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章节字数:4425  更新时间:09-02-25 01: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未时刚过,擂台观席上,各位考官陆续就位,最后上来的是胤澈,这次比武的地点选在城郊御林军日常训练的校场,也是胤澈经常走动的地点之一,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再熟悉不过了,可是擂台下等待的这些人,对于他来说,却是无比的陌生,他们大多看起来像是没有读过书的匹夫,虽不能说是满脸狰狞,不过看起来也不像什么善类。煌煌天朝,竟要让他们来辅佐吗?胤澈嘴角出现轻蔑的弧度。

    擂台下人们在议论着。

    “你看看,站在那边那个拿枪的,细皮嫩肉的,还挺像模像样的,他也来?这不是等着当沙袋嘛。”一人悄悄的看了看一袭白衣的少年。

    耳力很好的胤澈望向那人所指向的方位,果然见一位身材瘦小的少年,却称不上瘦弱,皮肤细腻红润,如果不是他做男装打扮,胤澈还以为是个女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出现在这里?胤澈微微皱眉。

    “一会谁若摊上他为对手,那岂不是能轻松入围了?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另一人有些愤愤不平。

    这时一名身材魁梧,满脸胡须,一身肌肉的壮汉走向少年,他在一边看了他大半天,怎么看怎么像个粉嫩的娃儿,便一脸淫笑看着他。“小伙子,我看你长的这个样子,来这多苦,不如到哪个大户人家去让人保养起来日子还会过得比较轻松些。”随即传来胡须男响彻云霄的笑声。

    少年却不以为然,把枪挂回马上,烈日的照射得少年的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珠,少年伸手随意的擦去,拿起马鞍上挂的酒葫芦开盖就是一通猛灌,盖上盖子以后还打了个酒嗝,看上去不像是来比武的,倒像是来看热闹的。胤澈行为盎然的看着这名少年。少年转回身,见胡须男还站在原地没有想走的意思,他倒也不介意,身子往胡须男的影子里一挪,悠闲自在的看着这一切,就好像是与他无关。

    胡须男啼笑皆非,便淫笑着伸手想抚摸少年粉嫩的脸颊,少年往后退了一步,拒绝他碰自己,胡须男眼中燃气一团火,一把抓住少年的前襟:“我倒要看看你是男是女。”少年大惊,胡须男的力气太大,少年一时竟挣不开,胤澈眼见胡须男要撕裂少年衣襟的时候,一个飞身过去便抓住了胡须男树干似的双手,少年这下才挣出他的钳制。“玩笑不要开的太过火了,你刚才的话若要治你个大不敬之罪,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敢在皇家比武的时候惹事,他可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胤澈的语气不怒而威。

    “草民谢过大人相救之恩,不过现在也没造成什么混乱,还是就此息事宁人吧,这也体现您宽厚仁慈,他以后断然不会再犯了。”少年开口求饶,刚才胤澈的话并没有真要治他的罪,不过这帮山野匹夫未必懂得胤澈的心思,还是说明了对胤澈的影响好,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吧。不过这样也能消除胡须男对自己的成见,这就叫做一箭双雕啊,少年心底偷笑。

    “是啊是啊,大人饶命……”胡须男开口求饶。

    顺水人情,哼,这小子还真会说。胤澈松开手,漠然的看着少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这样一副身材还能到此处来,诚心讨打的还是真的身怀绝技?胤澈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此时铜锣声响,比武开始。

    擂台总共有四个,少年被分在离观席最远的一个擂台进行比武,胤澈看大家都在井然有序的忙碌着,也看着距离最近的两个擂台的比武情况,就忽略了少年。第一轮的比赛很快就结束了,很多都是实力相差太悬殊,甲组中胡须男和另外两位胜出,乙组丙组丁组也分别都有三位胜出,胤澈吃惊的发现少年也在其中。

    第二轮是射箭。这一轮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步射,另一部分是御射,得分的前六名可以入围。十二个人分为两组同时进行,少年被分在了乙组,是先步射后御射。比赛开始,胤澈这才开始注意少年,他身型虽然瘦小,可是力气不小,每一箭都能射穿靶心,并且十箭全射在一个点上,到最后箭居然穿透靶心直接钉在距离靶子有段距离的树干上,监考官当场都看傻了。后一部御射也是,百步穿杨,胤澈今天可是见识了。这一轮下来,少年的成绩是十二个人中名列榜首的,自然轻松入围。胤澈拿到这一轮的成绩单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少年的名字——谢铭玉。

    第三轮和第一轮的比赛差不多比武定胜败。一对一,然后交换比武对象,入围的前三名就可以上任为官了。当然,还要选出前三名的名次。谢铭玉是上一轮第一名,这一轮可以最后进行比试,等这五人决出名次然后再由第五名依次往上比试,输给谁了他就是那人的后一名。这是胤澈对他的优待,也是对他的考验,因为他要一口气挑战五名选手,实在是对他体力的一次考验。

    那五人实力相差不是很悬殊,不过也不是决不出胜负,几轮下来,名次就已经出来了。手持双鞭的胡须男竟然是第二名,第一名是手持偃月刀的一个书生扮相的人,剩下的人谢铭玉就没有太在意了,因为在几轮比武下来也看出点门道来,也只有他俩才配跟他“玩玩”。

    “谢铭玉。”胤澈念出他的名字,最后了,他才真想看看他的表现。谁知谢铭玉却提出了请求:“草民有一不情之请。”

    胤澈好奇的看着他:“说吧。”

    “草民想直接跟第二名的秦公子过招,若输了再挑战第三名。”谢铭玉语出惊人,直接挑战第二名?!

    秦跃梁又好气又好笑,还未等胤澈发话,便答应了谢铭玉的挑战:“好!从我来就从我来,小子,你不后悔就成!”说罢便手持双鞭跳入战场。

    这人还真易怒。谢铭玉浅笑,一把从马上取下银枪,轻巧的跳入战场,其他人围观的人都退了几步,怕伤及无辜。

    铜锣一响,秦跃梁便向他攻来,密集的攻势,谢铭玉却噙着笑容一招招的化解,秦跃梁见他玩弄的表情,气就不打一处来,吼道:“小子,你认真点!”随即一鞭就下来了。我这还没认真就能打个平手了,要真认真起来你可不是我的对手。这话谢铭玉没有说出口,只是侧身躲过他的攻击,依然但笑不语,不是不想回他的话,是回话真气就会溢出,便自乱阵脚。

    秦跃梁也的确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的武功会有这么好,他见他还是一脸笑意没有半点认真的表情,直气的牙痒痒:“小子,你这幅娘娘腔的样子,真的很欠揍!”又是一次攻击,听了这话的谢铭玉微恼,一下卸了他右手的钢鞭,闪电般的攻势直冲秦跃梁的命门。

    “住手!”胤澈喝道,“点到为止,这不是在真正的战场。”他刚才看谢铭玉的样子真的好像要杀了秦跃梁似的。

    谢铭玉的枪尖直指着秦跃梁,笑答:“大人误会了,我根本不想要任何人的命。”便放下枪来,对秦跃梁抱拳:“大叔,承让了。”

    秦跃梁惊魂未定,木头般的点点头,拾起钢鞭退了出去。这时第一名手持偃月刀上阵迎敌,刚才看谢铭玉和秦跃梁打斗了半天,他没有取胜的把握,不过谢铭玉的体力应该消耗很大了,趁此时上场未必打不过这个粉嫩的小孩子。

    “所谓车轮战就是一个接一个不间断的,也不让敌人喘气的攻击方式。”谢铭玉大汗淋漓,虽然经过前面的打斗,可是现在却还是气息平稳,看上去就好像刚刚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尹公子应该不是这么想的吧?”谢铭玉的唇边仍噙着浅浅的笑意,有的时候说反话要比平常的说法杀伤力要大很多。

    尹少阳心里一惊,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愤怒。尹少阳怒道:“闲话休提,看招!”抄刀就向谢铭玉攻过来,谢铭玉看着已经被自己激怒了的尹少阳,认真的跟他打了起来。心乱,也就没有什么章法可言了。他认真的和尹少阳过招,尹少阳招招狠毒,谢铭玉巧妙化解,也渐渐的形成了攻势,尹少阳倾尽全力将谢铭玉的枪压在地上,谢铭玉撑住枪,飞起一脚将尹少阳踢出战场,尹少阳撞在不远处的马群身上,他情急之下飞身上马跃回战场,敌高我低,形势不利。胤澈刚想制止,只听空中传来一声口笛,一匹红色骏马疯狂的冲进人群跳进比武场,谢铭玉处于劣势与尹少阳过了几招,见自己的马儿奔近,便连退数步。尹少阳的马被谢铭玉的马震住了,不敢上前,谢铭玉就顺势上马,马儿也十分合作,大家都没看清他是怎么上去的,人就已经在马背上了。谢铭玉御马回过身,一夹马腹,马儿就向尹少阳飞奔过来,尹少阳则连忙招架,第一回合,尹少阳重心不稳,差点从马背上跌落下来,谢铭玉又进行攻击,这次一个漂亮的回枪就将尹少阳打落在地,谢铭玉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枪尖点地,一个空翻落在尹少阳不远处,尹少阳这下可着实摔得不轻,半天站不起来,更别说拿刀了,他就这么任凭谢铭玉这么用枪指着自己,不卑不亢。

    当场大家惊得不敢出声,就这么凝视着他俩,所有人好像都被石化了似的一动不动,胤澈打破这场沉寂:“我宣布:谢铭玉是今年的武状元!”

    围观的人有的大声叫好,有的只是默默的看着,上来两人扶走了尹少阳,应该是给他疗伤去了。

    这是胤澈第一次看到这个少年,他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没有想到这样身型的人居然是这次的武状元,希望皇帝老兄不要认为他是在框他才好。胤澈揉了揉太阳穴。

    这次如果胤澈还不够吃惊的话,那第二次见到这个少年,则是吃惊加震惊了。

    这是在皇上举行殿试的金銮殿上,这个站在皇上面前进行殿试的少年,不就是那日的少年吗?!这个与皇帝对答如流,滔滔不绝的说出自己的治国见解,让当场的这些人全都赞赏的男人,不正是那个不起眼的“武状元”谢铭玉吗?!就在刚刚,皇上钦定的这次科举考试的文曲星状元郎,居然也是这个看上去粉嫩,实际上却能文能武国之栋梁!胤澈惊诧的看着这个年方十六的孩子,他还仅仅只是个“孩子”啊!

    “谢卿,”皇上道,“朕今天就任命你为从二品内阁侍郎,明天你就上任吧。”

    “谢皇上厚爱,”谢铭玉微微欠身,“可铭玉所向往的是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并非在这庙堂之上。”

    朝堂上的人们纷纷倒吸了口冷气,心里叹道:好小子,连皇上都敢顶撞,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胤澈望向皇上,见皇上的眼神变得凌厉,便开口劝谢铭玉,希望他悬崖勒马:“高官厚禄,衣食无忧,还能实现你的政治理想,何乐而不为?为何偏要去做闲云野鹤,孑然一身,孤独终老呢?”

    听到这席话的谢铭玉的唇角勾起的却是不屑的冷笑,他看了看胤澈,将嘴角的笑意深深的收入眼眸之中,谢铭玉知道胤澈是为他好,如果胤澈刚才没有说这番话,那他现在应该已经受到皇上的惩罚了,不如……将计就计?谢铭玉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他回禀皇上:“那微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且待微臣回家报喜,明日便入宫辅佐圣上。”

    皇上听他这么说,神色也就缓和过来了,他笑道:“这次科举可真有大收获,有这样一名能文能武的臣子,岂不是朕的福气!”皇上开怀大笑。

    众臣子见状,便跪拜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而这里有几个是真心希望皇上“万岁万万岁”的?就不得而知了。

    胤澈以为此事就可以过去了,可是第二天却传来了一个令朝中上上下下为之震惊的消息:状元失踪了!胤澈顿时感觉脑中嗡嗡作响,天哪!看来还真的小看这个角色了,他,谢铭玉,到底想干什么?难道真的想把朝中上上下下弄得没半点安宁他才满意是不是。胤澈一听到这个消息便提心吊胆的进宫面圣,果然,龙颜大怒,当时就命人将谢铭玉的爹——京城第一巨贾谢老爷,以及算得上有些地位的谢家人全抓了起来,并昭告天下,悬赏捉拿犯了欺君之罪的谢铭玉!而胤澈便被皇上稍加惩处,只是罚了半年的俸禄,再怎么说,胤澈也是他最疼爱的,最倚重的,跟皇上年龄最相仿的弟弟。

    年仅二十二岁的胤澈第一次督办这么大的事情,就出现了这样的人给他上眼药,心里实在是不舒服,堵了一口闷气在胸口,始终无法释怀。

    “谢铭玉,谢铭玉,谢铭玉……”胤澈一遍一遍的念着这个人的名字,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丢下这一切就走了,不过这个名字已经在他的心里刻上了一个永远也抹不掉的印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