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四十一章 后宫行 人事渐非

章节字数:3050  更新时间:10-12-31 07: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若说这一些不是宿命中便早早定下,怎会在一夕之间就骤然变了模样。

    西弦后宫这段时间甚是不平静,美人进进出出当真是到了眼花缭乱的地步,据说是国主选妃的时间将定在过年前夕。对于选妃这样的事,国师当然是乐见其成的,左右不过是送几个女人给国主玩玩,好叫他无心在政事上有什么作为,于是放手让下边的人帮着张罗,对于国主的意见更是百依百顺。

    扶风手上的伤养的也差不多了,但内力是如论如何也使不出来。国主每天还是不厌其烦地过来,那件事之后倒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偶尔握个手什么的,扶风已经能够习惯了,反正对自己也没有损害,就随他去了。她在想怎么样才能离开,单凭她一个人是不可能的,那么还能找谁?此刻白无尘怕是还在咸城和天无绝僵持对决,方时受伤不知好了没有,二哥,他现在会在哪里?

    正想着,忽然床上锦被陷下去一块,扶风明白那人又来了。

    扶风不待见的样子也没惹恼他,国主牵起她的手,确认伤口已经完全复原这才放心,他说:“今天带你出去逛逛,顺带也是时候见见人了。”说着,他也不管扶风什么反应,就唤来宫女,让她们为扶风好好打扮打扮。不过说是打扮,他也不走,就坐在一旁整好以暇地看着,仿佛是在欣赏什么动人的景致。

    说到打扮,在扶风身上确实很少见,母亲早早地离开她,自小便是父亲教养她,虽说不上有阳刚之气,但骨子里女人的习性还是没有被完全发掘出来,随后一直混在星宇楼里,跟着兄弟们出任务,所见的都是刀剑金铜,哪里还有什么胭脂香气。至于那段扮作遗韵而身处东琴后宫的时间里,多数时间就是由着无欢在遗韵那张脸上捣弄,说到底也与扶风无关。

    不知过了多久,扶风从半睡状态醒来,只觉得寝宫里安静的很。没人了?扶风略微有些吃惊。眼前一面昏黄的铜镜,她朝那里看去,晦明之间仿佛是见到什么震惊的事,她连身凑上去,把着铜镜几乎要贴到脸上,铜镜一寸寸在她脸上挪动,那样仔细地审视地。

    “对于自己的美貌这样惊讶吗?”铜镜里出现国主的模样,扶风猛地转过身,看看他,再看看铜镜,发觉里外没有什么大的差别。那么镜中那人就是自己的模样?她还是不能置信,这镜中分明不是自己,她是谁?她伸手在脸上团团摸了一转,肌肤光洁无痕,哪里有什么面皮的缝隙。在一连串确认动作之后,她还是觉得不可能。

    这时候国主的笑声再次响起,他从身后揽住扶风的腰,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他的头扣在扶风肩上,他说话时震得扶风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那样的张扬,他说:“喜欢朕赐你的容貌吗?”

    扶风一阵头痛,容貌这种与生俱来的东西也能作为赏赐吗?她回了一句:“若是我说不喜欢,你能将我原来的样子还与我吗?”

    “哈哈,朕的巫医似乎还没有这本事,不过你现在这面貌绝不比原本的差,你暂且将就着用吧。”国主的心情似乎是出奇的好,扶风不愿去深究他究竟有什么目的,好的坏的都已经这样,还能如何。索性她之前一直是蒙面,恐怕这世上少有人真正见她的样子,现在有什么变化自然也不会有人发现,以后只要再带上面纱,她就还是扶风。想通了这些,对于容貌一事,她也能暂且释怀。

    如此一番折腾,时候已经不早,门外有人来催促说:“国主,客人已经在前殿候着了。”

    国主放开扶风,一手一挥,笑意更深:“让他继续候着,朕还有有事。”

    果然是昏君,扶风心中默念。

    国主又细细叨叨地和扶风说了好一会话才出门去见那位客人,不过,让守在门口的锦木吃惊的是国主竟然带着扶风去会客,今天来的这个人和扶风可是有很大的关系,他就不怕扶风跟着那人跑了?

    前殿还残留着酒味证明这些日子国主的生活丝毫没有因为战争而有所收敛,依旧是日日笙歌夜夜欢舞,好不荒淫。不过现在宴会还未开始,前殿很是冷清,只有宫人口中的客人在场。从背影看去这是一个风姿超然的年轻男子,只见他负手而立,俊挺的身段显然是功力不俗的。听到有脚步声响起,那人转过身来,他一眼便见到国主身边的扶风,眼神略有停顿,之后便不着痕迹地挪开视线。

    扶风眼中惊爆出无限的光点,这人不是二哥又会是谁!她正想着要怎么表明身份,好叫二哥知晓她现在被困在宫中。然则,方才国主的话毫无预警地袭来,让她不觉心凉了一大半——他说:“过会儿见到故人,可莫要失了分寸,你知道的,我既然有法子控制你体内的蛊虫,那么除非是我愿意放你走,否则谁也别想救你。我能做的比你想象的都多……”这一剂不烈的药却着实下到了人的软肋上,扶风始知这个二十几年一直被人称作傀儡、昏君的国主也许会是又一个乱世的枭雄。

    恍惚之间,是国主牵起扶风的手,他似是惩罚性地在手掌的伤处重重按了一下,成功地吸引了扶风的注意,他这才温和一笑,仿佛方才所做不过是增加点情趣罢了。

    扶烈见两人“情意绵绵”倒也不惊怪,西弦国主的荒唐名声可不是虚传的。只是他看扶风时总是有些异样,这个女人单是坐在那边就让人生出几分倾慕,水蓝的云锦缠丝贴身攀附着,勾勒出清瘦纤细的轮廓,万千青丝随意散在腰间,映得面容越发的白皙润泽。扶烈见过不少美人,南宫蓝妖娆诱人,自家的小妹扶云也是生得柔婉轻灵,三妹面容虽然一直未能见着,想必也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然而面前这女人的美却有种说不出的清透,像是一阵风就能吹散了这灵性的容颜,好好一人,偏生出几分红颜薄命的感觉。

    此时国主含笑问道:“扶家近来可好,朕前日派人送去的礼物如何?”原打算不去理会他们说些什么的扶风还是不可避免地来了兴趣,家中可好,这话本该是由她来问,而今国主说来,倒也是合了她的心事,不论这人的目的是什么。

    扶烈仔细着说:“家中尚可,大哥也已经能下床,扶烈今日前来就是代替大哥来向国主道谢,国主果然神机妙算,只是修书一封,那白灵便主动送来解药。”

    扶风听着心中不由生出些不合时宜的喜悦,如此说来大哥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这在她听来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这般算来,大哥痊愈,她被禁锢,两事相抵,她也不算太过吃亏。

    国主很是满意,只是他做的何止这些。他要一件一件摊开来放在扶风这女人面前,她要如何接招呢,国主有些兴奋。他继续问:“那么我昨天说的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扶烈好一阵头痛,国主说是要和扶家结亲,不拘是三妹还是思妹。可是这两人却都是不行的,三妹至今仍不见踪影。那日将她送进宫中,约定不论成败,十日之后就离开的。他曾经借机探查过西弦后宫,并未发现三妹,想来近日来宫中女人频繁地进进出出,她恐怕是早已趁乱出去了,只是出去后她人会在哪里,咸城那边也说没有她的消息,真是急煞人。此番国主提到结亲,别说是三妹不在,就算是她在,扶烈也不会同意将她送与西弦国主。至于小妹,她的心思,扶烈不是不知道,况且这些时候他们都不在,亏得她处理楼里的事,眼下这情况,她也已经不是小时那个会躲在三妹身后的女孩了。这般一思量,结亲一事,实在难为。他还来不及解释什么,国主就笑说:“朕与你玩笑罢了,瞧你这一脸为难的样子,若是当真让朕娶了你家的妹子,扶烈你还不哭煞。况且朕的美人也不会同意这桩亲事的。”说着他一把揽过扶风,感觉她身体僵硬,他的笑容就更加灿烂了。

    扶风此时有些理解,今天国主安排这样的见面是为了断了自己求救的念头。于是她从国主怀里挣脱出来,装作嗔怪的模样说:“国主说笑了,小女子哪有这般能耐。”所幸,她的声音还未曾变化,二哥总不至于认不出自己的声音吧。

    扶烈的视线再次落在扶风身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