉自己朱光耀不能有事!这就是他对扶风的承诺,他没有说出口的承诺。战事还在延续,他的半点通明只能暂时压制在心底,他要活着回去,和朱光耀。

    无绝回到营地,粮仓果然未能幸免,等他带着人回去救火的时候已经是迟了,原本不多的粮食,此刻已经化成焦黑的碳粒,他心中一阵邪火蹭的窜起千丈,一把剑用力插进地面,深足三分。连他身边的人都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凛冽的寒意,这是出兵以来,主帅难得一次的震怒。

    粮仓旁边忽然窜出一个人影,他浑身都是漆黑脏乱,分不清原来的面目。无绝身边的士兵,一下子制住他,想着此人一定是纵火的人,那人挣扎着被推到在地,无绝冰冷的目光审视着他,而他口中喊着:“主帅,是我啊,是我……”

    无绝命人松开他,他已经认出那人是谁,就是那个跟自己报告粮食短缺问题的百夫长。

    原来百夫长发现营地附近似乎有人潜入,他担心粮食被窃,于是和手下的兄弟一起提前将粮食转移,只是因为时间不够,还是有一小部分粮食被毁。他说的时候愧疚万分,似乎是在为自己的失职而自责,只是这对无绝来说已经是喜讯一桩了,还好粮食并非完全损毁。他这时候打量起来这个百夫长,此人面容方正,说话雄浑有力,思维敏捷,是个不错的将领。只是之前为什么一直没有看到他呢?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士?来军营多久了?”听到主帅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百夫长立刻直起身体,正襟危坐,回答说:“小人本名威长忠,是距南萧国都不远的清河村人,三年前应征参军。”

    三年?无绝想这样一个人,若是有机会,这三年的时间里早就升了好几阶,如今竟然还只是一个管粮仓的百夫长,当真是大材小用,他当下决定以后好好重用此人。就在这时候,呼啸的风声凝成一只短小精悍的匕首,朝天无绝飞来。跪在地上的威长忠先于其他人跳起来,一把抓住匕首。天无绝再次惊讶,这个人的感觉、动作竟是如此之灵敏,可见他身怀武艺。

    行刺的人行踪诡异,瞬间就消失不见,天无绝派出去追查的人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讯息。而天无绝把玩着那把匕首,只见匕首之上附着一封信。

    看完信的内容,无绝的心再度狂躁起来,蓝竟然落到他们手中!听到这个消息,他都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白无尘擒住蓝,这件事实在是超出他的想象,蓝对他痴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就算是可以装作一无所知,可他怎么忍心将她囚禁起来。这究竟是白无尘的绝情,还是蓝的可悲呢?那么天无绝又该如何决断,是按照信上所写前往咸城以外的十里亭赴约救人,还是索性不管这些混乱的事。若是前去,不知十里亭会有什么样的陷阱等待着他,想不到白无尘也学会如此好手段,当真是士别三日须刮目相看,无绝似笑非笑。

    东琴皇宫近日都在忙着遗韵公主的婚事,大家都传说,这将是有史以来最盛大典礼。一个是东琴最受宠爱的公主,一个是年轻有为的北瑟国主,这两人的结合同时也预示着两个国家今后结成了亲盟,其势力将不容小觑。甚至还有人猜测之后,中原大陆的未来也许就掌握在这两位的手中。对此,遗韵一笑置之,她想要做的没有人能够阻止!

    形同冷宫的清华宫,在这个寒冬显得格外的冷清,没有地龙取暖,没有半个宫人,偌大的宫殿只剩下皇后一人。她已经退下了繁复的后服,身上只有一件清瘦的官纱,凉风透过薄薄的衣料渗入骨髓,麻痹了当前的知觉。这个时候皇后竟仿似回到二十年前,那是她出嫁的日子,她的父亲是白氏的两朝元老,权力根深蒂固,而他的夫君是白氏诸侯之一,在此前她也曾听说不少关于他的传言。大多是说他如何的英俊潇洒、才智卓越,但也有传言说他与当时的白族长白灵关系匪浅。只是少女情怀深种的她怎么会去理会这些,她看上的人,就一定会得到,长久以来家人的骄纵,让她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新婚那夜,他便已言明他心有所属。她还记得自己当时说过的话:“那又如何,终究还是我得到了你,也只有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生生世世,直至轮回尽头!”张扬无畏的话,也只有当时的她才说得出。

    之后诸侯群起,白氏崩裂,没人知道,她在这中间起着怎么样的作用,又或者说她的父亲和她的夫君,这两个男人通过她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她成功地坐上后位,做到如她所说的那样一直在他身边最近的位置。至于白灵,她不过是一个过客,一个不可能再次出现在御轩帝生命中的过客。

    直到那一天,白静的突然到来,她开始慌了手脚。事先没有任何的风声,御轩帝也没有透出半点消息。白静,又是白氏的人,更加确切的说是一个酷似白灵的女人。那一刻她就知道,白灵这个女人在御轩心上留下的那道刺口是多么难以消除。白静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的大胆、慵懒、奢华,简直是白灵的翻版,御轩帝对她的宠爱也是无人能敌,就算是后位上的她也无法拿白静如何。不久她便诞下东琴的第一个皇子——轩之瑞,在见到他之前,她曾无数次思考要这样才能解决了这个孩子,不是没有机会,只是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身上流着他的血的孩子,想到这里,她就再也下不了手。第一眼看到之瑞,她就知道自己再也下不了手了,他的眼睛、鼻子、嘴唇……这一切都是他父亲的翻版啊!

    皇后陷入往事之中不能自拔,没有发觉一个小公公模样的人进入,他是个生面孔。他在清华宫转了一周,正欲离去,皇后突然开口:“是谁让你来的?”她是知道的,她这个宫里已经很久无人问津了,今天这个公公来,只怕没有好事。

    公公从容的福身作揖回到:“奴才来看看这里有什么损坏的没有,整修的工期将近,若是这里有什么要修补的可得趁早。”

    “整修?什么时候的事,本宫怎么不知道。”

    小公公说了句:“您很快会知道的。”然后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而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皇后也很快就明白过来。因为侍卫很快就来到清华宫,声称在宫殿中搜到了巫蛊小人,两个小人分别是御轩帝和遗韵,那写着他们生辰八字的布人上扎满了细小的长针。结果似乎是很明显,皇后没有辩解,她已经猜到方才那位公公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御轩帝震怒,下令将皇后打入冷宫,此生不复相见。听到旨意如此迅速就传达到,皇后只余一丝苦笑,她当真是众叛亲离啊,他们恨不得自己永远消失在眼前吧。作为一个女人,她还真是失败啊。

    很快第二道旨意又传来,清华宫被赐予遗韵公主,东琴皇宫中仅次于御轩帝的乾龙宫的殿宇成了遗韵公主的行宫,一个即将出嫁的女儿的行宫,这份宠爱当真是煊赫。那一刻皇后心中想的竟然是:这样也好。至于究竟好在什么地方,也唯有知情的明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