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章节字数:4962  更新时间:09-03-13 13: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每次见皇上都吓得谢铭玉一身冷汗,出了宫门她的两腿还在发抖。如果可以,她希望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他了!不过,这两次与皇上斗法,都算是赢了吧。谢铭玉轻笑。她出了宫就看见睿王府的马车,看来他已经知道她来皇宫了呢,就是不清楚,如果她今天无法出宫的话,他是不是还会这样永远等下去?

    马车正往睿王府走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夜市慢慢热闹起来,谢铭玉掀开窗帘看着热闹的街道,轻嘲,刚才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生死呢,现在却看能欣赏到如此热闹繁华的景象,她该说是自己庆幸呢,还是这个世界太无常了呢?

    马车在睿王府正门前停了下来,谢铭玉倒是打老远就看见了叶玟儿焦急的身影,就在她正想给她个惊喜的时候,叶玟儿也看见了她,玟儿兴奋道:“哎呀,你怎么才回来,可把王爷急坏了,”她见谢铭玉脸色不太好,“公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受惊了?”

    谢铭玉有气无力的笑道说:“先进去吧。”

    进去了却看见胤澈坐在一大桌饭菜前面发呆,叶玟儿跑到他身边摇了摇他:“王爷,公子回来了。”

    胤澈回魂,看着她,什么都没问,只是笑道:“饿了吧,先坐下来吃点东西。”

    本来谢铭玉已经做好心里准备接受他的盘问了,可是没想到他却什么都没问,顿时心里紧绷的那根弦就松了下来,她扑到他怀里嚎啕大哭。他给了她一个家的感觉。的确,躲在他的披风下的感觉真的很幸福!

    胤澈就这么紧紧的抱着她,轻轻的拍着她因为大哭而起伏不定的后背,什么也没说,就任她哭,看来她是怕极了,刚才进来的时候脸色那么惨白,这样失魂落魄的她,他从不曾见过,也不忍见……

    这天晚上他们坐在胤澈房间门口的石阶上喝了很多酒,谢铭玉从来都不醉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没喝多少就开始吐字不清了。

    “我从来不认为我可怜,可是我讨厌别人可怜我的眼光,我从来不认为我有本事,却对爹爹鄙夷的眼神气愤不已,”她边哭边说,“我从小逼着自己不去想我还有个爹爹,这种爹爹有还不如没有……”

    “玉儿,不要说了,不要去想了。”胤澈打断她的话,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腿上,轻轻的对她说。他眷恋的抚摸着她因醉酒而呈现出粉红色的脸颊,好像说着某种蛊惑的咒语。

    谢铭玉眼神迷蒙的看着他,这个俊朗的男人,此时是离她如此之近呵……她沉醉在他的咒语之中不愿醒来。她伸手勾住他的头:“你爱我吗……”她低声询问着,脑袋里却打结了,“还是……你曾经爱过我……”她的眼泪涌出来。

    “不要怀疑我对你的心意,”胤澈温柔的吻去流出的泪水,咸咸的,“我不知道下辈子的事情,但是这辈子,我只爱你。我只有一个身体一颗心,也就只有一份爱,它全都被你拿去了,我再也爱不起别人。”

    “此生有你,足矣。”谢铭玉像星星般闪烁的眼神,深深看进胤澈的心底,他情不自禁的轻吻她。

    可是这一吻不要紧,胤澈发现自己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她的甜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美好,他放不开她,也不要放开她!他撬开她的贝齿,深深的汲取着专属于她的香甜。

    谢铭玉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嘤咛,胤澈再也压制不了心中蹿起的火焰,一下横抱起她,向室内走去。谢铭玉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已经被轻轻的放在了一张软榻上,胤澈一层一层的解开束缚住她身体的衣衫,当身体她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她才有所察觉,谢铭玉受惊的双手抵住他的胸口,怔怔的看着他。

    “睿……睿王爷……”谢铭玉有些胆怯,头脑也渐渐开始清醒。

    “不要这样叫我,叫我的名字,玉儿……”胤澈吻上她的耳垂,引得她身体一震轻颤。天呐,她的反应真强烈!

    “胤……撤……?”谢铭玉刚刚开始清醒的头脑又开始迷糊起来,感觉手足无措,一阵阵酥麻的感觉掠过身体,她有点惊奇。

    “真乖,玉儿。”胤澈抚摸上她的手臂,她的身体此时已经快化成一滩春水了,胤澈很满意她的反应,他轻而易举的将她的手臂从他的胸前拉开,绕上自己的脖颈,温柔的念着咒语,“玉儿,放松……”低头吮住樱红的蓓蕾,引得她的身体更加颤抖了。

    谢铭玉感觉他的大掌抚摸过的地方迅速燃起一团火焰,烧得她双颊发烫,肤色微红。她头脑中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就任他带着她一起体验这莫名的喜悦。

    胤澈脱去自己的衣服,看着眼前痴醉的人儿,他无法自已,当胸膛贴上这胴体的时候,他喉咙一紧,吻上因娇喘而一张一合的小嘴。双手不断的撩拨着她的欲望之火。

    胤澈感觉到她已经准备好了,他轻笑:“玉儿……你真美……”说完,他紧紧地拥住她,冲破她处子最后的防线。

    “唔!”谢铭玉感觉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传来,让她一下从梦中惊醒,大口的喘息着。双手收紧,硬生生的在他的背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抓痕。

    胤澈吃痛的咬紧牙,转而轻轻的吻着她的耳垂,他就这样动也不动,这样的伤害在所难免,他只能让她尽量的转移痛感。“很疼吗,玉儿?”他沙哑着问。

    “有点……”谢铭玉微微睁开眼睛,迎上他的眸子,他深深的看着她,谢铭玉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别开眼睛不看他。

    “看着我。”胤澈将她的头扭过来,强迫她看着他。

    “你真霸道。”谢铭玉娇嗔。

    胤澈心中一阵悸动,低头狠狠的吻住她,舌与舌的缠绵让谢铭玉紧绷的身体渐渐变软了,他双手在她身上游移着,加速着她的沉沦,胤澈感觉到她的身体慢慢接受了他,便开始律动起来。

    这一夜,他带着她,比翼双飞。

    

    谢铭玉恐怕一辈子也没这样嗜睡过,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胤澈也已经不在她身边了,他睡过的地方也早已凉透,应该是走了很长时间了。刚想下地,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着存缕,昨天穿的衣服也不见了。她叫来丫头们才知道,胤澈让她们准备了女装。丫头刚帮她穿好了亵衣,肚兜等内衣,忽然一颗小脑袋探了进来。

    谢铭玉笑道:“小丫头,别在门口探头探脑的,进来吧。”

    “谢姐姐。”叶玟儿乖乖走进来。

    “叫玉儿姐姐。”

    “不应该叫姐姐了吧……”小丫头咧咧嘴。

    “臭丫头。”谢铭玉笑骂。

    “说真的,王爷今天早晨起来的时候那个表情,我从来没见过的,那么神采奕奕,好像眉毛都会笑似的,如果不是非得去上朝的话,他估计连这园子的门都不想迈出去。”叶玟儿回想着今天碰见睿王爷的样子,她就忍不住偷笑。

    听着她说话,丫头们七手八脚的帮谢铭玉穿上衣服,说实话,还没有穿完她就看出来,这件衣服绝对是典型的“睿王妃”的家居服。谢铭玉忽然有个念头萌生出来:“不穿这件。”转头向叶玟儿道,“玟儿,你帮我去找件妖艳点的衣服来,我今天要出去。”

    “妖艳?”叶玟儿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越妖艳越好,就是像青楼女子那样的衣服。”

    “姐姐!这样不好吧!”叶玟儿一惊。

    “去吧,没事的。”谢铭玉眼里绽放光彩,“今天带你出去看热闹去。”她朝她眨了眨眼。

    “这……我怕王爷他……”叶玟儿犹豫着。

    “没事,照我说的找一件给我,我现在就写拜帖。”说完,谢铭玉便走到案前,研起磨。

    “好吧。稍等。”叶玟儿跳着跑出去了。不一会就拿来了一套衣服,内衬白色里裙,紧紧地裹住纤腰,穿上了才发现它实际上是一件低胸露背的里裙,里裙上还有淡淡的绣花。罩衣是一件红色和黄色相间无规律染色的双开襟长衫,薄得能清晰的看见谢铭玉光洁的肌肤,轻得微风就能吹起衣角。

    谢铭玉看着这一身衣裳,惊艳得有点窒息,不知道她爹看见了会是什么反应呢?想到这里,谢铭玉的唇角就勾起一抹冷笑。她的长相和两年前的不太一样了,人说女大十八变,可是她却是越变越像娘了,有娘那样的妩媚,有娘那样的娇柔,也有娘那样的冷艳!谢铭玉随意的将头发绾了起来,用两根银簪两边固定住,将拜帖放在拜盒里,对叶玟儿道:“玟儿,走,今天让你看场我演的戏。”

    叶玟儿兴奋的跟着谢铭玉就出了王府。可是她心底还在忐忑,王爷回来要是看谢铭玉穿成这样,还不把她生吞了。她暗暗的吐了吐舌头。

    

    京城,谢府。

    谢铭玉下了马车,递上了拜帖:“我是谢老爷的远方亲戚,这次进京办事,特来看望他老人家,麻烦小哥帮我通报一声。”

    那看门的小哥看谢铭玉看得都有点傻,世上竟然有这等美娇娘,能见到一次也不枉来人间走一遭!小哥痴痴的点点头,结结巴巴道:“姑……姑娘里面请,我这就去通、通报我家老爷。”

    叶玟儿“扑哧”的一声笑出来,那人真是没出息。谢铭玉小声道:“玟儿,这会你装成我的婢女,一会等着看好戏就行。”谢铭玉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叶玟儿乖乖的点点头。

    谢铭玉坐在正堂里,这里的摆设和两年前,没有什么大变动,看来谢老爷还是那样的固执呢,若换做大哥,这里的陈设肯定是一年一变。也正因为大哥灵活的经商方式,这两年谢家的生意是蒸蒸日上。

    不知道那小哥是怎么往里报的,先出来见谢铭玉的是谢家长子,也就是谢铭玉的大哥,年仅二十三岁的谢尤焰。他一袭蓝袍绣有白色花纹,金线镶边,华丽而不奢侈,高贵而不傲物,恰到好处,可能也就只有谢家这样的财力才能穿的起这样的衣服吧。叶玟儿看着他,不禁联想到谢铭玉女扮男装的时候,和他还真有几分神似。

    两年前,谢铭玉回来的时候,谢尤焰正在外经商,所以并没有见过她,他很诧异,家里什么时候有这么个远方亲戚了?谢尤焰感觉谢铭玉好像似曾相识,可是一下子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在下谢尤焰,敢问姑娘怎么称呼?”他拱手作揖。

    谢铭玉有整整十四年没有见过大哥了,在这个家里唯一对她还算好的人只有这个大她五岁的大哥了。“小女谢铭玉,见过谢公子。”

    谢尤焰眉头一蹙,确实没见过她啊,可是……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铭玉……不是他这辈的人吧,他这一辈是尤字辈。“敢问姑娘这是打哪来?”谢尤焰面不改色。

    “很远……很远的地方。”谢铭玉的眼神变得飘渺。她并不想告诉他天连山。

    这下谢尤焰彻底沉默了,这个女孩到底是从哪蹦出来的?她想干什么?可是见到她的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谢老爷走了出来。老爷子看儿子的表情很不自然,便看向谢铭玉,而谢铭玉也转头看向他。这一看不要紧,吓得老爷子腿发软,哆哆嗦嗦道:“你……你是……是人是鬼……桃桃……?”

    谢尤焰看着爹爹的反应,让他摸不着头脑,桃桃?已经死了十四年的爹爹的三姨太?

    谢铭玉唇角一勾,起身一步步的走向谢老爷,谢老爷当见到鬼似的跑到一边,谢铭玉就一步一步的走向他。淡淡的口气:“老爷,没想到,你还记得呀,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鬼……鬼啊……你别过来!不是我害死你的……你别来找我,要找就找翠蓉,是她害死你的……”谢老爷一大把年纪,吓得站不稳,干脆坐到地上发抖。

    谢尤焰一惊,翠蓉?娘亲?!谢铭玉也知道,翠蓉是大娘,是大哥的亲娘。谢铭玉直起身,看向谢尤焰,嘴角还是挂着淡淡的笑。谢尤焰上前一步:“你、你到底是谁?”

    闻言,谢铭玉又弯下腰看向谢老爷,用比刚才还轻的语气道:“我是谁?你应该问爹爹,问爹爹十四年前是谁害死的我娘,他又是如何不闻不问,并把我丢给大娘的。”然后吐气若兰,“是不是啊,爹爹?”她的唇角一直噙着不变的笑容,可是这笑容却让人感觉如数九天寒,冰冷彻骨!

    “茗……茗玉?”谢老爷还是有点清醒。

    “谢谢爹爹还记得孩儿的名字,”谢铭玉假装感动得要哭的样子,随即声音变得凌厉,“那你还记不记得我娘当初是怎么死的?!难道你就没有做过噩梦吗!”

    谢老爷听了这话又开始瑟瑟发抖,谢尤焰上前一步想制止谢铭玉,可是叶玟儿却挡在他面前,道:“不得对我家姑娘无理!”

    谢尤焰斜睨这小妮子,冷冷道:“这是我谢家的事,与你何干?”

    “她是姓谢,可是她也是准睿王妃,我不许你动她!”这丫头不愧是睿王爷调教出来的,小小年纪,还真是有那么点气魄。

    “睿王妃?”谢尤焰惊呼,“就是那个前阵子刚得胜回朝的睿王爷?”他一脸的不可思议,真的假的?

    “不然还有几个睿王爷?”叶玟儿用鼻子看他。

    谢铭玉浅笑,这小丫头还真是有模有样呢。她又转眼看向谢老爷,在谢老爷耳边说话轻的就像是在吹气,话语却轻轻飘进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你和大娘也算是共犯,但是我不想报仇,放过你是因为娘爱你,她在天之灵应该不会希望看到我杀了你,我也放过大娘,因为她生了个好儿子对我还不错,我不希望尤焰哥哥恨我。”她的眼神变得凄凉,“我今生唯一的期望就是你能去娘坟前忏悔,相信这才是娘最期望看到的。”

    谢尤焰和叶玟儿都动容了,她的恨就这样化解了吗?

    谢铭玉转头对谢尤焰凄凉的笑了一下,道:“告辞。”

    尤焰叫住她:“茗玉妹妹,”他想起来了,这个就是当初他怀里那个奄奄一息的妹妹,“你……不恨了吗?”

    谢铭玉怆然:“恨到极致就是宽容。从今天开始,他心里的煎熬应该会比我这十四年来对他的恨,更能让他痛不欲生。”说完,她转身就走了。叶玟儿跟在她身后走了出去。

    谢尤焰扶起谢老爷交给下人赶出去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到谢铭玉的马车了,他只是怔怔的望着谢铭玉马车离去的方向:“茗玉妹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