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四十五章 清风生 此事谁与

章节字数:3049  更新时间:11-01-04 07: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扶风以为国主那日所说的封妃之事不过是戏言,可没成想,这之后她住的寝宫果然来了不少织造师父,还有婢子公公也按着礼制派来不少,当满宫的人跪在扶风面前唤道“娘娘千岁”,她感觉晕头转向,甚至那一刻她还怀疑自己是谁。她叫来锦木,让她拿来镜子。锦木眼中带笑,这几日的相处锦木倒是与扶风亲近了不少,本来两人年岁相近,扶风私底下又是那种随和的性子,锦木也并不真是一块木头,这样两人日日相对,亲近是必然的。

    取了铜镜,锦木还难得的调笑地说:“姑娘已经够美了,不必再日日照镜确认。”

    扶风直接白了一眼,她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如今倒取笑起来了。这些天她确实是日日照镜,倒不是说为了看看自己有多美,只是在想着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模样,因为国主的话对她的冲击实在是不小,他既然能改了自己的样子一次,谁说不会改第二次。一个人如果频繁地变化面貌,不仅在旁人看来是妖怪,连她自己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妖怪投胎。

    说是安心也好,失望也罢,总是还是那副不甚熟悉的面容。可是她不知道现在在这边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每天无聊地吃了睡,睡完再吃,一下子什么事情都离自己十万八千里,连二哥白无尘他们的消息都要从别人口中才能知道一星半点,听说白无尘和天无绝的战争一直持续到现在,咸城周围几百里的地方都已经涉入战局,白无尘有兵符,有张世怀,还有二哥的暗中相助;天无绝得了南宫蓝,其妹天无意坐镇南萧,为他源源不断地提供军备,如此这般一战打得势均力敌。扶风想起那个曾经唤自己姐姐的小丫头,现如今也能够独当一面地镇守住南萧的朝廷,解了无绝的后顾之忧。而蓝与无绝的关系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她这样情真意切地上战场相助也传为一时的佳话。只是不知道相府现今如何了,蓝这方出来,白素必是又要经历一番心伤,但愿不要过度伤身才好。还有烨炫和遗韵的婚事听说已经定下来了:腊月二十。不知什么时候她竟然离这些事如此遥远了,想起这个,扶风竟然也会略略有些失落的感觉。

    “想什么呢,这般的入神。”一双手自身后环腰揽过来,扶风整个人便贴在他身上。那股熟悉的龙涎香瞬间入鼻,他又来了。自从那日国母郭罗氏来过之后,国主来的更加频繁了,甚至大白天就带着一大堆的人来这里。按他的说法是像他这样昏庸的主子根本就不用花费多少时间在政事上面,每天当然就有很多时间来享受闺房之乐了。

    闺房之乐?想到这个扶风还是忍不住浑身颤抖。她冷淡地说:“若是我说我想回家,你要怎么做?”这些日子下来,她也放开胆子,索性已经被困住了,那么还何必耗费那些个心神藏着掖着,想什么就说什么,让自己舒坦一些罢了。说实话,这是她现在能做的不多的事情中的一件。

    “既然这样,那就回吧。”

    这话倒是让扶风吓了一大跳,回家,回东琴扶家?

    国主说着就让婢子准备一些出行的衣物,看他这说风就是雨的样子,扶风倒是相信了三分,他这是真的要带自己出去。只是目的地到底是哪里,就两说了。于是扶风问:“您就不担心,这一走,国主之位立马有人取代了?”

    她的话成功引起一阵大笑声,他刮了一下扶风的鼻子说:“甚好甚好,清风现在终于知道为朕担心了。”

    他这是将扶风当做小孩子来对待,扶风苦笑,这位国主在自己面前为何总是表现这样无知,让人哭笑不得。之后国主解释说,原来大国师最近忙得焦头烂额,因为他的女人沈青敏小产,如今生死不明,据说是因为两人发生争执,国师不小心将她推倒这才引出来小产的事。可最初引发争执却和秦庄夫妇有关,话说他们找到青敏,告知她国师所做的事。彼时正怀孕的青敏怎么能接受自己的枕边人是一个舞权弄势的奸臣,于是结果可想而知。

    国主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又轻抚了扶风的脸说:“你当真是朕的福星,怎么就让你找到那对夫妇,要知道这些年来朕派了不知道多少人就是没法找到他们。”

    这么说来确实是扶风帮了他,让他暂时得以喘息。可是这事也算不上是她的功劳,大概这些人命中会有相遇的一天吧,而扶风不过是将这些命定之事连接起来。忽然很想说一句:这都是命,与人无关。

    扶风仔仔细细地观察了身边的这个男人,他在这样一个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那样熟知了她所有的底牌,切断她的后顾之忧,是不是也是命中的安排呢?这个想法让她心中一惊,立刻默念着清理了去。扶风想着:这是个魔王,荒唐霸道无知的魔王。

    或许是为了掩人耳目,国主一直喊她清风,在出行之前他还和扶风胼胝长谈,他很无耻地将目前的状况一点点分析与她听。首先是星宇楼,他说他既然有办法解开大哥身上的毒,就说明他在星宇楼有安排,若是她轻举妄动,那么等待星宇楼的就会是接连不断的噩耗。然后是白无尘,他那边正和天无绝打得不可开交,若是扶风想法子找他,那么战场上刀剑无眼,不知什么时候他就命丧黄泉,而扶风自己的小命还捏在他手里……一桩桩一件件,这个人都是了若指掌,若是说他没有经过长期的探查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这个人隐忍了如此之久,现在是要一点一点暴露出本性了吗?扶风想自己也许是运气不好,就在这个时候送上门,而她和这几方都多少有些牵扯,于是理所当然地成为国主的俘虏。这日在国主离开之前,她放开胆子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

    国主脚步一顿,多少年了没有人这么问自己,真是活得太久了,连名字都差点忘记。他飘忽的声音传来:“耶若。”

    扶风却如遭雷击,顿时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耶若、耶若、耶若……这反复回荡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要提醒她一段尘封的记忆。那到底是什么,耶若,她曾经认识这个人吗,还是她曾经有接触过这个名字,可是从小到大,她何曾遇见过与此有任何关系的人事物呢?那么现在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忽然想起老鬼的话,这个老人一直提醒自己的劫难与耶若有关吗?

    黑焰山上,老鬼惊得跳起来,他大叫着:“你说什么,权主不见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贺老头示意他镇定冷静,他缓缓地说:“你还记得当年清丫头被遣送到中原来的时候,权主下令封了进出通道,让若耶泉里的人不能轻易去往中原吗?”

    “记得是记得,可这和权主消失的事有什么关系?”

    贺老头捋捋胡须,高深莫测地说:“有大关系呢,话说我不是有认识一个使者吗。”

    老鬼立刻接口说:“知道,不就是你那个老相好,话说她也活了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不嫁给你。”

    贺老头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要老鬼不要随便插话。老鬼安静一些,他才继续说:“我听她说权主几百年没出那水镜阁,很多指令也是早前就记载下来的,你知道的只有权主有能力预知未来,做这些事也就可以理解。可你说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老鬼点点头,又摇摇头。贺老头很满意地说:“我就知道你不懂,我想是因为权主要出远门,所以他要把这些事都安排好。”

    “可是你怎么知道他真的不见了?”

    “还是我认识的使者说的,她发现最近泉水威力大减,于是想向权主报告这件事,结果好不容易闯进水镜阁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她守了好几天还是不见有什么人,这才确信权主消失了。”

    老鬼深思了一会儿说:“你说会不会权主也和我们一样来了这里啊?”

    贺老头一脸惊诧地望着他,半天才说出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黑焰山上再次传来老鬼的惊叫声,如果权主也出来了,这个世界当真是要乱了,那么清丫头……他们也无能为力了,丫头,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