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节 急调(二)

章节字数:5050  更新时间:09-03-13 18: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嘟~~嘟~~嘟~~!!!”哨声响起,此时的铁血一连的大部分人都在训练场上训练,新兵连这几天就要到达了,蒋辉和何东他们几个人都被马洪给内定的抽到新兵连里当新兵副班长,这说明他们干的都不错,能在入伍第二年就当新兵连当副班长,此时,也正是新兵连教官陪训的时间,张洪生一听这哨声,这不是紧急集合的哨声吗?好像是从连部大楼那边吹响的,这他妈的这个声音一般是在夜里拉练时用的,今儿个这会儿可是训练的时候,难道有什么紧急的情况发生,昨天那些复员的老兵们不准复员的命令也很奇怪,有很多人都在传言部队马上就要向南开进,可能要打仗了。

    “全体都有,向左转!目标连部大楼门前,跑步走!”张洪生虽说在自己的心中还有很多的疑问,但是还是马上集合起了队伍向连部大楼方向赶去。

    马洪在现在也是一头的雾水,什么也不知道,听到汪洋打来的电话,要他马上集合队伍一会儿接部队调动的车就到,所有的战士和干部必须马上归队并且取消所有的休假,这一点早在两个月前的团部大会上就传达下来了,但是都认为不会那么快。闫为民的老娘病重,他老婆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家也没有回去成,就是因为上面的这项命令,还好王肖京知道了此事特批闫为民回家一个星期,毕竟都两个月了一点动静也没有,可是闫为民刚走了不到半个小时,营里的电话就到了,于是,汪洋让通信员小张马上开车去撵回家的闫为民,其实闫为民也没有走远,还在火车站等车呢就被小张给找到了,唉!回家的事儿又泡汤了。

    汪洋只是在电话里说让现在营里接到通知所有的部队立马完成归建,二十分钟后会有团汽车连的解放军车开来,全体人员上车,马洪问去那里?汪洋丢下一句,他妈的鬼知道,上了车可能还不知道,就把电话给挂了。马洪知道一定出了大事情,要不上面不会那么的急,再一个这也一定是一个秘密的军事行动,应该让你知道的就让你知道,不让你知道的你就是问到底也不会让你知道,这部是部队中的保密条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接到什么命令你就去执行就行了,其他的事不用管。可是,话是这样说,你二十分钟后车就到达,我们带些什么啊!如果是大搬家是不是时间太短了,库里的物资还不少呢,再说了新兵这几天就到,出去接兵的老兵还有几个没有回来,这一走,还他妈的能不能联系上啊!马洪的脑袋一下子大了起来,这个行动太突然了,搞得马洪真是有点不知所措。

    连部文书常兵,在一边说道,“要不连长咱们只带枪支弹药吧,如果是拉练或是调动的话,这些东西也差不多都够了,如果真是打仗的话有枪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上面应当想得到。”

    这也行,反正现在也只能是带这些东西了,你就别的给养物资什么的都带上也不太现实,还有来多少辆车还不一定,要是来的只是拉人的车,根本就没有计划拉你的物资呢,于是,马洪一边下令全连集合,一边让几个管枪库的老兵分发枪支弹药,还有单兵的装备,现在正值冬季,部队向那里调还是不末知数,得,别管了,把库存的军大衣一人先发上他一件,虽然很多弟兄们都有,但是还是很喜欢这新大衣的。集合完后,马洪就几句话,二十分钟后用有军车来接咱们,到那里去我不知道,大家也不用问,也不用相互的猜,现在马上收拾,一连一时间就忙了起来,每一个人都尽量的想多带一些东西,可是够呛,来的车不会很多,马洪要求战士们精装简从,连炊事班的阿福班长那口心爱的大锅也给扔下了,阿福班长心痛得不得了,把那两把菜刀给卷到了被子里,才算是找回了一点儿的心理平衡。

    军械库门口。

    “老蒋,你看这是真子弹啊!~”李乐惊声的说道,但是声音不大。

    “早看出来了,把枪保险给关上,别开着啊!”蒋辉看到了李乐一眼说道,蒋辉看到李乐的眼中有一丝的慌乱。

    “不会是真得去让我们打仗去吧,老蒋,,,,,”李乐眼巴巴的看着蒋辉,他很希望蒋辉告诉他这只是一场演习。

    “不知道,或许吧。”蒋辉的心中也很担心,这一段日子南边的行势是越来越紧张,Y军闹得很凶,对于这些入伍才一年的兵来说,战争这个词还是很遥远的,虽说军人存在的必要条件就是为了战争,但是和平时期的军人就像是长久的放在军火库中的子弹一样,没有射出去的机会。

    “乐乐,看来你小子很紧张啊。紧张啥啊!要真是到南边去打那帮子王八蛋,我何东还真是高兴还来不及呢。”一边的何东笑着说道。

    “就是嘛!你个老汉滴,哈子怕滴哟,,,,,”孙长全也在一边笑着拿李乐开涮道。

    “我没有怕,我只是我只是,,,,,”李乐一直语塞了,眼中噙满了泪汪汪的泪水。

    “你只是害怕上战场撒,哈哈!”孙长全笑的都出了声,再加上李乐那泪汪汪的眼神,几乎一时间把在场的人都给逗乐了。

    “唉!妈了个B的!那几个兵干什么呢!还不快点!你们这帮子SB!”一个很浓重的东北口音响起,不用说是连长马洪了,全连只有他敢在这种场合骂这句“妈了个B!”于是一伙人马上领全了装备回宿舍收拾自己的一点东西了,其实每个兵的东西倒是不少,都是一些私人物品,但是,按马洪刚才交待的意思好像是一样也不让带,这一下子把这些兵们可给难为住了,无非就是一些私人东西,有照片和书信还有一些小玩意,对于这些东西张洪生是集中收集起来,回头交给后勤上的同志,大家心里似乎也都知道这回调动是去打仗,如果带着这些东西恐怕也的确是累赘,还不如都交给后面的人呢,到时候结束了再来找不就行了,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贵重的东西钱什么的都交上去得了,现在,孔建国正在组织几个连部的文书收起来再存到银行去,只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在记帐的桌子上面多了一台小型的验钞机,这是马洪自己掏腰包卖的,看来是上一次把他给吓怕了,因此背后还有一些兵们笑话马洪胆小。

    闫为民坐着车火急火了的赶了回来,刚进营区的大门,汽车连的汽车就在后面进来了。

    “他妈的!老子的一营是神啊!我这营长还没有进门呢,你们就来了,团长也真是向着我们一营,什么事都把我们放在第一,真他妈的!”闫为民看到这些来接兵的汽车后不由的在心中骂了一句,时间很紧,为什么先从我一营开始啊!都没有准备啊!

    闫为民下了车,汪洋看到他回来后也马上跑了过来。

    “老汪,怎么样?”闫为民问道。

    “还能怎么样,一个字乱呗!装备差不多都发完了,物资看来我们是没有时间带走了,都留给后面的人吧,我正让文书盘点这些物资,部队到是都集合好了,看来现在也只能先把人给送上车了。”汪洋满头大汗的回答道,刚才这一通忙活可把这个教导员给忙活坏了。

    “也只能这样了。”闫为民无奈的说道。

    这时,从开进营区的汽车上跳下来一个中尉正向他们两个人走来,这个军人长得很是利索,英俊,一看就是一个奶油小生之类的人物,这个人是团部的机要参谋文向东,是从军校直接到团部的,连基层连队也没有带过,直接进入团部任参谋,属跳跃提升的那一类干部,倒不是因为他的能力和学习如何的好,而是因为他的伯伯是这个军区的一位副司令员,属于很有能量的那一种,有这么大的背景的文向东自然在仕途上就显的要比别人平步青云了,但是文向东也是一个明白自己几斤几两的人,所以在平时也都很尊重周围的人,连团部的一些士官对他的印像不错。这一次政委相永军让他带着汽车连的汽车来先把一营的兵们给送到石英峪军用火车站。

    “报告一营长同志!汽车连奉命赶到,请一营的同志马上上车。”文向东向闫为民和汪洋立正敬礼说道。

    闫为民和汪洋回了军礼,“我们马上上车,你再等一下。”汪洋说道。

    “是,不过汪教导员,时间有限啊,团长和政委给的时间也很急,你们是不是能快一点啊。”文向东说道,其实他才不想多说这一句得罪人的话呢,只是看到一营现在的情况感觉一营的速度可能会担误了二营的上车时间,到那时,可能团长就得熊他文向东了,毕竟想在领导面前谁都想落一个好的印像,想到这里文向东就唐突的说了那么一句。

    “是啊!你们也不容易啊!唉老汪要不先让一连的兵们先上车,然后再二连,唉!我说你个孬兵!他妈的,把家都搬了啊!都给老子扔了。”闫为民听到文向东的话就来气,你们急我们不急啊!这一走到底上那里去谁他妈的也不知道,你急个屁啊!这时正好三连炊事班的几个炊事兵搬着行军大锅和一堆的碗盆过来,三连长许阳是一个很会过的人,一般的东西在他的手中没有瞎包的,闫为民就借此骂了起来。文向东当然能听出闫为民的话外音了,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一下。

    “营长,这些东西不要了,我们三连的人怎么吃饭啊,不能光吃那些压缩饼干之类的东西吧。”三连司务长跑过来对着闫为民说道。

    “吃个屁,没看见人家都来押你们上车了。滚!都上车去!”闫为民一看三连的司务长好孬话都没有听出来,一下子给气的差点又骂了娘。

    这时,一连长马洪过来了,这个家伙是一点自己的东西也没有带,当兵好几年按说应当有很多的东西,但是这个兵在生活上是一个大哈哈,平时的个人物品就没有多少,随手送人的多,有的那些东西都让他放到了一个大纸箱中正准备交给后勤部的同志呢。而指导员孔建国在这方面可是要比他精细了很多,个人物品一大堆,只是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收拾,所有的精力都用到了部队调动方面,得亏连说文书常兵给他收拾了一下,要不然,一件他也带不走。

    “马洪!”闫为民把马洪叫住了。

    "到!"马洪立正答道。

    “你们一连准备好了吗!?”闫为民问道。

    “差不多吧,营长你也知道时间很急,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准备。”马洪面露难色答道。

    “好了就是好了,没好就是没好,什么叫差不多,别强调别的理由,我再给你十分钟,十分钟后一连必须全部上车。”闫为民下达了死命令。

    “是!”马洪虽说心中也有不满,但是命令不能不执行,转身就跑去组织大家上车去了,但是在他的心中早就把闫为民给“妈了个B的”了N多边了。、

    没过多长时间,一连就全体上了汽车,这样的一辆大解放军车上差不多坐满的话能坐上个三四十人,但是文向东带来的车只有八辆,一营四百多人,差不多合着五十多个人坐一辆车了,文向东一下子征了,但是团部的汽车连就只有那么多了,别的车都在别的营区呢,一时抽不回来,但是命令的时间还是那么紧,来时根本没有想到一营的人会有那么多,汽车出发时只是大概的看了一下汽车的数量,根本没有计算够不够,团长和政委也没有问,闫为民一看到这里倒是乐了,这说走就走了自己一点东西还都没有收拾呢,这一下你收拾了东西收拾的再好,你也别想带走了,人都别想塞进车里,个人的东西那就更不用说了,看到这里闫为民的嘴角不由的上扬了起来,多少有点兴灾乐祸的意思。

    总不能让一部分战士坐车走,而让另一部分战士跑着走吧,时间那么急,路还那么的远,还全部都是山路,命令的时间到了一定到不了。这时团部的电话又打来了,电话是团参谋长朱长林打来的,说是团长王肖京又命令由于车辆有限,一切私人物品和暂时用不着的物资和装备都不准带走,都一并交给后勤部的同志。闫为民一听,一面在心中骂王肖京命令下达的不明确,你早说啊!早说老子背包一打,枪一提就走了,还用得着为了这些破玩意和这个奶油小生伤脑筋嘛!一面马上组织他的兵上车,由于不用携带那么多的装备,只让部队带上常规的装备所以一下子上车的东西少了很多。

    但是就这,一辆解放军车内硬是塞进了五十多个兵,蒋辉和李乐是最后上车的,因为去炊事班找大杠子才最后上的车,张洪生看如果一辆车上塞进去五十多个战士车里面根本就蹲不下,就更不用提让战士们坐下了,站着都是问题,他怕在路上由于太挤有战士从车后给挤下去,就让蒋辉和李乐找个大杠子来,在车后没有拦杆的地方挡上一个拦杠,这样在车厢后面的战士就可以不被山路的跛动给挤下车了,最后他们蒋辉他们两个差不多是给硬挤上车的。要说这车里可真是人挤人、人叠人都不为过,枪和装备都举在战士们的头顶上,何东这么大的个子给挤在角落里脸都变红了,连汽车驾驶楼外的门上还站了两个战士呢,就可想而知这车里给挤成了什么样子了。

    好不容易一营的全体指战员四百多人全都挤上了车,闫为民也是出了一口大气,连文向东也松了一口气,一行八辆的车队出发了,车队盘沿在环山公路上。

    时值下午,按说应当阳光明媚,但是天上确是阴云密布,眼看就要下大雪了。

    “团长,看来是要下大雪了,如果要是下的话,部队的集结会有很大的困难,这里是山区,可不比平原。”相永军在一边给王肖京说道。这个问题也时时的盘在王肖京的心里,怎么赶了这么一个鬼天气调动啊。

    “看来我们要加紧速度了,这样吧,离石英峪军用火车站近的部队就不要用车接了,自己跑步到达,汽车只接离石英峪军用火车站远的部队,咱们分开行动吧,你先带着团部和直属连去石英峪军用火车站打个前站,我到离石英峪军用火车站最远的五营和机炮连去,咱们石英峪军用火车站见。”王肖京感觉这样不是办法,就提出了两个人分开行动。

    “也只能这样了。”相永军答应道。

    这时,天上适时的下起了小雪,看天气的情况一会儿准会下大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