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章节字数:2590  更新时间:09-03-13 14: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送亲队最终来到了睿王府,府上来了好多好多人,把前庭挤了个水泄不通,中庭也都是人,为了做个样子,皇上也亲临了,还送了很多贺礼,他也理所当然的坐了上位,他也算是“高堂”吧,毕竟,长兄如父嘛。也没人敢有异义。

    冗长的婚礼过后是晚宴,谢铭玉则被扶进沈园,胤澈的房间,丫头们扶她坐在榻上之后就出去了,只留下谢铭玉一个人。她隔着珠帘打量着这个屋子,她和胤澈的房间,自从他们的第一夜之后,她每天都被胤澈强行的留在沈园。这里有他的味道,有他们的记忆。她看见窗户,椅子,书柜都贴有喜字。隔开外屋与里屋的是珠帘和帷幔,帷幔也换成了红色,珠帘是后加的,不知道是胤澈,还是颜云鹤,不过肯定有人知道她的喜好,不然不可能在胤澈这样习武之人的房间里放这么繁杂的东西。她的目光再扫进来,脸盆架,衣柜,都换成新的了,梳妆台?这也是新换的,原来那个是从西厢搬过来的。

    谢铭玉笑了笑,这新房,还真符合她的喜好呢。她的目光有飘了出去,眼神定在桌子上的干果和水果上,她的肚子顿时咕噜作响,才想起来,从大早晨起来到现在,她还没有吃过东西呢!她调皮的掀开凤冠上珠帘,小步跑到桌边,拿起榛子就往开始磕。她刚吃没几个,门就被人推开了,她一惊,转头看去,却是有点醉意的皇上!皇上看见此时盛装打扮的她,惊艳得愣在那里。谢铭玉连忙想把珠帘拉下来,可是刚才吃东西的时候怕珠帘掉下来,弄得比较紧,一下没摘下来。“住手!”皇上踉跄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抓得她生疼。

    “皇上,请自重。”她不敢对皇上怎么样,只能掰他手。

    皇上大舌头的说:“不要,我不要自重,”喝酒喝糊涂了,连“我”都用上了,“让我看看你。”他抬起她的下巴。

    谢铭玉无奈的看着他,天呐,皇上怎么可以这样,她樱唇微启:“皇上,请你放手……”

    皇上看着她看得口干舌燥,紧紧的保住她,俯身就想吻她,谢铭玉双手被他箍在胸前,使不上劲,到处躲也躲不开。皇上没有吻到她,却嗅到了香颈,谢铭玉浑身轻颤,天呐,谁来救救她?!

    谢铭玉捂住皇上嘴,颤声道:“皇上,臣妾是睿王爷的妻子,是睿王妃啊,对弟妹染指,会有损您的圣明啊。”

    皇上稍微冷静了一下,一把推开她,不甘道:“我……迟早要得到你!”说完就走了出去。

    谢铭玉抚着惊魂未定的心,这个皇帝老哥,怎么总不按牌理出牌啊。她见他已经走出了她的视线,连忙左右看看,关上门,皇上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放过她?以前不是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法吗?现在为什么又这么又争抢她这个“无德”的女人呢?谢铭玉叹了口气,她忽然开始羡慕起谢家的那些姐姐妹妹们来了,她们都是嫁个郎君,也不用担心被人挣来抢去的。如果谁想跟她抢丈夫,她肯定会要她好看!不过现在看来也没有这个后顾之忧呢。谢铭玉的唇角泛起幸福的笑容。

    房门再开的时候就是深夜了,颜云鹤和叶玟儿架着胤澈进来,他是喝的一塌糊涂。谢铭玉连忙帮他们扶他。

    谢铭玉让玟儿帮她拆下凤冠,让颜云鹤弄盆热水来。谢铭玉把胤澈的靴子脱了下来,将他的身体放正。她挥退所有人,动手解他的衣扣,可是刚碰到扣子手就被迷迷糊糊的胤澈紧紧抓住。

    “胤澈,你放手,我帮你宽衣。”谢铭玉柔声道。

    “不要,让我多穿会……”他闭着眼睛,舌头有点打结。

    “你这一身酒渍,多难受啊,还是换了吧。”谢铭玉轻哄着。

    “玉儿……”胤澈眼睛微张,对上她清澈的眸子,他的手握得更紧了,“玉儿。”

    谢铭玉微笑,回握他道:“我在呢,胤澈。”

    “不要离开我……”他娶了皇兄也中意的女子,他贵为一国之君,那就是说,从此皇上就成了他的敌人,他失去了哥哥。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宠溺,也有……祈求?他祈求她不要离开她?谢铭玉感觉这句话好像在哪听过,那次,徐卫明死的时候,脆弱的他也是这般祈求她,不要离开她啊!“我不离开你,放心吧。”一如那时的表情,那时的心境,和那时的话语,“你忘了?我说过的,我有私心,希望成为你的依靠。”

    胤澈用迷蒙的眼神看着她。回想到当初徐卫明临终时候的话:“王爷……属下……再也不能陪伴在您身边了,希望……下一个能陪伴在您身边的人……会是……睿王……妃……”她——谢铭玉就是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徐卫明,你在天之灵,看到了吗?你安心了吗?

    这时颜云鹤端着脸盆走了进来,看见床上两个人那样亲昵的眼神,有点不自在。他匆匆收回视线,把脸盆放在内室的架子上,谢铭玉才回过神,尴尬的看着颜云鹤。胤澈则闭上了眼睛,他真的好困。颜云鹤把毛巾打湿了递给谢铭玉,谢铭玉垂下眼睑接过毛巾,这才看见她正面的颜云鹤,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她,仿佛她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似的,眼神就驻在她身上,再也转不开。他看着她仔细的为胤澈擦拭脸颊,擦拭颈项,然后将毛巾递给他,他却没有丝毫反应。谢铭玉见他半天没接过去,便仰头望向他,他……那是什么眼神?

    颜云鹤这才不好意思的收回视线。天,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颜云鹤心里苦笑了一下,伊人近在咫尺,却不属于他!

    谢铭玉缩了缩脖子,一时弄不明白她今天跟奇怪吗?谢铭玉起身,清洗了毛巾,又坐回来帮胤澈擦手。这一切都弄完之后,谢铭玉把毛巾晾在架子上,她转眼看颜云鹤,他却没有想走的意思。谢铭玉就这么定定的看着颜云鹤。

    颜云鹤摸摸鼻子:“我对自己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唯有这几天做的这件最过分,”他痛苦的看着她,“也最痛苦……”谢铭玉低下头。颜云鹤每看此刻穿着嫁衣的她一眼,他心里都会刺痛,他要逃离这里,逃离这个新房,逃离这个蛊惑他的人:“我祝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说完,他就逃了。

    谢铭玉关上门,坐回床边,看着床上的胤澈,有种无力感。“他很爱你。”胤澈闭着眼睛,却没有睡着。

    谢铭玉淡笑:“今晚只有我和你,没有其他。”

    闻言,胤澈睁开眼睛,他撑着身体,谢铭玉帮他坐起来。胤澈从怀中取出一个漂亮的盒子:“这次皇上调我去襄阳平乱,正好,我取来了一样东西,我母妃说,等我找到了自己心爱的女子,就把这个送给她,保佑她平安。”说着,便打开盒子。里面躺了一块血玉雕刻而成的蟠龙玉佩。

    龙,是皇家饰品,龙是保护皇家的至尊神兽。血玉则是习武者携带的上品,它能够护血脉,定心神,有凝神静气之功。谢铭玉望向胤澈,他真的要将这个宝贝给她吗?胤澈笑着把玉佩带到她如雪般白嫩的颈项上,隔着玉佩按住她的前胸:“睿王妃听令!从今天开始,与睿王爷胤澈共度此生,平平安安,永不分离。”

    谢铭玉握住他的手,莞尔:“属下遵命。睿王爷你也要平平安安的,与睿王妃相守到白头。”

    胤澈一把将谢铭玉拉进怀里:“一定。”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一个更大的考验正在等待他们。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