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六十八章 欠的债 如何还清3

章节字数:3190  更新时间:11-02-07 21: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遗韵握着手中的香囊,里面有一把小小的钥匙和一些已经干枯的花朵,看那花模样极是罕见,她记得这种花只有在母妃的花圃里才有。母妃很喜欢侍候花草的,她虽与母妃相处的时间不久,在这不久的时间里对她的了解竟多数都是与花草有关。如今父皇将这东西送给自己倒真的是很贴切,将香囊贴胸放着,这样母妃就一直在自己身边陪伴,这样她便不再孤独了……

    只是这钥匙是做何用处的呢?她想问卓公公,只是蓦然发觉卓公公也已经不在了。

    许公公进入了乾龙宫,他想:这几日公主一直呆在里面,不知是在思考些什么。他压低了声音说:“公主,已经派禁卫军把守了要塞,只是一直不见瑞王的影子,要不要——”

    遗韵大概猜到许公公要说什么,只是瑞哥哥毕竟是自己的同胞,若是母妃泉下有知,也绝不会允许自己做出任何对哥哥不利的事。她肃容道:“近日控制好宫门,大臣上下朝都看严实一点,别让他们闹出大乱子就行,至于瑞王,由着他去吧,只一点——不要让他和大臣接触。”说着她忽然走到许公公身边,直盯盯地攫住他的眼睛说,“本宫不想再看到一次当日你设计伤害小皇孙此类的事,瑞王也一样,知道吗?否则本宫随时都可以要了你的脑袋。”

    许公公再没敢说什么,现在的公主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不经世事的小女孩了,他记得师父卓公公跟他说过,要他想法子到公主身边——师父果然有先见之明。也确然是,师父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他的话多是合着皇上心思的。这么说来,难道皇上很早就有心要将东琴交到公主手中,可是也不见皇上留下什么诏书啊?

    行宫之中,耶若刚离开扶风的寝宫,他说宫门口多了不少的禁卫军,怕是一时他们回不了西弦了。扶风是无所谓的,在东琴或是在西弦,于她而言都是在旅途之中,她的家在星宇楼,只是现在看来星宇楼的家也已经渐渐不属于自己了。

    这时候无欢过来,对扶风说:“小姐,查到了。”

    扶风让无欢去做了一件事情,只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完成了,扶风微微一笑:这中间应该有二哥一份功劳吧,二哥似乎总是这样神通广大。她要无欢去查了一个人的行踪和身份,此人与锦木大有关系。

    扶风记得那日锦木突然来到她的寝宫,跪在自己面前说要自己帮她。原来锦木的亲弟弟一直被控制在耶若手中,而这也正是锦木这些年来一直忠心伺候耶若的原因。不得不说耶若最懂得怎样利用人心,他明白经历过情伤的锦木最在意的就只有她的亲弟弟,比她自己更加在意。而前些时候,耶若对锦木说已经派人将她弟弟带来,不久就会安排他们姐弟两见面,只是条件是要锦木接近瑞王,促使他在政事上争一争。这段时间关于她和瑞王的消息就是耶若派人宣扬出去的,目的不过是迫使锦木到瑞王身边去。

    扶风佩服于耶若的先见之明,原来他已经看出了东琴日后的继位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这才要瑞王也插上一手,到时候瑞王与遗韵争得不可开交之时,他再出手,那样吞并了东琴就变得不那么困难了。只是扶风不明白,这里不是还有烨炫,现在耶若还招来来小意,她手中的飞羽军不可小觑的。他这样做不是自找麻烦吗?还是说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什么协定,思及耶若那日说的“如果我说,我将西弦国母的位置许给了她,你信吗”的话,到了此刻,扶风倒真是有几分相信了,只是可叹了小意竟会愿意嫁这么一个滥情的国主。扶风的嘴角不觉有一丝讥诮的笑意:耶若不是还说要封自己为妃吗,到时候小意和自己竟是以这样一种身份来重温了当时在上山的那段短暂的姐妹情。

    不过锦木也算是女子中性情比较刚烈的了,她不愿意因为她而让瑞王再度陷入这团乱局之中,但她有不能不顾弟弟的安危,于是她求扶风帮她打听出弟弟的处所,她打算是带着弟弟远走天涯。

    扶风敬佩锦木的勇气,若是能够帮得上忙,她定是会出手的。在安抚了锦木之后,她就想,找人这件事,需要一个消息灵通的人。消息?灵通?当时一个人就出现在扶风脑海里,这里除了二哥扶烈还有谁拥有这么庞大的暗哨,父亲将星宇楼的暗哨交给他,这几年发展下来,他的暗哨早已经深入了东琴的个个角落,甚至在西弦等地也有了他的人,想来找到一个人,应该是不困难的。而且扶风身边有一个无欢,通过她的口将消息转达给二哥。

    果然无欢不负所望,未曾出行宫,便将事情办好。扶风甚是欣慰,问:“锦木此刻在何处?”

    “她这些天一直和瑞王在城郊一处民居。”

    “小孩那边情况如何?”

    无欢知道小姐口中的小孩是锦木的弟弟,于是回道:“那边只有一名武林高手,而且看状况,似乎小孩不像是被困住,倒像是心甘情愿随着来的。”

    她说完,但见扶风又是微微一笑,扶风不禁为耶若叫好:要控制一个人,绑架威胁之类是下等,而收服了人心,让他甘愿跟随才是上等。尤其是想锦木弟弟这般心智还未长全的人,得到他的信赖更是比锦木要容易的多,而耶若从他下手,进而控制了锦木,这可真是一步一环,好深沉的心思啊。可是,扶风想,她偏要解开了他的九连环。一来是因为答应了锦木,二来她也想看看,耶若究竟还安排了多少后招。她既然已经决定要插手乱局,对于局中落子的人自然要多几分的了解。

    酒肆中长陵照例要了几坛好酒,正饮得痛快,对面落下一片阴影。头未抬,他说:“这次又有任务了吗?”说话中还有三分怨艾,他可还记得当日上黑焰山被那老鬼折磨的情景,这老东西功夫高强,要报仇现在他还是做不到。说实话,他真疑惑想小姐这么正常的一个人怎么会认识像老鬼这样的……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老鬼了。

    方时同饮了一口,只能赔笑几声,他也是有经历过相似悲惨经历的。待长陵稍平静了一些,他说:“这次会好一点。”

    长陵很是疑惑地看着他说了一句:“你确定?”在接触到方时很肯定的点头后,长陵终于半推半就着起身同去了。

    外面天色很是阴沉,禁卫军的威严人尽皆知,于是此刻行宫之中,大家都尽量呆在屋内,扶风披着一件厚厚的披风出来,仪态优雅,看样子很像是闲庭散步,只是在这鬼天气,这也够有“闲情”的。

    无欢已经被她支使着去准备酒酿圆子了,要知道酒酿圆子光是捏出圆子就要花费好一阵子,想必一时三刻是完成不了的。

    寻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坐定,此处恰恰有一张石桌,还有几条石凳,扶风从怀中掏出酒杯、酒壶,然后耐心地等待。

    一阵寒风吹过,牵起不少的冷意,扶风有些眯眼,心中却明白:人来了。果然等睁开眼睛的时候,酒杯已经握在对面人的手中。

    扶风笑笑,道:“师父向来可好啊。”

    对面之人正是老鬼,也正是扶风要长陵他们去找的老鬼。

    只见老鬼很气恼地说:“不好,一点不好。”

    扶风趁老鬼不注意揉揉耳朵,这就叫做洗耳恭听,老鬼接下来定是要将他和贺老头的恩怨纠葛,这两个老人也真是的,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像小孩子一般整日的斗来斗去。

    老鬼说完之后,似乎才想起问扶风找他来是为了什么。

    扶风将手伸出去,要老鬼替她脉一脉如今蛊毒已经到了哪里了。

    老鬼摆摆手说:“不用了,清丫头,你是不是已经功力尽散了?”扶风点头。

    “是不是常觉得气血不足?呼吸困难?”扶风继续点头。

    “是不是更加畏寒,稍微受一点凉就昏厥?”扶风能做的只剩下点头了。

    ……

    最后老鬼来一句:“那就是没得救了,你的蛊毒拖得太久了,再加上你就是一劳碌命的,到处奔波操心,像你这样不早死才怪。”老鬼说的甚是气愤,但扶风听出他话中的关心。

    老鬼将一小瓶什么东西给了扶风,说是以后会更加难熬,要她在受不了的时候吃一颗。

    只是扶风有些不解,老鬼竟然不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扶风,要知道她现在的容貌声音可都是和原来不同了,他究竟凭什么认定自己的呢?还有老鬼他们为什么一直喊自己清丫头呢?这名字总觉得是那样的熟悉,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