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章节字数:5285  更新时间:09-03-13 1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车一路摇晃着来到了城郊的一处荒野,谢铭玉的娘就葬在这里,两年前她来过一次,打扫了一下这一直都没人来整理的坟墓,现在又是杂草丛生了。谢铭玉和叶玟儿下了车,车夫帮谢铭玉打扫了一下坟墓,这墓碑历经了十四年的沧桑,一点改变都没有,还是那样的简陋,只是上面的字迹沾了些许的灰尘。

    谢铭玉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叶玟儿也就这么陪着她站着。

    她望着墓碑出神,“谢氏蔚晚桃之墓”,墓碑后面什么都没有,别说什么墓志铭了。想娘亲生前是多么才华横溢,温婉过人,到头换来的却是这样的命运。这不让人觉得可悲吗?晚桃是娘亲的花名,被卖进窑子之前她是没有名字的,只是知道自己姓蔚。五岁开始就在青楼学习琴棋书画,长大以后成了青楼的头牌,她虽身居青楼,却洁身自爱,后来看上了谢铭玉的爹爹,那时候爹爹也是风流倜傥,这一点,看谢尤焰就知道了。可惜造化弄人……

    爹爹,他根本配不上娘!谢铭玉心里很清楚,薄幸的男人还能对他要求些什么呢?在娘亲怀上她以后,爹爹就移情别恋了,她可以说完完全全是一个在无情的环境中出生的孩子。娘恨她,也爱她,爹爹漠视她,连祖籍都不让她和娘亲进。一个温婉的女子到最后却变成了个怨妇!

    谢铭玉叹了口气,她自己口口声声说老天是很公平的,可是轮到她自己的时候,怎么就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呢?也许娘现在已经投胎转世,过上幸福的生活了呢?

    娘,如果爹爹真的忏悔了,你能原谅他吗?

    风微微的拂过,吹起她鬓间的发丝,吹飞她轻柔的衣角,唤回了她的思绪。

    娘,女儿找了个好夫君,你替女儿高兴吗?你在天之灵,请保佑女儿。

    谢铭玉转身上了马车。叶玟儿也跟在后面好奇的问:“姐姐,你跟你娘都说什么了?”

    “好奇心能杀死猫。”谢铭玉溺爱的点了点她的小鼻子。

    

    散了朝,皇上让胤澈留下来,说是有东西要给他看。胤澈随皇上来到了养心殿,皇上从书架上拿下一个锦盒,打开锦盒拿出了一个做工非常精美,全透明的娃娃,在阳光的反射下,颜色分出七彩,胤澈眼前一亮,这是个稀世珍宝啊,如果能送给玉儿的话……

    “皇弟,这个是西域送来的贡品,全身都是用纯玻璃做的。”皇上将娃娃递给胤澈。

    胤澈接过娃娃,爱不释手:“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宝贝。”

    “是啊,当朝还没有一个人能做出这样的东西呢。”皇上看着胤澈,“皇弟……很喜欢这个?”

    胤澈点点头:“是啊,做工如此精细,如此晶莹剔透,八面玲珑的娃娃还真没见过。”

    “皇弟,实不相瞒,其实朕也很喜欢的,原来进贡来的是一对,后来长公主把玩的时候摔碎了一个,现在就剩下这一个了,朕还真不舍得……”

    胤澈心里一惊,看着手上这个剔透的小玩意,心思却飞到了九霄云外。

    皇上勉为其难:“如果皇弟喜欢,那朕就忍痛割爱了。”

    胤澈抬头,惊道:“这怎么可以,君子不夺人所爱,皇兄,这个东西我不能收。”他拿着娃娃,感觉却像是拿着一个烫手的山芋。

    好一个“君子不夺人所爱”!皇上咬咬牙,道:“你真不要?不后悔吗?”

    胤澈笑的苍凉:“臣弟不后悔。”

    皇上的眼神变得暗淡:“如果跟它一对的那个娃娃没有打碎就好了。”

    胤澈上前两步,将娃娃稳稳的放到皇上的手里:“这东西,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它跑不掉,不该是你的,强求也没用。皇兄又何必这么看重得失呢?”胤澈一语双关。

    皇上怔怔的看着胤澈,心中五味陈杂。

    “臣弟告退。”胤澈退了出去。

    皇上看着胤澈的影子退了出去,看不见了,他愤恨的将玻璃娃娃狠狠的往地上一摔,娃娃被摔得粉粉碎。

    胤澈走到门口看见他的下属华业将军,华业向胤澈行礼,可是胤澈忧心忡忡的没有理他,自从上次他故意找谢铭玉的茬以后看他就越来越不顺眼了。

    胤澈退出来以后,早在殿外等候的颜云鹤跟了上去,问道:“王爷,皇上说什么了?”

    “没什么。”他顿了顿,又道,“我大概知道他昨天跟玉儿说什么了。”皇上他……知道玉儿是“她”非“他”了?怪不得她昨天回来的时候表情那么差!

    他大步流星的往宫外走,颜云鹤小跑的跟上。

    华业走进大殿以后就看见了一地的玻璃碎片,试探的问道:“皇上怎么生这么大的气?”皇上斜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叫人把碎片收拾干净了,自己又坐回案前。华业走上去,道:“难道是因为睿王爷?”

    皇上脸色一凝,瞪了他一眼。

    华业讨好的笑道:“他是皇上您的弟弟,皇上也不放心吗?”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皇上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看法,也没有纠正他的错误,不过如果能让胤澈乖乖听话的把谢铭玉放了,肯定要用别的办法。

    “皇上,微臣记得您上次在庆功宴上说过,丞相有个小孙女尚未出阁,微臣以为,丞相可是三朝元老,大儿子现任太子太傅,小儿子也官拜中书侍郎,而丞相这个孙女则是太傅的幺女,是丞相和太傅的掌上明珠,在这样的一个家庭中长大的女子必是守礼数,知进退的大家闺秀,再加上与如此忠心耿耿为朝廷做事的一家人成为亲家,即使睿王爷有什么想法,也得经过丞相一家才行,别人信不过,丞相您还信不过吗?”信不过也不会让丞相的长子当太子的老师。华业心里打着如意算盘。

    皇上斟酌的点点头,这样甚好,既能抓住胤澈,也能让他们的感情崩溃,不失为一记妙招!不过他这个弟弟会有什么反应呢?为了不让他这个宝贝弟弟一激动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还是微服出巡,上门探探他的口风为好。

    

    谢铭玉下了马车就想拉着叶玟儿去西厢看看昇儿,其实玟儿还是有些不愿意的,她有点讨厌昇儿,因为她想让谢铭玉陪她玩。她们前脚踏进花园,胤澈他们后脚就进来了,两人看见一个女人拉着不情不愿的叶玟儿就是一愣,府里怎么会有穿成这样的女人?!

    颜云鹤飞身上前,谢铭玉作为习武之人,反应相当敏捷,她一把推开叶玟儿,迎上颜云鹤的掌风,她却将他的掌风化为无形,见招拆招,谢铭玉“啧”了一声,这长裙还真是碍事!两人就在花园里打了起来。叶玟儿一开始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而胤澈则是一脸欣赏的表情,右手摸着下巴。叶玟儿却急了,喊到:“颜哥哥!别打了!是自己人!”

    这才让颜云鹤刹住手,而谢铭玉却不客气的照他胸口捶了一拳:“你想打死我啊!”颜云鹤这才看见这般女装的谢铭玉,他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她看他这么望着自己,抡起一拳便向他脸部攻击,颜云鹤一下挡了下来,将她的粉拳攥在手里:“你恢复女装了?啧啧啧,还是女装好看,天生尤物。”

    胤澈和谢铭玉的眉头都拧成一团了,谢铭玉甩开他的手,道:“别开玩笑了。”

    叶玟儿这才想起来,谢铭玉这身衣服还是她给找的,她心虚的看了看胤澈,可是胤澈好像没有要惩罚她的意思,却是一脸欣赏的模样。

    “你喜欢穿成这样?”胤澈眯起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心里叹道,这样看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谢铭玉冷哼一声:“我娘这么穿过,我现在也这么穿,行吗?”

    “你娘?”

    “对了,”叶玟儿兴奋的对胤澈道,“今天我和姐姐去谢府找姐姐的爹爹去了。”

    胤澈兴味盎然的走上前,道:“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谢铭玉轻笑:“他能把我怎么样?看我穿的像我娘,而且我的长相也和我娘近似,所以被我吓得不轻。”谢铭玉眼神变得迷蒙,“看来他还记得我娘……”她走向水池,顺便还扥下一片树叶,抿在唇间轻轻吹了起来。这是一首哀婉的曲子……

    胤澈淡淡的看着她,挥退颜云鹤与叶玟儿,陪着谢铭玉绕着水池走了半圈,最后停在石桥上,一曲终了,却没有人从曲中的悲戚生中走出。只听谢铭玉叹了口气:“如果娘在天之灵知道爹爹还记得她,她会不会高兴?”

    胤澈搭上她的肩膀,定定的握着她纤细的肩,他希望能给她一些力量,让她来承受这一切。谢铭玉感觉到了他的心思,转过头对他笑了笑,让他知道她没事。胤澈心疼的拥住她,她埋首在他宽阔的怀里,好踏实,好踏实……这让她想到了昨天进宫的时候,她拿他来当靠山,她到现在还有点不好意思。“如果我没有征求你的同意,就私自利用你当我的挡箭牌,你会不会不高兴?”谢铭玉抬起头望着他。

    挡箭牌?胤澈挑了挑眉:“求之不得。”

    “啊?”谢铭玉有点诧异,也对他的反应觉得很吃惊。意思就是不介意喽?

    胤澈将她抱的更紧了:“我本来就应该是你的靠山。觉得无力的时候你能够依靠我,危机出现的时候你能担心我,无论遇到什么你都能想到我。我希望成为你心里那样的一个人,那样一个最特殊的人。”

    谢铭玉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什么表情,但是她知道她现在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她将头埋得更深了……

    

    相安无事的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可是总有那些不甘寂寞的人喜欢出来招惹是非。这不,皇上眼下就来到了睿王府,打发人进去请胤澈了,自己却在客厅里面转了转,不愧是元帅,客厅的陈设是这样的威严,既有皇家风范,又有大元帅的威严!难道他还小看了这个弟弟不成?皇上蹙眉。

    后院有人嬉戏,这是皇上老早就听见了的,可是他并没有注意,但是当他仔细一听,就感觉不对了,这睿王府上怎么会有女人?于是他绕过前厅的屏风走到前厅通向花园的门口,赫然看到草地上有两个女孩,稍大一点的身着浅蓝色双开襟轻纱裙,头发随意的扎起来却没有一丝的乱发,稍小一点的穿着嫩黄色束手短衫配束腰罗裙,头上的发髻也是相对简单,上半部分的盘了起来,下半部分左右两边分别编了两条细麻花辫随着剩下的头发一起披散下来,看上去甚是闲适。她们两人在陪着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玩得不亦乐乎。看着这一切的皇上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就在这时稍大些的女孩注意到了皇上的目光,与皇上的目光对上的一瞬间,两人的胸口都是一窒,两人心中同时暗叫“天呐!”。

    女孩如避蛇蝎的转过身,皇上则是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动也动不了!那不是谢铭玉吗?!如此美貌,是他在他的后宫不曾见过,甚至连做梦都没有想过的!见到她了才知道所有用来形容女子美貌的词语都顿时显得苍白无力!而那样美丽的女孩,就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他却得不到!他不自觉的攥紧拳头。胤澈啊胤澈,你怎么能够将这样的女子关在深闺之中,不让她看到外面的精彩呢?!那个孩子是谁?她已经有孩子了吗?天呐!

    这时胤澈刚换好衣服从沈园出来,他在得到下人的禀报之前,一直坐在沈园里他书房的二楼看着这一切,可是这会他却看到谢铭玉拘谨的面对沈园坐着,也没有什么兴致陪昇儿玩了。胤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走上前,笑道:“怎么了?”

    谢铭玉站起来,用别扭的表情看着他:“皇上来了,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胤澈一惊:“我不知道是皇上啊,下人只告诉我贵客,怎么会是皇上?”

    “你看看我后面,皇上怎么也这么不懂规矩,看着王爷府上的女眷目不转睛的?”谢铭玉的口气里面有点怨怼。

    他这才往门口看去,的确是皇上在目不转睛的望着他们。怎么是皇上呢?胤澈蹙眉。

    皇上见胤澈往他这边看,尴尬的收回目光,转身回到大厅里去了。

    胤澈安慰她道:“没事的,也许他根本就没认出你。他只是看你的美貌看傻了而已。”他宠溺的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放心吧。带玟儿和昇儿到沈园玩去吧,以免再撞见皇上,我出去看看他有什么事。”

    谢铭玉点了点头,抱起昇儿走向沈园,而胤澈则走向客厅。有什么事情非得来府里说,在宫里说不行吗?刚才虽然那么安慰谢铭玉,可是他心里还是清楚的,皇上肯定认出是她了。胤澈心里泛酸,他不想让皇上看见女装的她,如果可以,他甚至不想让任何人见他的玉儿。

    走到前厅,胤澈看见皇上已经落座了,只是坐在那怔怔的出神,胤澈清了清嗓子道:“皇……呃……”他忽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

    “你就直接叫我王兄吧。”皇上会意的说道。

    “哦,王兄,找小弟有什么事吗?”胤澈开门见山。皇上又走神了,胤澈拼命压下自己脑门上的青筋。又唤道:“王兄?”

    “啊?”皇上回神,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旁边的跟班好心提醒道:“王爷问您找他有什么事呢。”

    “哦……”皇上若有所思并没有接话。胤澈抓住时机说道:“王兄,你看谢铭玉如何?”

    “嗯?很好啊,怎么了?”皇上听到谢铭玉这个名字就精神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兄。”他努力道,“这样的,我想娶此女。”

    “什么?”皇上一怔。

    胤澈陪笑道:“我想娶她当我的睿王妃,王兄,你看如何?”

    “不行!”皇上想都没想就否决了。

    “为什么?”胤澈的笑容消失了。

    “为什么……”皇上一时慌乱,想了想,道:“谢铭玉乃民间女子,你比我都知道她出身微寒,怎么配睿王妃这么高贵的身份呢?朝臣们不会同意的。”

    胤澈失望的看着皇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算了,这个节骨眼上还是什么都别说的好,他既然已经决定不让谢铭玉嫁给她了,那他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他叹了口气道:“好吧。王兄,这次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你不说话我可真不知道你想做什么。”

    皇上淡淡的说到:“本来只是想来叙叙家常的,可是现在没心情了。”

    胤澈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哥哥,觉得有点哭笑不得,就为了叙家常?转念一想,不会是又打什么主意了吧?他心虚的看向皇上。“王兄,到底有什么事情?可千万别憋在心里啊,会出毛病的。”唉……这个皇兄怎么这么爱走神啊!胤澈心里的醋意又上来了,皇上在他面前光明正大的想着胤澈的女人,这要胤澈怎么受得了?!“王兄,看来今天是没法叙家常了……”

    皇上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于是起身道:“那就改日再来拜会王爷了。”说完转身就出了睿王府。胤澈送到门口,然后就赶紧回到沈园找谢铭玉商量对策,她的身份可很是问题呢。而皇上回头看胤澈已经没有在大门口目送他们了,便对身边的跟班道:“你,去给我查清楚那个孩子的来历,他……是她和胤澈的孩子吗?”无论是不是都无所谓,他要的是谢铭玉,如果那是他们的孩子,无非就是麻烦点。心中打定主意后,他快步走向皇宫。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