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章节字数:2926  更新时间:09-03-13 13: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华业去抓谢铭玉,空手而归,然而当皇上得知颜云鹤和一名女子在封城时出了城时,非常震怒,这下连城都不用搜了。如果依下面报上来的情况看,胤澈应该已经把调兵符给了颜云鹤那他现在就没什么可怕的了。他听闻谢铭玉很在乎她的大哥谢尤焰,便下令抓他,并下皇榜,告诉谢铭玉,如果他再不回来,谢尤焰就会为她送命。胤澈困在城里,真犹如猛虎下山,全身有力没法使,只能坐在睿王府里干着急。

    身在襄阳谢府的谢铭玉还没过几天安稳日子便传来谢家目前最高的管事谢尤焰被捕入狱的消息,这可急坏了谢铭玉。她二话不说,拉上颜云鹤就往京城赶。快马加鞭,生怕耽误时间,让她大哥的脑袋掉地。

    就这么紧赶慢赶,还是到了行刑那天才赶到。临近中午,两人跑到了京城城郊的睿王爷的大军驻扎的地方。颜云鹤带着谢铭玉进了大帐,正在练兵的尹少阳和秦跃梁被颜云鹤叫了过来。

    四个人往帐内一站,谢铭玉一路紧闭着嘴唇,刚一张开就龟裂了。她从盆里洗了把脸,洗掉灰尘,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谢尤茗,是谢铭玉的双生妹妹。”

    二人互看一眼,尹少阳会意道:“哦,谢姑娘,真是幸会。”

    秦跃梁则是眼睛都看得突出来了:这个小娘子怎么能长得如此水灵!

    “幸会,这次我来是有事相求,不知二位可否有意帮忙?”谢铭玉看着两人。

    “请讲。”看傻了的秦跃梁开口了。

    “麻烦二位将军带上自己的人马,跟我去刑场。”谢铭玉说话的口气好像就跟叫人来吃饭一样轻松。

    “劫囚?你没开玩笑吧,谢……呃,谢姑娘。”秦跃梁难以置信,什么样的哥哥就有什么样的妹妹啊,什么大事都能跟说得没事似的。

    “不是劫囚。”谢铭玉道,“只是想让二位将军带人帮我打气,你们只要围住刑场就可以了。”

    两人迟疑了一下,尹少阳道:“这可是要杀头的。”

    谢铭玉轻笑:“如果没有保住你们性命的前提,我是不会轻易来求你们的。睿王爷一定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尹少阳沉思一下,豁出去了,既然他们曾经帮过自己,现在人家因为他获罪,他就算死了也值得!“好,我帮你。”

    谢铭玉看向秦跃梁:“秦大哥呢?”

    秦跃梁看着她,路都快走不动了,连连道:“当然,当然了。”

    “午时三刻我大哥就要被行刑了,现在带兵进城还能来得及,请两位将军速速组织人马,跟我和颜大哥走。”颜云鹤身上有胤澈给的通行符,应该能够轻松带兵进京才对。

    “好的,请稍等。”尹少阳说完便拉着秦跃梁出去了。谢铭玉全身紧绷,这个情况,得快点通知胤澈才行。

    “来人!”谢铭玉扬声道。一个小兵进来了。谢铭玉道:“你去一趟睿王府,找到王爷,帮我转告他,说谢铭玉的双生妹妹谢尤茗回来了。”

    “是。”士兵恭敬的退了出去。

    谢铭玉看着日头,时间差不多了,她将发簪取下,一头长发披散而下,她今天穿了一身素白色的轻纱裙,看上去有一种凌人的美。

    她敢断言,这次一定是皇上监斩,因为皇上知道她一定会去。谢铭玉骑着马纵贯街道,颜云鹤拿着带兵符带领两个将军的人马跟随其后,到达刑场的时候皇上刚下令行刑,谢铭玉扬起银枪挑起一枚石子,石子直飞向刽子手,被石子打中的刽子手扬起大刀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中,一动不动,谢铭玉飞身而起,她轻轻跳上刑场围栏的桩子,一个借力,跳上了刑场中央的桅杆上。谢尤焰就跪在下面。果然是皇上亲自监斩。

    皇上远远的仰视着犹如天外飞仙般飞来的人,他很惊喜,因为今天谢铭玉所穿的是女装。虽然微风吹起她的发丝让他看不清她的面容,可是就凭她的轻功,还有手中的银枪,还有这次的事情,他确信是谢铭玉无疑。

    “谢……”皇上刚想开口,就被谢铭玉的陈述打断了。

    “民女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她虽然这样说着,可是桅杆上没有可以让她跪的地方,所以她就这么站着说。

    皇上笑道:“你终于来了。”

    “皇上,可以放了谢尤焰了吗?”她淡淡道。

    皇上扬手:“朕要的人是你,与他何干?放了他。”下面的人连忙上去给谢尤焰松绑,谢尤焰谢恩。

    这时颜云鹤已经把刑场,连带御林军给团团围起来了。皇上脸色转白,喝道:“是谁?好大的胆子,敢胁迫朕!”颜云鹤,尹少阳和秦跃梁往前面一站,跪下来行礼。皇上怒道:“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

    颜云鹤道:“皇上,我们不怕杀头,怕就怕皇上连累无辜!”

    皇上脸色难看到极致。

    “皇上,他们都与民女哥哥是至交,所以敢冒着生命危险答应民女的要求,这一切,全都是民女的主意,还望皇上能够饶恕他们。”

    “你哥哥?”皇上重复道。谢尤焰?不对啊,据他所知,他跟这三个人并无深交。

    “回皇上,民女是谢铭玉的双生妹妹,谢尤茗。”

    皇上一惊,她以这个方式出面,也正好堵上了天下人的嘴,也不也说明她女扮男装的身份,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要她入宫了吗?就在皇上迟疑的时候,谢铭玉又说到:“启禀皇上,民女的哥哥在云游之前要民女稍一句口信给皇上。”

    “是什么?”皇上问道。

    “哥哥说,希望皇上一定要记住他曾经在御花园里说过的话,这三人也都是王爷的亲信,希望皇上以天下苍生为重,切不可因为一时荒唐作出后悔的事情来。今天您为了谢铭玉而身陷困境,不能说是这三人的错,只能怪哥哥没有听您的话,让您这么劳师动众,请皇上今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他希望皇上能够赐他快乐,他将会帮助皇上永保太平!”

    皇上呆在那里,这样的事情?这样的傻事吧,皇上自嘲。她还是那么厉害,她不怕不能全身而退,只是想让他知道,如果她想威胁他,她有的是办法,可是她不想威胁她,她只想得到她的快乐。

    这时胤澈赶来了,重重的包围给他让出了一条道,他走到刑场里,看见三个人跪在那里,又看见谢铭玉正在和皇上对峙,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想方设法的让皇上息怒。他喝道:“颜云鹤,尹少阳,秦跃梁!你们三个好大的胆子,还不赶紧退下!”

    “是。”三个人起身退后,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胤澈上前跪地,诚恳道:“皇兄,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臣的失职,请您治臣弟的罪。”

    皇上只是漠然的看着他,没有说话,心里却冷哼,治罪?现在包围住刑场的军队都是他胤澈的,他能治他罪吗?!冷冷的开口:“算了,皇弟你也不知情,不知者不罪,颜云鹤是你手底下的人,你自己看着办,尹少阳和秦跃梁,官降两级,罚奉一年,戴罪立功。”

    三人跪下谢恩。胤澈见皇上处罚完了,便开口道:“启禀皇兄,自从您调臣弟去平乱,至今,臣弟已经离开襄阳有五个月了,近日听闻襄阳的商队总被胡虏骚扰,臣弟想回去镇守襄阳,不知皇上意下如何?”既然你认为我是眼中钉,那我就离你远点。他低下头准备接受皇上的授命。

    皇上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想法?留他在身边,他也不放心。他又想起了谢铭玉当初在御花园里说的话:

    “皇上,请您一定要记住,您的天下就是睿王爷的天下,若有朝一日天下不是您的,那也必定不是睿王爷的,他现在只有您这个王兄而已,您不必紧张,天下人都有可能背叛您,只有您唯一的弟弟永远是向着您的。”

    他看着眼前这个弟弟,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不忍心扼杀他,更不舍……

    “好吧,准奏。”皇上叹了口气。

    “臣弟还有一事启奏。”胤澈抬起头。

    “说。”

    “谢铭玉当初在臣弟府上的时候,曾经将他的妹妹,谢家小姐谢尤茗交托给臣弟,希望臣弟照顾她一辈子,希望皇兄能答应,这样也不负谢贤弟的嘱托。”

    谢家小姐?这么说她记入祖籍了?巨贾之女,身份地位也配得上他这个弟弟了,这回皇上没有办法再搪塞他了。可是皇上真的不甘心!他出神的看着披散头发的谢铭玉,此刻的她是那样的盛气凌人,是那样的犹如鬼魅般的迷人……可是她,终究不属于他!

    “准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