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章节字数:5020  更新时间:09-03-13 13: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昨天的宴席结束了以后胤澈就带着她来到了睿王府,颜云鹤提前让王府里的下人们打扫出一间厢房给谢铭玉,所以她回来以后直接就入住了。

    晚上看不出来睿王府是什么样子,谢铭玉只记得进了后院,这路就没有一条是直的,就拿她住的西厢房来说,两层楼,她住二层,对面就是花园,唯一通往外面的小径就是那个曲率拐弯的石子道,俯瞰花园,西厢和东厢遥遥相望,颜云鹤就暂时住在那里,然而这中间的那一大片全都是花园,有凉亭石桌,有花草树木,有假山水池,水池上有石桥,池边还有杨柳夹岸,花园间穿插着石子铺的羊肠小道,别有一番风味。要说最喜欢的地方没有,这样一看上去倒是处处都喜欢,处处都显得那么精致。跟前厅差不多朝向一个方向的是兰园,馨园,沈园,湘园和旭园等等,虽然不像皇宫那样空旷得一眼望不到边,这王府里倒是因为树木遮住了视线,而看不到红色的围墙。胤澈住在正中间的沈园,兰园是徐卫明住过的地方,馨园住着的是叶玟儿,等过一阵子颜云鹤可能就要搬进兰园了吧。谢铭玉猜想着。王府不算奢华,却是个极浪漫的地方,不似山中那么冷清与杂乱,到有积分恬静与淡雅。

    徐卫明临终前把他唯一的儿子托付给了谢铭玉,她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情,昨天太忙了实在抽不出空来,今天胤澈一起来他就拉着他去接徐卫明的儿子。徐卫明的兰园门口挂着两盏白灯笼,一进拱门首先看见的是竹子,都可以用绿竹成荫来形容了,再往里走就是一片空旷的场地了,没有多余的摆设,看起来徐卫明经常在兰园里练功了,再往里看,三面就都是屋子了,正中间的屋子里面挂着一个大大的“奠”字,徐卫明的棺就停在那里,满屋子都是白绫,谢铭玉看着这一幕,全身都在发抖,胤澈扶着她往里走。

    跪在徐卫明棺前的人里她只认识一个——叶玟儿。旁边有一个走路都走不稳的孩子,不安分的乱动,这应该就是徐卫明的孩子了。

    “他叫昇儿,徐晓昇。”胤澈淡淡道。

    孩子好奇的看着陌生人,在奶娘的牵引下,往谢铭玉这个方向走过来。谢铭玉含泪蹲下,朝着孩子拍拍手:“昇儿乖,爹爹爱。”

    昇儿向谢铭玉伸出手,冲到她怀里,咿咿呀呀的在学谢铭玉刚才说的话。谢铭玉跪下,紧紧的将孩子抱在怀里,一遍一遍道:“昇儿乖,爹爹爱……”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谢铭玉心中坚定的对自己说,从今以后,她就是昇儿的亲人!

    奶娘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胤澈,胤澈道:“从今天开始,昇儿就跟着玉儿了,奶娘,收拾一下昇儿的东西,今晚就搬过去吧。”

    “是。”

    谢铭玉放开昇儿,牵着她走到火盆旁边,递给他一张纸钱,她从身后抱着他,轻轻的告诉他:“昇儿,把它扔进去,送爹爹一程。”叶玟儿听到这话,哭得更厉害了。

    孩子使劲一扔,没扔进去,谢铭玉又递给他一张,直到他扔进去了,谢铭玉道:“徐大哥,你放心吧,我会当他是我亲生孩子一样照顾的。”

    胤澈在她身旁蹲下,道:“卫明,安心去吧,昇儿以后再也不会孤单。”胤澈将谢铭玉的小手握紧。

    谢铭玉泪眼朦胧的看着身边的人,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化作沉默,这个时候什么都不用说,静静地依靠着他就好。

    徐晓昇,在他还不懂事的时候就失去了两个世上最爱他的人,他以后长大了估计都记不得他们的样子了,不过,只要他知道他的爹娘一直都很爱他,还有身边的这些人一直都很关心他,其余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谢铭玉这几天都不想出门了,一直都坐在王府里凭吊徐卫明,还有陪伴徐晓昇。最近也没怎么见到颜云鹤了,听胤澈说是去给徐卫明办后事去了。这日她正抱着昇儿念歌谣呢,有下人来报,说是有访客。

    访客?她谢铭玉会有什么访客,师父好好的呆在山上,她与其他人又没有什么交情,哪来的访客?谢铭玉叫奶娘把昇儿带下去,去前厅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住在王府这段日子,她还是作男装打扮,因为她不想给胤澈带来麻烦,万一流传出去让皇上知道了她是个女孩,那就惨了。

    她踏进前厅才知道是谁,转身刚想溜,结果还没溜掉,那人眼疾“腿”快的飞奔过来抓住她,嗲声道:“谢公子,你怎么看见人家来了就跑嘛。”

    “呃,没有啊,我只是忘记那东西了而已……”她使劲想抽出手,结果是白费力气。

    “公子,你回了京也不来看人家,看来是把人家忘了。”那人撒娇的摇了摇她的手臂。

    天呐!她谢铭玉没欠她钱,要她去看她干什么?!谢铭玉翻了翻白眼,生生拽出自己的胳膊:“薇薇姑娘,请自重。”

    刚被抽出来的手臂又被夺了过去:“谢公子,别这么说嘛。”

    谢铭玉推开她软软的身子:“薇薇姑娘,咱们有话好好说行吗,别这样,让别人看见了误会。”

    “那你答应人家不会跑掉。”薇薇撅起嘴。

    “好好好,我答应你,你先坐回去。”谢铭玉终于把自己的手臂要了回来。

    两人坐下,谢铭玉敷衍的开口:“姑娘这次找在下来有什么事吗?”

    薇薇赌气的朝谢铭玉眨了眨眼:“没事就不能来吗?公子还真是铁石心肠呐。”

    我对你动过情吗?谢铭玉有点哭笑不得:“不是……”

    “不是就对了嘛,人家就是想公子了,所以来看看你。”薇薇打断了谢铭玉要说的话。

    谢铭玉感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逐渐的活跃起来了,她拼命忍住自己反胃的感觉:“薇薇姑娘,麻烦你下次要来之前,先打声招呼行吗?也好让我有点准备。”你要提前打招呼,我绝对出去逛一圈也不呆在府里。

    “那公子是同意我时常来看公子了?”薇薇眼波闪动,向谢铭玉靠近。

    谢铭玉惊得一下跳了起来:“别别,你来看我可以,不过得提前打声招呼,而且你也别来的太勤了,不然会影响到我日常生活的。”

    薇薇眉开眼笑:“是是,知道了。”她刚想腻上来,谢铭玉拍了一下脑门,叫道:“对了!我得给昇儿去买个镯子,昨天玩的时候掉到池子里了。”便想出门去,可是薇薇却拦在她面前,诧异道:“谁是昇儿?”

    谢铭玉想也没想,来了一句:“我儿子。”

    薇薇当场呆若木鸡。儿子?他几时有的儿子?

    这时听说有人来找谢铭玉的胤澈出于好奇心就躲在屏风后面,这一切他都看见了,见薇薇那种吃惊又错愕的表情,胤澈差点偷笑出声。

    谢铭玉刚想出门,便撞上了个不速之客。“谢状元。”一个又细又尖的声音叫住了谢铭玉。

    “啊,公公找我有何事吗?”谢铭玉有股不祥的预感。

    “谢状元,皇上请您进宫小叙,跟我走吧。”公公道。

    谢铭玉错愕道:“现在?”这都什么时候了,如果皇上谈的事情简单还好,要是复杂一点的话,她今天还能不能回来了?谢铭玉心里发毛。

    “对,就是现在。”

    “那请公公稍等,我去跟睿王爷说一声,省得他担心。”谢铭玉转身刚想走,公公一把拦住她,道:“不用了,再耽误时间的话,您今儿个就得住宫里了。”言外之意,动作快的话今天还能回得来。

    “那公公请带路吧。”谢铭玉道。

    胤澈剑眉一蹙,皇兄想干什么?

    

    谢铭玉以为皇上会在哪个宫殿里召见她,可是公公却带着他穿过前宫,直奔后宫去了。后宫,这专属于帝王和他妃子的地方,他带她来这里做什么?她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进入了御花园,谢铭玉远远的就看见皇上独自坐在御花园最高的一座亭子里,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尊雕像,坐在那一动也不动的凝视着桌子上的棋盘,手里举着一颗棋子始终没有落下,他自己和自己下棋吗?谢铭玉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待公公禀报完,皇上便挥手让他下去了,整个亭子就留下皇上和谢铭玉两个人,谢铭玉见过礼,皇上却半天没有动静,半晌,他把棋子扔回棋盒,道:“谢卿,来陪朕下盘棋吧。”

    谢铭玉恭敬道:“回皇上,草民不会。”

    皇上还是没有看她:“这下棋就和打仗一样,你精通兵法,怎么就不会下棋呢?”

    “皇上谬赞了,臣会的只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下棋?要真下上瘾了还不天天叫她进宫侍驾?还是趁早断了皇上了妄想吧。

    沉默,又是这般的沉默,让谢铭玉窒息。

    “起来吧。不会下棋就陪朕喝茶吧。”皇上翻过另一个茶杯倒满,沁人心脾的茶香悠悠的散发出来。

    “谢皇上。”谢铭玉坐到皇上对面。

    “那天你在朝堂上的表现,还真是让朕吃惊,你不怕朕会杀了你吗?”皇上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头也不抬的问她。

    谢铭玉一震:“皇上宅心仁厚,定不会与草民计较的。”

    “为什么说的这么肯定?”皇上唇角勾起玩味的笑容。

    为什么?就凭圣旨上说“毫发无伤”他也不会伤害她!可是谢铭玉不能这么说,她转口道:“其实两年前皇上抓了草民一家,您明知道草民犯了灭九族的欺君之罪,却以草民并未记入祖籍而放过了谢家,就足以证明皇上仁爱之心了,您惜才爱才,绝不会对怀才之人赶尽杀绝的。”

    “所以你就这般有恃无恐?”皇上的眼神变得深邃难懂,“的确,朕是惜才爱才,可这并不代表朕就可以无限的纵容你!”

    谢铭玉浅笑:“到最后,皇上不还是纵容了吗?”她的眼神变得冷淡,“既然横竖是一死,还不如豁出去了赌一把,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皇上一愣,随即笑了。是啊,她赢了,而且赢得非常漂亮,可是皇上心里却比谢铭玉清楚,她是赢在她是个不卑不亢,无所畏惧的女人,如果换做是个男人,他肯定会毫不客气的杀了他。她……是个女人呵……皇上的眼神又是那样的深邃,让人捉摸不透。

    “朕听说,在军营的时候,你和睿王住在一个军帐里?”皇上淡淡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回皇上,是这样的。”谢铭玉坦然道。

    “那你可知,男女同帐,外人会怎么看吗?”

    一声晴天霹雳!他……他……这个皇上……他在说什么啊?!

    皇上看她吃惊的表情,轻笑着又扔出一枚炸弹:“入宫吧,你要什么朕都能给你。”女人能要些什么呢?宠爱?他给的起,他喜欢这个女人,他欣赏这个女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真不知道死多少回了;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皇宫里什么东西没有?只要她喜欢,全都是她的,如果她喜欢,他也可以让她当皇后,以她的聪明才智,皇后所需的气魄与手段她驾轻就熟,根本不用培养,这样她便可以跟他一同治理天下,造福世人。

    谢铭玉极力忍下心中的惊愕与不安,想说话,可是张了半天嘴,半个字也没吐出来,谢铭玉颤抖着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半天,终于开口了:“皇上是怎么知道的?”

    “你忘了,朕曾抓过你爹。”

    “那为什么……”接下来的话,谢铭玉不知道该怎么说。

    “朕是私审的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就如你所说的,朕惜才爱才,不想赶尽杀绝。”皇上的语气里似乎带了点自嘲。

    没有吗?胤澈,颜云鹤和叶玟儿现在都知道了,不过区别就在于他们不会以此来要挟她就是了。胤澈?想到他,谢铭玉心里就有一股暖流涌了上来,是呵,胤澈,她唯一能依靠的人。“皇上,草民当初和睿王爷同帐而居是有原因的,而且当时睿王爷也是被逼无奈才这样做的,他当时并不知道草民是女人。”

    那他现在就知道了?皇上眯起眼看她。

    “是这样的。”谢铭玉把当初尹少阳他们怀疑她是奸细的事情和皇上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就是这样,请皇上明察。”

    皇上这样怔怔的看着她,他并不在意她为什么和胤澈同帐,他在意的是胤澈已经知道了她是个女人这个事实之后,两人有没有……皇上刚想开口,谢铭玉却不待他开口便抢白:“其实草民常年在山中生活,思想中并没有世人的那种男女授受不亲或者其它的什么礼教观念,做事只求问心无愧。草民只是一个卑贱的妓女所生,无论从政治还是背景上都不符合宫中选拔妃子的条件,所以草民希望皇上三思,切不可意气用事。”

    “意思就是说你不要入宫了?”皇上冷冷的开口。

    谢铭玉一激灵:“我想,皇上也不会夺走草民的快乐吧。”言外之意,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再夺走我的快乐,那我就跟你对着干!

    皇上的眼神越过谢铭玉,望着遥远的天边:“如果朕偏要你入宫呢?”他不想让她成为别人的女人,即使毁了她,他也不要她成为别人的女人!

    谢铭玉淡淡的开口:“草民认为,在这个时候,皇上最不想,也最不能激怒的就是睿王殿下了吧。”

    皇上大惊,深深的看着谢铭玉,他们的感情已经好到这样的地步了吗?他眼里的杀机一闪而过,冷冷道:“躲在胤澈披风下的感觉不错吧?”

    谢铭玉冷笑道:“皇上这又是何必呢?为了一个女人坏了兄弟感情。”她真诚道,“皇上,请您一定要记住,您的天下就是睿王爷的天下,若有朝一日天下不是您的,那也必定不是睿王爷的,他现在只有您这个王兄而已,您不必紧张,天下人都有可能背叛您,只有您唯一的弟弟永远是向着您的。”

    “那作为弟弟,他就不能做一点退让吗?”

    “皇上啊,”谢铭玉叹了一口气,“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有得必有失,大得必有大失,您不妨回想一下,您登上皇位,或者是皇子之间争储君的时候,您都失去了些什么,又得到了些什么?而现在睿王爷什么都没有了,您忍心看着您的弟弟就一直这样郁郁寡欢下去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皇上回想着以前,回想着自己做过的事情,和经历的种种,他的眼中有悲戚,有苍凉,有不忍,还有……后悔。谢铭玉就这样看着他,她虽然不知道他曾经经历过什么,可是她知道她戳到了他的痛处。沉默……

    “朕累了,你跪安吧。”皇上疲倦道。

    “草民告退。”谢铭玉轻轻的退了出去。

    黄昏带着片片血红的云朵,夜色即将降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