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六十七章 欠的债 如何还清2

章节字数:3169  更新时间:11-02-06 2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乾龙宫,遗韵坐在御座下首位置,就算如今她已经是朝中实际的掌政者,在没有御诏之前,她还是不敢坐上御座。她心中烦闷,朝堂之上的臣子都是一群老奸巨猾之辈,现在是因为她有北瑟撑腰,他们不敢贸然反对,可骨子里对女子的歧视,让那个他们对自己还是不甚任可。今日在如何安排父皇后事上他们竟然反对她建陵墓,说什么如今是特殊时期,各方虎视眈眈,不宜兴师动众。父皇一生都给了这个国家,他劳心劳力这么久,难道死后一个安寝的地方都不能得到吗?遗韵越想越气,一把将桌上的折子扔了下去。呀的一声叫喊传来,她抬头一看,是卓永祥。

    他是父皇身边的红人,一生忠心,连遗韵也不能轻视了他。于是她换上平和的神色说:“卓公公,深夜来,是为何事?”

    卓公公苍老了很多,伛偻着腰身,暗沉的面色显示他身体状况很是不好,他颤颤巍巍地将一只香袋呈上,说:“先皇将这个交个奴婢保管,说是在他离开后,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交给公主,奴才不知皇上所说的时机是何时,左右都是要给您的,您看看吧。”他说的时候声音哽咽,连带着遗韵心中的伤感也抑制不住,她接过香袋后,见卓公公要告退,忙喊住他问:“公公今后到本宫身边伺候吧。”

    卓公公笑了笑,那笑容甚是苍凉淡然,像是得道高僧看破红尘一般,他说:“叩谢公主,只是奴才这一生只能伺候一个主子,如今怕是不行了。”这话说得极是平静,遗韵却听得心潮起伏不定,她预感会发生什么,但她没有能力阻止。因为这种感觉是来自人心的,她不能随意控制一个人的心。

    御轩二十九年来得颇不平静,也许少有人知道,在这一年开始没多久,宫中有多了一道魂灵。此后在御轩帝的陵墓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小坟穴,那是一个终身伺候御轩帝的下人的归宿。卓永祥,他确实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一生只伺候了一个人,就算是在死后还是要挨着他唯一的主子,伺候他走到黄泉路上去。

    荒草凄凄,道不尽一个卑微又闪光的生命……

    今年的年节过得很是憋屈,因为国丧,东琴百姓不敢大肆庆祝,可这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传统习俗岂是这样就能阻止的,因此私底下户户人家还是欢欢喜喜地庆祝新一年的到来。城墙上的皇榜是贴了又撕,撕了又贴,内容也尽是五花八门,有之说白氏作乱,东琴将全力剿灭白氏逆贼;有之说逆贼已经被抓住,白氏是无辜的。街上也时不时地出现一列列的禁卫军,他们占据了各大出关口,同时也把守在朝中大臣的家门口,让人心惶惶然不知所措。

    瑞王府门口忽然传来步履整齐的行进声,下人朝门缝里张望,发现竟然是宫中的禁卫军,一时间也慌张起来:这到底算是什么事情啊,怎么连瑞王的府邸也不放过,瑞王可是公主的亲哥哥啊!

    禁卫军把守了瑞王前后门,肃立着,阻止府中人出门去,这算是变相的软禁吧?

    这时候年氏出来,她对慌乱的下人说:“大家莫慌,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府中还有存粮存食,安然度过十天半月定是没问题的。况且,这大概是宫中在搜寻逆贼的事,咱们王府没有参与就必定不会有事,大家放心。”她说得铿锵有力,倒是与平日里柔弱的模样截然不同,下人心安了不少。

    只是话虽这样说,年氏心中却是颇不平静的,只怕宫里头要发生什么大的变故了吧。而她担心的事情还有一件,王爷自从几日前出门去,到现在还是没有半点音信,原先想着公主是自家爷的亲妹妹,想必是不会为难爷的。可这两天一直有传言说公主要继任大宝,而朝臣拿出瑞王来反对她,爷向来是没有心思来争帝位的,只是如今被人当箭靶子推出去,竟是不争也要争了,为了此事爷进宫去,直到现在还杳无音信。年氏忧心:爷此刻不会是被关押在宫中吧?还是爷已经遇害了?一阵心痛撕扯地她喘不过气来,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此刻都在宫中,她的儿子,她的丈夫。他们情况如何,她又该怎么办?

    瑞王醒过来,他还记得自己听到朝中消息时急匆匆地进宫去,结果在宫门前不远处两眼一黑就生命知觉都没有了,想来是他一心想入宫,竟没有发现有人呢一路跟踪自己,这才落入旁人的陷阱之中。他环视了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女子的闺房,而他身上是自由的,并没有绳索之类的东西,他下床走动一番,也没见有什么人来。于是小心地打开门,吱呀一声,惊动了坐在门栏上的人。瑞王大吃一惊,道:“怎么会是你?”

    锦木冷冷地说:“王爷现在此处暂住一段时间,放心这里很安全,等外面风声过去之后再回府。”她说完就走,她还是不能很自然地面对他。

    只是手被瑞王拉住,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带我来这里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他的质问让锦木全身发冷,是啊,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在听说他可能有危险的时候,她为什么连想都没想就跑去帮他,又是为什么时刻守在他身边却不敢靠近一步。

    锦木说:“您别误会,是王妃要我来阻止您的。”她的身体忽然被转过去,瑞王充满怒气说:“你还要骗我吗,你究竟什么时候才会说实话,承认你关心我就这样难吗?”

    锦木垂下眼,掩饰那一刻眼中的动容,她平静地说:“我不懂王爷在说什么,您且好生休息,王府那边您还是别去了,禁卫军此刻已经封锁了整个府邸,您一去,只怕会害得府上的人更加担心,至于王妃那边我会去告诉她说您已经安全了。”

    “那你呢?”

    锦木顿了顿说:“王爷说笑了,我能有什么,不过是回行宫继续伺候主子去。”

    回行宫去?这话真是好笑,若是连瑞王府上都已经有禁卫军驻扎了,那么行宫那边怎么可能没有,她能出来,未必就能再回去。她就这么不愿意和自己呆着一起吗,哪怕只是片刻?

    锦木感觉有她抱住自己的腰,将头埋在自己的发间,心中不觉泛起淡淡的暖意。她放任自己贪恋了这身体相贴的温度,只是片刻之后,她慢慢掰开束缚在腰间的手:“王爷,您也好好休息吧。”她的话一说完,瑞王的身体也慢慢倒下来,锦木接住他,将他扶到床上。她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用手在他脸上勾勒出轮廓,似乎是要自己记住这张脸,这个男人的样子。屋内一应用品俱全,够他生活一阵子了,而他身上的迷药在几个时辰之后就会自动消散,到时候若是他还要执意出去,若是他有能力出去,那么她也没办法了。这次是真的要分别了吧。她的嘴角不自觉地逸出一丝叹息,几年的纠缠,他们终究还是有缘无分的。她还是有私心了,本来就可以不见到他就走,只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在他清醒的时候再见一见他,她大概是想让他忘不了自己吧,她就是这样的自私狠心。呵,这就是她——锦木。

    锦木转身,关上房门,上锁,头也不回地走。

    年氏在大堂等候着消息,但凡是有任何关于爷的消息,她都不愿意错过,下人依旧劝她不动,她已经不眠不休了几天了,这样下去,千万别王爷还没回来,她也倒下去。现在她可是王府上下的主心骨,若是她也倒下了,那么整个王府就真的要散了。

    忽然之间边墙那边有声响,年氏面露喜色,急匆匆地赶出去。

    锦木还记得王府这边有一个秘密通道,那时候她就是从这个地方偷偷进入王府,也就是这样才开始和瑞王的孽缘的,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个地方还是没有被堵上。

    年氏见到来的人是锦木,同是吃惊。

    锦木冷言:“王妃放心,王爷没事,他现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她将一把钥匙交到年氏手中,说,“等过些时日平静些,您派人去这个地方将王爷带回来吧。”

    年氏看着锦木,忽然笑起来:“终于明白为什么王爷对你一直念念不忘了,原来总以为是王爷的单相思,而今看来,姑娘对于王爷也并非绝情。此生,我大概是没希望赢你了。”

    “你不必赢我,王爷重情,你和孩子在他心中自有重要的地位,这是别人无论如何也代替不了。”

    风声依旧,人已逝,年氏在庭中站了好久,望向那个锦木的时候,微微一笑,她的孩子还没有取名呢?就叫忆锦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