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章节字数:2563  更新时间:09-03-15 01: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谢尤焰转身刚要上马车,他注意到了那位道人!那不是……对了!就是他!十四年不见,他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他就是那个当初带走妹妹的道人!他激动的快步走上前:“松鹤仙道!”

    松鹤道人看着他,微笑道:“你茗玉的大哥吧?”

    谢尤焰赶紧点头,道:“您来了茗玉就有救了!”他连忙让下人叫睿王回来。

    “我就是为了她的事情而来。”松鹤道人一脸慈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还没走到沈园的胤澈又让下人给叫住了,说是谢尤焰又转了回来,他也没问别的,就折回去了。走到前庭的时候他见谢尤焰手搀着一位道家打扮的老人,有点莫名其妙,问谢尤焰:“怎么了?大哥。”

    “这位是松鹤仙道。”谢尤焰介绍道,“这就是睿王爷。”

    松鹤仙道打量了一下胤澈,点点头:“茗玉眼光不错。”

    胤澈不明所以:“仙道,您有何赐教?”

    松鹤仙道悠悠的开口:“王爷,贫道是来为您排忧解难的。”

    胤澈一怔,谢尤焰连忙解释道:“这个就是茗玉的师父。”

    胤澈这才恍然大悟,那个仙人师父显身来救她了!他激动的上前握住松鹤道人的手:“您能救玉儿?”

    松鹤道人没有回答他,只是问:“我徒儿在哪?”

    “请您随我来。”胤澈带着两人直接进了沈园,他冲进房间,大呼:“玉儿,你有救了!你看看谁来看你了!”可是四下望去却没有看见谢铭玉的身影,她不在床上!胤澈的脑袋“嗡”的一声,她……去哪了?她那样的身体,能去哪?!他发疯了似的冲进内室,看见谢铭玉倚在床头,像是睡着了,可是赫然发现地上留了一滩血!“玉儿!”胤澈抱起谢铭玉。他真该死!怎么可以把这么危险的东西放在她可以轻易拿到的地方!她全身冰凉,他颤抖的,无助的,痛苦的抱着她:“玉儿……你怎么可以死,”一行泪水,再也忍不住了,“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你这个懦夫!”

    谢尤焰当场吓呆了,刚才还活生生的妹妹,现在却冰冰凉。她是割的腕,血液流出她的身体,生命也就随之消逝了……他一动也不能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王爷,请您把她放到床上,让贫道来为她看看。”松鹤道人淡淡的开口。

    “啊,好的。”胤澈抱起她放在床榻上。

    松鹤道人从怀里掏出两块布,一块用来缠绕谢铭玉的手腕,用来止血,另一块上面则是扎了好几排银针。道人熟练的缠好绷带,取出银针进行施针,那股从容不迫也让胤澈和谢尤焰安心了。

    就看道人东扎一针,西扎一针,过了一会,谢铭玉的手指居然微微动了一下。松鹤道人站起身来:“我先暂时保住了她的性命,至于以后,还得再看。”

    胤澈激动道:“谢谢您。”

    “她是我徒弟,我不忍心看她受这么大的罪。”松鹤道人叹道。

    “没有人希望看到她这个样子。”谢尤焰的眼神暗下去。

    松鹤道人看向床上的谢铭玉:“她会好起来的。”

    道人的到来,让大家都看到了一丝希望。

    

    几天下来的诊治,虽然谢铭玉还没醒,不过已经明显的看见她的脸上有血色了,这让胤澈激动得差点给松鹤道人跪下。他每天都守在她身边,生怕她一醒来又干傻事。谢铭玉感觉自己已经清醒了,身上也没有那么痛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睁不开眼睛。

    松鹤道人感觉到她异样的脉搏,他轻轻的问:“丫头,你醒了?”

    师父?怎么会是师父?他下山了?她努力的睁眼,却觉得眼皮特别沉,根本抬不起来。

    胤澈则激动的走到床边:“她醒了?”

    指尖的触感让道人感觉到她的心跳越来越快,知道她醒了,道:“你睁不开眼睛的话,动动手指吧。”

    谢铭玉收了收手。

    胤澈激动得差点跳起来,她醒了,她醒了!

    道人微笑道:“孩子,做得好,不过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要听好,你这得的不是怪病,而是中毒了,这毒先麻痹了你的神经,后又封住了你的穴道,你现在睁不开眼睛,应该也跟这个有关。”

    胤澈一怔:“怎么会中毒?”他怎么没事?是不是谢府有人对她不利?

    “此毒是种慢性毒,经过了几个月的潜伏,达到药性的极致,再又一味药引得此药发作,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感觉到是什么时候中的毒。”道人淡淡的道。

    几个月?难道,是在宫里的这段时间?胤澈和谢铭玉都想到了这点。

    “这种毒,到最后会怎么样?”胤澈失神。

    “到最后,丫头如果能熬得住痛苦,就会活下来,成为活死人,永远的沉睡下去了,如果熬不住……”道人没有往下说。

    会自杀。谢铭玉心里知道,这就不难想了,皇上不想放手,她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成亲那天,皇上来找她,会说那样的话。

    皇上呵……

    松鹤道人感觉到谢铭玉的心跳又加速了,道:“孩子,别担心,这毒不难解,只要每天都进行施针,过不了多久,你全身的血脉就能打通了。”

    谢谢师父。谢铭玉动了动手指。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胤澈醒了,他看着躺在他怀里的女人,她是这么美,美得让人沉醉,美得让人痴迷,即使她永远不醒来,他也会把她随时带在身边,仅有的这些关于她的记忆,就足够让他回味一辈子了。

    他满足的轻抚着她额前的碎发,轻轻落下一个吻。而谢铭玉的眼睛就在这时微微睁开了,她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张俊朗的脸庞,一时心中五味陈杂,为了她,他瘦的不成样子了。胤澈看着她迷蒙的眼睛,一下子惊呆了。谢铭玉莞尔,嘶哑的声音告诉他:“好久不见。”

    胤澈无意识的把她收进怀里。天呐,他不是在做梦吧!“好久不见,你……过得还好吗?”

    谢铭玉点点头。

    “以后不准吓我。”他的声音在颤抖,他抱着她的身体也在颤抖。

    谢铭玉感觉到了他的不安:“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她哭了,差点就再也不能拥抱他了,差点就再看不见他了!她不怕死,就怕再也见不到他!

    “我们走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去襄阳,不回来了。”胤澈叹了口气。

    谢铭玉点了点头,她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不想再见到那个皇帝,也不想再看见淑贵妃了。

    胤澈起身给谢铭玉倒了杯水喂她喝下,穿上衣服,请松鹤道人过来了。谢铭玉一见到师父,眼泪就止不住:“师父……”

    松鹤老人安慰道:“孩子,不哭,只要你醒了,一切就都过去了,以后就是恢复的事情了。”

    “恩,徒儿不孝,自己出了事情,还要劳烦师父。”

    “你是师父最乖的徒弟,不要这么说。”松鹤老人叹道,“你现在在这好好的休息一阵子,过阵子,你跟我回天连山吧。”

    谢铭玉和胤澈都是一怔:“为什么?”

    松鹤老人说出事实:“孩子,你现在就跟废人没两样,手脚无力,内力涣散,各大血脉虽已打通,可这毒,到底还是没有根治,天连山没有俗事缠身,你可以静心调养,慢则四五年,快则两三年,就能恢复如初了。”

    这么长时间?两人对视一眼,胤澈开口:“玉儿,你去吧,有这几年的时间,我应该也能把朝中的事情打点差不多了,到时候,咱们襄阳见!”

    谢铭玉点点头。为了能早点回到他身边,她也会努力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