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节 急调(一)

章节字数:5145  更新时间:09-03-13 18: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时间马上就要到了1996年的年底,通过一年的急训,蒋辉他们这些102团的新兵也都成长为了老兵,元月初时,新一批的新兵们马上就要到了。蒋辉这一伙子新兵也都成为了两道杠的老兵了,军衔上等兵。

    老兵们也正在准备复员,一班里确定复员的战士也都定了下来,有张大海、杨中、吴江三个人,张大海本来是一级士官,本来是想再干上一届或是两届的士官的,但是他家里开了一个小生产烧纸的厂子,效益很不错,一家子人忙活不过来,家里就让他在这一年复员回家,复员报告也很快就批了,毕竟那个年代的志愿兵名额很少,各个部队的配额也很有限。杨中和吴江本来就是三年的义务兵,也没有想着在部队里再干下去,当了三年的义务兵,回家让家里人给在地方上安排上一个机关工厂的工作,也是不错的。杨中和吴江都是三年的义务兵时间到了就走人的那种。

    班里还有一个转了士官的兵,那就是刘天,刘天是农村兵出身,当兵时是他的父亲送了大礼才来的,所以到了部队兵只有好好的干,苍天不负有心人,刘天靠着他的踏实肯干,还有自己的天份,得到了上级领导的青睐,马洪和孔建国都为他找关系,于是刘天这才转成了士官,那个时代不比这个时代,转个士官那么容易,那时可不好转了,各个部队中的志愿兵然额都是有限的,不能超了,要不然上面不批。李浩是二年兵,转底来说只是当兵的最后一年,肩膀上从原来的两个杠变成了三个杠。

    复员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实话说一年了,弟兄们虽说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那种战友之间的情谊确是很深很深的,这一天马洪让炊事班的阿福班长准备几个好菜,准备晚上全连会餐,为要复员的老兵们送行,就在这个时候,命令来了,是团部的通信员送来的,命令是书面式的,马洪接过一看。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微笑,但是随即又隐了去,原来命令上说所有要复员的老兵,暂时不准其复员,还都在原部队继续服役,至于何时复员命令上没有说,看来情况要在近期就要有大的变化了,平时一般的命令都是营里或是团里先用电话给连里一个通知,做好提前量,很少有第一次是通过公文的方式下达的,看来这一次很特殊啊。于是,一干要复员的老兵也都留了下来,当然,炊事班把东西都准备好了不可能浪费了,于是,马洪命令全连的会餐还是照样进行,但是气氛比那种送行的气氛要活跃多了,这些情况对这些新兵们没有什么,顶多就是奇怪一些,但是对于张大海还有几个马上就要复员的老兵来说,多少也就担误了一些事情,本来马上就要回地方上了,退伍的手续都办好了户口也拿出来,如果不交到地方政府那里,部队上再不管的话,那么他们就黑人了,如果要真是打仗的话那么自己就快退伍了还有没有必要上战场?这个疑问一时之间占据了所有退伍兵的心里,但是担心归担心命令还是要执行,当了这几年的兵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他娘的不管了,该死吊朝上,有那么多的酒菜先喝先吃他娘的!"张大海想到这里就坐下来和马洪他们喝了起来,这一夜又有歌声,还有喝酒声,还有喝多了的士兵呕吐声,张大海最后是让蒋辉和李乐给架回宿舍的,张大海跟一堆烂泥似的,由于张大海睡的是上铺,于是蒋辉在上面拉李乐和程雪青在下面推,好不容易才把张大海给拉上去,几个人也是在这大冬天的忙了一头的大汗,吴江和杨中也是喝的不行不行的了,吴江是哭,那才真是泪流满面啊!一会儿是兄弟们情谊深厚,一会儿又是在训练时不认真对不起程雪青,以前刘飞当班长时候对程雪青如何如何的不好了,要程雪青原谅他,一会儿又是自己没有本事,没办法再留下部队了,声音还特别的大,差不多整个营区都能听的到,要不是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没人管,估计早就让马洪给推到后山的泳池池子里去醒酒去了,而杨中是笑,笑得很爽快,哈哈的笑,一会儿笑吴江一会儿又笑李乐爱哭鼻子,一会儿又笑张大海喝的吐了什么的,总之这一夜一班里是真热闹,一至过12点后大家才慢慢平静下来,程雪青和几个兵们才把这几个喝大的兵爷们给收拾利索,其他的班里也好不到那里去,因为每个班都有喝了多了的复员兵爷们,马洪一至等到差不多都平静下来的时候才睡下,在他的心里来说,他真是很舍不得这些兵们离开军营,都是好几年的兄弟们,都是不错的兵,都是不错的汉子,相处了几年一下子分开心里怪不是味的,每年的这个时候,马洪的心里总是很不舒服,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要离开自己似的,别看他嘴中粗话连天,成天个“妈了个B的”但是心里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

    第二天上午,102团部。

    “团长,师部电话!是师长亲自打来的。”机要参谋伍一安说道。

    “这刚过完元旦就有事了,先是不让我的兵复员这又是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师长想请我们喝酒啊!”王肖京对着团政委相永军笑道,相永军也是笑了一笑,但是他感觉没有那么简单,听说这一段时间南边的行势非常的紧张,对于昨天的那个不准复员兵退伍的书面命令也很奇怪。

    “喂!师长!是不是想请我喝酒啊!”王肖京接过电话来就和师长叶文杰开玩笑道,两个是人老相识,在第一次对Y自卫反击战中就认识了,叶文杰当时是团部的机要参谋,而王肖京是一个小排长。

    “王肖京团长,现在命令!”叶文杰在电话中正色的说道,王肖京一听这种语气立马一个立正站好,“命令你102团于下午14:00整赶到石英峪军用火车站,部队全部轻装出发,重型武器和后勤物资交由军后勤部的同志,你可以留下一个连的人与他们办交接,14:00之前你部必须赶到石英峪,听清楚了这是命令!”

    “是!”王肖京答道。“师长,是不是我们要上战场啊?”王肖京随即又笑着问道,他想打探一下虚实。

    “别他妈的问那么多,老子也不知道到底要上那里去,可能军部才知道,但是都不给说,我还正一脑子不清不楚呢,你还来问我,我他妈的问谁去,要不你小子直接的去问军长。”叶成杰在电话里骂道。

    “我那里敢啊!我就是随便问问。”王肖京陪笑道。

    “你小子。”叶文杰笑了,然后又小声的对王肖京说道,“唉!给你透一下我的猜想,我想这一回可能是真要打仗了,光咱们军我知道的除了咱们师好像连四十一师也动了,好像十五军也动了,动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我想一定是向南,刚才接了一个总参的战友的电话,他告诉我说此去一定要小心,告诉你小子要是让你小子上战场,你和你的兵可不准给老子拉稀。”

    “放心吧!师长,我们102团什么时候孬种过!”王肖京说道。

    “好啦!事太多,老子就不和你多说了,14:00必须赶到石英峪,这是命令。”叶文杰说完就把电话给扣上了。

    “部队开进。”相永军在听完两个人的电话后问道。

    “是啊!这一回没准就真上了战场了。”说道这里,王肖京点燃了一支香烟。平时王肖京是不抽烟的,但是今天不比以前,大战在即,马上就要上战场了,他心里有点激动,十几年前我们曾经和那个不知羞耻的国家打了一仗,那一仗王肖京也参加了。虽说当年的王肖京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代理连长,但是那血与火的战场还时时的出现在王肖京脑海里面。那是一段很血腥的经历,他们一个营整整340名战士一起上的L山前线,在猫耳洞中和YN小鬼子打了整整两年,下来时虽说全营还有321名战士,但是大部分都已经不是原来的战友了,有一半战友永远的没有能从那该死的猫耳洞和丛林中活着回来,还有四分之一的战友是在受了重伤之后才能离开,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要坐在轮椅上或是拄拐过下半生了,想起这些王肖京的心中就很痛,战场是多少军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啊,只有那里才能体现出军人的真正的价值,只有那里才能锻炼出最优秀的战士和男人,也只有那里有血与火的考验,闭眼之间他仿佛看到了那些牺牲在南疆上的战友们的身影,他们都一个个的倒下了,营长倒下了,教导员倒下了,连长倒下了,他由小排长当上的代理的连长,营长倒下了他由代理连长又代理了营长,后来上面又来了两个新的营长和新的教导员,但是敌人的一个炮火奇袭新来的营长就只找到一个带有编号的手了,新来的教导员干脆就找不到人了,战场是残酷的,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一个大活人,没准一会儿就成了一具尸体,或是根本就找不到人了,要不就是只找到残肢,连个全尸都没有,这一点王肖京的心中很明白,现在在他手下的这些兵中只有少数的几个是当年参加过战争的,大部分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蛋子,虽说有很多的士官和军官,但是他们没有上过真正的血与火的战场,在王肖京的眼中看来就是新兵蛋子,起码王肖京是这么认为的,是啊!事隔十几年后又要重新上战场了,王肖京还是王肖京,他没有变,就算是再过个十几个他还是他,只是从原来的小连长变成了团长。

    “什么?真是要上战场。”相永军问道。相永军是一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干部,早先是大学生,学的是经济,那年头学经济还是很不错的,但是由于父辈们都在部队中工作,所以家里的老子急得在他大学毕业后就把他塞进了部队军校,相永军在心理上来说他本不想参军进入部队,在外面干多好,下海挣大钱,或是在国企当一个干部,一年下来决不少赚,但是家里不行啊,老爷子明说了,你小子要是不进部队,你就别再喊我一声爹,这一招很利害,相永军屈服了,这个事情在那个时代可是一个轰动性的新闻啊!那个时代的大学生参军可是少之又少,当然相永军的这些经历也为他赚取了足够的资历和名声,这几年从军校出来之所以平步青云,以自己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干到了正团级干部,与当年的大学毕业后参军是分不开的,这不去年老爷子刚刚去世,家里再也没有人挡着他离开部队了,现在外面的社会很热闹,下海就能挣大钱,相永军看着那些在大学时的那些同学,有很多资质都不如他的人都成了老总,身价都上百上千万,有一次同学聚会人家一出手就是几千块一桌的大餐,再看看自己的一身穷酸样儿,看着大学时的初恋情人也投进了别人的怀报,他的心里就急了起来,自己在部队一个月下来才几百块钱,还不如人家到夜总会里潇洒上一把的呢,说干就干,上个月刚刚和军政治部的于副部长谈了一下自己想转业的事情,这不于副部长刚刚答应帮一帮忙,就要打仗了,相永军也很明白现在的处境,所以想转业的想法也一至没有向王肖京和其他的人提过,这个时候转业可能不做不到了,但是如果自己不转业的话,以现在他所处的102团这支部队的性质如果一旦有战事发生,那么102团是首当其冲的一线作战团,参战是免不了的,所以相永军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着实的吃了一惊。

    “是啊!差不多应当就是上战场,唉,我的政委你的脸色怎么黄了,呵呵!你不是怕了吗。”王肖京看到相永军的脸色抽动了一下关切而又开刷似的说道。虽说王肖京比相永军大上六岁,但是相永军调来和他搭挡的这一年多两个人相处的还是不错的,相永军在政治工作方面还是很有能力的,毕竟是大学生出身,对政治一些东西都很透明,而王肖京也听说了相永军大学毕业后又参军的事情,这一点对相永军在王肖京的心中的形像是很有份量的。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点突然,邓老不是说过我们国家决不枉自开战,国家、军委主席江大野同志也是这么说的,是不是只是一件部队正常调动的小事啊!被夸大了。”相永解释加转换话题的说道。

    “邓老是说过,江大野同志也是这么说过,但是我的政委同志,你还忘记了后面的一句话,那就是要打就狠狠的打,让它痛上三十年,你可是政工干部,这方面的学习咋还不如我呢。”王肖京说道,但是王肖京感觉得到相永军的心里变化,他在害怕,王肖京认为这也是正常的,对于一个没有参加的战争的军人来说上战场前的心理有一定的负担是很正常的,虽然他是军人,但是他首先是人,下一步才是军人,是人就害怕死亡,谁都想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的活下去,虽然相永军的害怕表现了出来,但是王肖京并没有去揭穿他,时间和经历是最好的治疗方案,只有这些才能让没有上过战场的人了解战场。

    相永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他也听清楚了王肖京的话外音。

    “机要参谋!”王肖京喊道。

    “到!”伍一安立正道。

    “马上通知各个营、连队,和团部直属部队,现时部队所有人员休假取消,已离队人员马上召回,我要102团全体人员一个不剩的赶到下一站。所有部队立时收拾装备和武器,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一个小时后,汽车连出发,从团部再由五营到一营最后团直属部队的顺列开始行进,要求必须在下午14:00之前赶到石英峪军用火车站,不得沿误。”王肖京发布命令道。

    “是!”伍一安回身马上通知各个部队去了。

    “这样吧,留下团直属连和工兵连的各一个排,组成接收组,接收各个部队的营区和带不走的物资,然后交给后面的后勤部队,政委我到下面部队里去,安排一下这些工作,你呢,就安排部队的物资工作,你看上面也没有给咱们提前打个招呼,就这样一下子,事情一定特别的多,咱们就先这样分工。好不好?”王肖京对着相永军询问道。

    “好吧,只能这样了,这么大规模的调动部队,时间上上面还要求的那么急,部队没有一点的准备,看来你我都要很忙了。”相永军说道。

    两个人于是分头行动了起来,一时之间102团忙活了起来,但是不光只有102团一个团在忙活,而是几乎整个军都动了起来。

    天空中的阴云多了起来,春节前的寒风吹到人身上感觉很冷,看来马上就要下雪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