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节 南行(四)

章节字数:5412  更新时间:09-03-16 12: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什么!?只有二十节车皮,还有十五节竟然是拉物资的闷葫芦车皮,怎么搞的,上面的人是不是疯了,还是辆慢车,目的是竟然是昆城,从这里到昆城可是一个北方一个南方啊,三千多里地啊!战士们上了车还不得坐上个几天几夜的火车啊!"当叶文杰听到来的那辆火车的情况时不由的在心中惊了一下,但是他没有敢把话给说出来,因为师里的头头们都在场,如果他当师长的还对这些事情还有意见,那下面的人就更不用说了,执行命令就会有所打折扣,其他的人也都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都明白,是啊这的确不是一个什么好活计,但是每个人都保持着沉默。

    “是啊,师长,一节车皮能坐上一百人,就算是闷葫芦车也差不多能坐下一百人,这些差不多能运一个团先走。”政委陆平先说了话。是啊,车都来了,按照叶文杰当时的交待,102团的一营已经开始上车了,要是再不决定下面的上车顺序是要耽误开车的时间的,想到这里陆平就先说了话。

    “那就先让102团上车吧,另外,再成立一个师属的先头调度部,从咱们师部抽几个人一块儿随102团先走,到达昆城后组织和调度后面到达的部队。”叶文杰说道,是啊能有什么办法呢,刚才军部来电话说这趟车还是从别的车站上抽来的呢,现在那么多的部队都在调动,连关外的部队也在向关内调动,一时之间那里找那么多车,民用车还不能多调,因为保密,还有下一趟车什么时候到还真不知道呢。

    “要不我去吧,我带几个人和102团先走。”师参谋长朱怀成毛遂自荐道,朱怀成是原102团出来的兵,对102团有着很深的感情,再说参谋长先行也符合部队的先例。

    “不过你要是走了,师部的一大堆事儿谁来管,现在部队那么乱,你不能走。”陆平提出的反对的意见,陆平说的是实话,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师部多一点,有参谋长在的话还好一点。其实陆平心中的小九九是想让另外一个人去,这个人是上面军委某个领导的关系,那一次去BJ开会,那位领导亲自给他打过招呼了,如果这一次让他当先头部他调度部的指挥的话,那么就算是不打仗也算是有功了,这也算是对上面有所交待,其实陆平对这些事情的态度一至是很反感的,在一支部队一支有着强有力的部队中要想混出成绩是要靠自己的势力的,但是军队中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尤其是高层并不是那么单纯,他们离政治太近了,你不这样做没有办法,因为大家都这样就像是政治交换,你不照顾这个人,很可能新配发下来的装备,你们就少一些或是质量差一些,后勤的供给也可能会给你出点问题,与这些困难相比之下,这些就属于小事情了,可是这个人给他的印像也并不好,师里其他人对他的反映也很一般。

    这个人是谁呢?就是刚来68师还不到两个月的新任政治部主任,李成宜,要说李成宜主任的经历可以说很简单但又不简单,前几年他一至在后勤部队坐机关了,后来他的叔叔把他调到野战部队当团长,结果带的兵不咋滴,上上下下都有意见,一个坐机关那么多年的干部一下子让他带一个团的兵,这多少来说是太不像话了,坐机关坐久了也没有那个带兵的行头,不行了人家有办法,于是就进国防大学改行学政治,三年下来摇身一变成了政治干部,被分配到68师当政治部主任,这一回他本想着能过几年混上个副师级呢,没想到确赶上了打仗。

    “是,现在怀成要是走的话,是有点乱,但是先头部也很重要啊。”叶文杰一听就听出来了陆平的想法,那个上面的领导也给他打过招呼,但是叶文杰这个人很固执,相对于与陆平对这些事的反感,陆平倒是有点圆滑了。

    “我看让李主任去吧,他是这个任务的最佳人选,再说了第二批过去的部队就有我带队,只让李主任组织第一批到达的部队,相信李主任有这个能力。”陆平平静的说道,这些话显然很力道,也没有什么漏洞可说,政治部主任带队也符合部队的先例,叶文杰虽说在心中知道陆平的意思,但是也无可反驳,毕竟他们是搭档,这种事情不好起分岐,不利于内部人的团结。

    “请师长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在一边的李成宜说道。当然,在他的心中也并不是很愿意当这个先头部队的调度,因为这可不是去训练更不是请客吃饭,也不是作文章,更不是去游山玩水,而是去打仗,万一一下车就要把部队给带到战场上去真刀真枪的练练,怎么办,自己虽说和王肖京、相永军都是正团级,但是他是师里下来的,是师政治部主任,也就是说是先头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他自己能不能带着这个102团走上战场呢,他的心中没有数,但是情况出现了,陆政委一力的荐自己,什么意思,当然他自己能看得出来,那是自己的叔叔给自己使劲了啊,这个时候你就得主动一些了。

    于是,就这么决定下来了,由李成宜来出任先头部队的总指挥,再从师部抽出夏宏和成参谋两个人组成成员,而102团团长王肖京和政委相永军出任副总指挥,102团参谋长朴建民也加入成员组,于是这个先头部队的指挥系统就由这六个人组成了。

    天上的雪花还再飘着,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每一个战士的身上都披满了雪花,战士们大都围在火堆边一边靠火取暖一边跺着脚活动的身体,抽烟的士官大口大口的抽着香烟,似乎香烟烟头上的温度也能缓解这大雪带来的寒冷。

    此时,铁血一连都上了这一辆很破很破的军用火车,一连赶上了好时候,他们上了运兵的车厢,就和客车车厢是一样的,除了他们上客车车厢的当然还有先头部队的指挥部,还有团部团直属连和团部警卫连,只是不过很挤,原本一节车厢标准的一百人,竟然多挤上了五六十人,那车内的情况就可想而知了,过道中都挤满了战士,车厢与车厢的接口处也是坐满了战士,除了厕所是必须留下来的其他的地方都挤满了全副下装的士兵,连车座上面放行李的行李架上也躺上了身材轻点的战士,每一个战士都是全副武装的穿着军大衣手中握着枪,一节车厢一下子坐了那么多的人,一时之间车内暖和了很多,当然这是人多的事儿。

    “妈了个B的!怎么那挤,一个连坐一节车厢就够挤的了,还非得把二连的五排也给塞进来,真是疯了!”马洪站在过道中嘴中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一边的孔建国的嘴角在抽动。

    “老马,你先把你的脚抬起来一下,你踩着我的脚了。”一边的孔建国说道。

    “呕!不好意思,妈了个B的,真是才挤了。”马洪抬起了自己的脚,孔建国苦笑了一下,真是拿他没有办法,马洪也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我说连长同志,咱们站着也不舒服,还是向里挤点吧,分给咱俩的座位还空着呢,你不坐,要不你站着我和一排长坐下去。”孔建国说道,一边的张洪生也笑了一笑。

    马洪不再吱声了,和孔建国一前一后的向车内挤了过去,因为他知道要是现在不坐下的话,这一路子就得站着或是蹲着了,有个坐挤点儿是挤点儿,可是总比站着的要好的多

    ,要不就到后面的闷葫芦车厢里去,那里也是每节车厢塞进去了一百五六十人,连个坐位也没有,全部的人都蹲着或是坐在地上,车上连个窗户都没有,见个光都难,但就是四处漏风冷得不得了,想一想自己还是不错的,全连都上了客车车厢你还想怎么样呢。

    李乐因为身材瘦,就让程雪青给安排到了行车架上,这小子把军大衣在行李回上一铺,就趟了上去,还挺舒服呢,车内的温度还不错,脱了军大衣还很暖和,李乐向外车窗外望着外面的冰天雪地,还有那些围在火堆边冻得打哆嗦的战友多少心里有点不舒服。

    “老蒋,你看外面还下着呢,那么大的雪什么时候才能停啊,外面的人可真是难受。”李乐对下面的蒋辉说道。相比之下蒋辉就有点惨了,因为个子高一点,被分到了在过道中坐着,而大个子何东也是如此,蒋辉抬头看了看上面的李乐。

    “是啊,可是有什么法子呢,咱们什么时候下车还不知道呢。”蒋辉说道,蒋辉的心里也很不平静,他隐隐约约感觉这一行可能会发生很多的事情。

    “老程,听说咱们这一回去的地方是南方,是不是?”张大海也对着和他坐对面的程雪青问道,程雪青把钢盔压得低低的正在想事情。

    “不清楚,但是都这么说,排长说可能吧,如果要真是的话,那么以咱们坐的这车的车速,如果不换车的话,起码也得有上个几天几夜吧。”程雪青抬了抬头说道,他清楚张大海给他说话的意思,是让他不要多想,但是遇到这种事情自己的心情怎么能平静呢,那两封信就像两块大石头一样的压在自己的心里。

    “车怎么还不开呢,都上车十多分钟了,唉!我说老程,你怎么像冻了的茄子,无精打彩的。”张大海说道。

    “估计后面的部队还没有上完吧,我有点累了,要不大家都睡一会儿,天亮还早呢。”程雪青的确想自己静一静,但是车厢里就像是沸腾的开水一样,孙长全正在讲着他的笑话,上车的战士们都很兴奋,因为都认为这一趟是去打仗,多少都很新奇,心情也很激动。张大海听程雪青这么一说也不好意思在说什么了,就把头上的钢盔压低了。

    火车第一节车厢外。

    “肖京、永军,这一次你们团可成了咱们师的行锋团,到了昆城后一定要组织好你们团,你们团现在就代表咱们68师。”政委陆平对着王肖京和相永军说道。

    “请政委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决不给咱们师丢脸。”两个人一起回答道。

    “好!你们到了那里后,先找车站的调度指挥人员,或是直接找军部,如果军部在那里的话那就太好了,听从他们的调度,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下一辆车来呢,你们一定要把部队给组织好,还有这一次的主要负责人是李主任,你们一定要多征求他的意见,我的心中有数。”陆平接着说道,最后一句才是他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说这一次有了功呢你们也都有,不过人家的最大,要是出了问题,有了过,你们跑不了,人家的责任是最小,话就不点破,我心中有数,到底谁有能力谁没有能力我知道,你们放心就行了。

    王肖京和相永军对看了一眼,显然明白了政委的意思。“请政委放心!”同时的两个人回答道。

    “李成宜呢?怎么没有看到他。”陆平没有看到李成宜,就问了起来。

    “李主任在车上呢,刚才风大,他说他有点冷因为他感冒了,就先上了车。”夏宏在一边说道,王肖京和相永军此时又相互的对看了一眼,心中不由的吃了一惊,但是只是在心中没有表达出来,这么重要的场合,你做为这一次任务的最高指挥官,你不在现场指挥,反倒跑去休息,这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夏参谋,你去给我把他找来。”陆平说道,但是语气很平静,可是他的心中确是有点愤怒,什么场合,再冷的天也不能这样,这不是不明白事吗!实话说要真是一下车就打仗的话,陆平对李成宜还真不信任他的能力。

    一会儿的功夫,李成宜就从温暖的客车车厢内走了下来,李成宜的确是感冒了,当他和朱怀冰从越野车内下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不舒服了,坐了那么久的机关,大冷天的一下子从办公室里出来也的确让他有点不习惯,但是这里是军队,虽说你以前也是在军队,但是那是后勤机关,坐得是机关的大椅子,喝得是龙井午茶,抽得是中华牌香烟,办公室里有空调,出门有车坐,不像这野战部队那么苦,正当部队上车时,王肖京和相永军都在组织部队上车的时候,而他确站在车厢的门口,他感觉到自己有点不舒服,但是只是鼻涕流了下来,说话时鼻音加重了,症状不严重,但是很明显是他感冒了,于是就给正在与列车工作人员接洽的夏宏说了一声,就上车休息了,当然,这个人是一个很会保养自己的人,当然不会忘记让成参谋给自己到军医李牧那里要上一些感冒药,吃完药他就在温暖的车厢里休息了,他希望他的身体能尽快的好起来,外面实在是太冷了。

    "真是不好意思,政委我感冒了,刚才头有点晕,就先让王团长和相政委盯着。"李成宜急急的从温暖的火车车厢内一边走出来一边说道。

    陆平看了他一眼,实话说他对这个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感,把一个团交给他还真不放心,从心理上来说还可以说有点厌恶此人,但是人家的后台硬,你还就不能不给他面了,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看着李成宜那坐机关坐的胖胖的样子,就像一头刚出圈的老母猪。

    “李主任,看来你真的病了,我看还是休息一下吧,唉!肖京你们几个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我一会儿自己走就行了。”陆平拧头说道。他的意思很清楚就是你们先走开一下,我说几句悄悄话,当然王肖京等人很明白,答了一个是字就全都转身安排其他的事情去了,车上吃的喝的,还有和各站的联系和列车的联系事多了去了。

    李成宜一看大部分人都走开了,就悄悄走了上来,从口袋中拿出一盒软中华香烟,让给陆平一支,陆平没有接他的中华烟,李成宜知道陆平可是一个大烟鬼,可是让他意料不到的,陆平竟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现在不是时候。"李成宜吃了一鼻子的灰。

    “政委!我是真是感冒了,要不你看我刚吃的药。”李成宜堆笑道。

    “李主任,我现在要提醒你的是你现在是先头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要冲在最前面,这里不是后勤部队,而是一线战斗部队,你要时时清楚自己的位置,那里有困难那里就应当有你的影子。”陆平说这话时有点激动,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气愤,但是声音不大,可是劲道很足。

    “是是,是我对现在的情况认识不够,政委放心,我一定在今后注意。”李成宜低下了头小声的说道,他当时也感觉到这样做实在是不对,但是自己的身体就是不想那么的劳累,他自己的心中也恨自己怎么就那么的想念机关的日子呢,要不是这一仗政治部主任也是一个很不错的职务,坐机关不就是这样吗。

    “好了,你自己知道就行了,现在就看你自己的了,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不懂的多问问王肖京。”陆平感觉到自己再多说下去,也不合适,毕竟人家是有主儿的,说多了不好看,就没有再责备下去,说完这些话陆平就一转身走了。

    看着陆平的背影,李成宜有点不高兴,被熊了谁能高兴,但是这事他自己又能怪谁呢,只能是怪自己,如果要真是上战场的话,他的心中还真不一定能有数呢。

    夜里21:38分,第一趟军列拉着102团的战士们和先头部队指挥部驶出了石英峪军用火车战,驶向了南方,驶向了那下着大雪的黑夜,大雪仿佛越下越大,也仿佛大雪再为战士们送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