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章节字数:2734  更新时间:09-03-13 14: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幸福的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可是谢铭玉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天一天的不舒服,刚开始是没有劲,然后是感觉麻木,到最后甚至无论什么东西碰身体,都会有犹如针扎般的疼痛。请医生来又看不出什么毛病,这可急坏了胤澈。

    “今天怎么样了?”下朝回来的胤澈看着躺在床上的谢铭玉。他不明白,为什么她嫁给他以后,会出这样的情况,难道,她不属于他?

    谢铭玉摇摇头,疼得脸色苍白,浅浅的呼吸:“我感觉,我的日子不多了。”

    “不会的!”胤澈激动的开口,他伸手想抱她,可是怕碰疼她,伸到半空中的手又放了下来,沮丧道,“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治好的,你不要放弃活的希望好吗?”

    谢铭玉黯然:“这样活着太痛苦了,胤澈,求求你,让我解脱吧。”

    “前几天你还说过不离开我的,现在是要食言吗?”胤澈的心都揪到一起了。

    “我现在都坚强不起来了,还如何能成为你的依靠?我这样活着只不过是你的累赘而已。”谢铭玉惨笑道。

    “为我想想好吗?只要你活着,就是我的依靠,我就有努力的方向啊。”谢铭玉还想开口,胤澈连忙打断:“不要说了,一会陈太医就到了,他是宫里最好的太医,他一定能治好你的。”

    谢铭玉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她现在还能做什么呢?除了微笑,已经没有别的可以做了。

    过了一会,陈太医就进来了,一如往常,陈太医也是摇头。

    “怎么会没办法呢?你再想想,再想想!”胤澈急了。

    “现在只有最后一个办法可以试试了。”陈太医捻捻白透了的胡须。

    “什么办法?”

    “放血。”

    胤澈一呆,放血?他看向谢铭玉,她苍白的脸色已经告诉了他,她虚弱到了什么程度。胤澈迟疑道:“不好吧……”

    陈太医摇了摇头叹口气:“那就没办法了。”

    谢铭玉坚持道:“不妨一试。”

    “玉儿……”胤澈为难。

    谢铭玉点点头:“现在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太医,放血吧。”

    陈太医便拿起小刀来,扎破一条血管。殷红的血液从白皙的皮肤中渗出来,胤澈感觉自己的心也被扎了一下似的,生疼。

    很奇怪,谢铭玉感觉放血以后的感觉好了很多,没有刚才那么痛了。“好了很多。”虽然说话还是有些有气无力。

    陈太医点点头:“这病,就是出在血液里面,只要放出一部分就会好的,王爷王妃不用担心。”

    胤澈给谢铭玉盖好被子,送太医出门。然而两人以为就此可以看到希望的时候,谢铭玉的病情却每况愈下,每次放血都会觉得好过些,可是开始的时候每天放两次就可以了,可是到后来却演变成每个时辰都需要放一次,胤澈看着谢铭玉越来越苍白,瘦弱,他不忍,便不再让她放血,并将她绑在床上,不要让她自残。

    谢铭玉挣扎着,央求着,可是都无济于事。不行就是不行。“胤澈!!!!!”王府上下的气氛都被谢铭玉的病弄得没有一丝的生气,而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依然没有停止。“你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你忍心看着我这么痛苦吗?!”“胤澈!!”……到最后,谢铭玉的哭喊只剩下哑哑的张嘴,却无力,嗓子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胤澈每天回到王府就是抱着她,尽量不让绳子勒住她,怕她勒伤自己。他就这么任她捶他,怨他,这样也许能减轻她的痛苦,也许能帮她分担些痛苦。他紧紧的抱住她,他怕失去她,他怕她会死!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胤澈想到她有可能会死,眼泪就怎么也忍不住,无论他在朝堂上怎样弄权,无论他多么骁勇善战,无论他多么精明能干,无论他在别人面前多么强大,他都是胤澈,这个为了母妃死而流泪,为了师长般的叶将军死而流泪,为了亲如手足的徐卫明死而流泪,他不想再流泪了,因为他不想再失去了!

    终于,谢铭玉在痛极,累极,倦极的情况下昏睡过去,他才肯放开她,让她安安稳稳的睡在床榻上。这段时间下来,胤澈累得神形憔悴。

    皇上那边也不比这边好多少,是他把她害成这个样子的,他一直自责,心疼,不过,为了最终能够得到她,他把一切都忍了下来,过着食不知味,无心朝政的日子,就连后宫的美女,皇宫的歌舞都没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这日,谢尤焰上门拜访,看着妹妹的病情没有好转,反而更加的虚弱了,他把全天下珍贵的药材全送来了,可是还是不见起色。

    “哥哥不用送了,对一个将死之人花这么大的力气干什么?”她气若游丝。

    谢尤焰一脸愁苦:“你说的这是妹妹该说的话吗?我送来的药你用就是,不够派人上谢府一趟就可以了。只要你活着,哥不许你说胡话。”

    谢铭玉倒是一脸释然:“大哥,在我死之前有你,有胤澈还对我好,就足够了,不需要再多了,否则上天该说我贪心了。”

    “说什么傻话呢,傻丫头,从小,在我眼里就只有你这一个妹妹,只有你这个妹妹会不顾家里人的劝阻为我想做的事情而努力,也只有你,最理解我的心思,有的时候多么不希望是你的哥哥,有的时候又是多么庆幸能成为你的哥哥。”谢尤焰的眼中充满复杂的颜色,“如果我能为你做些什么你就开口,我一定倾尽全力。”自从这个妹妹被松鹤道人带走后,他就变得沉默寡言了,没有她陪他的这些日子里,他除了用学习来充实自己以外,再也不出去玩了,因为他一看到好玩好看的东西,总会第一个想到她,她过得好不好?然后沉浸在孤独的痛苦里,细细品味。

    “大哥,你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调皮的小少爷了,我也不再是那个只会躲在你身后的小丫头了。”

    “可是童年的记忆总是抹不去的,它是那么美好。”谢尤焰的眼神飘忽不定。

    “可我的童年对于我来说,不一定是你想象的那么美好。”谢铭玉苦笑。

    “我现在做的,就算是我对你的一种补偿,好吗?”谢尤焰很诚恳。

    谢铭玉会意的浅笑点点头:“哥哥的心思我明白,我只是说实话,我真的不需要那些药材,如果哥哥把它们用在需要它们的人身上,我会更高兴。”她连说话的语气都显得那样苍白。

    “那你一定要保证,你要有活着的信心。”谢尤焰看着她。

    谢铭玉点点头:“我知道,我会的。”

    “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吧。”谢尤焰起身,顿了顿,“对了,王爷呢?”

    “他去上朝了,应该快回来了。”她说话的声音依然是那样的飘渺。

    谢尤焰点点头:“哦,你好好休息吧,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嗯。”

    丫头领着谢尤焰走出去了,而谢铭玉的眼神,却望向内室墙上挂的那柄剑……

    谢尤焰走到门口,刚好遇上下朝回来的胤澈。“睿王爷。”

    “大哥来看玉儿?”胤澈踏进前庭。

    “是啊。”谢尤焰很无奈,“她现在很消极,还多劳你费心了。”

    胤澈拍拍他肩膀:“有我一日,我就不允许她出事。你放心吧。”谢尤焰点了点头。胤澈接着道:“怎么不再多坐会?”

    “哦,我那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才急着回去,要不是惦记着她,我可能今天就不过来了。”

    “要出远门了?”

    谢尤焰点点头:“是啊,今年往西域的货物迟了,妹妹这个情况我是在是担心,但是这批货实在是太重要了。”

    “那我就不留大哥了,祝大哥一路平安。”胤澈抱抱拳。

    “恩,那咱们回来再见吧。”谢尤焰点点头,匆匆除了睿王府。

    胤澈送他到门外,这时他们俩都没注意,从远远的地方走来一个身着道袍的白发老道。谢尤焰道:“王爷请回吧,妹妹还需要你的照料。”

    胤澈点点头,转过身往里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