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幻殇城  chapter 24 “柳暗花明”只是绕回自己的“村子”

章节字数:3394  更新时间:09-06-21 13: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把视野从我所在的充满毒一样诱惑的田野摇开,沿着我不断奔跑的路往回看。市街上热闹非凡,直到摇到紫华楼所在的坐标,在紫华楼精光大放的招牌右下方,有一行是地球人都看不出的草书,上面写着:商宇字号。

    往白里说就是,商家四少荣誉出品。

    紫华楼的门口站着一个长发如墨的温和男子,他的旁边是一个像女人一样妩媚的少年,在两个人的身后,商迁一把拿过前台工作人员毕恭毕敬递过来的“定金”也站在了门口。来往的众人不禁有些诧异,商家三大公子都站在自己店门口向着那条破街意味深长地望去究竟是怎么回事。人们是向往平和的,尽管在心里发出了如此疑问,但是疑问没有传达给别人就在自己心里面消化掉了:商家公子们肯定都是有事情,咱小老百姓管不着,看,大公子和四公子在讨论问题呢。多么兢兢业业!

    “这样子就行了吗?”商昊问道。

    “大哥你不相信我?”商宇抬起水蒙蒙的眼睛道,“我的占卜结果不是都验证了吗?”

    “是是,在午时之前,屠户家门口的街道上会突然出现一个女孩,被一些流民调戏。又不具体说请时间,害得我从半夜就开始蹲点了,你要赔偿我!”商迁双手交叉,一脸睡不够的样子。

    “三哥你的表演很出色,我在屏风后面看到你要拉她走的时候都误以为你们真的惺惺相惜双宿双飞了……”商宇水蒙蒙的眼睛转向商迁的方向。

    “总算将她诱进‘猎区’了,五弟应该都准备好了吧。但是,她真的有四弟所说那么强大吗?五弟会不会有危险?”商昊摇着扇子漫不经心地说,完全不像是担心弟弟安危的样子。

    “那个家伙那么小,”商迁用手比划道,“而且我们演了半天,她完全看不出我们的破绽;我也看不出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跟普通的小妹妹……”他想起了跟她要钱的情景,后边的话便说不上了。

    “不跟颜苘说真的可以吗?”商昊的扇子一格一格收起来,装进自己水色的袖子里。

    “这是为了颜苘才做的。人也好妖也好,那个家伙太危险,绝对不能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尽管目前没有看到她有任何力量,但是占卜是没有错的,她肯定会危及到世界。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威胁!”商宇忧郁地叹了口气,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

    “能不能清除这个炸弹,就看我们了。”商昊走出门去,向着五公子的方向。

    “炸弹?好狡猾,你又跟颜苘学了一个新名词,教给我嘛……”商宇尾随其后,一只手提着衣服一角。

    “三弟,怎么了?”商昊转过头,看见商迁依旧站在门口神色凝重,“你这伪善者,不会还沉浸在自己演绎善良小伙的角色里吧。”

    “……我不知道,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是就是说不上来……”商迁晃了晃脑袋,不去理会身后莫名的寒意。

    他追着前面而去,而他的身后,一个紫衣华服,似慵懒而目光凌厉的男子站在屋顶之上,用着猎豹打量猎物的目光注视着他。

    我在原野上慢慢平复了剧烈奔跑带来的气喘,手脚却不知道为什么冰凉湿粘起来,想要坐起来看看的时候,脖子上又突然一凉,一抽一抽的刺痛像要挣脱脉搏落在地上一样,地板微微震动忽而又剧烈起来,如同炸弹炸开的山体。有什么东西破空而出,直面飞来!

    一个人的生命里有多少意外呢?当尖锐的东西看不见却听得见朝我不留情地射过来的时候,不用说我的身体,就是我的手脚无法动弹,也许一个人的意外总有大大小小,而我的意外总有带着细胞液和血小板的痕迹。

    我的心脏一边痛苦地无语一边无法抑制地绝望了:怎么带血的东西都给我碰上了?!

    尖锐划破空气,即将到达面前的时候,我似乎可以看见它的形状。眼看着死于非命的时候,腰间被人一掠,那支泛绿光的毒箭从头上擦过,刺破什么东西,发出扎进肉里的声响。

    这一声响,眼前的景象剧烈地扭曲。草绿色的原野完全被黑褐色的湿土沼泽取代,我被带离的地方,长满的不是滕草而是荆棘!

    远远的铃声发出刺耳的声音,血腥味忽然大批大批拥涌进鼻孔,仿佛遗失的味觉忽而又回来了。库拉丁双手抱着我,他的肩上插着一支令箭!

    “好强的幻术。”库拉丁还是一副悠哉的嗓音,如同肩上的新鲜伤口并不曾存在,他也没有抱着一个人。

    “哼,阁下的冰刀也不是省油的。”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有肥胖症的少年,他的皮肤苍白,身上的肉一圈一圈绕得如同游泳圈一样,说话的时候,下巴的肉明显地震荡,仿佛里面充满了油水,似乎还能听到啪嗒啪嗒的震动声。

    “……库拉丁,你的伤口在流血,箭上有毒。”我原本想要惊奇一下库拉丁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但是他肩上的鲜血不要命地流得厉害。

    吸血鬼的伤口是非常快恢复的,为什么库拉丁的伤口会这么严重?

    “小域域,你看的地方不应该是这里。”库拉丁眼睛望着胖小子的身后回答道,“你自己已经快死了。”

    我那全身的疼痛随着我一看发作一样,席卷而来,差点把我疼到心绞痛直接晕死过去:我的全身上下,都是血。整一个跌倒荆棘丛里再爬起来的血人!

    “看样子,吸血鬼也是空有虚名。你的伤口竟然被区区毒箭弄成这样。”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飞刃站在树梢上,金发绿眼非常显眼。

    正在飞刃说这话的空档,他旁边有什么东西一闪,超级大冰山一闪身,冷冷道:“我们来晚了。”

    飞刃把手一挥,做出禁止冰山说话的手势,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又被自己抑制住了,他回过头用一种肯定的语气问出疑问句:“殿下,你该不会很久没有进食了吧?”

    “哎呀呀,小少爷眼神尖利啊。”库拉丁的眼里出现陆续赶到的三个陌生身影。

    “难道?”飞刃眼神忧郁地打起哑谜来。

    库拉丁嘴角挂着常有的充满狡猾的微笑,他终于把头低下来,视线落在我那面目全非的身子上。我的五官因为疼痛而挤在一起,库拉丁盯着盯着却笑的一脸轻松。

    “是那一天吗?”飞刃刚问出来就有了后悔的神色,一旦心里的想法被证实,又表露出遗憾的心痛。而我们身下,顺着我那不停流动的鲜血到沼泽地上,四位商家少爷早已摆开阵法。

    库拉丁语气温柔地问我:“我身上血量不够我们逃出去,你的血流着也浪费,给了我吧。”

    我早已疼到连我自己叫什么都喊不上来了,库拉丁这么一说我只好死命地点头。但是究竟能不能看得出来有在点头,我就不能保证了,这刻骨铭心的一动就疼啊!

    库拉丁对着我身上流血流的最严重的地方开始吮吸,流血过多的虚弱感以及痛到麻木的神经,虽然知道眼泪里面的盐只会让伤口更疼,但是眼泪鼻涕依旧不顾形象放肆地流。

    我保持着一种畸形的姿态,一边库拉丁吸着我为数不多的血量,一边把头别过让眼泪尽量小面积接触伤口,我看不清飞刃和冰山,只看到黑压压四个人头对着我们散发一种奔腾万里的杀气。

    我这边正疼得想着要不要早死早了的时候,唇上忽然一片冰凉。库拉丁将他冷冰冰的双唇贴在我的嘴唇上,一股血腥灌入嘴里。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低垂下来的眼睫毛,一时间忘记了疼痛。

    伤口开始加速愈合,鲜血已经被止住了,我愈发得难以相信,库拉丁在喂我他自己的血?!

    血液涌入小腹,一时间灼热无比。库拉丁嘴角挂着血迹,很有吸血鬼风范地看着我,眼里又跑出一缕孩子狡诈的颜色,对着我的唇一低头又是一咬:“太浪费了,还一些回来吧。”

    “殿下,回去吧。”飞刃语气不善地回答道。冰山撑开着结界,额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身下的四位少爷不依不饶。

    库拉丁转身附在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然后身姿矫健地离去。飞刃的脸色却在一瞬间变得难堪不已,他的耳边轻轻回响着那句话,轻轻地却一遍一遍不停地重复着:“你来的太晚了……”

    飞刃的身影在身后变得灰黑而黯淡,我瘫在库拉丁的怀里,此刻疲惫得没有心情去惊讶自己飞在湛蓝湛蓝的天空中,能看见脚下是绿绿葱葱的树木,还有此刻蚂蚁般大小的平和的天下第一城子民,我忧郁得一头浆糊,且不说平白无故被骗到幻术阵里面去,商家几个少爷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看似善良的三公子最后还对着冰山舞大刀;我忧郁着什么时候库拉丁和飞刃之间也有不能说的秘密了,在我离死不远的时候,还有闲情猜哑谜,这世界的人和魔都怎么了……

    我一波忧郁接着一波忧郁,发现自己的前途真的是黯淡无光,绕了个圈子最后竟然还是我要逃离的一方救了我,怎么就那么让人难过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