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五十三章 曾经事 流言蜚语2

章节字数:2528  更新时间:11-01-12 12: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无欢说,她原是想回乡去,怎知路上遇到黑心的人贩子,将她送到歌妓馆里,她从前是有些舞蹈底子的,因此辗转得以从馆中脱身来到这边,只是同来的人中有负责看管她们的人,她逃不开就只能在此等待求救。

    “你怎么就认为我会救你呢?”扶风问道。

    无欢抬起头,坚定地说:“见到小姐的第一面,奴婢就知道您心地善良。”

    “可是你应该知道有能力将你能来这行宫的歌妓馆,其背后的势力定是不会小的,就算我善良,我有必要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你跟她们作对吗?况且我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善良。”扶风依旧笑着,她要无欢清楚她不是遗韵,而是一个与她曾经服侍过的遗韵全然不同的人。

    无欢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事先思量很久的说辞,好像都不怎么有用,倘若她真的不是这样善良那要怎么办?倘若她不是主子要找的人要怎么办?思考中无欢暗自扫视了周围的情况,寝宫里面似乎没什么人,再想想白日里女人们互传的消息,说是这女人不喜欢有人在她的寝宫里,于是这里除了国主还有那个叫做锦木的下人,晚上根本没安排什么人在身边。

    于是无欢灵机一动说:“奴婢可以一直跟在小姐身边,保证不乱说话不乱做事,您要我做聋子我便是聋子,您要我做瞎子我便是瞎子,你要我做木头人我便是木头人……”

    扶风扑哧一声笑出来,她说:“你倒是说说看,这木头人要怎么做?”

    无欢眉开眼笑,也顾不上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一下子站起来,双脚合拢,双手张开成树丫状,然后说了一句“我是木头人”就闭紧嘴巴,定住了。

    扶风越发的笑容满面了,哪有人表演的如此外在,不过这才是无欢。

    无欢终究还是留在了扶风身边,我想我已经说过世事总是如此的相似,纵使是换了一层身份,有些人有些事还是一样,或者说他们这些人其实就是一直在周而复始地打转,也许哪一天就都会再次重逢。

    闹了这么一会儿,扶风已经很乏了,无欢机灵,打水伺候了扶风洗漱,铺床、加暖香,扶风睡得甚是安稳,这也许是这些天以来最安心的一次,可能是因为耶若那一句玩笑话,也许是因为无欢重到她身边。

    无欢一丝不苟地守在旁边,她很尽心地看守着,仿佛是在护卫一件稀世珍宝,等到确认扶风已经睡着了,这才开始好好端详扶风的模样,她真不明白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主子要安排自己到她身边来查探她的身份。她不是西弦国主的女人吗,还能有什么?

    想起主子吩咐的事,她悄悄地靠近扶风,,轻声唤了句“小姐”,见扶风没有反应,这才掀开锦被一角,解开扶风颈部的繁花扣,只是那扣子实在是复杂,解了半天愣是解不开。

    忽然无欢听到身后有脚步身传来,于是她松手,假意掖掖被角。她感觉身后那人在不远处停住,他应该就是西弦国主了,他是在观察自己吗?无欢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耶若说:“下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无欢低着头,只看到一双绣着祥云龙纹的半足短靴,听他的声音可知他约莫三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好时光,中气十足,应该不是如懦弱的主。心中思量仅是一瞬间,而她脱口而出:“可是奴婢说过要一直陪在小姐身边的。”她仍旧低着头,这样能避免让人看出丝毫的破绽。

    耶若缓缓靠近,右手食指和拇指捏起无欢的下巴,迫使她正对着自己的眼睛,他冷冷地说:“既然清风她已经选上了你,朕自然是不会拂了她的意思的,但是朕希望你清楚一点,不要妄图在她身上打什么注意,不然你和你身后的人都别想安生。懂了吗?”

    酒方喝半场,国主竟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掌事的公公安排人将他送到了寝殿,这场宴席也就为尽欢而终,锦木不多做停留,她起身就走,逃似地,天知道,她熬得有多么艰辛。

    飞奔到远处的水亭,锦木这才放慢脚步,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息,胸口剧烈地起伏震荡,好像是一颗心在体内不安分地跳动。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离开我吗?”突然从身后蔓延开那熟悉的声音,锦木的心再次被提到了嗓子眼,闷浊的空气压迫在体内吐不出咽不下,说不出的拥堵。

    只是已经断了的弦要怎么样才能重新奏出宫商之音,纵使最后能够拼接完全也回不到原来的音准了。于是她一脸坦然地说:“瑞王,好久不见啊。”

    天旋地转,锦木整个人被他转过向去,瑞王自背后环住她的腰,紧紧地,似乎是想要找到从前的痕迹。锦木心中浮起一层淡淡的薄雾,染得眼眶湿润润的,越发看不清夜里的路了。瑞王略带醉意的声音从她肩上响起:“我总也找不到你,你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我说过给我时间我会安排好一切,到时候我们一起走,我说过你想要的也是我想要的,我们一起努力不好吗?……你说过锦木开花的时候,你希望抱着孩子在树下赏花,然后告诉孩子,这是爹娘邂逅的地方,我也会告诉孩子当时他们的娘亲是多么的霸道,硬抢了爹的剑不说,还将她自己也强塞给爹……你知道你多残忍吗?你不知道,呵呵,你给了我最难忘的回忆,却硬生生的将它抹杀,告诉我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你不能这样……”此刻的瑞王像一个孩子,将挤压在心中的话一股脑倒出来,从来没有人见过他这样脆弱的模样,原来人前的和润不过是一道竖起的围墙,将他和旁人隔离开来,这样没有人能够看穿他的心,也就不会有人妄图改变他的记忆。可是此刻,在面对这个害了他的女人面前,围墙轰然倒塌,压抑的真实就随之被剥离了外衣,赤裸裸地露出原来的模样,原来他——轩之瑞,也是这样的脆弱。

    锦木感觉自己的肩上湿了一大片,这个男人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在自己身上哭泣,她确实很残忍,只是她能怎么办,隔着这山山水水,他们之前终究不能任意妄为。她冷冷地说:“那么你告诉我,你究竟想要怎么样,你的妻子,还有你的孩子,你究竟要怎么样?如果你说你现在还能放下一切。那么好,就算是拼了性命,我也会将自己送到你手上,当做赔偿,可是你告诉我,你能吗?”女人冷酷的时候比男人更甚,锦木的话一下子击中了瑞王的要害,他是这样一个善良负责的男人,或许在见到锦木的一刻他也会疯狂的不顾一切,可是过后呢,他终究卸不下身上的束缚,当年是,如今更是这样,他就是这样的性格,这是锦木爱他的地方,也是锦木恨他的地方。一个男人对自己爱的人负责很好,若是他对所有人都负责,那么终其一生他什么都做不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