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君临天下  第九十九章 濒临结束

章节字数:3152  更新时间:09-08-24 1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陆飞晨艰难地开口,“你都看到了?”这一句实在问的有些虚假,明明在场的人中,只有他一个人还完好无恙,以步惊鸿的聪慧,纵然没有看到她也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

    不想步惊鸿完全没有回应他的意思,她只是径直扑到了墨文宣的身边,抱起他,手探入他的脖颈诊断着他的状况,他现在还没有死,因为长相思本就是一种慢性的毒药,而陆飞晨为了不令人觉察,将药性减的更慢。

    可是,没有解药,长相思依旧是一种夺人性命于无形的剧毒。

    “解药?给我解药!”步惊鸿抱着气若游丝的墨文宣冲着陆飞晨大喊,“如果不想让我恨你就给我解药!”

    陆飞晨一怔,随即苦笑着摇头,“没有解药!没有!”

    “什么?”步惊鸿脸色一沉,“怎么会没有解药?”

    “的确没有!我是为了要杀他,当然不会留下解药!”陆飞晨无法正视她质问的目光。

    “老师,老师你不要死!”他和她一样是分别了十年,十年之后再见,居然是生离死别,她的脸上挂满了泪水,在月光的笼罩下晶莹透明。

    墨文宣淡淡地笑笑,口张了张,一股墨绿色的血便顺着唇角流了出来,落在他雪白的衣襟上,那般的触目惊心。再也没有力气说出什么了,他只是翕动着嘴唇,示意步惊鸿将头凑近。

    原以为他还有说什么话要讲,但是,当她将头凑近之时,墨文宣的手迅速一动,探入了她的后脑,那里,最后一根封脑的金根兀自莹莹闪烁。

    集中了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将那根金针拔了出来,铺天盖地的痛席卷而来,步惊鸿痛呼一声,手臂松开,墨文宣便滚到了地上。

    看着她抱着头痛苦的挣扎,她的记忆已经完全被解开,而这根金针,在她的脑中已经足足二十年。

    墨文宣剧烈地喘息着,如果再没有解药的话,很快,他就会像翔风扬与皇甫南容那样,永远地离开人世,等待着他的,应该是修罗地狱,而非天国乐土。

    步惊鸿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又力不从心地跌倒,陆飞晨扑过去扶起她,却又被她一把推开,只得看着她摇摇晃晃地向着倒在一旁的墨文宣走过去,然后,手腕一翻,一根金针便在她的指缝间闪烁着冷冷清光。

    陆飞晨一怔,不知道她究竟想做什么。

    眸中升起了决然的光芒,步惊鸿将墨文宣的头抱在自己怀中,用尽了全身力气,金针光芒一闪,刺入了他的咽喉。

    “惊鸿……”看着她无声地倒了下去,陆飞晨飞身上前接住了她,她还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带……带他走!”便昏死过去。

    陆飞晨咬了咬牙,看向墨文宣的眼中深不见底。

    ----------------------------------------------------------------------------------------------------------------------

    又是一个十年过去了,岁月催老了容颜,时光泯灭了回忆,当回头遥望之时,有些人有些事,却一直鲜明地活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永远都不曾褪色。

    十年了,距离大翔王朝的彻底覆灭,距离夔朝的建立,惊鸿王朝的伊始,距离她站在这座高塔的顶端,都已经十年。

    生命之中能够几个十年?而她,却已经将最美好的时光都毁灭殆尽。

    九重的宝塔直插天际,一色的青黑在三面湖水的映衬之下愈发地令人生畏,陆飞晨缓缓走到最高一层,天风猎猎,吹的他眉发乱舞,已经全白。

    而那个人,虽然留在了他的身边,却发誓,不会再与他有任何交集。

    如果这个王朝只是单纯的缺少一个皇后,缺少一个仁爱的人来为万民带来福祉,那么,她所做的,已经足够。

    站在高塔之上,陆飞晨默默地想着——如果当年,他不是在她的面前对她曾经爱过的人痛下杀手的话,那么,今时今日,他们,必定不会是这样的相处。

    令人窒息的关系,明明心中很苦,却依旧要装作一副若无其事,蒙蔽世人的表情,又有谁知道,白日里淡笑温和的帝王每每到了夜间,都是独自难眠。

    他得到的已经够多,是他不应该企盼更多不是么?

    所以,陆飞晨登基以来,一直都勤勉于政事,在他的领导之下,原本因为战争而百废待兴的国家开始复兴,人民安居乐业,各族和平相处,甚至于他遵守了昔时翔风扬与南华的约定,与南华国化敌为友,自此再无争端。南华前国主风潇潇逝世,而继任国主的,则是当年的十二皇子正妃风怡然。

    当帝都终于恢复了以往的繁华,战争的创伤被弥合的不见一丝痕迹的时候,春风吹开百花之际,却又是一个十年。

    百姓交口称赞,他们所想要的只是平静的生活和一个衣食无忧的温饱,至于谁来做皇帝,谁来君临天下,都无所谓了。陆飞晨便是在这种的氛围之中,兢兢业业地维持着这个崭新的王朝的生命力,但是,他自己,却在逐渐的老去。

    或许,首先老去的,是他的心。

    又是一年的春末,步惊鸿难得出了宫,她一向深居简出,虽然陆飞晨赋予了她与帝王同等的权利,但是她似乎,从来都不屑一用。他们之间,似乎被什么隔阂开来,心结随着时间的流逝非但没有解开,反而愈来愈紧。

    十年之前墨文宣的事横亘在他们心中,或许再过一个十年,都无法消散那一日的恐惧。

    可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

    夔右相莫忘初进殿的时候,满目的清冷。

    陆飞晨没有坐在玉座之上,反而是蹲在一阶白玉台阶上,懒懒地靠着丹墀,膝间横放着一把长剑。

    剑未出鞘,但戾气已经扑面而来,令人望而生畏。

    莫忘初慢慢走到他身边坐下,知道他心情不好,所以什么都没有说。

    这样静静地坐了两个时辰,腿脚都有些酸麻,而陆飞晨却依旧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身上的皇袍被揉皱,但他依旧无意思地揉搓着,似乎是要把那金丝绣就的图腾揉碎一般。

    莫忘初平静地看着他,他的心中蓦地升起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只想快速离开这里——或者,此刻不走的话,他以后便再也没有机会能够陪在他的身边。

    “站住!你去哪里?”陆飞晨在他正打算悄悄溜走的时候叫住了他。

    莫忘初全身一震,随即苦笑,而面对他时,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异样,口中打趣道,“陛下今天心情不爽?那微臣还是尽早闪的好!”

    “别走!”身后那人最近甚是缺乏情调,难得他这般轻松愉快,而那厢却依旧心事重重的样子。

    “那陛下有事吩咐?”毕竟四十几岁的人了,要强装开怀也是装不来的。

    “你的事,我已经全都知道了!”陆飞晨淡淡道,声音中无甚起伏。

    莫忘初却是一惊,“什么?全都?”他究竟知道了什么啦。

    “对!忘初,你的这个名字很好!”陆飞晨点点头,继续认真道。

    “原来……”莫忘初回眸看着他,“是真的都知道了?”可是,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三天前,你喝醉了,然后紧抓着我的袖子不放,那时候你说——”陆飞晨将剑握在手中,缓缓起身。

    莫忘初吸了一口气,阻止道,“别说了!你别说了!”

    “你想不想回去?”陆飞晨看着他,“如果你说是,我立即就可以……”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莫忘初难得这样激动,在这个世界四十多年了,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去,可是,到了现在,他又舍不得了。

    是会舍不得的吧,因为有他在。

    “你让我再……”还未说完,胸前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莫忘初垂眸,看到一截剑刃透体而过,正扎在自己的心脏的位置。

    “不需要再想了,你已经在这里陪伴我够久的了,回去吧!”陆飞晨面无表情,承空剑就握在他的手中,璀璨的光华却比不上他眸中闪烁的晶光,“回到你的世界中去,从此,忘了我!”

    情难却,但身不由已。

    四十年前体会过的那种巨大的晕眩再度来临,他知道,这是穿越时空的前奏,但是,他刚决定要留下,陆飞晨却狠心地让他走。

    他知不知道,这一走,便是被时空的洪荒大潮分割在两端,再也没有机会相见了。

    “走吧!”陆飞晨长叹一声,松开了手,“去寻找你的幸福吧!”

    时空的漩涡蓦地在身边张开,将二人紧握的双手也一同吞噬,连带着那把承空剑,莫忘初心有不甘地看着他,手掌张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却又什么都抓不住了。胸口的伤口在一寸寸愈合,等到他回到未来,陪伴他的便只剩下胸前的一道伤痕和那段痛苦的回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