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五十九章 帝王星 暗之末裔2

章节字数:2510  更新时间:11-01-18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夜的月光甚是好,凉色如洗,清辉盈落满地。晚膳毕,看扶风似乎是要和锦木说什么,无欢借口说要后厨收拾收拾就出去,顺带掩上好了殿门。

    锦木还是不说话,沉默在旁。

    扶风看了她一阵子,大概也想到今天她见到了些什么,定然是与瑞王有关的。最近瑞王和锦木是时常出现在众人口中。于是她说:“你打算一直就这样跟在国主身边吗?”

    锦木惨淡一笑:“没有这样的打算,只是跟随形势罢了。”她若是只有一个人,那么四海之大总有容身之所,可是她不是,弟弟,她在世上仅剩的亲人,她必须为他考虑。

    扶风看出锦木的顾虑,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绊住了她,让她下不了离开的决心。女人很多时候都不是为自己而活,她们牵挂的事情总是超过自己,因此活得这般卑微忍让。对于锦木这样看似冷漠,实则温柔的女子,扶风实在是心有不忍,她说:“那么若是形势有变呢?”

    锦木蓦然抬头,撞见扶风严肃无比的神情,心中如同被风吹皱的池水,起了不小的涟漪:姑娘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她是要做什么吗,若是她真要动手搅乱了这局势,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弟弟还在国主的手中,她能够帮助自己姐弟两离开吗?晦涩的夜色中,锦木看到一点希望的星火。但也仅仅是一点,在面对四海漫野的黑暗之时,这点星火很容易就被吞噬,她眼中的闪光渐渐消退,又恢复了冷漠的模样,将自己封闭起来,这样应该会好一些。任何人都不能轻易相信,更不能轻易依靠。现状是不好不坏,若是稍有变化,要么是大好,要么是大坏,这是一场赌局,锦木没有勇气去下注,呵,她还是没有勇气。

    那晚锦木入睡之前还是不能自己地回想起扶风说的话,心中总觉得不平静,长久压抑的希冀似乎是有一点点松动的迹象,她叹了口气。脑中一会儿又是国主的话,他说过几日让自己见见弟弟呢。这般一想平静了许多,但最后还是没能排尽心中杂念,浑浑噩噩地细数着漫漫长夜。

    无欢在锦木走后不久进来,正想叫叫小姐明儿个想吃些什么。却发现殿中什么人都没有,她的心顿时像被长绫吊起,悬在喉腔里堵得慌。她迅速往每一个小姐可能出现的地方去寻找,方才她一直注意这门口,只有锦木出来过,小姐怎么可能就这样不见了呢?

    地龙烧得宫内一阵阵透出热气,饮酒已有多时的两位帝君,醉意未酣。方才聊到女人,同一个相识的女人,此刻便要从江山上来一较高下。敞衣做风流状的是耶若,只听他说:“倒是要恭喜北瑟王,不日将迎娶遗韵公主,朕可是听说,这公主模样生得如同那九天玄女,只怕是嫦娥见之也要羞煞了颜色,更有难得一见的侠女风范,那日在天和居,公主舍身为北瑟王挡下一箭的事可是至今仍为百姓传诵呢。”

    烨炫挑眉,霸气顿时表露无疑,他道:“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国主的双眼。”

    耶若把玩着酒杯说:“这就是做昏君的好处,你们忙着打理国政的时候,朕多的是时间来做一些‘风雅’的事。”

    风雅?烨炫想,你做的可不是风雅这么简单,前阵子大学士的叛乱你西弦也是有份参与的,别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原先还以为西弦当真是国师当政,没想到你这个国主才是深藏不露的高人,我倒想看看你今次来东琴到底是有什么目的,游戏似乎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他下意识地探手抚摸袖间的木簪子,还真是想见一见她呢!

    耶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问:“朕在想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当今的遗韵公主不是她的。”

    “没过多久,最初也不过是怀疑,但不久前公主倒是主动将事情告知于我。”

    “北瑟王选择的盟友果然不错,只是她手中掌握了北瑟玄印,若是再加上东琴,到时候你还有自信能够控制得了她吗?我看她也不是个没主见的女人。”

    烨炫自信的笑起来:“这还要谢过国主你,若不是你唆使大学士叛乱,我也不会下决心整顿了那些庸腐的臣子,现在的北瑟,光是玄印是不顶用的,她若是足够聪明就不会连这点眼色都没有,她若是自作聪明,国主觉得会怎么样?”

    耶若又斟了一杯,望着酒水说:“那可不一定,东琴这边变数已经差不多了,御轩帝的气数,我看就这阵子了;而瑞王,有锦木在,他不至于会有什么动作,况且我手上还有一张底牌,保准他不敢轻易动弹。能有些作用的就数公主了,如今的东琴旧党被清理得没了声响,那还是不是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御轩帝那老小子精着呢,留下这么一个女儿,又钓上你这样一个金龟婿,想要在乱世中分一杯羹。”

    听耶若说底牌的事,烨炫倒是想知道他手中究竟掌握了什么,最近关于瑞王和他女人的事已经是传得沸沸扬扬的了,虽说现如今东琴是是非之地,但若是没有人在背后操纵,星星之火还是没有那么快就燎原的。他这样做,是想要将东琴架空吗,瑞王陷入男女情事中不能自拔,遗韵出嫁,暂时没有余力照看东琴事物,而御轩帝岁时无多,这东琴朝可真是一个唾手即得的珍宝啊。只是他似乎是忘了他是脱离了西弦只身前来,就算是原先已经安排了人手在这里,也不能如此轻易就将东琴尽收囊中。

    这两人闲话似地又说了很久,没有人来打扰,看他们的架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故交。烨炫走的时候往扶风那个方向望了望,华灯长明,只影全无。他想:这傻女人真是没有一点自觉性,在别人的地方也能这样淡定吗?心里有些略微的松动,蛰伏了这么久,你也是时候该有些动静了。

    满心焦急的无欢一无所获,她也不敢喧哗,若是让旁人知道小姐不见了,还不知道会掀起什么风浪呢?主子吩咐过要照顾好小姐,无欢就要做到。她提着一颗不安跳动的心回到寝殿,竟然发现小姐就好好躺在床榻之上。无欢疑惑着松了一口气,心想:难道是我眼花看错了?

    在无欢忙碌着整理梳妆台的时候,扶风睁开眼睛,她没有告诉无欢过,这个寝宫里还有一个可以藏人的小暗格,就在床榻内侧。她暗想:一般宫女若是发现主子不见了,不是应该找人来帮忙吗,或者说直接告诉国主。而现在无欢是一个人回来的,这说明什么?要么她根本不想自己再次出现,要么她不愿惊动别人。无论哪种情况共同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无欢来到自己身边不简单,再加上方才的一道酒酿圆子,她和二哥有关系吗?

    这样看来她身边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还以为她掩饰得有多好呢,原本大家都已经看出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