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节 战友重逢 (二)

章节字数:7965  更新时间:09-03-20 17: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时间过得飞快,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军官们都走出了餐厅,地图也都收了起来,当然作战计划也定了下来,朴建民以最快的速度写着作战计划的战报。

    王肖京和成风走出了餐厅,他们两个来到了餐厅后面的一个小山岗上,这里没有多少人,成风从衣袋中拿出了一盒软中华香烟,递给王肖京一支,并且给自己也点燃了,王肖京也点燃了手中的香烟。

    “说吧,乔排长是怎么牺牲的?”王肖京看着成风说道,在王肖京的眼神中有一丝的急切也有一丝的无奈,当成风在餐厅里拒绝说出乔排长是怎么牺牲的那时起,王肖京的心中就有了很大的疑问,所以一见面就单刀直入的问到了问题的点子上。

    “肖京,有些话我真的不想说,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提他做什么。”说到这里成风转过了头,看向了远处的群山,仿佛回忆起了那段战火纷飞的日子。

    “为什么不能提?乔排长也救过我的命,我过问一下还不行吗?”王肖京激动的说道。

    “唉!乔排长的死根本就说不上是牺牲,他他是自杀的。”成风结巴的说出了实情。

    “什么!”王肖京惊呆了,“他是自杀!为什么自杀!有什么想不开的,你不是说他死得太冤了吗?”王肖京有点儿不相信。

    “他的确是自杀,我亲眼看到的。”成风慢慢的说道。“当时,咱们完成任务后,被Y军包围了,当时的情况你比我还清楚,如果大家一起集中突围的话,不一定能冲出去,一营长让大家分散突围,这样冲出去的几率还会大一些,当时你受伤就下去了,我们排就被安排成了最后的掩护排,当时Y军的炮火打得很猛,我们的好些弟兄差不多都是牺牲在那几个波次的炮火中,但是我们还是利用一些有利的地形和敌人打起了阻击,虽说没有能挡住Y军前进的步伐,但是也延缓了Y军的进军时间,同时也让Y军的高层认为我军的主力还没有冲出去,还是他们的包围圈之中,于是他们就集中了大部分的兵力向我们排展开了进攻。”成风说道。

    “我说呢,当时听老西说,我们一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就听到山脊那边炮火连天的响了起来,而我们这些冲出来的人竟然在冲出来后没有受到敌人有组织的阻击,只有一些零星的阻击呢,原来是你们打得狠,把他们给打得认为晕了。”王肖京说道。

    “是啊!当时我们打得越狠,你们就越容易冲出去,后来我们打得只有十几个人了,弹药也不多了,乔排长就让大家组织撤,但是向那里撤啊,我们已经处在Y军的重兵包围之中,到处都是Y军,于是我们也做好了最后拉响光荣弹的准备,这时一阵迫击炮炮弹打来,正好就落进了我们的窝子,我一下子就给震晕了,当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乔排长背着我向前跑,我就感觉自己的背上湿漉漉的,原来有两块弹片打进了我的后背,再看看周围,除了我们两个一个弟兄也没有在旁边,原来那一阵迫击炮把其他的兄弟都打死了,只活下来我们两个,乔排长借机搞了两件Y军的军服,他把我向草丛中一滚,自己也滚了进去,穿上后他就背着我跑,一边跑还用Y语叫唤,好像是战友受伤要医护兵之类的话,当然冲上来的Y军也都信以为真,以为是先前冲上没有来得及撤下去的同伴呢,就没有管,于是我们两个也就很顺利的冲了出来。”成风说道,成风弹了弹手中快要燃尽的烟灰。

    “可是当时的情况,如果我们向北方走的话,很可能就回不来了,因为在北线上起码有几个Y军团,路上的盘查一定很严,我们想从这个方向撤回来根本就是不可能,于是我们就商量先向西方走,先到泰国去这样Y军想不到,到时再折向北方回国,再说了我们身上都有伤,再战斗怕是我们谁都回不去了,我们就装做Y军的伤兵,向西方走,路上我们找了一些药,我的伤得到了暂时的控制,就这样我们退到了泰国境内,到了那里我的伤势由于天太热就恶化了,需要泰国当地很紧的药品来治,但是我们两个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除了两把短枪,几个子弹就什么都没有了,总不能抢劫去吧,泰国那地方也乱,于是乔排长就出去打工,还好他遇到了一个好人,这个人是一个女人,是泰国高官的一个二夫人,她给我们钱买药,把我的伤治好了,但是大夫说我最好三个月在床上养着,要不然就有可能从此下身就不能活动了,一时我们两个也走不了了,只能留在泰国一段时间,那位高官的二夫人还请乔排长当她的司机,我们两个在泰国也没有什么可靠的收入,只好做了,但是过了没几天乔排长就和那个二夫人走到了一起,当然那个泰国高官都五十多了,还娶个二十几岁的漂亮女人来当二夫人,你说这不是害人嘛!你也知道乔排长的事儿,在前线时三个女朋友都因为他是个当兵的,家里穷和他吹了,快三十的人了在老婆这方面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也的确很难为他了,冷不经的跳出来一个投怀送抱的泰国美女,就算是换做你我在那种情况之下也不一定能把持的住,事情就这样的发生了,一个干柴一个烈火,后来那个泰国高官也发觉了他们之间的事情,当时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决定跑回国,但是乔排长就是舍不得那个女人,就把她也给带了回来,我国和泰国的国境线上没有那么的紧张,我们很顺利的就回来了。”成风说到这里低头很抽了一口烟,“要是当时在入境前我一枪把那个女人给打死或是赶走的话那么多的事情了,乔排长也不会这样的死。”

    “你们把那个泰国女人带回了国,这在国际上可是有偷渡的嫌疑啊!”王肖京说到这里猜到了一些什么。

    “谁说不是呢,可是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这些事啊,我也是隐隐约约想着这样做不合适就和乔排长说了我的担心,但是乔排长当时对那个女人也是动了真心,根本就听不进去,我也没办法,就这样我们把那个女人给带了回来,一回来就是对我们的审查,我们毕竟三四个月没有回来,当时留下打阻击的兄弟都没有回来,再加上老部队都调回了BJ地区,也被载掉了,负责对我们审查的部门竟然是战俘交换的政治部门,那帮子家伙你也知道他妈的对自己人比对敌人还狠,老是想把我们向被俘后逃出来又拐了泰国女人这个思路上引,乔排长那个大炮脾气,一下子就火了,当场就拍桌子骂了娘,还把那个问话的家伙给揍了个鼻青脸肿,几个新兵拉都拉不住,最后乔排长给关进了禁闭室,那个泰国女人先是被关了起来,后来我国政府和泰国政府联系后知道了那个女人的身份,泰国方面要求我国潜返这个女人,我国政府就决定把她给送回泰国,也不知道这个消息怎么让在禁闭室的乔排长知道了,他把看守他的几个新兵都给打晕了,又去把那个女人给救了出来,他们打算逃跑私奔,可是乔排长为了救那个女人,在救她时,乔排长开了枪,一下子就打死了一个上尉连长和两个新兵,并且跑进了丛林中躲了起来,一下子这个事情就严重了,女人他是救出来了,可是上面的逮捕令也下来的,乔排长的手中有枪,逮捕令里说可以当场击毙他,当时在这里的部队都加入到了搜捕乔排长的行动中,我因为还是在审查阶段就被关进了禁闭室,没有能参加行动,后来就听到了乔排长在那个女人跳崖自杀后开枪自杀的消息。”成风拧熄了手中的烟头,又重新点燃了一支香烟。“后来我听参加抓捕行动的其他人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和乔排长接上火,找到他们时,他们两个已经是死尸两具了,一个在山崖顶上一个在山涧中,女人是跳下自杀的,乔排长是开枪自杀,女人先跳,乔排长又开枪自杀的,现场的情况就是那样,我也知道的就是那么多。”成风说道。

    “那你这样就算完了,风里血里都闯过来了,战场上都没有被敌人给打死,自己竟然自杀了,这。。。。。。”说到这里王肖京有点激动。

    “那个女人其实是一个好女人,对乔排长好的不得了,别看我和她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好女人,只是不够幸运罢了而已,当时她肯定是怕这样下去会把乔排长给害了,再者她如果被送回泰国的话,她所面临的会是什么,她自己也不会不清楚,死对她来说也许是当时最好的路了,而乔排长看到她自杀后受不了就向自己开了枪,事情就是这样的,他的尸体也被送回了家乡,上面说他不是烈士没有资格进烈士陵园,可是乔排长已前的战功呢,那些都成了屁了吗?!”成风说话就把头又转向了远处的群山,他的表情激进愤怒。

    王肖京听完眼中噙满了泪水,但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是啊!他还能说什么呢,乔排长的音容笑貌仿佛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乔排长是王肖京入伍后的第一任班长,也是新兵连的班长,是一个很合格的军人,作风过硬对兵们就像亲兄弟一样,在弟兄当中威望很高,只是时运差了一点儿,后来王肖京当班长时乔排长还是班长,王肖京上军校时他还是班长,王肖京从军校回来当实习排长时他还是班长,还好上面的营长看着乔排长马上就要因为提不了干而就要离开部队,就在最后一期教导队的培训中把他硬是给塞进了教导队,才算是提了干,要不然乔排长就得于当年离开部队,后来战事爆发,乔排长当了代理排长后来又当了代理副连长,这个时候谁都知道副连长这个位子的意义,如有战事一个连队打冲锋的话,一般来说身为一号指挥员的连长不会让你冲在最前面的,而是由副职冲在最前面,这样就算副连长牺牲了,这个连队的一号指挥员没有事,这个连队就不会在士气上低下来,而副连长就不同了,你牺牲了回头还会再来一个,这个时候提他当副连长是什么意思,他不会不明白,谁都知道靳开来,这是一个死角,可是他一句话也没有说,打起背包就从排里就到了连里,几年下来,他身上的伤不是一处两处,王肖京的命都让他救过两回,要是没有乔排长也不会有现在的王肖京,成风一莫不作声的走开了,这个时候成风知道王肖京需要的是自己静一静,当时成风听到乔排长死的消息也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劲来的,成风的心里知道,王肖京把目光转向了刚才成风看的那一片群山,心中涌上了一番别样的味道,不知道是苦还是甜,是酸还是咸。

    又一关前,部队都在调动,铁血一连被王肖京调到了第一梯队的位置上,也就是说是在突击队的位置上,此时,铁血一连的战士们都在做战前的准备工作。

    “刚才在团部我就看出你小子不大对头,妈了个B的是不是想自己没结婚呢,女人是什么味不知道,牺牲了可惜了哈哈哈!”马洪爽朗的笑声响了起来,此时的马洪正拿孔建国开涮呢。

    “狗屁!我倒不是担心这个,我是担心你,枪声一响你就冲出去了,我找不到连长怎么办呢。”孔建国也回敬道。

    “嘿嘿嘿嘿!”马洪笑了起来,“实话说,我也没有结婚呢,要真是光荣了也真是可惜了,妈了个B的!可惜了我那老婆。”马洪自嘲道。

    “行了你妈可劲吹,你那老婆还在你那老丈母娘的大腿里转筋呢,你倒是在这里可惜个屁啊!”孔建国也嘲笑起了马洪。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着调侃了起来。。。。。。

    两个人其实在心里也都有自己的想法,马上就要上去了,能不能下来还真不知道,说不怕那是假的,但是作为连队的两个最高指挥官,你们要是在这个时候有紧张表现的话,那么下面当兵就更加的紧张了,这个时候是一个很敏感的时候,主要人物的一举一动都能影响全连队的情绪。

    “第一次都这样,不用怕,只要过了第一次之后就不再紧张了。”这是开会后临出团部时,营长闫为民给他们两个说的话,都是没有参过战的军人,又在的这场打响第一枪的战斗中担任突击队这样重要的一个任务,这一仗打好打不好,就看他们铁血一连了,是啊,要是打下来了还好说,要是打不下来就算是再由别的连队上去打下来,那么这一仗也不光彩,有了这样的心理,于是两个人的心里就变得骤然紧张了起来,可是你还得表现出沉稳的样子,这有就有点难了,似乎这个时候开一开玩笑是最好的选择,两个人心有灵系,一下子就想到了一块,连一般不爱说脏话的孔建国也说起了脏话,用这样的方式来掩盖自己心里紧张的情绪。

    此时,各排的排长和一些连队里资深的带兵士官班长都向马洪和孔建国的位置围拢了过来,其中就有刘飞和程雪青,刚才马洪让通信员通知连里的主干力量来他这里开个会,主要还是讲一讲在战斗发起时要注意的事项,他有点不放心,虽说战报和命令上都把各个排的任务交待清楚了,但是身为连长的马洪还是不放心,毕竟是第一次上战场,工作做细一些比较好,能多回来一个战士也算是没有白忙活。

    蒋辉正坐在地上在检查自己弹匣里的子弹,刘天正好走了过来,从身上把军用水壶给摘了下来。

    “给!~喝上一口吧,一会儿还有呢。”刘天对着水壶喝了一口后,就递给了蒋辉。

    “我说刘老兵,你怎么了,这水还稀罕啊!”蒋辉倒是乐了。

    “什么水啊,好喝吗?”在一边擦枪的李乐也凑了过来,并且接过了刘天手中的水壶一下子就倒入了自己的嘴中,李乐的动作快,刘天都没有来得及抢下水壶,刘天这个人很爱开个玩笑什么的,李乐呢就是一个小孩子,刘天就爱逗着李乐玩,所以平时李乐和刘天就很亲近。

    “噗!”李乐把刚刚喝进嘴里的水都喷了出来,“是酒!”李乐说了这么两个字。

    “你小点声,让别人知道了不好。”刘天一把就把水壶抢了过来。

    “唉,刘老兵你从那里搞来的酒啊?”蒋辉好奇的问道,这个时候能搞到酒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部队马上就要上战场了,别说在平时搞战备时部队都禁酒了,那就更不用说这个时候大战在即的时候了。

    “唉,刘大哥,再给我来一口,我还真没有喝过呢。”李乐把手伸向了刘天。

    “去去去!小屁孩喝什么酒啊,你要是想喝,等一会儿就有你喝得了。”刘天并没有把水壶给李乐,而是自己喝了一口。

    “刘老兵怎么搞来的。”蒋辉又问了一句。

    “嘿嘿,从阿福班长那里搞的,正经的六粮液呢,我一看是这酒在他那儿有那么多箱就厚着脸要了一些,他还不给,我就把那一回狗肉的事情给搬了出来,这家伙才给了我半瓶,呵呵。”刘天得意的说道。

    “炊事班有那么好的酒,还很多吗?干什么用的?”蒋辉知道这六粮液的价格不菲,不是一般工薪阶层能喝得起的,于是蒋辉又好怪的问道。

    “嘿嘿,这不马上就要上战场了,这些是上面给咱们突击连队送的壮行酒,阿福班长说一会儿在誓师大会上就会每人分到一碗,这老小子偷偷给自己留了半箱让我看到了。”刘天笑着说道。

    不远处马洪正在给连里的几个主要人员交待在战斗发起时的注意事项。

    “战斗发起时,我们必须要到达指起的冲锋位置,等我们的炮火对敌打击差不多时,会有三颗红色的信号弹打向天空,那是我们冲锋的信号,那时就是我们的冲锋时间了,全连指战人员在看到那三颗红色的信号弹后一律发起冲锋,一排和二排在具中位置,一排在前二排在后,三排在左,四排在右,地型大家也都了解的差不多了,战报上说得很细了,冲锋的地型我们全连展不开,尤其是中间的位置,能放上去一个排就算是很不错了,所以要想减少自己的伤亡我们只有快这一个办法,在Y军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占领阵地,把他们消灭,要不然,敌人具高临下,占据地利的优势,我们的伤亡会很大,你们都是咱们一连的主要力量,说白了就是骨干,你们就是咱们一连的魂,所以你们一定要起好带头作用,冲在最前面,我会冲在全连的最前面,如果我后退的话,你们谁都可以向我开枪,只要是快,只是这么简单,快就行妈了个B的!慢了就不行。”马洪正色的说道,按照战报上的命令战斗于下午17:40分发起,先由铁血一连从正面攻击主要阵地456高地,由于地形的限制只能派一个连向上冲,然后再由456高地通向521高地上的敌人主阵地进行攻击。

    “如果进攻顺利的话,一排在占领敌人456高地后先不要和散落在各个洞中的敌人缠斗,456高地和521高地上都有很多的小洞这种洞有得很大有得很小,里面可以藏人,如果炮火没有把这些洞子给炸坏,里面可能还有敌人的残兵,这些敌人如果对一排没有造成很大的威胁的话,都交给后面到达的其他排处理,而一排要迅速的通过456高地后面的那条山脊向521高地发动攻击,不要管那条山脊上还有没有我们的炮火,炮火多不多,一定要冲上去,我们的炮火会在我们占领456高地后,进行炮火延伸,一至到521高地,到时炮兵会有观察手指导炮火对521高地敌人的火力点进行攻击的,我们只要趁炮火这个机会占领那条山脊就可以了,在炮火过后,就又轮到我们向521高进发起冲锋了,,,,,,”马洪把任务又交待了一边。

    张洪生细细的听着,做为一排的排长他深知自己这一回一排在整个连队中扮演的是一个什么角色,但是他也绝对的有信心打好这一仗。

    “或许我们当中会有人回不来,或许是你或许是我,作为一个军人来说能战死沙场或许是最好的归宿了,呵呵!能赶上一场战争也不枉当兵一场啊,我这个人你们也知道平时没少对你们在嘴里骂爹操娘的,你们也别生气,老子还就这脾气,但是打仗咱们决不能当孬种,不能丢铁血一连的脸,一定要打出威风来。”说到这里马洪笑了一笑,马洪在这一段讲话中竟然破例没有骂那句“妈了个B”。

    “也许在冲锋的过程中我们当中会有我牺牲,这些都是正常的,因为打仗没有不死人的,到时你会看到你的战友或是自己中枪中炮,鲜血或是脑浆会流出来,到处都是子弹到处都是炮火,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那个时候你们不要停下,只要你自己不负伤,你们要继续的向前冲,只有冲上去才能活下来,你不冲只能中等死,,,,,,”孔建国继马洪之后又说了起来,他把一些在战场上可能遇到的情况都一一做了介绍,面对血腥的讲解,有得人心里产生了害怕的感觉,这也难怪,都是第一次上战场,孔建国的意思就是让大家有一个提前的心理准备,在面对血腥场面的时候不至于征在那里把自己的命搭上,虽然他孔建国本人也是第一次上战场。

    又一关前,出征誓师大会上。

    一行行的队列站的齐刷刷的整齐,背上的钢枪铮亮而又威武,钢盔上都在落日的余辉下溱上了一层红色。

    “报告团长同志!一连集合完毕请指示!”马洪在全队列的最前头向王肖京报告道。

    “稍息!”王肖京说道并且向前走了一步。

    “立正!”马洪又喊道。

    “稍息!”王肖京又直接命令道。

    “同志们!前面就是456高地和521高地,那里本是我们的国土,但是那帮无耻的Y南小鬼子非要占领我们的国土,就好比打进了自己的家门,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都面临着危险,这个时候,身为一个Z国军人的你们应当怎么办!”王肖京那雄壮而又有浑厚的声音在这几百人的面前响了起来,由于场地有限,102团这个原计划让全团都参加的誓师大会只能让铁血一连和团部及一些其他团里的主要人员参加了,毕竟一千多人在山沟里集合也不是那么不容易的事情。

    李成宜和相永军、朴建民等一些团部的人,另外还有闫为民,汪洋这些一营营部的人都站立在王肖京的身后。

    “奋勇杀敌!”一股狼嚎般的口号响彻云霄,一连的每一个人在台下都用这儿狼嚎般的声音回答了王肖京的问话。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映着落日余辉的红光,每一个人的脸上都表露出刚毅的神色,现场的气氛甚为雄壮,大有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架势。

    “来喝下这一杯出征酒,上战场的军人未必都能喝上庆功酒,但今天我们这些出征的军人们,都不能拒绝这一杯出征酒,我王肖京代表团部代表全国人民敬你们了!”王肖京一下端起了一个大碗,大碗中就是上面发下来的出征酒---六粮液。

    这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发到了一支大碗,碗中倒满了白酒。

    “干!!!”王肖京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把端在手中那盛满酒的大碗倒入了自己的嘴中。

    蒋辉还是第一次喝那么多的白酒,临当兵时,父亲蒋跃进请老战友的客时,让他在席上喝过三杯但是那只是三个小杯,今天这一大碗酒可真是头一次,但是王肖京的那一段话,说得他是热血沸腾,一下子就把碗中的酒给干了,这一下就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也正是这种晕乎乎的感觉让他在冲锋时显得那么的猛。实话说这酒中炊事班的班长阿福做了一些手脚,这也是相永军的意思,一连中有很多的战士都是小孩子,要是都喝这样38度的六粮液,还不都挂了,喝晕了还怎么上战场,于是相永军就让阿福班长在发下去的酒中掺了一些水,阿福班长才高兴呢,这些余下来的酒不都成了他的了。

    一连全体指战员都喝干了碗中的酒。

    “报告团长同志!一连出征准备完毕请指示!”马洪请求道。

    “出发!记得我等你们一起喝庆功酒!”王肖京命令道。

    “是!!!”马洪向后转,“全体都有!向左转!起步走!”

    战士们一列列的走了过去,余辉照在出征的队列上,显得是那么的从容。王肖京想起了他当年出征时的样子,眼角有点湿润了。

    夜光杯,捧在手,千军共饮出征酒。

    出征酒,味醉厚,豪情壮心似酒流。

    将军也举起酒,士兵也举起酒,

    出征的酒,饮一口,将军士兵血同流。

    是生也举起酒,是死也举起酒,

    出征的酒,饮不够,生生死死不回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