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何事西风悲画扇  第三十二章 焕然冰释

章节字数:2713  更新时间:09-05-06 18: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既然你不知道如何说,那我来问,好吗?”

    低沉的循循善诱的嗓音刹那安抚了沁雪紊乱的心绪,沁雪乖巧的点了点头。

    “柳儿,是你吗?”

    “嗯,那个是我曾经的小名……”沁雪低低的回答,怕温子彦不明白,接着又急急的解释:“那个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小名了,都已经好久不用了,那个……,你不用在意的……”一紧张,沁雪双手不自觉的绞着衣角。

    很久以前吗?注视着沁雪急切诚然的眼眸,温子彦不解:很久!能有多久?

    “我跟你认识的某个人……很像吗?”不再执着,温和富有磁性的声音问的直白却也小心翼翼。

    沁雪也不隐瞒,在温子彦细语的引导下,轻声回答:“嗯,很像……”

    即使早已明了答案,可听沁雪这般好不忌讳的回答,温子彦脸上的笑意仍是不禁的僵硬,却听沁雪接着又说:“却又不像……你是你,不是他!”

    瞬息,温子彦的心犹如从低谷被人捧上了巅峰,从来没有一句话,能让温子彦的情绪如此波动澎湃,即使昔日于危难之际,多事之秋,年少掌权之时。

    惊愕的眼中透着疑惑,温子彦平息心中的起伏,深如秋潭的眼中含情,直视沁雪,问:“我是我?沁雪真的确定?”

    沁雪毫不犹豫的重重的点头,“嗯,我确定。”月光下,翦水般的眸子中折射出坚定而异样的光芒,流光溢彩间,暗淡的一天的月色。

    温子彦被沁雪眼中的清澈而确信的眼神深深震撼,心中一阵感动欣喜。既然你确定,既然你已不再留恋记忆;我又何必追究呢?

    或许,我们是同一类人,纠缠于过往,如今,放下了,何必再执着于那些尘封的往事……

    微微缩小俩人之间的距离,同样坚定诚然的低沉,温子彦带着难以掩饰的愧疚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沁雪,那天我……”

    捕捉到温子彦眼中一闪而逝的自责,沁雪心中一阵心疼,未待温子彦说完,她已出言阻止:“不是的,不是子彦的错,是沁雪不好无理取闹……所以……所以子彦不要难过自责……”

    不想他受一丁点的委屈,哪怕是因为自己!沁雪迷惘不懂:对于温子彦,她有着怎样的感情。前世,她唯一的经验就是和林泽的一段所谓的交往,后来知道哥哥对她的感情,却是在哥哥生命垂危之时。

    那时,失去哥哥,她的世界仿佛一瞬间坍塌了;所以,当她回想哥哥十数年默默的温柔守护;当她想起当初和林泽的交往原因——或许只因他某个时刻的宠溺像极了哥哥的眼神;当她面对何惠雅凄楚的指责;她以为自己是爱哥哥的。

    在这里的八年来,她不是没有想过哥哥——

    柳清扬;

    那个在她面前,永远温柔如清风一样的男人;

    那个和自己明明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

    却以哥哥的名义在一起生活了了十多年的男人;

    却总是默默爱着守护着自己的男人:

    那个爱自己胜若生命的人啊!……

    ——之于自己是一个怎么的存在呢??是爱过的吧!

    作为如今的林沁雪,当她想起前世的事,丝毫没有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反而感觉就在昨天,在大庆王朝的某个角落真真实实的发生过……

    对于柳清扬,无论是柳沐清还是林沁雪,都是很重要的存在!

    对于柳沐清,柳清扬是哥哥,是亲人,是亲情;如果没有那时的天意弄人,当一切不再有血缘的束缚,当柳清扬释然的去追求,谁又能说自小孤单相依为命的两人擦不出绚烂的爱情火花?至少柳清扬已爱的刻骨铭心,至少柳沐清总在茫茫人海中寻找那抹相似的温柔……不是吗?

    至于林沁雪,柳清扬是一个遥远的回忆,是一个不可及的怀念,是一个无人可诉说的伤……

    不能否认,即使是现在,哥哥在她的心里仍然有着很重要很重要的地位,所以才会在君临楼中看到相同的容颜纠缠到此。

    可是,哥哥毕竟不在这里,她也不仅仅是柳沐清,她在这里还叫林沁雪。

    当红袖不顾一切的对她吼着——

    “忘记了你可以再想起来,记不清你可以再记清,分不清那你就分清来呀!!……”

    “喜欢温子彦你就抢过来呀!落梅山庄又怎么样了,沁姐姐同样可以的……”

    喜欢吗?她不知道,她以为她是在寻哥哥的影子而已!可红袖作为旁观者,应该更清楚的吧!

    她疯狂的画相同的画像,可画里的人在不知不觉中总有了温子彦的神情,是她抛弃了哥哥吗?她厌恶那样的自己,她害怕哥哥的身影面孔渐渐的模糊,她恐惧自己内心深处的自私卑鄙……

    就在她以为自己一无是处,低迷消沉时,红袖却给了她当头棒喝,她不止有过去,她更多的更重要的是未来不是吗?她还可以重新开始的不是吗?

    所以她冷静的思索了许久,上天让她失去一个柳清扬,是不是补偿她一个温子彦?!哥哥也是希望自己幸福的吧,所以派另一个人替他守护她吗?那自己是不是也就可以敛尽前尘,忘却伤痛,随心的再放任一次?

    温子彦见沁雪紧抓着自己的衣角,兀自沉浸在他所不知道的思绪中,不禁气恼,她在他面前这般的走神,难道他就那么的无关紧要?

    郁愤的要撇开衣角的束缚,入手的是一片冰冷,莫名的,温子彦更加气愤,原先的目的也不知道扔到哪去了,转而粗鲁的拉起沁雪的手,转身向湖心小筑内走去。

    突然的拉力,仍在闪神的沁雪不由一个踉跄,跌入温暖有力的手臂中,疑惑的抬头询问。

    温子彦看着沁雪迷茫的眼神,唇角轻扬,真是个矛盾的人儿呀,机敏却总犯傻,终究是无奈的解释:“外头风大。”

    沁雪眨了眨水眸,感到手中不断传来的温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说外面凉,有事进里头说。不禁暗叹温子彦的细心体贴,会心莞尔一笑,洋溢着灿烂的幸福。

    #########

    湖心小筑四面有竹帘垂下,虽谈不上暖和,却也无风可入。月光洒如,碎影斑驳,倒是另有一番意境。

    小筑内,两人一时尴尬无语,静谧的隐隐的能听到外面的风声。

    沁雪决意明朗,便也不再玩猜心思的游戏,率先打破沉寂:“那个,你好啊,说起来我们好像还不是很认识对吧?”说完沁雪额头黑线不断,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呀!!

    温子彦咋一听,实在怪异,随后轻笑出来,回想起君临楼沁雪慧敏狡黠中带有几分羞涩敛然的可爱表情,刚才的话还真是有她的风格。

    “在下区区不才落梅山庄温子彦,临安人士,三代经商,承蒙沁雪不弃,唤子彦便可。”举手似模似样的抱拳作揖,饱含笑意的嗓音显示了主人的好心情。

    沁雪听到温子彦打趣的话语,不禁恼羞,跺足娇怒道:“喂,我跟你真的不熟好不好,我也就知道你家是落梅山庄,你叫温子彦而已……”原先的理直气壮渐渐没底气细弱下来。

    温子彦霎时一怔,那日紫霞厅的声声质问犹在耳旁——“你到底是谁?……”

    其实,温子彦没有发现,他对林沁雪的认识也仅仅是个名字而已,几日的断续相处有能知道几多?

    温子彦更没有发现的是:为何他要如此在意她的想法?

    ————————————————————

    柳暗花明了,某闲不想太虐,不希望沁雪太执着于哥哥,毕竟她和哥哥的爱情没有明朗过……不知道大家对沁雪两段感情的过渡还算满意否?当然,这不是全部,其后还有慢慢的相处滴!~~~

    啰嗦完毕!实在是就差那个几个字!~~~(某亲怒:滚~~~~~~某闲识趣立马滚了!~~~然,某亲又说:滚回来!~~~某闲:不好意思,滚远了!~O(∩_∩)O哈哈~,临走前讲个笑话,看过的无视就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