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章节字数:3316  更新时间:09-02-26 15: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谢铭玉冲进刑帐,大吼:“刚才抓来的探子呢?!”

    士兵吓了一跳,指了指带上手铐脚镣的探子,他腿上的血已经凝固了。谢铭玉过去一把抓起他的脖子把他拎了出来,丢在地上,吼道:“把他给我绑在架子上!”士兵们见状,面面相觑,不想惹祸上身,只有按她说的做,因为底下的人都听说了那天她在元帅大帐里几招内就制服了他们的尹大将军。

    士兵把探子绑好,谢铭玉拼命的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那么大:“你们将军的军营在哪?”因为谢铭玉知道,胤澈派了好几批探子上前面去探敌方虚实,回来的探子都是报告说前方只是敌方的幌子营地,据说将军的军营并不在那里。

    探子一脸不屑的看着谢铭玉,就凭这个小白脸也来审问他?谢铭玉见他一脸的嗤之以鼻,简直怒不可遏,一把抽出士兵手里的刀就向他的胳膊削了下去,这一刀下去,硬是削了块肉下来,此时那手臂已是血肉模糊,刀伤深可见骨。所有的士兵都大惊失色。

    那人撕心裂肺的喊声从刑帐中传出,谢铭玉不给他缓气的时间,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道:“说是不说?”

    那人忍下痛苦,怒瞪谢铭玉:“你杀了我吧!”

    “杀你,岂不便宜了你?”谢铭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要你生不如死!”她刚想再剔一刀下去的时候,有个人窜了进来:“住手!”来人一把抓住她扬起刀的手腕,“你不是军人,这样是打探军情,你不想活了!”定睛一看,是颜云鹤。这一抓让颜云鹤大吃一惊,哪有骨架这么小的男人?

    颜云鹤触电般甩开她的手,怔怔的看着她。

    谢铭玉怒吼:“你要是朋友就别拦我!”

    “我就因为是朋友才拦你!我不想看你死!”颜云鹤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心意在这句话里表露无遗。

    谢铭玉听不懂,可是随后赶到的胤澈却听懂了,他剑眉一蹙,道:“谢铭玉,你冷静点,先回大帐去。”他不怒而威的语气让谢铭玉忽然感觉一盆凉水灌下来,登时清醒不少。甩下刀负气而去。

    等谢铭玉出去以后,胤澈才走上前来,用阴阳怪气的语气道:“原来颜队长还有这癖好。”

    颜云鹤满脸疑惑:“属下愚钝,请王爷明示。”

    胤澈冷静了下来,挥手遣走士卒们:“难道你心里不明白吗?不明白你就不会说刚才那些话了。”

    颜云鹤脸色惨白,被他看出来了?等等,癖好?颜云鹤蹙眉道:“有什么不可以吗?”

    是啊,他胤澈有什么权利说不可以?第一次感觉到有人和他抢东西的感觉,压力自然也不小,胤澈自嘲,居然为了一个毛头小子迷失了自己,可是他不打算放弃,他要看住谢铭玉,和眼前的这个人。“你来我身边做事怎么样?”虽然是当侍从,可是他的侍从是可以统领他的贴身护卫队的。

    颜云鹤一怔:“属下遵命!”他没得选,刚才胤澈虽然说的是个问句,可是却是用陈述句的语气说出来的。正好,也可以趁机接近谢铭玉。

    胤澈挥退了颜云鹤。目光又回到了俘虏身上,阴森森的开口:“说吧,省得受皮肉之苦。”

    俘虏道:“你杀了我也不会说!”

    胤澈的笑容冷的让人打寒颤,他看着手中把玩的小刀:“杀了你当然就不会说了,要撬开你那两排牙齿还不简单嘛。”胤澈慢慢的走了过来,站定看着他,手臂一动,俘虏的一只耳朵就掉了下来。

    俘虏痛苦的喊声又穿了出去。胤澈犹如鬼魅般的声音轻声说道:“我倒是要看看,是你死守的秘密重要,还是你身上的这些肉重要。”说完又是一下,这次剜掉了他肩窝的一块肉。

    残酷的刑罚是让这个俘虏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一下子昏厥了过去,胤澈淡淡的看着他,阴森的笑道:“这么弱不禁风,嘴却还挺硬。”他将小刀狠狠的插在绑俘虏的木架子上,伸手抄起一块火红烙铁就按了下去……

    惨叫不断的从刑帐里传出来,一整夜的审问终于让俘虏就犯了。他供出了敌方将军营的根据地,和囤积粮草的地方。

    回到大帐的胤澈有点疲惫不堪,一进帐看到的却是坐在床上谢铭玉眼中无神的望着远方,怀里抱着踏实睡去的叶玟儿。他看着玟儿的眼睛有点肿,大概也能猜到七八分。可是谢铭玉那样迷惘的眼神,她到底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连他进来了也不知道。而他现在也没有太多的心力去管这许多了,丧友,拷问,轮番下来,他累极了。

    胤澈洗干净了沾满血污的手,然后做到桌子前面,给自己倒了点水,徐卫明不在了,小玟儿还在睡着,所以这一切都得他自己动手。虽然他不介意凡是都自己动手,可是却在这种倦极的时候,对徐卫明格外怀念。

    叶玟儿听见了屋里的动静,挣扎着从梦中醒来,她才发现谢铭玉一晚上没睡,就这么抱着她,立刻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招回魂的谢铭玉轻笑的看着她。玟儿挣脱了她的怀抱下地,对胤澈轻轻的喊了一声王爷。

    “你一晚上也没睡好,下去休息吧。”胤澈身心具疲道。

    叶玟儿应了一声,便退下了。

    胤澈准备回床上躺着可是他刚起身就是一个踉跄,谢铭玉快步上前,扶住了他,把他扶到床上,脱了鞋,盖上被子,这些曾经都是徐卫明的活,现在换了个人,再也找不到他的感觉了。谢铭玉转身刚想走,胤澈一把抓住了她:“不要走。”

    谢铭玉转过身:“我不走。”

    胤澈把她拉了回来:“陪我说会话吧。”

    这时候的人是最脆弱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寂寞,他……也如此寂寞?谢铭玉下意识的回握住胤澈的手,坐到他的床边,想将他的手放进被子里,可是他就是要这么握着她,她也就不跟他犟了,任他握着。

    胤澈望着帐顶,眼中无神:“他是我的好伙伴,也是伴读,从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他是我奶娘的儿子,我们几乎没有离开过彼此,情同手足。他看着我长大,我也看着他。从小,我娘就是不得宠的嫔妃,当然我也进不了父皇的眼,我做错事了,他陪我一起挨罚,我得到了父皇的夸奖,他比我还高兴。他是个遗腹子,奶娘也在我七岁的时候死了,从此以后他更是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他眼中的痛苦无法掩饰,“后来他取了一名女子为妻,他真的很爱她,可是天不遂人愿,她因难产而死,留给了他一个儿子,他的痛苦我看在眼里,可是没有办法帮他,好不容易他走出了悲痛,却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的……”眼泪从他的眼中流出,“我从小,生活在尔虞我诈中,要得到亲情和友情更是难上加难,自从我娘也走了以后,我俩更是相依为命了,现在连他都走了,只剩下一个皇兄,还没有办法和他亲近……”胤澈泪流满面。

    谢铭玉默默的握紧胤澈的手,他心中的痛快点发泄出来吧,不然他会崩溃。

    胤澈望着谢铭玉:“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吗?”

    谢铭玉轻轻的拍了拍胤澈:“我不离开你,放心吧。”

    闻言,胤澈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谢铭玉叹了口气:“王爷,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更何况你这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凡事都要往好的地方想,也许徐大哥只是太想念嫂子了,追随他而去也未可知呢。死不一定是痛苦,也可能是一种解脱,一种对新生的向往。虽然他残忍的丢下了我们,可是对于他自己来说不一定是坏事呀。我原来就总听师父说轮回,没准徐大哥正在步入轮回呢?他这辈子太苦了,上天要收回他这次生命,赐予他下一个轮回的肯定是个幸福的人生,上天是公平的。”

    胤澈眼里有了焦距,道:“真的是这样吗?”

    谢铭玉微笑道:“是啊,痛苦总是伴随着快乐而来的。”这番话昨晚也对叶玟儿说了,谢铭玉想到昨晚,不由得叹了口气。玟儿也是命苦,三岁上没了亲人,在瑞王府里虽然还是个小姐,却是寄人篱下,王爷对她不错,可是她总是和王爷保持着一段距离,就唯独喜欢跟孩子气的徐大哥一起玩,什么事情都告诉他,找他商量,他在她的心里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亲人的概念,丧亲之痛,这叫她小小年纪,从小就没了爹娘的孩子,怎么受得了?昨晚她就哭着在谢铭玉的怀里睡着了,一晚上她睡得一点也不踏实,不时的做噩梦,爹、娘、徐叔的没少叫,这个孩子心里的苦没法和别人说,只能来她这里闹,谢铭玉不怪她。她就这么一个姿势抱着叶玟儿一个晚上,她知道她想念母亲,想找个依靠,也不知道叶玟儿有没有真当她是依靠呢?打击挫折中总要有人先坚强起来,好让大家依靠,她希望成为他们依靠的人。

    “叹什么气?”

    谢铭玉苦笑了一下,悠远的眼神并没有收回来:“我有私心,希望能成为你们的依靠。”

    胤澈一怔。他万万没想到谢铭玉有这样的想法,感动的看着眼前的人,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她虽然面容憔悴,眼中却无比的坚定。谢铭玉感觉到胤澈的手又握紧了,她看向他。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好像天地万物都不存在了似的。

    这一幕,却让端早饭进来的颜云鹤撞个正着,他吓了一跳差点时候打翻一桌饭食。两人这才回过神。谢铭玉连忙起身帮颜云鹤摆桌。胤澈望着刚才还紧握着谢铭玉的手,感受着还没有退去的温度,心里一阵充实,谢铭玉,是上天让你下来帮我的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