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章节字数:2749  更新时间:09-03-13 13: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梁喻秋小姐居然凭空消失了!门窗反锁,人们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的只有地上的一堆衣服,还有放在绣架嫁衣上和针!

    梁喻秋小姐化成空气了!

    传到睿王府的谢铭玉耳朵里的版本甚至说她化成蝴蝶,羽化登仙的,什么都有,一时搞得是满城风雨。

    胤澈带来皇宫里的消息,说是皇上震怒,要彻查此事,事情点名交给华业去查。刚开始谢铭玉还没在意,以为这没头没绪的上哪查去。结果好日子没过几天,这日,胤澈上朝,华业就带来了他查到的消息。

    “启禀皇上,臣华业有事要奏。”华业侧出一步占了出来。

    “是朕叫你查的事情吗?”皇上的口气有些阴森。

    “回皇上,是的。”

    “讲!”

    华业呈上一个折子:“前几日皇上叫微臣去查梁小姐失踪一案,微臣已经找到证据了,此事与睿王爷府上的贵客有关。”

    “谢铭玉?”皇上从齿缝中咬出这三个字。

    “是的,据微臣调查,谢状元曾经打扮成相府的佣人,潜入梁府探查梁小姐的住处。而且睿王府的人也知道谢状元前阵子,到了晚上就会装扮成黑衣人,整晚整晚的不在府中,然后白天回来睡觉。梁小姐失踪那天,谢状元也正好不在王府中,自那日之后,谢状元就再也没有在晚上出府过了。”华业继续说,“梁小姐失踪的那日清晨,层有人在城门口附近的街巷内看见过谢状元与另外一名黑衣人带着一名身着华贵服侍的女子在一起,城门开了以后那女子就不见了,据说很可能是出城了。”

    “那人怎么知道那日清晨的就是谢铭玉?”皇上觉得有点奇怪。

    “因为皇上曾经通缉过谢状元,通缉令上画有他的画像。”

    皇上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睿王,谢铭玉这几日晚上没有在府上,你不知道吗?”谢铭玉敢这么做,肯定有他在后面撑腰!这也正好是夺回他手中兵权的大好机会。

    胤澈想起谢铭玉的话,她出事了没关系,她能跑,他不能出事,出事了连跑都跑不掉,这次的事情她做得很干净,丝毫也牵扯不到他头上,他只要否认,没人敢硬往他头上安罪名的。“臣弟实在是不知道,谢铭玉在臣弟府上只是个客人而已,还没有近到什么事情都了如指掌。她住在臣弟府上,臣弟对于她的行踪都不甚注意,发生此等疏忽,还请皇上责罚。”

    哼,撇得倒还挺清楚,那这样一来就完全是谢铭玉的罪了,弟弟啊,如果我真的把她怎么样了,你会不会心疼?会不会后悔今天说的这些话?皇上挥挥手:“罢了,人非圣贤,再说,这事也怪不得你,本来都要当新郎了,现在却当不成了。”

    当不成更好。胤澈心想。

    “皇上,现在几位证人都在殿外候着,随时听候皇上的审问。”华业恭敬道。

    皇上叫了那几个人进来,胤澈却借口内急出了大殿。他出来之后立即奔向朝房,颜云鹤正在那里等他。推开门只说了一句话:“快带玉儿走!”

    不用说,皇上也知道胤澈出去干什么了,他立即中断审问,让华业亲自带人跑一趟睿王府抓谢铭玉,又命人封锁各个城门,不让谢铭玉飞出去。华业领命便下去了。

    两拨人,就看谁快了。

    

    谢铭玉和叶玟儿陪着昇儿,颜云鹤却突然回来了,一把拉起园子里的谢铭玉道:“快去收拾一下,跟我处城去。”

    谢铭玉登时呆在那:“干什么?”

    “哎呀,别问这么多了。快去!”

    “我没有要准备的东西。”谢铭玉认真道,“是皇上下令抓我吗?”

    颜云鹤焦急道:“应该是,别这么多废话了,快走。”

    “有说抓别人吗?”

    “应该没有,路上再跟你解释。”如果有的话,王爷肯定会让他一起带走的。

    “好。”没有连累到大哥,这才放心,她提起一口真气蹿上西厢二楼,取出她的银枪,用布裹住,飞身下来,动作非常迅速,“玟儿,我去出去避一避,昇儿就先交给你了。”向颜云鹤,“走吧。”

    颜云鹤回来的时候就吩咐下人把她的马准备好,于是他们火速赶往城门,这时候皇上下令封城的士兵刚刚接到命令,刚要关城门,颜云鹤喝道:“慢着!”他纵马走到队长那里,亮出一块金牌,“睿王爷命我出城办事。”

    “皇上下令封城,不让任何人进出。”队长认连看也没看,随口道。

    谢铭玉拉着马上前,巧笑倩兮道:“这位军爷,连奴家也不让出去吗?奴家今日第一次纵马,想要去城外奔驰两刻种,还望军爷通融。”说着,便往队长怀里塞了点银子。

    众人见谢铭玉如此语调,心中那股怜香惜玉之感油然而生,道:“姑娘可要说话算话啊,不然我们这罪责可担当不起。”

    谢铭玉轻笑道:“谢军爷。”她一福,便牵着她的马出了城。颜云鹤看着她的表现,唇角扬起一抹笑容,他向队长又道:“队长,其实我知道皇上想命你们抓谁,我刚从皇宫里出来。”队长看了看他,颜云鹤自顾自道,“不就是让你们抓文武状元谢铭玉嘛。”队长表情很吃惊,后来又变得很恭敬。颜云鹤继续,“其实王爷是派我到城外大军调兵,来帮皇上的。难道你们没有接到旨意?”

    队长恭敬道:“我怎么相信你?”

    颜云鹤又亮了亮手中的金牌:“此金牌为王爷随身携带的调兵符,你不会不认得吧。”

    队长立刻放他出城了。颜云鹤赶上谢铭玉,她问道:“你那是什么金牌?”

    颜云鹤笑道:“我唬他们的,这个只不过是王爷给我的特殊通行证,我自己不是还有一批士兵吗,王爷说没有这个的话,在京城带兵会很麻烦,所以就给了我一个。”

    “还真有你的。”谢铭玉笑道。

    “不过刚才我真吃惊,你居然会有那样的表现,如果睿王爷知道了,他肯定要把刚才那些人的眼睛给挖出来。”

    “哪会?”谢铭玉笑道,“他和皇上一样,是个宅心仁厚的人。”

    “现在他俩一个都不在,而且其中一个还要捉拿你,没必要拍马屁吧。”颜云鹤哈哈大笑。

    “我说的是实话。”谢铭玉叹道,“其实皇上捉拿我,也不会杀我的,他的目的就是拆散我和胤澈。”颜云鹤怔怔的看着她,她……竟然能把皇上的心思猜得这么透彻吗?谢铭玉沉吟道:“咱们去哪呢?好像哪都不安全……”

    颜云鹤道:“哪都不安全?王爷的封地最安全!”

    他还有封地?“哪?”谢铭玉问道。

    “襄阳。”颜云鹤道,“以前王爷是驻守襄阳的,因为襄阳城外就是胡虏之地,所以那里通常是不太平的,而那里贸易又非常发达,所以王爷就是负责那里的安全。”

    谢铭玉点点头:“那就去襄阳吧。”她忽然想到,天连山,为什么不回去呢?她不想回去,去襄阳还能见到胤澈,去天连山恐怕就不太容易见到他了。

    去襄阳之前,谢铭玉顺道去祭奠一下娘。再次来到娘的坟前,谢铭玉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前简简单单的坟,经过了一番修整,让人感觉到修整的人对此坟主人的恭敬。是谁?墓碑后面篆刻上了墓志铭,是记述主人的生平的。落款是谢老爷。爹爹?他……?

    谢铭玉唇角勾起一抹苍凉的笑,爹爹,你还知道来看娘,看来你对娘,也不是那么无情,不是吗?谢铭玉靠在墓碑上,娘,你在天之灵也该安息了吧?也许爹爹一直都是爱着你的,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罢了。

    娘,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这样的命运,给了我这样的才华,让我配得起胤澈。谢铭玉擦了擦墓碑上的浮尘。也谢谢你让尤焰哥哥这么喜欢我。她叹了口气。

    “该走了。”颜云鹤走近提醒道。

    娘,我这一走,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来看你,你要自己保重,也希望你在天之灵保佑我,快点和胤澈重逢。跟娘亲道完别,谢铭玉转身上马。

    两人便往襄阳方向出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