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章节字数:4059  更新时间:09-03-13 13: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胤澈带领谢铭玉和将士们上朝拜见皇帝,皇上命太监宣读对于几位将军和对胤澈的封赏,没有太大的吃惊,胤澈和将士们谢恩完了之后就站在了一边。

    接下来的问题才是胤澈真正关心的。“睿王,朕叫你带的人,你带回来了吗?”皇上悠悠的开口。

    “启禀皇上,带回来了,她正在殿外候着。”胤澈恭敬道。

    “宣。”

    太监便扬声道:“宣谢铭玉觐见!”

    片刻,谢铭玉便走了进来,皇上直勾勾的看着她,没错,就是这张面孔,就是他!两年前逃走,现在又回来的文武双全的状元。

    谢铭玉走到大殿中央行礼:“草民谢铭玉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半晌,皇上没有动静,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她,自从亲自审问了她爹谢老爷才知道,原来她是个女孩子,这个女孩,不仅有上殿应考的胆量,还有让人崇敬的气魄,让他这个皇帝真是吃惊得不行。天下竟然有如此奇女子!这怎么让他忍心制裁这样的女子?!

    大殿上令人窒息的沉默几乎让胤澈喘不过气来,皇上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望着她?他竟然有吃惊,有欣赏,还有……不忍!

    “起来吧。”皇上终于开口了。

    “谢皇上。”谢铭玉起身。

    “这两年,你都去哪了?”皇上的口气听起来冷冷淡淡的,没有感情。

    “回皇上,草民回到师父身边,继续修行去了。”

    “哦?那你知不知道两年前曾抓了你的家人?”

    “回皇上,草民也是在回来的路上刚知道的,而且也刚知道皇上迁怒于别人了。”她老实的回答道。

    “那朕很想知道,为什么你家祖籍里,没有你的名字。”

    “皇上,您抓了我爹,那您为什么没有问他呢?”谢铭玉语气中有一丝的轻嘲。

    “放肆!”梁丞相厉声道。

    皇上挥手制止:“朕想听你亲口说出答案。”

    谢铭玉叹了口气:“回皇上,草民的娘身份低微,所以草民出生后,名字并没有写进祖籍。”

    “是这样……”皇上想了想,“那如果朕亲赐你进入谢家祖籍呢?”

    谢铭玉不屑道:“草民不稀罕。”

    皇上蹙眉:“为什么?”

    “回皇上,草民天生爱惹祸,而且又不愿意连累他人,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草民大可不用回京面圣,可是草民怕再次连累到睿王爷,就回来了。所以,草民并不想跟任何人扯上关系,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杀就杀我一个人,不用担心连累九族。”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朕不敢拿你怎么样了?”皇上冷冷的开口。

    “启禀皇上,草民并没有这个意思,草民只是不想回归祖籍而已,而且……草民的身份只能给谢家蒙羞。”

    “当朝的文武状元能给祖宗蒙羞?谢铭玉,你的意思是说当状元是件丢人的事情吗?”皇上厉声道。

    当场所有人大惊,胤澈立即辩解:“启禀皇上,谢铭玉他不是这个意思……”

    “朕在问谢铭玉!”

    这下胤澈只好闭上嘴,担心的看着谢铭玉。

    谢铭玉叹口气,无奈道:“皇上,我说这话有我自己的想法,并不像您想象的那样。草民当初来考取文武状元只是为了争口气给我爹爹看,并没有别的想法,如果考虑不周全而惹怒龙颜的话,就请治草民的罪。而皇上昭告天下的时候一定不要说我是因为触犯了龙颜而获罪的,否则天下的有志之士就会因为怕触怒龙颜而对皇上有所介怀,若真的那样的话,就是国家的一大损失了。”她说的每一个字都非常恳切,可怎么听都像是在威胁皇上……

    皇上愣了,她的嘴倒还挺会说。半晌,道:“罢了。”下面的人都松了口气。皇上又道:“时隔两年,你为什么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战场?”

    “回皇上,草民这次是来报恩的。”

    “报什么恩?”

    “两年前,睿王爷曾经帮过草民,草民感恩戴德,决定这次帮助睿王爷取得胜利。”谢铭玉没有说是听了师父的吩咐才下来的,这个说法没有说服力。

    “哦?”皇上看向胤澈,“睿王,你帮过她?”

    胤澈先是一愣,想起了以前与谢铭玉的对话:

    “当初你走的那样毅然决然,难道,京城就没有你值得留恋的东西了吗?”

    “说没有也有,说有也没有。”

    “哦?此话怎讲。”

    “没有也有是指,只有那一个人值得我留恋,有也没有是指,那个人不知道他会是我留下的原因。”

    “哦?哪家的姑娘吗?”

    “姑娘?”“不是什么姑娘,是个男人,对我有恩,不过对于那个人来说,帮我这点忙可能不算什么,可是却让我铭记于心,可能他是唯一一个让我觉得人间还有温情在的人吧。”

    他才恍然大悟,想起两年前在校场上还出手帮她教训过秦跃梁,殿试上还帮他解过围,原来……他的举手之劳对她而言是这么重要。

    皇上见他走神了,又叫了他一声:“睿王?”

    胤澈回过神,道:“启禀皇上,谢铭玉说的句句属实。”这个傻丫头。

    皇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沉吟道:“那你既然回来了,朕就不计前嫌,依然封你做从二品内阁侍郎,这次如果你再跑了,朕还处罚睿王爷,你是接还是不接?”

    谢铭玉一惊,这个皇上看出来什么了吗?为什么她不做官就得处罚胤澈?谢铭玉“嗵”的一声跪了下来:“皇上请收回成命!”

    皇上蹙眉道:“又怎么了?”

    “皇上,”谢铭玉道,“草民从小就有个梦想,想要做一名英雄,但是总是听师父说,乱世才出英雄,治世出的只能是枭雄,而草民又不愿意当枭雄,所以还请皇上开恩,草民不想给皇上带来麻烦,更不想给安居乐业的老百姓带来灾难,所以放草民回归山林,还给皇上一个太平盛世!”说完便叩拜下去。顺便在马屁上拍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闻言,大殿上的人都吃了一惊。皇上更是呆住了,连动都不能动。

    “大胆!”梁丞相忍无可忍道,“你有什么本事敢说你入朝为官会成为一代枭雄?!”

    “皇上请息怒,”胤澈连忙跪了下来,“谢铭玉身上的伤还未痊愈,现在根本不知道她自己在说什么……”

    “闭嘴!”皇上咬牙。他定定的看着匍匐在地上的谢铭玉,胸中起伏不定,“谢铭玉,朕还真是小看了你,竟然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你真的不怕死吗?!”他爱才,他惜才,他求贤若渴,可并不代表她可以在他这里为所欲为!

    谢铭玉直起身来,淡淡道:“皇上,这是您逼我的。草民只是愿意当一个平凡的老百姓,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唯一的目标就是快乐,但是如果皇上夺走了我的快乐,那草民心里的不快,只能发泄在皇上身上,相信这是皇上不愿意见到的。”

    皇上看着她,捉摸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是怕她入朝为官以后更有可能揭发她是个女孩子吗?就以她的身手,要让人发现她的身份可能还不太容易,不过,每天生活在提心吊胆当中,的确是快乐不起来的。皇上叹了口气,冲她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谢铭玉和胤澈如同获得了特赦令,她赶紧谢恩退出大殿。

    这场提心吊胆的审问,胤澈不想再体验一次,不然他真的该崩溃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估计能想到这么跟皇上说话的人,也只有谢铭玉了吧。胤澈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微笑。

    

    晚上宫廷中举办了一次庆功宴,皇上要求谢铭玉也要出席,今天已经顶撞了一次皇上,如果晚上的宴席还不去的话,那就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宴席的上座当然永远是留给皇帝或者是太后的,而她这个小角色就只能坐在末席上,虽然她立了功,可是毕竟身份低微,没有资格挨着胤澈坐,这让她很郁闷,不过还好,跟她同桌的是颜云鹤,这个安排倒不会让她觉得坐立不安。

    宴席上皇上的眼光总是往谢铭玉这边扫,她能察觉到,毕竟是习武之人,不过皇上的目光让她食不知味,真不知道皇上想干什么。离皇上最近坐着的胤澈也注意到了皇上的异常,他心里很慌张,是不是皇上看出来她是女的了?为什么要一直往那边扫?

    有人向胤澈贺喜:“恭喜睿王爷得胜归来。”

    胤澈心不在焉的敷衍着。皇上的注意力也被拉了回来,悠悠的开口:“皇弟还真是给我争气呢,首战告捷,以后还得多靠你来稳定边疆的局势呢。”胤澈听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能感觉到皇上这话里面夹枪带棒的。

    “皇兄过奖了,臣弟只是争取做好分内的事情而已,是皇上福泽天下,才能大获全胜。”胤澈识相的拍拍皇上的马匹,好让他别针对他。

    皇上当然能听出来他的言外之意,他话锋一转:“皇弟,你现在都二十四了,还一直孤身一人,趁早娶个王妃来陪侍你左右吧。”

    正在吃东西的谢铭玉僵在那,皇上怎么会提这个?

    “臣弟的私事皇兄还挂在心上,真是折煞臣弟了,不过臣弟现在还没有娶亲的想法。”有也不能说,总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跟皇上说谢铭玉是个女孩吧。

    而谢铭玉却没明白他的意思,不想?他不想娶她吗?颜云鹤感觉到她的异常反应,他也听到了皇上和胤澈的对话,没有办法安慰她,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谢铭玉看着他,笑了笑。

    “为什么?”皇上懒懒的问道。

    “可能是……还没遇到吧。”胤澈的回答模棱两可。

    “哦?”他的话倒是引起了皇上的兴趣,“皇弟,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当你的王妃?”

    “嗯……”胤澈沉吟了一下,“这个女子最好擅长兵法,能够与我一起上阵杀敌,在朝堂上能够分析国家政局,为臣弟分忧,出身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人好。”

    所有人都愣住了,最震惊的应该是谢铭玉吧,他所描述的完全就是谢铭玉嘛!半晌皇上回过神,大笑:“哈哈!如果天下真有这等奇女子,那倒还真是稀奇!”

    其他的臣子也附和着皇上笑着。

    “话又说回来,皇弟,如果这辈子都遇不到这样的女子,你岂不是要一辈子单身?毕竟这样的女人不好找,要全心全意的为你,那就更不容易了。”难道你也知道谢铭玉是个女人了?这样的话皇上没有说出口,他想看看他这个弟弟的反应。

    “臣弟相信,这样的人迟早会出现的。”胤澈回答得很坚定。

    他知道了,他知道谢铭玉是个女孩了,看来还挺喜欢他的。皇上的眼中掠过一丝嘲讽,就不知道谢铭玉对你,到底是感恩戴德呢?还是她的心情也他一样呢?皇上有点不高兴,不行,这样的女人,必须是他的!“呵呵,”皇上将心情掩埋住,“其实你也不用这么钻牛角尖,上次丞相跟我说他有个待字闺中的小孙女,刚刚二八芳华,朕想帮你做这个媒。”

    闻言,不知所措的,除了谢铭玉和胤澈以外,还有尹少阳……尹少阳就这样定定的望着胤澈出神,心中有愤怒,有不甘,还有许多说不清楚的感觉……

    谢铭玉的心又掉到冰窟窿里去了,看来皇帝是非逼胤澈娶妻了。她放下筷子,开始喝酒。

    胤澈离席跪在皇帝身侧:“请皇上收回成命,您说过不为难臣弟的。”

    皇上望着胤澈,谢铭玉送到唇边的酒杯停在了半空中,她眼中闪过一抹光彩,皇上死死的盯着他,沉默半晌道:“算了,你真不想娶亲,朕也不勉强你了。”他扶起胤澈,自嘲道,“看来今天诸事不顺呢。”

    “皇兄……”胤澈对上皇上的眼神,有点莫名的惆怅。

    “不提这些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来,喝酒!”皇上举杯。

    下面的人也纷纷应和着。连吃个饭都这么惊心动魄的,这皇宫还真是没劲呢。谢铭玉嘲讽的笑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